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 一 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一片云”在江湖上是个谜样的女人,有人说她年轻美丽,有人说她神圣庄严,但也有人说她狰狞如罗刹夜叉。

说的人都见过一片云,而且坚持自己的说法绝对正确。这也没人怀疑,只是也没人能否定别人的说法,因为他们见到的都是“一片云”,这是一片云自己加以证实的。

无论她以什么姿态出现,总是会发生一些很轰动的事,然后又留下些什么,其中绝不会少的是一幅三寸长、一尺多宽的手卷,裱装得很精致,用一条苍绿的丝带系着,展开手卷,雪白的宣纸上绘着一幅泼墨的写意画。

画面时常不同,有时是流云过峡阁,有时是一个扶杖老人在山巅间眺望天际的白云,有时是一抹淡霭,衬着如钩的新月,有时则是浓浓的一片乌云中,交夹着雷电。落款是一个纤巧的云字和一颗鲜红的印章,镌着“一片云”三个小篆,最有名的画家对卷上的画付以极高的评价。最有名的金石家对那方小印赞不绝口。

有人愿意出很高的代价收藏一片云的手卷,只是获得手卷的人从来也没一个肯出让的,因为他们在这幅画上的损失,绝不是那个价格所能比的。如果有人能抓住那个女人,要他们拿出百倍的收藏价格,他们都毫不迟疑。所以一片云留下的手卷被很多人看过、研究过、鉴定过,为的是想追索这个女人的来龙去脉,但也从来没人成功过,谁又能捕捉住云呢?

大家只知道一件事,一片云是个女人,而另一个神秘客,则是个男人。女的像一片不可捉摸的云,男的就像一阵无影的风,而且大家也能肯定,这一男一女既不是同一个人,也不是同一伙人。有人遇上的一阵风,也有人遇上过一片云。若有人遇上过他们两个人,那个人就很倒楣了,一阵风割掉了那人的左耳,一片云必定割掉他的右耳,幸好是这两个人没有同时出现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