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勇士》

第 九 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南彪大步进了门,手指着凌无咎道:“凌大侠!你出身名门,曾有天下第一剑手之誉,洒家尊重你的身份,才追随俞掌门人前来,想不到你竟是个口蜜腹剑的阴险小人!”

凌无咎低头无语,俞士元却哈哈一笑道:“南兄!这话可太冤枉凌大侠了,刚才发生的事,他一点都不知情,这个兄弟可以一力保证!”

南彪道:“那迷魂酒是他家中抬出来的,他会不知道?”

俞士元道:“他离家日久,对家中的情形隔膜很深……”

凌无咎愧然拱手道:“南天王,见责之事,兄弟无以自明,且喜南天王安然无恙,兄弟问心稍安,南天王准备如何处置兄弟,兄弟绝不推辞!”

吴韵珊柳眉一扬道:“南彪,对于酒中下*葯的事,我表哥确是不知情,你尽管找我好了,不过你怎么能从迷酒中迅速醒来,我倒是想知道一下!”

南彪道:“洒家出身百粤,那地方终年为瘴烟毒雾所笼罩,百粤的人,随身都带解毒的葯散,区区一点*葯,洒家岂会放在心上!”

吴韵珊不信道:“那迷仙露下在酒中,无色无味,根本无从辨觉,你怎么发现的!”

南彪笑道:“那要多谢凌大侠的提示了,他对你亲手烹调的那道红烧鱼首先就表示疑惑,拒绝食用,撤到一边给那位小兄弟先尝,而且等他吃过之后,没有异状,才开始劝我们动筷,洒家自然就提高了警觉!”

吴韵珊道:“表哥!你认为我会在菜中弄手脚?”

凌无咎冷冷地道:“这是你一惯的技俩,我怎么能不防备?”

吴韵珊微笑道:“我晓得你会对我不相信,所以改把*葯下在酒中,你防备虽严,到底还是着了我的道儿。”

南彪哈哈大笑道:“吴小姐,你也别得意,洒家人虽粗鲁,心眼并不粗,预先把解葯服了下去,并没有上你的当!”

说完又对俞士元道:“俞大侠,你难道也预服了解葯不成?”

俞土元微笑道:“小弟可没有随身带那个玩意儿,只是见到南兄倒地之后,小弟立生警觉,好在那迷酒饮用尚少,小弟用内力逼在腹中,没让它发作,然后又吐出来!……”

吴韵珊道:“迷仙露的葯性人腹即自行散开,我不信你能逼得出!”

南彪哈哈大笑道:“俞大侠乃丐帮新任掌门人,又是本届竞技大会的武林魁首,武功机智,哪一项不是超人百倍。你这点小手法还能瞒得了他,我相信他早巳看出你的阴谋,酒虽入喉,却立刻用内劲压住了,自然不会入迷!”

吴韵珊与那老妇神色都为之一变,异口同声地道:“什么?本届武林魁元是他?”

俞士元这才淡淡地一笑道:“岂敢!岂敢!俞某不过是侥幸而已!”

老妇神色一厉道:“无咎!你为什么不早说?”

凌无咎低头不语,俞士元笑道:“凌大侠,现在我才明白你为什么不肯揭露兄弟的身份了,如果早说了出来,兄弟恐怕早就没命了!”

凌无咎低声道:“俞大侠一切都已听见了,在下也没话说,反正兄弟绝无加害之心,而且刚才还尽量……”

老妇沉声道:“难怪你刚才一心想把他弄出去,你是什么意思?”

凌无咎痛苦地道:“娘!孩儿以为称雄武林,绝不能以残害对手为手段!”

老妇瞪目道:“那么该以什么为手段呢?”

凌无咎道:“一半是真才实学,一半是人品道德!”

老妇冷笑一声道:“废话,你参加过几次的武林竞技大会了,却从没有过什么品德的较量呀!”

凌无咎道:“可是参加竞技的人,都是品德高超之士!”

吴韵珊冷笑道:“表哥!你别骗我们女人了,我们虽然不出门,知道的事情可不少,以这次竞技为例,几乎有一大半的人都是我爹的同伙,这些人的品德并不见得如何高超……”

凌无咎道:“以往参加竞技是各大门派的代表,俱是品德兼修的正人君子,只有这次例外,改为竞力之会……”

南彪庄容道:“竞技会的魁首,等于是武林道的盟主,自然必须是品性端正的侠义英雄,像俞帮主……”

吴韵珊看了俞士元一眼道:“俞相公年纪轻轻,好像最近才出道江湖,武功高超尚且可说,至于品德方面,却鲜有事实可以证明!”

