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七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一吼的威力并不惊人,只是将大家的耳鼓一震,但也因为这一震而全神贯注,才听得见吼声后另有一股细音。

这股细音非丝非竹,入耳于不知不觉,却能随人心之所思,导入各种魔境中,而且无法再驱除出去。

天魔初吼,大家都还能禁受,同时也明白天魔八吼之威,不在先前的如雷震鸣,而在这种微细之音!

那才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也是毒龙圣者毕身功力之所聚,扩之四野,引发山谷的回声,才见厉害。

密勒上人立刻轻诵起觉迷禅唱,可是只见嘴动,不闻其声,他要保持劲气,抵制以后绵绵而来的魔音。

所以这禅唱之声不敢扩大,只能及于身边的雪女之耳。

雪女神情平静如恒,吴韵珊皱皱眉,因为她不具武功,没有反应,听不见那种微细的心魔之音。

蓝梦蝶全神放在俞士元身上,见他毫无反应,也没有任何动作,不知道是处于什么情况之下。

但是他仍十分小心,用手掩住了嘴,不让自己的口形被人看见,以免趋避之魔咒之秘,真为俞士元所学了去!

关美美则与那三十六名天魔女一起动作,以极快的手法退去衣裙,躶裎起舞,妙相横生,如蝶穿花!

这在毒龙圣者眼中已司空见惯,不为所动,只付之微微一笑,

发出了第二声闷吼,吼声比前一声轻!

可是继吼声之后的细微魔音,威力却加强了一倍,关美美等人的动作加快了,密勒上人的口诵也加快了!

俞士元仍然一无所动,静立含笑!

魔吼三起,那六名金刚忽而加入天魔女的阵容,很快地脱去了衣服,各抱住一名魔女,作了男女交欢的姿势!

关美美则如一个思春的荡妇,独处孤衾,偷窥隔房的春戏,引发春心,配合种种撩人心弦的动作。

起先倒还不怎么样,可是那交欢的六对男女姿态变化越来越精彩,另外三十名魔女则两两配成十五双,也在仿效发出呻吟,果然吸引了毒龙圣者的注意。

先是点头,继而瞪目凝视,后来竟开口道:“精彩,想不到你把天摩摩登伽艳舞演化得如此出神,当年若以此去试佛祖,今日恐将无迦蓝矣!”

他的口一开,魔音顿停,关美美更加起劲了,昵声道:“圣者太过奖了,这点算什么呢?”

接着媚声道:“身无回躬树,心生色界天,但得春常在,住必住云间……”

声极柔媚,引人慾啖,蓝梦蝶忽道:“圣者!你是怎么了……”

语犹未毕,俞士元忽然朗声吟道:“男欢女爱,无遮无碍,一点生机,成此世界,俗士无知,大惊小怪。上人!你有什么想不开的?”

声如洪钟,直若当头棒喝,可是已经迟了,密勒上人与天池尊者两个人都颓然倒地,下身已经一片湿透!

原来这一曲魔唱,加上极尽**的舞姿,把两个世外高人看入了迷,他们是始终强制人慾,如水之积,为土所阻,泛滥之势早已内蓄,一旦开此眼界,心念难以把持,真阳尽泄,走火入魔!

雪女也是如痴如呆,幸而她天性纯洁,不像那两个人曾经色关而又急止的,所以还能控制一点,却也面红心跳!

俞士元一声禅唱,总算将她震醒过来,望着地下两个人犹在蠕蠕而动,双手疾捋,结束了他们的生命轻叹道:“魔重孽深,旁门究竟难以成道……”

毒龙圣者朝俞士元惊视一眼,朝蓝梦蝶道:“梦蝶,你以为我也入迷了吗?”

蓝梦蝶道:“我不知圣者修为深厚,才提醒圣者一声!”

毒龙圣者道:“没有的事,我练的也是这一套,怎会动心呢?倒是密勒老儿的觉迷禅唱跟我走的是两条路,弄得我很烦心,我顾了这边,就要助长了那边,所以我干脆放弃一边,专顾一头,将魔音转到美美这儿,使内心功力集中于色相上,再利用她们魔曲艳舞之助,加强魔音的效果,果然把这两个老厌物引入了魔境,只可惜俞士元多了一句嘴,否则连雪娘子也跟着下来!”

蓝梦蝶这才欣然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圣者真的为之所动了呢!”

毒龙圣者道:“哪有这回事,我久经风月,早巳司空见惯了……”

吴韵珊忽然插嘴道:“你别嘴硬了,虽然你借此催残了天池尊者与密勒上人的道基,但是你自己的心意也动了!”

