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沈君山霍地回转身来,眼中流露出狡谲的光,冷冷地一笑:“大哥!这么说兄弟没有猜错,窗外飞刀的人果然是李再兴,果然是你安排的……我一看那飞刀的形状跟手法,心里就在怀疑,王庄虽然门户敞开,来往不禁,可是不管明里暗里,来的人绝对漏不过我的耳目,这两天没有陌生的人来到,而在王庄上上下下,能够把飞刀发到那个程度的,只有一个飞刀圣手。尤其,是在王府里面,能够一下子找到那个地方的真还不多,我心里面在那样子想,却还不敢确定,因为再兴是自己人,他不至于也不敢做这种莽撞事儿,万想不到是大哥给他撑的腰。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因为这位秦少爷白天揍了你一拳,你输得不服气,想利用这个机会暗算人报复?还是另有目的?”

李敬元的眼睛看着他,目中流露出一丝悲哀的神色,答非所问地道:“二弟!你真的变了,变得太多了!”

罗菩提叫道:“大哥!我早跟你说过了,君山现在是自以为王庄的头把交椅,眼睛里面没有第二个人,你还不相信,这回儿你总明白了吧!”

沈君山眼珠一转,忽而冷笑道:“我明白了,原来你们是嫌我事管得太多,凡事没跟你商量,心里感到不是味儿,所以趁着秦少爷在这儿的时候,故意闹点事儿,想拆拆我的台,是不是?很好,这份家业巴起来,你们一个个全是老太爷了,坐着享清福,我白赔了精神,出了力还忙出不是来,这倒真应着了那句话儿:黑瞎子拉磨碾子,出了力还落了个熊。我不是吃饱了撑得慌,从现在起我什么都不管,谁爱管谁来管!”

他双手一甩,做了个拂袖慾退的样子。

李敬元铁青着脸不作声。

罗菩提跟张法想过去拦他,但是见到大哥没作表示,又踌躇不前了。

沈君山走了几步,忽又不走了,回头冷笑道:“我可以不管,但是还未必轮到你们来管,这份江山是咱们九个人名义创下的,也不能由谁高兴来接就接,当初是咱们九个人说好了由我负责的,这会儿就是要换人,也得等九个人齐了再重作决定!”

罗菩提、张法二人,几次跃跃慾动都没有动出来。

沈君山始终保持着戒备姿势。

哈瑞云看气氛太紧张,忙出来劝解道:“各位叔叔!这是何苦呢!大家都是几十年的老弟兄了,什么事儿不能商量卜还闹这种意气!”

沈君山哼了一声:“三妞儿!你是知道的,王庄的事儿多难办,他们是看人挑担不吃力,不是我要抓权,我何尝不想轻松一下,可是交给他们行吗?”

李敬元忍无可忍,怒声道:“沈二!你太过份了!”

沈君山也怒声道:“我就是这样子,大哥!这不是咱们混义和拳的时候了,拳头硬就是老大!”

李敬元怒极慾扑。

沈君山抽刀作势。

哈瑞云在中间忙着解劝阻拦,然后砰的一声轻响,沈君山的胸前冒出一朵血花。

谁都没想到,这一箭竟是从哈瑞云的袖口射出来的,这位姑奶奶脸上还带着笑,可是她的袖口里却接着又飕飕的轻响五声,连续射出了五支强弩,每一箭都击中沈君山的胸膛,月白色的长衫上,一点点的红花往外冒,到了最后一朵绽开时,第一次中箭的地方已经成了一大滩鲜红的血迹。

沈君山的外号叫不动天王,倒是名符其实,虽然身中六箭,他居然还没倒下去,用手抚着胸口,眼睛瞪着哈瑞云,满脸都是不相信的神色:“三妞儿!是你在暗算我!”

哈瑞云这时已换了桃红的彩缎上衣,湖纱的百折长裙,衣领高高地撑起,宽大的袖口中探出了那只玉手,手心里握着那管小巧的连发机簧弩,大小才盈握,脸上居然还带着笑,笑得很媚很甜,一点儿都看不出杀机:“是的,二叔!这还是我二十岁生日,您托人从青岛给捎来的礼物,当时您还说这小玩意儿,留着玩玩防防身,杀不了人的,只是玩儿的时候要节省点,这几筒簇箭很是宝贵。我可是真听您的话,今儿才拆封,拿出来试用,果然灵巧极了,发射的时候,跳都不跳一下,而且还真像您说的,杀不了人的,您身中六箭,还能站着说话!”

