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 八 章

作者:司马紫烟

俞光固执地道:“不!不对!我家相公的酒量大得很,他可以成天不吃东西,也能喝上十几斤茅台,今天才喝了几杯……”

吴韵珊一皱眉头道:“那他们为什么会倒下来呢?”

俞光道:“我看是中了毒!”

吴韵珊不高兴地道:“胡说!这里怎么会中毒?”

俞光道:“当然是酒菜中有毒了!”

凌福忙道:“小兄弟!别胡说,酒菜中怎么会有毒,你我都吃过了,也没有中毒!”

俞光道:“我可没喝酒,毒是下在酒中的!”

凌福道:“那更不对了,我也喝过酒,表小姐也喝了!”

俞光道:“毒是你们下的,你们可以先服下解葯!”

吴韵珊皱起眉头道:“凌福!我懒得跟一个小孩胡闹,你把这几个醉人送到屋里去休息一下,同时做点醒酒汤来!”

凌福应了一声,又问道:“送到那间房去?”

吴韵珊道:“表哥有他自己的屋子,俞相公送进客房,那个大汉身体太重,就留在厅上吧!”

说完她走了开去,凌福弯腰抱起凌无咎,俞光不依道:“你们把我主人毒死,我跟你闹个没完…

凌福沉声道:“小兄弟!别胡闹,我家少爷也醉倒了,难道我们要毒死他吗,扶着你家相公,跟我来!”

俞光过去扶起俞士元软绵绵的身子,跟着他走着,到了两间相邻的屋子前面,凌福手指一问道:“这是客房,把你家相公放在床上,我去调醒酒汤去,不到半个时辰,他就会醒过来的,别胡闹了!”

说完推开右一间屋子进去了。

俞光把俞士元挟进屋子,俞土元忽然轻轻地道:“把我送到隔壁去!”

俞光惊喜地道:“相公,您没有中毒。”

俞土元低声道:“哪有那么容易,快把我送到隔壁去,小心一点,别露出破绽,装得像一点,不得我的许可,不准乱行动!”

俞光笑道:“我知道,不然我刚才就闹开了!”

俞士元低笑道:“我就是怕你沉不住气,没想到你小鬼这次还聪明!”

俞光道:“我以为您真的中了毒,不敢声张,是怕您遭毒手!”

俞士元听见有脚步声,忙低声道:“快到隔壁去!”

俞士元又扶着他来隔壁,刚进门,却见吴韵珊与凌福拿着一碗水,走了进来,凌福道:“你们怎么又过来了!”

俞光道:“相公不醒过来,我总是不放心,这碗里是醒酒汤吧,先给我家相公服了再说……”

说着放下俞士元,伸手要去接碗,吴韵珊在旁忽地一探指,点在他的脑后昏睡穴上,他咕咚一声栽倒在地!

凌福道:“表小姐,他只是个小孩子!”

吴韵珊道:“这小鬼太讨厌,不过你放心好了,我只点了他的昏穴,没有要他的命,让他躺着免得碍事!”

凌福又道:“现在是否要把少爷救醒过来!”

吴韵珊点点头道:“当然!不过得把姑妈请来压着他,免得他又发牛脾气!”

凌福叹了一声道:“也难怪他,实在您和夫人做的事太令他难堪了!”

吴韵珊脸色一沉道:“有你说话的份吗!”

凌福不敢再顶嘴,只是问道:“这两个人要送走吗?”

吴韵珊道:“不必了!表哥这次突然带了两个陌生人回来,事情有点古怪,也许还有别的人呢?留在这里,我好监视着!”

凌福道:“厅上那个蛮子呢,他是最扎手的一个,那两柄大锤老奴几乎搬它不动,如果他醒了过来……”

吴韵珊一笑道:“那蛮子居然有本事把迷仙露灌下半坛,十天之内,他绝对醒不过来,别去理他,你快去请姑妈来!”

凌福答应着去了,这吴韵珊把凌无咎的嘴chún撬开,将那碗水汁灌了下去,凌无咎悠然醒转,一纵而起,伸拳就向吴韵珊击去,吴韵珊用手推开,道:“表哥!你这是干什么!”

凌无咎厉声道:“问你自己!你居然在我家里公然害起人来

了!”

吴韵珊一面用手招架他的攻击,一面道:“表哥!这是姑妈的命令,可怪不到我的头上!”

凌无咎厉叫道:“娘就是受了你们父女的蛊惑,才如此倒行逆

施……”

刚说到这里,门口有人沉声喝道:“畜生!你敢批评起我来了!”