南彪肃容道:“俞大侠为丐帮新任掌门人,这就是一个证明,丐帮在武林道中向以侠义著称,门下子弟千万,却无一个不忠不义之徒,能领袖丐帮的人,品德绝不会有问题!”

吴韵珊怀疑地道:“他真是丐帮的掌门人?”

南彪道:“这种事总不能随便乱开玩笑的!”

吴韵珊想想才道:“那他一定是为了崔帮主的死因前来探查的了!”

俞士元顿了一顿才道:“不错!俞某确为此事而来!”

凌无咎问道:“俞大侠,你怎么会想到上我家里来调查呢?”

俞土元道:“崔帮主的行踪一向很秘密,他死在伏牛山中,显然是有人预谋陷害,而得知崔帮主的人,只有一个凌长老!”

吴韵珊道:“凌恽贪杯好饮,酒后又喜欢乱说,他随时随地都可能泄露机密,你专找到此地来似乎太凑巧一点了吧!”

俞士元沉声道:“你错了,凌长老自己知道缺点,平时滴酒不沾,只有在这里,他以为你们两个女流,不懂江湖之事,才失去戒心,放怀畅饮,以致多言误事!”

凌无咎忙问道:“那么是六哥的主意要上寒舍来的了?”

俞土元摇头道:“不!凌长老一口咬定府上的人不会有问题,是兄弟问明他崔帮主死前数日的行踪后,得知他在府上喝过酒,心中略略怀疑,才主动要求前来一探究竟!”

凌无咎低下了头,显得万分痛苦。

俞士元又道:“本来兄弟最怀疑的是凌大侠自己,万没想到问题竟出在令堂与令舅的身上,如果不是这位老管家的一番提示,兄弟差点会跟峨嵋起了一场大冲突!”

凌无咎一怔道:“这与峨嵋有何关系?”

俞士元笑道:“凌大侠代峨嵋在上次竞技会上技震天下,这次改为力士之会,峨嵋难保不想博得此誉!”

凌无咎道:“峨嵋在这次根本没作此种打算,所以敝派的代表在竞技之初,即已宣告退出!”

俞士元道:“也正因为贵派退出太早,使兄弟觉得奇怪,贵派的法本大师照兄弟的估计,论勇力不在与会诸人之下,何以仅一露面,即告退出?”

凌无咎道:“是兄弟事先向掌门人提出请求的!”

俞士元微笑道:“贵掌门人如何肯答应的?”

凌无咎道:“荣誉固为重要,但竞技魁首并非是武林人最高的荣誉,与其拼死争此虚衔,倒不如留有用之身,多做点有益于人群的事业,敝掌门人心怀谦冲若谷,兄弟一说,他立刻就同意了!”

南彪笑道:“这么说来贵派早就知道这次武林魁首谁属了?”

凌无咎低头道:“在兄弟的臆测中家舅当可必操胜券,可是俞帮主脱颖而出,使兄弟感到欣慰莫名!”

那老妇又怒骂道:“畜牲,你怎么专门帮外人与你舅舅作对?”

凌无咎痛苦地道:“娘……如果舅舅是为了武林造福而争此位,孩子自然竭力支持,可是舅舅的所作所为!……”

老妇冷笑道:“你舅舅做什么坏事了!”

凌无咎黯然道:“他暗害崔帮主的手段就太不光明了!”

老妇愤然慾骂,吴韵珊却笑道:“姑妈,表哥这句话并没说错,爹自己也承认那手段不够光明,不过成就霸业,必须要用点非常的手段的!”

说完又对俞士元笑道:“俞帮主,关于崔帮主之死,我们已经承认了,你打算如何为他报仇呢?”

俞士元没想到她会突然有此一问的,怔了一怔才道:“冤有头,债有主,我自然会有适当的办法解决此事!”

吴韵珊笑道:“虽然下手的是家父,但设计策划,刺探踪迹,却是我与姑妈两个人的事。你要报仇,应该先找我们才对!”

俞士元又被她用话扣住了,想想道:“假若你们是男子,俞某当力求一搏,为崔帮主复仇,现在只好找令尊一个人来负责了!”