毒龙圣者道:“胡说,我这双老眼平生空四海,岂为此小小风流阵仗所动!”

吴韵珊道:“跛者不忘其履,瞽者不忘其视,此人情之常,你自以为不动心,却不自知已动了意,意为心之始,你根本已入了魔道……”

毒龙圣者神色微变,关美美等人则舞姿不懈,妙境万千,连蓝梦蝶都渐渐神为之夺,毒龙圣者急道:“不好!我真的有点魔意了,梦蝶,准备好,我必须立刻发第四吼,那是专为抵制色慾魔境的,声发之后,你必须采取行动,把美美她们解决了……”

语毕猛然低啸,声若虎吼,顿使风云为之变色,持久不衰,关美美等人的行动立刻慢了下来,状颇痛苦!

吴韵珊尖声叫道:“关美美,停不得,继续下去!”

关美美努力继续作舞,那三十六名天魔女则因功力较浅,已有不支之状,关美美只有领导她们作示范动作!

毒龙圣者朝蓝梦蝶挥手示意,却不敢开口说话,中止魔音的施为,蓝梦蝶欺身而出,骈指如电点出!

每发一指,则有一名天魔女应指倒地,俞士元要过去阻止他杀戳,吴韵珊则急声叫道:“相公,暂时别去管他们,你留下精神对付老毒龙!”

俞士元道:“我怎么能看着他伤人呢?”

吴韵珊道:“天魔八吼已由邪转正,下面的你也支持不了的,还是注意保护我们吧,绝不能让他发到第五吼!”

说完朝宇文琼瑶等人一打招呼道:“是我们行动的时候了!”

宇文琼瑶还有点犹豫,吴韵珊道:“这是性命交关的时候,可不能顾到羞耻了,我先开始!”

这时蓝梦蝶已将三十六名天魔女与六大金刚次第点倒,只剩了关美美一个人在咬牙苦撑!

吴韵珊轻声一笑道:“老毒龙,你接触的都是荡妇婬娃,从不知人间至美的境界为何,你试将我们来作个比较如何?”

说完她袅袅出场,首先解下身上的罗裙道:“大家跟着我动作!”

于是宇文琼瑶率着绿绫绿锦等四婢加上席锦霞薛娇娇等七名女子,各自开始动作,一个个都除了亵衣!

由于她们都是淑烈的女孩子,自然不习惯当众躶裎,除衣之际,个个娇美万状,掩掩藏藏,居然别有一种风情!

蓝梦蝶的手指已经点向关美美了,可是只发到一半,立刻为眼前的形象所神夺,不自觉地缩回了手!

七女解去外衣后,又在吴韵珊的领导下,轻解罗裙,然后再脱上衣,解胸襦,露出一团团粉装玉琢的上半身!

吴韵珊瘦白,胸部也较平袒,薛娇娇微黑,腋窝下却是柔毫如墨,宇文琼瑶则细腰一扬,椒rǔ淡晕!

至于四绿与席锦霞,也别是一般风情,各具引人之处!

毒龙圣者御女何止千百,却都是在情慾激动下的婬女之流,几曾领略过这等端淑的美态,神为之夺,连魔音都自动停止了,目摇神夺,忘情所以!

吴韵珊再褪去长裤,所有的女子中,就她一人是裹着小脚,那窄窄金莲为白绫所裹,一条齐膝的短裤,风韵尤胜他人多倍,但见她就地坐下,慢慢地解下裹脚的白绫,那神态之感人,简直无以言表。

所有人的视线全集中在她的轻缓动作上,每个人都急不容待地想看到她窄窄金莲究竟是什么样子!

好容易将两条长带解开,里面还有一双白绫的软鞋,套在瘦不盈握的瘦脚上,可是她却停止了!

在她身边的雪女也呆了,忘情地道:“吴小姐,你为什么不再继续下去?”

吴韵珊笑道:“金莲之美,全在隐约之间,如果全部都暴露出来,反而见其丑恶,所以裹足的女子,终生不以足示人,即使是共枕同眠的丈夫,也只能到此为止,雪娘子,以后是你跟康丝罕的事情了!”

雪女这才警觉,也想起了吴韵珊跟她商定的计划,乃向康丝罕一笑,徐徐动手解下外衣道:“康丝罕,我们也给这个魔头饱饱眼福吧!”

康丝罕如梦警觉,顿了一顿才道:“雪娘子,我怎么敢跟你比呢?”

