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七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蓝梦蝶虽然已挨了俞光一刀,可是他举掌洞裂骆家雄的胸膛,显示功力犹未可轻侮!

毒龙圣者掌震祁赤连,功力犹深,仅只有俞士元一锤将他震退两步,两人实力伯仲之间!

所以这些人虽然将他围住了,仍然不敢轻举妄动,对峙了一阵,毒龙圣者哈哈大笑道:“上呀!你们怎么不敢上了?俞士元!刚才我们已经对过了一招,相信我不用天魔八吼神功,仍然能击败你!”

俞士元一举双锤道:“你找件兵器来,我不能欺负你空手!”

毒龙圣者道:“毒龙宫中百物俱全,但是要一件与你手中双锤相等的兵器,倒是很惭愧,除非你肯将铜锤分一柄借给我!”

他这个请求只是随口说说,因为他算定俞士元绝不会答应,哪知俞士元十分慷慨地一点头道:“可以!你要哪一柄?”

毒龙圣者大出意外道:“你真的肯借?”

俞士元道:“当然!俞某虽然因势所迫,必须与你作对,但不想乘人之危,一定要在公平的决斗下击败你!”

毒龙圣者道:“好!我就要你右手的那一柄!”

他还是怕其中有诈,惟恐俞士元给他一柄假的,才选中右手那一柄,因为这一柄他曾经接过一招,确证无伪!

俞士元点点头道:“好!你来拿去吧!”

毒龙圣者刚要动身,蓝梦蝶道:“圣者何必跟他们斗力呢?用天魔八吼解决他们算了!”

俞士元笑道:“天魔八吼施为之后,他自己也毁了,岂不白便宜你!”

毒龙圣者回头道:“梦蝶!虽然我相信你不会背叛,但我功夫丧失后,你至少不会这样尊敬我了,因此除非到最后关头,我绝不施展天魔八吼神功!”

蓝梦蝶轻叹一声道:“圣者还不知道他的用心吗?他是想借拼力的机会,损耗圣者的功力,圣者拼到筋疲力尽之后,纵然能胜得过俞士元,也将无力施展天魔八吼了!”

毒龙圣者冷笑道:“我又不是傻瓜,岂有不知道的,他肯借出兵器,我就明白他的用心了,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语毕又道:“俞士元!你把铜锤丢过来,我不会上你的当,等我来取锤的时候,你抽空来上一下,我可就惨了!”

俞士元哈哈一笑道:“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接着!”

一锤平飞过来,毒龙圣者刚接住,俞士元用手一扯,锤柄连着的蛟筋又把锤带了回去,连带着将他的人也拖出十几步,毒龙圣者大惊失色,连忙凝神准备,才稳住身形,俞士元已一锤猛击而至!

毒龙圣者连忙伸掌去托,铜锤却轻飘飘的落入手中。

俞士元哈哈一笑道:“老毒龙!你放心!俞某绝不会干那种卑鄙无耻偷袭暗算之事,这只是给你一个警告,叫你别太多疑了!”

毒龙圣者接锤在手,锤后的蛟筋已经解去了,俞士元慢慢地将自己手中锤上的蛟筋也解开,笑道:“你自以为聪明的措施,往往会吃亏,刚才就是一个例子,如果你乖乖的过来取锤,我绝不会耍你,正因为你处处多心,我才让你明白,自作聪明的结果并不高明,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上前,凭真功夫比斗吧!”

毒龙圣者怒吼一声,举锤急砸,俞士元也运锤相迎,两个人都是在斗力,锤与锤交触时,火星直飞,声势惊人!

吴韵珊将南彪与俞光叫到身边低声道:“你们明白俞相公的用意吗?”

宇文琼瑶也在身边,低声问道:“不明白,他有什么特别的用心呢?””

吴韵珊道:“俞相公是想用力拼去损耗毒龙圣者的功力!”

俞光道:“人家已经识破了,还有什么用处呢?”

吴韵珊道:“识破尽管识破,却不见得就没用,俞相公第二步的安排,他们还没识破因为仍然可为!”

宇文琼瑶道:“我不明白,第二步的安排是什么?”

吴韵珊笑道:“俞相公是准备跟他力拼,毒龙已经明白了,他自有分寸,就是到了差不多的时候,他立刻停止歇手,可是俞相公一定会拼命缠住他,不让他有歇手的机会,因此必须把他从蓝梦蝶的身边调开!”

