《无敌勇士》

第七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蓝梦蝶哈哈大笑道:“宇文琼瑶,你来得正好,这儿就缺你一个人!”

吴次仁却颇感失望地道:“宇文小姐,你怎么偏偏拣这个时候前来呢?”

宇文琼瑶淡然一笑道:“怎么,难道我不能来?”

吴次仁道:“你如果不来,毒龙与蓝梦蝶还有所畏惧,不敢施展天魔八吼,我们可以用别的方法除去他们!”

宇文琼瑶笑道:“除去他们有什么好处呢?”

吴次仁一怔道:“你不是千方百计要除去这个恶魔吗?”

宇文琼瑶道:“不错!但是我杀他的原因却是为了武林的安宁,假如杀死了他,白白的便宜你们取而代之,我又为的什么呢!”

吴次仁脸色转为阴沉道:“你如果存着这种想法,那就没话说了,反正蓝梦蝶此刻已是死居余气,不足为患,我们干脆不管,由你们去对付他好了!”

宇文琼瑶淡然道:“你想把他推给我们,我们目前对他也不感兴趣,依我的主张,干脆就放过他,先把你们解决了再说!”

吴次仁大感意外,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雪女却问道:“宇文小姐,你怎么去了半天,这儿发生了很多事你知道吗?”

宇文琼瑶道:“我都知道,我在殿外已经听了半天了!”

雪女愣然道:“你已经在这儿很久了?”

宇文琼瑶笑道:“我乘了雪雕出去没多久,就找到一把雪莲实,偷偷地想送进来的,可是我发现大家都已从失神中警觉了出来,根本就没用了,于是我暂且不现身,静观这儿演变的结果,看看有什么该做的事!”

雪女忙问道:“你发现有什么该做的事没有?”

宇文琼瑶笑道:“自然有了,吴次仁与关美美串通一气,在这儿闹窝里反,绝不会是只靠这点实力,必然另有部属!”

雪女道:“他们的人全在这儿了,还会有什么部属呢?”

宇文琼瑶道:“雪娘子别忘了他们还有一个屠秋月,这个女孩子武功虽然不高,一肚子阴谋鬼计却不在珊姐之下!”

吴韵珊淡淡一笑道:“瑶妹,你怎么绕着圈子骂起我来了!”

宇文琼瑶忙笑道:“珊姐!你可别多心,你一肚子心计用于正途,屠秋月却用其心智助纣为虐,你们两人自然不同的。”

吴韵珊微笑道:“你骂我两句也没关系,可是得有代价,你发现屠秋月在作什么布置?这个女孩子很有点才华呢!”

宇文琼瑶道:“我发现她躲在殿角的一个隐秘之处,捧着一个皮口袋,用一根通风管,对准这所大殿。”

吴次仁等人脸色大变,雪女却问道:“皮袋里是什么东西?”

宇文琼瑶笑道:“是江湖上常有的鸡鸣迷魂香!”

蓝梦蝶哼了一声道:“我当是什么厉害玩意儿呢,这有个屁用!”

宇文琼瑶冷笑道:“你别瞧不起这玩意儿,它虽然平常,却有一点好处,不管武功再高,闻上了照样有效!”

蓝梦蝶道:“可是只要发现得早,预含解葯,就毫无用处。”

宇文琼瑶道:“问题就在这里,你们谁身上带了这种解葯呢?”

这下子蓝梦蝶被问住了,因为鸡鸣迷魂香太普遍了,只有江湖下五门的人才会使用,这儿都是一流高手,谁也没想到预备解葯,而且这种解葯只有一个配方,此外别无解法……”

略迟疑片刻,蓝梦蝶才笑道:“这种葯性发作很慢,而且要趁人不知不觉间慢慢施展才有效,这儿的人,哪一个也不会中迷的!”

吴韵珊道:“不然,假如毒龙圣者在施展天魔八吼时,你们每个人都拼命用功抗拒,迷香就有效了!”

毒龙圣者叫道:“不错!真要到那个时候,连我都免不了要上当!”