雪女笑道:“傻瓜,也许你的胴体不如我美好,但是你比我年青,青春是人间的至宝,我们要将女人的美,全部展现在这些不同类型的男人之前,叫他们作个比较!”

康丝罕这才羞解蛮靴,轻松皮衣,雪女则以极美的动作,一下子脱尽身上的衣服,展出她美绝人世的身体!

立刻,四周的白雪仿佛失去了颜色,所有的光彩全部集中在雪女身上,令人不敢逼视!

等到康丝罕也像个玉人似的站到她的身边,毒龙圣者忽然像疯狂似的跳了起来,伸手一抠,挖出了自己的眼珠!

蓝梦蝶忙问道:“圣者!这是干什么?”

毒龙圣者似乎丝毫不觉痛苦,大声道:“我不要眼珠了,因为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能瞧见更美的景象,我也不能再容俗世的丑恶来冲淡我此刻所得的感受,所以我必须毁我眼睛,永留这一刻的美景于心中!”

蓝梦蝶道:“圣者!你别忘了这是一场生死之搏!”

毒龙圣者道:“我知道,所以我才要毁去眼睛,如果我能看得见,当着这么美的景象,我绝不能狠起心肠去毁灭它!”

语毕端坐地下,运神聚气,准备将刚才散失的精神集中起来,以作致命的天魔第五吼!

吴韵珊轻轻一叹道:“这老魔果然道行深远,看来我们是输定了!”

毒龙圣者笑道:“不错!吴韵珊,我不能不佩服你的高明,虽然你不会武功,却能安排这一场精彩无比的色相魔阵……”

吴韵珊道:“对别的人来说,这并不太神奇,可是对于你这整天在色慾中打滚的人,唯有纯净的处子之美,才是你从未领略过的佳境,我不相信你还能平心静气地运功,发出天魔八吼的魔功了!”

毒龙圣者哈哈一笑道:“你说的完全对,可是你没想到我有毒蛇啮腕,壮士断臂的毅力,不可见慾则心不动,我以挖眼之痛来抗制你们的诱惑,以虔诚的心来对你们表示莫大的敬意,然而以一种独特的思想来支持我的行功!”

吴韵珊问道:“什么独特的思想?”

毒龙圣者道:“我拥有了最美的影象,就不准你们再展示给第二个人看,我要毁了你们,毁了所有在场的人,这印象就为我一人独得……”

吴韵珊道:“你怎么对付蓝梦蝶呢?他也看过了!”

毒龙圣者笑道:“他的抗拒能力只到第五吼为止,以后的避解咒言都是假的,你想我会留下这个家伙来威胁我吗?”

蓝梦蝶急了道:“圣者!你怎么违反我们的信约呢?”

毒龙圣者道:“跟你讲信约,何异与虎谋皮,算了,梦蝶,别说我不信任你,就是信任你,我也不能留下你,因为我天魔八吼的秘密,绝对不能与第二人共享……”

蓝梦蝶道:“我只知趋避之法,并未要求与圣者共享秘密!”

毒龙圣者笑道:“你会了趋避之法,岂能不向我要求全部秘密的?我的天魔八吼若制不住你,还能逃过你的毒手吗?所以你同他们都该死!”

吴韵珊道:“我们的目的是铲除蓝梦蝶,只要他不留在世上害人,我们跟他同归于尽也不在乎了!”

蓝梦蝶忽然道:“圣者,你的话都说明了,难道不怕别人趁这个机会暗算你吗?现在你的运功尚未成功,又瞎了眼睛!”

毒龙圣者笑道:“我知道目前只有一个俞士元能杀死我,可是他在天魔四吼之下仍然无动于衷,大概还不会暗算我!”

蓝梦蝶道:“可是南彪与俞光那个小鬼却不是那种人!”

毒龙圣者道:“那是你的责任,保护我不让他们过来!”

蓝梦蝶笑道:“假如我事后仍未免一死,我为什么要保护你呢?”

毒龙圣者一怔道:“好吧!你可活过天魔五吼,以后你也自毁双目,我允许你活下去,这是唯一变通的办法!”

蓝梦蝶道:“我不肯接受呢?”

毒龙圣者道:“你非接受不可,因为我的天魔六吼可以远及百里,只要你在百里之内,我都可以用心神的感应制你于死命,你自问在这短短时间内,逃得出百里之外吗?”

他们在讲话的时候,吴韵珊连连比手势,叫俞士元出手上前暗袭,俞士元却一直摇头,吴韵珊急了道:“南天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十三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