那老妇怒道:“姓俞的,你别以为得到了竞技魁首有多了不起,只要你划出道儿,老太太照样奉陪,毫不含糊……”

凌无咎忙道:“娘!您……”

老妇冷笑道:“你老子一片雄心未伸,含屈于泉下,偏又生了你这个没出息的儿子,自然只有靠我这个老太婆来接替他的遗志了!”

凌元咎道:“娘,您比俞帮主差多了!”

老妇大声道:“大不了一死而已!他还能把我怎么样?”

说完又朝俞士元叫道:“姓俞的!比力气我不如你,可是我绝不怕你,你要找我哥哥的麻烦,就得先把我杀了!”

说着跳了起来,步伐十分矫捷,冲出门口,没多久,拿了一对虎头钢钩,在门口叫道:“姓俞的!你出来,老太太练成这对钢钩后,还没有找人试过手,今天就先拿你开张祭钩!”

那对钢钩约有百斤上下,老妇持在手中却毫无吃力的样子,俞士元微笑向凌无咎道:“凌大侠!最好你能劝劝令堂!这么大的岁数了……”

凌无咎十分痛苦,只有把眼睛望向吴韵珊!

谁知吴韵珊更为促狭,反而笑道:“表哥,姑妈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她老人家宁折不弯的,除非你叫俞帮主让她杀死,否则就杀死她……”

凌无咎沉声道:“表妹!这都是你在捣鬼!”

吴韵珊微微一笑道:“我一句话都没说,怎么怪到我头上来了!”

老妇在门口又叫道:“韵珊,别理那畜牲,他巴不得我死了才甘心!”

凌无咎痛苦地道:“娘!您怎么说这种话!叫孩儿置身何地?”

老妇冷笑道:“你还承认是我儿子吗?”

凌无咎道:“孩儿几时不承认了?”

老妇冷笑道:“那就好,这姓俞的是你带回来的,你叫他出来跟我们斗一斗,否则我就立刻横钩自绝……”

凌无咎道:“娘,您这不是存心逼死孩儿吗?”

老妇怒声道:“你早就该死了,刚才那个姓俞的当面欺负我是个女流,瞧不起我,你这个做儿子的听了居然毫无表示……”

俞士元忍不住道:“老夫人,俞某几时对你失礼过?”

老妇叫道:“我侄女已经说了,杀死崔法法,我们两人的责任居多,你要报仇,该找我们才对,可是你竟然将责任归到我哥哥头上。这不是瞧不起我是什么,我侄女不会武功,由得你欺负,老太太却不吃一套,出来!”

南彪愤然起立,就准备出去,俞士元忙拦住道:“南兄且慢!”

南彪道:“俞帮主,洒家过去绝不伤害她,夺下她的钩,叫她知难而退,不就把问题解决了?”

俞士元苦笑一下道:“南兄把事想得太简单了,那位老太太的钢钩虽然有点份量,却绝不是我们的敌手,连俞光那小鬼头也可以稳赢她,为什么她硬要找兄弟挑战呢?”

南彪一怔道:“洒家不知道!”

俞士元道:“她不是找我们挑战,是在逼凌大侠与我们作对!”

南彪道:“这与凌大侠有什么关系呢?”

俞土元笑向吴韵珊道:“吴小姐,令姑母如输了会怎么样呢?”

吴韵珊道:“姑妈是个很烈性的人,输了一定会自杀!”

俞士元道:“我早就想到了,凌大侠是天性纯孝的人,如果我们逼死了他的母亲,他一定要替母亲报仇!”

南彪叫道:“我们没有逼她,是她在逼我们,而且我们并不想杀死她,假如她因失败而自杀,怎么能怪我们?”

俞士元微笑道:“南天王令堂尚健在吗?”

南彪道:“洒家自小就是个孤儿,根本不知道生身父母何在!”

凌无咎长叹一声道:“兄弟真羡慕南兄,不必有这些烦恼!”

南彪一怔道:“孤儿也有可羡慕之处吗?”

凌无咎道:“如果我们易地而处,南兄在孝道与正义两相冲突之时,该如何取舍呢?”

南彪朗声道:“洒家照应该做的去做!”

凌无咎痛苦地道:“正义必须维持,背义而行,将无以立足,孝道也必须遵守,不孝之人,何异禽兽那一种才是应该的呢?”