宇文琼瑶道:“我明白了,毒龙到了要施功之时,见俞相公力战不休,必须要叫蓝梦蝶上来接手才能脱身!”

吴韵珊道:“对了!否则俞相公为人处事一向光明磊落,怎会跟毒龙开那么个玩笑呢!他这样做,就是向我们暗示……”

俞光道:“幸亏吴小姐细心,否则谁会想到这一招呢?”

吴韵珊道:“俞相公行事一向守规矩,突然一反常规,必然有所用意,这种事当然不能明说,他知道我会明白的!”

宇文琼瑶道:“那我们要紧紧看牢蓝梦蝶了!”

吴韵珊道:“不错!这是胜负成败最大的关键,一定不能有错失!”

俞光道:“那我们现在就把蓝梦蝶解决了不是更好吗?”

吴韵珊道:“不行!现在毒龙尚未到力竭之时,因为有蓝梦蝶在,他才不肯轻易施展天魔八吼,因为他也不愿意落入蓝梦蝶手中,如果我们提早解决了蓝梦蝶,他既没顾忌,又失了后援,只有付之一拼了!”

宇文琼瑶道:“不错!毒龙的天魔八吼一定相当厉害,俞相公才如此慎重,否则早就设法先除去蓝梦蝶了!”

吴韵珊道:“除蓝梦蝶易如反掌,我之所以不急于行事,也是为了这层顾忌,俞光!你报仇的心愿一定可以达到,却千万要沉着,切忌鲁莽行事!”

因为有了决定,三个人都分散开来,随时注意蓝梦蝶的行动,始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以便出手拦截!

场中俞士元与毒龙圣者两柄锤,杀得地动山摇,鬼哭神号,一开始是俞士元采取守势,以锤击锤跟他耗力!

五十招过后,毒龙圣者略见疲象,变成由俞士元主动抢攻了,一柄锤舞得虎虎风生,着着不离要害!

毒龙圣者接了二十多招后,大概发觉力不足战,尽量在求退路,可是俞士元逼得很紧,绝不让他有歇手的时候!

这种情形与吴韵珊猜测得一点不差,因此宇文琼瑶、俞光与南彪三个人的注意力更集中在蓝梦蝶身上!

约莫在一百多招后,毒龙圣者喘息可闻,大声叫道:“梦蝶!我要施展天魔八吼了!”

蓝梦蝶道:“圣者早就该如此了,拖到这么久实在是很费力气!”

毒龙圣者叫道:“混帐东西,我总得喘口气,你还不上来接接手!”

蓝梦蝶道:“没有用!人家那儿早就布置好了,圣者难道没看见有三个人一直跟着我?我还没上来就会被人截住了!”

毒龙圣者闻言一惊道:“你早就发现他们在盯着你了?”

蓝梦蝶笑道:“不错!俞士元用锤索将圣者诱离我的身边,吴韵珊又把三个人叫到身边去商量,我就知道他们的用心何在!”

毒龙圣者怒叫道:“那你为什么不想办法?”

蓝梦蝶道:“我有什么办法,吴韵珊算无遗策,比心计我斗不过她,如果我妄想插手,恐怕送命还快一点!”

毒龙圣者叫道:“混帐东西,如果我送了命,你又活得成吗?”

蓝梦蝶一笑道:“圣者死了,我自然活不成,圣者不死,我还有一半生机,比如说我现在放腿开溜,那正是时候!”

毒龙圣者怒叫道:“忘恩负义的东西,我在为你拼命,你倒想溜了!”

蓝梦蝶笑道:“他们的目的在杀我,只要我逃得了,他们自然没有再找圣者拼命的理由,因此圣者应该帮我逃走才对!”

毒龙圣者叫道:“你敢!你动一下,我就先宰了你!”

蓝梦蝶笑道:“这是唯一保全我们两人的方法,圣者!我要从秘道走了,你守住那个方向,我走了,你也安全了!”

语毕双足一蹬,大家以为他要从空中纵身脱身,一起四下散开,准备拦截,那知他只拔起丈许,又在原地落下!

跟着在他足下裂开一个圆洞,将他陷了下去!

毒龙圣者叫道:“好畜生,你敢溜,我先宰了你!”

横身数步,将铜锤往地下猛擂,轰然声中,整个地塌了下去,原来那是一条地道,去路已被震塌的石块封死了!

毒龙圣者对着地道的另一端叫道:“蓝梦蝶!你还不出来,我就下来找你了!”

地道中探出蓝梦蝶的头道:“我出来好了,圣者请退后两步!”