宇文琼瑶一笑道:“我相信吴次仁他们一定预含了解葯,到时候大家都入了迷,只有他们是清醒的,自然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此言一出,不仅毒龙圣者与蓝梦蝶等人变色,连关美美等毒龙宫的人也都神色大变。

关美美沉声道:“吴次仁,你这是什么意思?”

吴次仁干笑道:“这是将他们一举就歼的策略!”

关美美厉声道:“可是你没有告诉我们,到时我们岂不也波及之内!”

吴次仁道:“我本来要告诉各位的,可是你坚持不肯杀死俞士元,留下此人,总是心腹之患,我怕你阻止才没有预先宣布,而且这是个很隐密的计划,当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岂止各位,连我手下的人,也只有屠万夫一人参谋其事!”

关美美冷笑道:“你的人我不管,我怎知你不将我们也列在杀戮之内呢?”

吴次仁道:“那怎么会呢?我们是合作的伙伴,吴某若非得各位之助,焉有今日之成就,饮水思源,也不会加害各位!”

关美美冷笑道:“蓝梦蝶把你一手提拔到今天的地位,你还是想算计他,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你会饮水思源!”

吴次仁脸色一沉道:“你必须相信,因为你已经与毒龙公开反目,假如再不跟我合作,你们的势力更孤,且亦无容身之地!”

摩丽莎此时已完全清醒,出言道:“美美,中原的人太狡猾了,跟他们谈合作,我们是一定会吃亏的,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吧!”

关美美道:“怎么考虑呢?我现在是四面受敌,靠向哪一边都不行!”

摩丽莎道:“只有一个办法,站到俞士元这边来,他们没有统一武林的雄心,不会妨碍到我们在密勒池的悠闲岁月!”

关美美苦笑道:“悠闲岁月,你该知道我们的岁月还有多久,何况雪女他们也不会容我们在密勒池上过以前的日子呢!”

吴韵珊忽然道:“假如各位肯放弃纵慾的生活方式,清心静修,我可以保证使你们长保容华,以终天年!”

关美美冷笑问道:“以终天年?你还能让我们活多久?”

吴韵珊道:“我诊过摩丽莎的脉象,如果用我的方法,三十年内绝对死不了,以后就要看你们自己的修为了!”

关美美道:“三十年?那不是弹指即过吗?”

吴韵珊道:“人没有不死的!你们已得兼人之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如密勒尊者与天池上人,他们谨养其天,我不知道他们还有多长的寿命,但他们迟早仍须一死,你们损耗的精力太多,这三十年已经是我能力之所及的最高限度了!”

关美美沉思片刻,才一叹问众人道:“各位道友的意见如何?”

一个中年人道:“除此以外,我们别无选择余地,中原勾心斗角的生活非我们所宜,我们除了密勒池外,别无去处!”

关美美朝吴韵珊道:“你要我们怎么办?”

吴韵珊道:“我也不知道,各位看着办吧!”

关美美虽然没有再作表示,却显然已接受了。

吴次仁怒道:“韵珊!别忘了你是我的女儿!”

吴韵珊痛苦地道:“爹!我并不是跟您作对,只是想帮助您!”

吴次仁怒叫道:“你处处跟我捣蛋,还敢说是帮助我!”

吴韵珊道:“是的!我只有这个办法才能使您活得久一点,在淡泊中以终天年,如果您一意孤行,妄想称雄天下,终必会死于非命,您何苦执迷不悟呢?”

吴次仁大声道:“我就是不甘心默默以终,只要有一口气在,我绝不放弃我伟大的计划,你有本事,尽管来取我的老命好了!”

吴韵珊痛苦地轻叹一声,朝俞士元道:“俞相公,无论如何,我都求你宽恕家父一死!”

俞士元笑道:“你放心好了,我秉承父教以宽厚恕道待人,蓝梦蝶如非因为别的原因该杀,我也不会让俞光去杀他,何况你的父亲,也等于是我的父亲,我岂会做出那种逆伦的事!就是你父亲手下的那些人,我也不想赶尽杀绝……”

宇文琼瑶笑道:“那我可做错了一件事!”

俞士元问道:“你做错了什么事?”

宇文琼瑶道:“我杀了屠秋月,因为我不知道她那个皮袋子里是什么玩意儿,唯恐她放出来害人,只有给了她一剑!”