俞士元道:“两者都应该,可是两者冲突时,凌大侠作何取舍呢?”

凌无咎沉吟半天,才痛苦地道:“兄弟别无可选之途径,当家母在世之日,兄弟绝不会背义而行,如果家母被谁杀死了,兄弟须替她复仇!”

南彪道:“没有人会杀死令堂,除非她自杀!”

凌无咎道:“她为什么自杀,为了谁而自杀,兄弟就找那个人!”

南彪道:“凌大侠一定要杀死那个人吗?”

凌无咎道:“是的!其实这人不是俞帮主就是南兄,兄弟若不是二位敌手,只望能死在二位手下,以尽兄弟之心!”

那老妇叫道:“这畜……你如果打这个算盘,不如先自杀算了,我不希罕你来报仇,更不要你这种窝囊的儿子?”

吴韵珊一笑道:“姑妈,您看错表哥了,他虽然对报仇的兴趣不浓,意志却很坚定的,当他实行的时候,一定会竭尽全力!”

老妇一笑道:“是吗?”

俞士元抢着道:“是的!凌大侠是个顶天立地的奇男子,他这种恩怨分明的行为,必将取得天下人的钦佩,反倒是我们将处于不利之境了,如果我们不甘被杀,胜了这位老太太逼得她自杀,日后凌大侠找我们报仇时,我们是为了自卫而杀他呢?还是为了成全他的孝道而让他杀死呢?”

南彪道:“俞老弟,洒家简直给你弄糊涂了!”

俞士元笑道:“这与南天王无关,她们主要的对象是兄弟,因为丐帮向以孝道忠信为宗旨,如若发生那种情形,势必束手听任凌大侠杀戳以报亲仇,否则就难以立足于天下……”

凌无咎痛苦地道:“俞帮主,我很抱歉,我不想回来的,是你硬逼着我回来,才发生这种事,以至落人姦谋而无以自拔,所以俞帮主不必顾念太多,公道自在人心!”

俞士元笑道:“凌大侠,你对丐帮的了解还不如令表妹深刻,丐帮绝不以力雄人,胜过令堂非武,逼她自杀非仁,尤其是我身为丐帮掌门,更不能做这种事,因此我面对你为亲复仇的堂堂正理,惟有束手就诛一途,否则就违背了丐帮的宗旨,吴小姐这一手实在太绝了!”

吴韵珊微笑道:“那也没什么,谁要你们打起道义的旗号,硬要充君子呢?如果你们能做一两次小人,不就是没约束了吗?”

俞士元庄容道:“道义乃为人之本,比生命重上千万倍!”

吴韵珊笑道:“这是你自找的,怎么能怪我呢?”

俞士元朗声一笑道:“是不能怪你,我只有向老太太求教了!”

南彪急道:“俞老弟!你……”

俞士元笑道:“吴小姐的计划很公平,成就了凌大侠孝亲之道,也成就了我仁义之名,然后使她父亲登上天下第一高手之位面面俱顾到了,在这样一个安排下,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老太太,我们开始吧!”

老妇一抡双钩叫道:“拿你的兵器!”

俞士元叫俞光把铜锤拿过来笑道:“老太大,我是竞技魁首,这场胜利势在必争,如果你真因失败而自杀,在令郎剑下,我也一定束手就诛,问题是你值得就此一拼吗?”

老妇厉声大笑道:“我的儿子不争气,只有寄望于娘家的人了,只要能为我哥哥除去一个劲敌,这条老命拼了也值得的!”

俞士元回头对凌无咎道:“凌大侠,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并不担心今后天下会人令舅控制之中,他虽然勇力盖世,总会有人强过他的,倒是令表妹这份心计太可怕了,她虽然是个弱女子,却比十个武林高手更强!”

凌无咎沉声道:“兄弟知道,今天我才知道她蛇蝎其心,远胜于父,家母完全是受了她的怂恿,才有此行动,如果家母真的听了她的话了,兄弟报仇时,第一个对象是她,其次才是俞帮主,假若俞帮主不加抵抗而成全兄弟,第三个死的就是兄弟!”

俞士元大笑道:“这样兄弟就放心了,没有这个巧女儿居中策划,令舅想来也难成大业,俞某虽死亦无所憾了!”

老妇一怔道:“无咎!你要杀你表妹!”

凌无咎沉声道:“是的!娘!设如您有所不测,她才是罪魁祸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敌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