毒龙圣者怒叫道:“不退!我非要砸烂你才甘心!”

蓝梦蝶道:“我去路已被封死,反正逃不走的,圣者为什么不让我出来?把话说明了再杀我也不迟!”

毒龙圣者道:“好!你出来,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蓝梦蝶由地道中纵身而出,毒龙圣者举锤慾击,蓝梦蝶却泰然自若,望着毒龙圣者一笑道:“圣者还不把锤丢掉,养养精神!”

毒龙圣者一怔道:“你说什么……”

蓝梦蝶道:“圣者不是要我接手,喘口气好施天魔八吼吗?我发觉上当已经晚了一步了,只好利用这个方法才造成圣者喘气的机会……”

毒龙圣者愣然片刻才道:“你别说鬼话了,假如我不是封死了你的去路,你此刻早巳溜得不知去向了,这番话还有谁能相信?”

蓝梦蝶一叹道:“圣者太冲动了,吴次仁等人背叛了我,毒龙宫中的人又背叛了圣者,我们除了一搏,根本就无路可走,假如圣者不能生存,我逃到哪里能躲过这些人的追击?俞士元的丐帮人手满天下,我根本就无地可去!”

毒龙圣者道:“这是你的诡辩!”

蓝梦蝶道:“我如真要走,早在毒龙圣者动手之初,我就开溜了,而且我明白点出要用秘道溜走,天下哪有这样傻的人呢?”

毒龙圣者沉吟不语,蓝梦蝶道:“我已经走到绝路了,除了寄望圣者天魔八吼成功,否则即使今天能逃生,日后也不免一死!”

毒龙圣者道:“反正我已经不相信你了!”

蓝梦蝶笑道:“圣者相不相信我是以后的事,现在最要紧的是圣者已经喘了一口气,足可行使天魔八吼神功了!”

毒龙圣者这才转怒为笑道:“不错!梦蝶!我知道你是不会背叛我的,我故意找你的麻烦,就是为了借说话的机会顺气调息,现在已经行了!”

蓝梦蝶也笑道:“我何尝不知道?所以我也尽量拖延争取时间呀!”

说完朝俞士元笑道:“俞士元,你把圣者诱离我的身边,吴韵珊跟你的默契更行,我虽然发现得晚了一步,但我仍然有法挽回,你不能不佩服吧!”

俞士地一笑道:“高明!高明!尤其是你将老毒龙引到跟你成为敌对的立场,给他喘口气的机会,更为高明,可是这天魔八吼真能奈何我们吗?”

蓝梦蝶道:“口说无凭,你试一试就明白了!”

俞士元看了众人一眼道:“你们都知道天魔八吼的厉害,而且也作了种种的预防措施,现在可以着手准备了,看来这一搏总是难免!”

密勒上人道:“俞大侠,天魔八吼是一种禅家心功,是以音响导人心神进入魔相,要受诸天神魔之困扰,以至神枯精竭,且随受者武功增长,武功越高的人,身受也越厉害,老朽所习诸天觉迷禅唱能克之,但造诣不如其深远,除自保外,尚可护庇一人,请大侠到老朽身边来……”

俞士元笑着摇摇头道:“多谢上人美意,俞某倒想身试一下其厉害的程度!”

密勒上人急了道:“大侠不要太轻视它的威力,老朽充其量,也只能抗拒到第四吼,以后仍须大侠凭本身修为与之相抗,以武功言,是大侠最高,所受也必更厉害,我们的希望都寄托在大侠身上,老朽才拼将一死,支持大侠护此魔音……”

俞士元道:“蓝梦蝶何以能不受其摄?”

密勒上人道:“天魔八吼当然有趋避之法,但只有施本人才知道,蓝梦蝶得毒龙之授,可以不受其害……”

俞士元道:“我相信天魔八吼尚可凭持人力所抗拒,唯斯时各人都拼命用功抗受魔音之侵扰,无暇他顾,蓝梦蝶乘机施出杀手,才是最可虞的一件事!因此我必须注意他的行动,保证大家的安全!”

蓝梦蝶哈哈一笑道:“俞士元!你怎么知道的?”

俞士元道:“这个道理太简单了,毒龙对你并不信任,何以肯将趋避之法告诉你?如非有利用你之处,他一定会将你也列入施算的对象!”

蓝梦蝶哼了一声道:“算你聪明,可是到时候你自保都成问题,还有精神分身来监视我的行动吗?这个算盘打得可不如意呀!”