然后是凌福伴着老妇进来,凌无咎不敢再跟吴韵珊动手,屈下一膝,跪着惨道:“娘!孩儿不敢批评您,可是您帮着舅舅倒行逆施,迟早会给家门惹来横祸的,尤其是今天……”

老妇哼了一声道:“没出息的东西,我们都还不是为了你,好容易把你捧上天下第一的宝座,你居然当和尚去了……”

凌无咎大声道:“娘,您不知道外面的情形!人上有人,天外有天……”

老妇冷笑一声道:“我不必知道,论剑术之精,还有谁强得过你,论勇力之雄,还有谁比得上你舅舅……”

吴韵珊忙道:“姑妈!暂且不谈这些,这次竞技大会如何?”

老妇道:“我不知道,这畜生回来后,只说那姓俞的家伙要来见我,而且是受了凌恽那老叫化的重托,我忙着接见他……”

吴韵珊道:“那您现在问问表哥!”

老妇一笑道:“不必问,一定是你爸爸夺了魁!”

凌无咎沉声道:“不对!”

其余三人都为之一愕,老妇问道:“那是谁?”

凌无咎道:“舅舅这次连面都不敢现,武林霸主被另一个人夺了,那个人跟着我一起回家来的!”

凌福道:“那一定是姓南的,老奴拿着他的大锤,就觉得很沉手,比舅老爷的兵器至少重上一倍!”

吴韵珊道:“不会吧!这南彪外号人称碧目天王,是百粤的勇士,爹暗中亲察过,认为不足为患!”

凌福道:“舅老爷一定是弄错了!”

吴韵珊道:“不会错,爹对几个力士都作了详细的调查,而且南彪的兵器是一柄大斧,不是使用双锤的!”

凌福道:“那对还在厅中放着,表小姐看了就知道老奴绝非虚言!”

老妇道:“也许有此可能,所以你爸爸才不出头争雄,好在鬼使神差,这姓南的送上了门!”

吴韵珊道:“幸亏我先用迷仙露把他迷倒了,像对付那个崔法法一样,神不知,鬼不觉的给他一下,我爹仍然是第一!”

凌无咎跳起来叫道:“什么,丐帮的崔帮主是你们害死的?”

老妇冷笑道:“你不肯帮忙,我们照样知道!”

凌无咎道:“崔帮主跟武林道从无交往,你们是如何得知!”

老妇得意地道:“那是六哥儿帮了个大忙!”

凌无咎一怔道:“六哥跟你们串通一气!”

凌福道:“六爷倒不致如此,可是他爱喝两杯,表小姐烧了几样菜请他便饭,几杯酒下肚,把他们那位崔帮主吹成天下绝无仅有的一位大奇人,舅老爷知道了,暗中对他留上了神,终于在伏牛山中将他了结了……”

老妇揪然道:“韵珊!你爸爸也是的,不打听清楚一点,满以为把崔法法解决后,就可以稳居宝座了,谁知道仍然落空……”

吴韵珊笑道:“没关系,反正这个南彪也给我们制住了!”

老妇道:“可是想正式扬名,至少又得等三年,难怪他这次不赶着回来报信,一定是没夺到魁元,不好意思见我们!”

吴韵珊笑道:“他如果知道我们替他除去了一个劲敌,不知会多高兴呢?等三年又有什么关系呢?姑妈,三年后,您也可以出头了,儿子是天下第一剑手,兄弟是天下第一勇士。

姑父泉下也可感到安慰了!”

老妇笑道:“高兴的应该是你,等你与无咎成婚后,老子是天下第一,夫婿也是天下第一,那够多光采,我不过是沾点光而已,不过你姑父在泉下一定高兴的,他是为了学步,被凌恽活活气死的!”

凌无咎一怔道:“我爹爹是被六哥气死的?”

老妇伤感地道:“不错!你父亲生性爱武,偏偏不遇名师,我嫁给他后,把娘的一套剑法带了来,你爹学成之后,曾经称雄一时,谁知凌恽那小子学成归家,跟你爹比一次剑,居然胜过你爹就这样活活气死了!那时你才五六岁,什么事都不懂,你爹临终叫我把你培养成天下第一剑手,来消他一口怨气……”

凌无咎道:“我的剑技多半得自六哥,才能技镇天下,六哥对我们可以说是仁至义尽,我们不应该再怀恨!”

老妇道:“他气死了你爹,心中过意不去,才尽心尽力地教你,而且你的剑法并不完全是他教的!”

凌无咎道:“不错!我在峨嵋也学了不少,可是六哥给我打的基础好,才使我有那种成就,怎么样我们也该感激六哥才对!”

老妇冷笑道:“放屁!峨嵋为什么肯收你入门,那完全是你舅舅的关系,我娘家的剑法跟峨嵋的剑法可以互相配合,为了成全你,你舅舅携带剑谱,秘密去见你的师父,用剑谱作为交换,人家才答充收容你,如果你是靠凌恽的传授而得到天下第一,你老子在地下不气得跳起来才怪!”