吴韵珊连忙问道:“还有救吗?”

宇文琼瑶道:“除非你能将她的脑袋再粘上脖子……”

屠万夫满脸悲色,厉声叫道:“贱人!还我女儿的命来!”

一摆手中的铁拐,径直向字文琼瑶击来,南彪手持巨斧,当的一击格开了,可是屠万夫像拼命一般,根本不管旁人的拦阻,疯狂地向宇文琼瑶进攻,宇文琼瑶的长剑虽然架不住他的猛击,剑招施展开来,却不会输给他!

可是她不想杀死屠万夫,只好闪身跃避,然而屠万夫却逼得很紧,一步也不肯放松,南彪的巨斧不住地挡架,却也为着不肯伤害他,拿他毫无办法。

局势变成杀死屠万夫倒很容易,阻止他拼命却很难,一时阵势大乱,吴次仁视如未见,却低声与骆家雄祁赤连二人絮絮耳语,不知在商量些什么。

屠万夫追击宇文琼瑶,满厅乱转,南彪挺着巨斧,跟在后面,不住替宇文琼瑶解围。

正在乱的时候,吴次仁忽然叫道:“老屠!我们来帮你!”

叫声中,他与骆家雄、祁赤连三人同时出手,一个手挺长矛,一个挥舞狼牙棒,吴次仁则摆动一根大铁棍,由三面发作,采取合围的势子包抄上来!

宇文琼瑶一见情况危急,忽地反身亮剑直搠,屠万夫举拐猛砸,被南彪一斧架住,宇文琼瑶剑光过处,将屠万夫斩成为两截!

而吴次仁等三人却同时抽身,往殿外闯去,原来他们早就有计划撤退了,上前帮忙,只是做做样子。

三人所抢的位置,完全是靠着殿门,根本就不理屠万夫的死活,只想冲出门去,哪知道毒龙圣者与蓝梦蝶也没有闲着,他们二人在商量时,蓝梦蝶毒龙圣者也就作了准备,三人刚冲到门口,毒龙圣者身形一飘抢在前面。

双手齐扬,猛喝一声:“滚回去!”

蓝梦蝶则扑向最左的骆家雄,云里金刚在大漠上已经受了伤,此刻尚未痊愈,劲力也打了个折扣!

蓝梦蝶由侧面赶至,势子又快,一手劈开狼牙棒,另一只手则抓向他的胸膛,硬生生将心带肺全部抓了出来!

毒龙圣者双掌拍向吴次仁与祁赤连,也是劲力绝命,祁赤连长矛当场震折,被推了回来。

吴次仁一棍横扫,毕竟功力不凡,虽然棍子被毒龙圣者震脱了手,身子却已冲出大殿,朝山下纵去!

毒龙圣者还要追去,却见俞士元由横里过来,铜锤如风袭进,毒龙圣者用手一推,两人劲力相若,各退了两步!

吴次仁经此一耽搁,已经纵出十几丈,眼看着就要跳出围墙,忽见天空一团白影急落。

那是雪女所饲养的雪雕,它已岁久通灵,知道吴次仁是敌人之一,自然不肯放他逃走,凌空飞扑而下!

吴次仁只顾得逃走,没防备空中会有突击,骤感顶上风至,以为是有人伏袭,抬头扬掌急拍!

雪雕本来是探爪去抓他的,没想到吴次仁的功力深厚,这一掌劲力相当强,钢抓受击,痛而悲啸。

同时奋力展翅,向上急升,它猛力展翅的劲道也相当可观,吴次仁发掌之后,更来不及再次运劲,被它巨大的翅膀一挥,滚倒在雪地上,这时大家也跟着赶了出来!

雪雕见敌人被翅梢击倒,报复心重,凌空收翅,又待再度扑击。

雪女已经赶过去,大声喝道:“雪儿!不准伤人!”

亏得她叫得快,雪雕及时收爪,掠过吴次仁的身上,又举翅远扬,而吴次仁在地上却一动也不动!