俞士元笑道:“我愿意试一下,因为我有一种天赋,能遥测他人的意向,你用什么方法趋避,我可能也学得会!”

毒龙圣者脸色微变道:“梦蝶!那就不行了!”

蓝梦蝶笑道:“圣者别上了他的当,天下哪有这种功夫的?”

毒龙圣者道:“这是有的,叫做测心术……”

蓝梦蝶道:“我知道,但这功夫已失传多年,俞士元绝不可能学得到,他是故意说出来吓人的,圣者,俞士元武功你已深知,凭力斗绝难胜之,唯有天魔八吼是我们唯一反败为胜的凭恃,否则只好束手就毙了!”

毒龙圣者长叹一声道:“梦蝶!你真害我不浅,毒龙宫铁桶似的江山基业,被你一来,弄得瓦崩土解,众叛亲离,一至于此……”

蓝梦蝶道:“这可不能怪我,是圣者自己没统治好,假如不是我把吴次仁带来,揭穿关美美她们的叛心,或许圣者被他们暗中杀害了还不知道是谁下手呢!离乱之心藏得越久,其危险也越大,圣者真应该感谢我才是呢!”

毒龙圣者黯然无语,俞士元又道:“上人的觉迷禅唱既能化解天魔八吼威力,不如替雪娘子分担一下,她能少受些压力,或有对付毒龙之法。”

吴韵珊笑道:“对了!所有人里面,只有我不会武功,天魔八吼对我毫无作用,我与雪娘子合作,或许还有点希望!”

雪女点点头道:“也好!俞大侠既然要身试魔功,必然有他的把握,吴小姐就跟着我在一起,我们两个人联起手来,说不定在他八吼未竟之前,就把他给解决了。”

蓝梦蝶怕毒龙圣者担心,连忙道:“圣者!有我为你护法,绝不叫你受害,你大可放心!”

关美美呼啸一声,三十六名天魔女立刻也应声而聚,排成一个半圆形,面对毒龙圣者,又朝其余的六大金刚道:“毒龙这个人唯有一个缺点是他的好色,回头他施为时,你们配合天魔女舞式,以色相来挠乱他行动!”

毒龙圣者不禁冷笑道:“美美,这一套是我教的,还能动得了我吗?”

关美美笑道:“东西经过一道人手,就会变点样,我们存心要驱除你的时候,自然也将你的天魔八吼列为考虑之范围,这套玩意儿是对你的缺点而加以排练的,虽然少了个摩丽莎可能不太完整,但你要分心对付另一批人,大概也就够了!”

毒龙圣者怒喝道:“我倒不信会被你们整住了,本来我还不一定想施为天魔八吼而自毁功力,现在倒是非拼一下试试看了!”

说完朝蓝梦蝶道:“蓝梦蝶!你注意了,魔吼一开始,我身外一丈之内,绝不可有人侵入,当然别人想要行动也不可能,只有那个吴韵珊,你必须特别留神!”

蓝梦蝶笑道:“我知道,圣者传了我趋避之法,不就是专为防备她的吗,只是我们原来的计划恐怕要稍受影响了!”

毒龙圣者道:“密勒老鬼说能抗受四吼,大概不是假话,前面四吼,他在雪女保护之下,不易得手,到了第五吼时,他们每个人都自顾不暇,你就可以放手施为了……”

蓝梦蝶道:“我自然会看情形而定的。”

毒龙圣道:“不必考虑,这次是我全力施为,每一吼的威力都较前厉害一倍,到了第五吼时,你首先杀了吴韵珊,使我无分心之忧,第六吼后,他们都进入痴呆的状况,你就可以放开手杀人,希望能不必施到第八吼,这样我还能保全一半的功力!七吼以内,你必须屠尽所有的人!”

蓝梦蝶道:“只要可能,我一定尽量节省圣者的功力!”

毒龙圣者冷笑道:“你别阳奉阴违,妄想我跟他们同归于尽,假如你有这个居心,我宁可便宜了他们,半途停止施功,让你受人围攻!”

蓝梦蝶道:“圣者太多心了,我怎么会呢?”

毒龙圣者笑道:“你叫我不能放心,从你背我私逃的这件事上,我到现在还未能释怀,你是怎么样一个人,我也很清楚!”

蓝梦蝶道:“日久见人心,圣者迟早会明白的!”

毒龙圣者长吸了一口气,然后在喉间发出闷雷一般的一声低吼,震得四野俱动,惊世骇俗的天魔八吼终于开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