凌无咎愕然无语,老妇又道:“我只有你一个儿子,你舅舅只有韵珊一个女儿,我们老姐弟俩还不是为了你们,才费煞苦心,谁知你竟忘恩负义,批评我们的不是,尤其是你得到天下第一剑手的荣誉后,竟敢不满意我们,想躲入空门做和尚,你对得起我们,对得起你死去的老子吗?”

吴韵珊道:“姑妈!这不能怪表哥,他以前不知道!”

老妇厉声道:“现在他知道了,我要他摆一句话出来!”

凌无咎痛苦地道:“娘,!您要我说什么?”

老妇道:“你跟韵珊的名份是从小订下的,本来早就该成婚了,就是要等你名成业就,耽误了她好几年,现在你回到家里,不许再走了,我要你们立刻成婚!”

凌无咎一怔,低头不答,老妇又问道:“愿意不愿意,在你一句话!”

凌无咎道:“娘,我已经在佛前剃度,还俗的事至少要等我回到峨嵋,取得师门的同意!”

老妇刚得斥责,凌无咎道:“娘!竞技大会时,大家都知道我出了家,没有个明白的交待,我以后如何见人呢?”

吴韵珊道:“姑妈!这是对的,表哥以后还要在武林中立足,当然要按照武林规矩行事,免得落人口实!”

老妇想想道:“好!你明天就去,别借着这个机会又溜了!”

吴韵珊笑道:“不会的!表哥不是那种人,就怕峨嵋不肯!”

老妇怒声道:“他们敢,除非他们不想活了!”

吴韵珊含笑对凌无咎道:“表哥!自从你在峨嵋出家后,爹跟姑妈差一点要找上峨嵋,捣毁山门,还是我怕你难堪才拦住了,峨嵋的人势虽众,但是你明白的,就凭我爹跟姑妈两个人也够他们受了,何况我爹在江湖上结交的朋友也不少,没一个是好惹的,你回到峨嵋前,最好仔细想一想!”

凌无咎道:“峨嵋是名门正派,可不怕威胁!”

吴韵珊笑道:“不错!可是爹的那些朋友,峨嵋未必惹得起,你在竞技会中,应该见过云里金刚骆家雄与铁塔神屠万夫的身手了,峨嵋有几个能当他们一击!”

凌无咎一愕道:“你爸爸跟这两人有连系吗?”

吴韵珊笑道:“几个力士,除了南彪与祁赤连外,都是爹手下的败将,成了爹的心腹,这次爹未能夺魁,纯属意外,可是爹把手下的人集中起来,谁也不是对手……”

凌无咎沉吟片刻才道:“我回去交代后,立刻就回来,这几个人……”

吴韵珊道:“这姓俞的是个书生,你可以带走,南彪可不行!”

凌无咎又想了一下道:“南彪是条好汉,不可伤他性命!”

吴韵珊笑道:“那要等爹回来发落,而且他迷仙露喝得太多,即使用解葯,十天之内也难以醒转,你要想不伤他,最好快去快回,我可以跟爹求情,等你回来再说!”

凌无咎道:“舅舅很可能在一两天内前来,明天走都太迟。

我想立刻就动身,你快把这姓俞的主仆俩弄醒!”

吴韵珊笑道:“那小厮我只点了他的昏穴,拍开就醒了,那个俞士元睡一天就会自动醒转,迷仙露解葯很难配,不必浪费了,你把他们带出去,找个地方安置下就行了!”

凌无咎弯腰在俞光腰后拍了一掌,小子悠悠醒转过来,见凌无咎,立刻嚷道:“凌大侠!这是怎么回事?”

凌无咎沉声道:“不要问,跟我走。”

俞光翻眼道:“走?上哪儿去?”

凌无咎微怒道:“你别管,跟我出门就是了!”

俞光道:“我们走了,那位南大爷呢?”

凌无咎怒声喝道:“傻小子,自身难保,还去管别人的闲事!”

俞光道:“不是管闲事,南大爷跟我们一起来,总不能把他一个人扔下,我看你们家里很古怪!”

凌无咎脸色一沉道:“俞光,如果你要这条小命,就别再多嘴。”

吴韵珊也冷冷地说道:“自身都难保,还想保住别人?若再信口胡说,休怪我翻脸无情。”

俞光一听,脸色大变,忙噤声不语。

凌无咎不悦地道:“俞光只是个孩子,别吓着他了。”说着便朝俞光点点头道:“别多问了,跟我出门办事,先将你家相公安顿好再说。”

吴韵珊笑道:“南彪的事,我会尽量跟爹求情,你们放心出门。”

这时却见俞光一个箭步,往门外冲击,欣喜叫道:“吴韵珊!”凌无咎闻声望去,不禁相对一怔。

只听凌无咎神色惊变道:“南天王!俞大侠!你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