俞士元赶上去,翻过他一看,已是满脸血污,原来雪雕的翅梢坚逾铜铁,刮过他的脸上,不但将他的颜面肌肤扫了几条深痕,连两颗眼珠都刺碎了,吴次仁是在巨震与痛的双重刺激下昏了过去了!

吴韵珊上前诊视了一下,戚然道:“完了!”

俞士元一怔道:“他只是外伤,怎么就没救了呢?”

吴韵珊凄然问道:“雪娘子,你的雕儿可是以毒蛇为粮的?”

雪女道:“它什么都吃,最喜欢就是雪山的雪蛇!”

吴韵珊哽咽道:“我想也是这个缘故,雪蛇是罕世的毒蛇之一,其毒性见血即无救,雪雕以雪蛇为粮,将毒素随着体内的油脂,润沾在羽毛上,家父虽是外伤,却因破皮见血,毒深入肌肤,无葯可救了!”

天池尊者忽然道:“吴小姐,你虽然博览群书,还是有不知道的,雪蛇之毒并非无救,只是别的地方救不了而已!”

吴韵珊忙问道:“尊者莫非能救得家父?”

天池尊者道:“在我所居的天池峰附近,有一道天泉,以之溜洗,可解雪蛇之毒,只怕时间来不及,因为蛇毒在半个时辰内就将发作,深入内腑,那就太迟了!”

俞士元听说有救,倒是很高兴,再一听只有半个时辰,却又凉了半截,长叹一声道:“此地到尊者的居处要翻越几道高峰,半个时辰绝难到达!”

天池尊者道:“要去倒也有办法,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雪娘子召来她那头雕儿,半个时辰一定可以到达!”

雪女道:“这倒没问题,可是必须有个人送他去!”

吴韵珊道:“我去!”

雪女摇头道:“你不行,你父亲对你恨之入骨,即使你救活他的性命,他未必会感激你,说不定还会伤了你!”

吴韵珊道:“那也管不了许多了,反正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去!”

俞士元道:“韵珊!你虽有救父之孝,你父亲却未必有慈幼之情,我们决定救他就是了,却不必要你去!”

吴韵珊道:“那除非你去了,否则父亲清醒过来,他那身武功,很少有人能制得住,可是你又不能离开!”

俞士元道:“我是不能离开,毒龙圣者与蓝梦蝶未除,我一走,这边的实力更单薄了,这个送行的人的确不易寻找!”

天池尊者向密勒上人对视一眼道:“看来只有我们两人中去一个了!”

雪女笑道:“我说句不怕二位生气的话,二位的武功不一定能胜过吴次仁,他能接受老毒龙的一击,你们还不定行呢!”

毒龙圣者一掌将祁赤连震回去,吴次仁却能接下那一掌而逃了出来,足见功力之深,因此天池尊者与密勒上人也无法否认!

摩丽莎忽然道:“我送他去吧!天泉我也认识!”

密勒上人道:“你行吗?”

摩丽莎笑道:“父亲!我的武功不见得低于你,何况我还有一些其他的功夫,足可制得他乖乖的,不敢对我蛮来!”

雪女笑道:“摩丽莎肯去倒是最适当,只要是男人,她没有制不了的,她有将百炼精铜化为绕指柔的神通呢!”

摩丽莎笑道:“我的神通再大,也比不上你雪娘子嫣然一笑!”

雪女道:“你别客气了,你的柔指一触,连铁人也化得了,何况吴次仁的命可以保住,眼睛却一定失了明,我的笑他再也看不见,你的手却照样可以施为,这一点你就比我高明的多。”

吴韵珊道:“雪娘子,别说笑话了,求你快一点救救家父吧!”

雪女撮口轻啸,雪雕翩然而落,摩丽莎搭起吴次仁,跳上雕背,正待启行,俞士元将她又叫住道:“我们留此与毒龙一决,胜负尚未可知,如果我们不回来找你,那就是我们已经遭了毒手……”

摩丽莎笑笑道:“我知道!那时我会躲得远远的!”

说完一拍雕头,神雕冲霄升起,俞士无道:“毒龙!现在我们可以决一胜负了!”

毒龙圣者与蓝梦蝶背向而立,环视群侠,准备背水一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