听她的口气,真像是个娇憨作态的小女孩儿在向大人喋喋不休,撒娇作态。

沈君山的眼光一直凝视着她,右手那柄淬毒的刀,举了两举,像是要掷出去,可是始终发不出劲道来,终于叹了口气:“为什么?三妞儿!为什么?李老大他们不了解,你难道也不了解?王庄的事,那一样也没瞒过你,为什么你要对我这样?”

哈瑞云微微一笑:“二叔!您自己说的,王庄是每个人的王庄,不是那一个的,可是这两年来,似乎只有您一个人在说话拿主意,别人只有听的份儿,这样子很不好,尤其是今儿个,您似乎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忘记我的身份?什么身份,在王庄,谁又高过谁了?”

沈君山几乎要咆哮起来,那使他胸前的血流得更急。

哈瑞云嫣然一笑:“二叔!您别冲着我发火,今儿个的事儿我是请准了李大叔,您虽然不认这个结义大哥,可是我爹还是十分敬重他,一直把他当作九位叔叔的领头儿!”

沈君山的眼睛又转向了李敬元,这位神力天王的脸上堆满了黯然与伤感,叹了口气:“老二!别怪大哥心狠,人可欺,天不可欺,别忘了咱们初到王庄时,在神明面前立的誓,立誓对王爷效忠、恭顺,永远敬他为尊为长,如有欺心背上,天诛地灭,可是你的行为,唉!不用我说了,你自己明白,这样对你并不过份!”

沈君山哈哈一阵长笑:“不过份!的确不过份,这些的确是我该受的,别的都不怪,只怪我心肠太软,还念着那点结义之情,没把你们先收拾掉,倒让你们来对付我了,可是你们也别得意,虽然你们杀了我,王庄也不会求远落在你们手中的,飞龙!飞龙!”

铁飞龙从外面进来了,对厅中所发生的事,甚至对沈君山一身鲜血,他都好像没看见,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躬着身子道:“二爷!您有什么吩咐?”

沈君山看着他,只见铁飞龙神情平和,刹那间什么都明白了,厉声道:“很好!铁飞龙!算计我你也有一份!”

铁飞龙恭顺地道:“二爷!飞龙不敢,飞龙之有今日,一则是王爷的恩典,二则是各位老爷子的器重!”

“混帐东西!你也不想想,你初到王庄,不过是个落魄的流浪汉,是谁把你提拔起来的?”

“当然是二爷的提拔最多,但是小的最重根本,饮水思源,还是王爷的恩典最深,小的不敢欺瞒王爷!”

沈君山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囊,伸着一只血淋淋的手,指着铁飞龙,脸上现出了一种怪异的神情:“好!好小子!还是你行,你厉害,你够狠,老夫今天是认栽了,不是栽在别人手上,而是栽在你手上,我只问你一句,还有五个呢?你怎么处置他们?”

铁飞龙神色依然是那样恭顺:“回二爷的话,五爷跟六爷是您的好兄弟,小的自然会请他们陪着您的,至于三爷、四爷跟七爷,他们都是大爷的好兄弟,小的不敢得罪!”

“什么?那三个也跟老大一个鼻孔出气!”

“不……二哥!你说错了,我们不是跟大哥一个鼻孔出气儿,我们只是守着江湖人的本份,守着江湖人的规矩,守着神明前的血誓,始终对王爷忠心如一而已!”

说话的是个红面老者,九大天王中行三,红面天王魏上萍,他的身后跟着的是老四矮天王江虎跟老七铁胆天王徐万年,那一对铁胆还在手里盘弄着,上面的血迹盈然,却没有擦拭掉,不用问,这血迹一定是没在场的两个人身上沾来的。

沈君山看着他们,感到最后的一丝劲力已从身体里泄出去了,他还想说什么,可是也只吐出了两个字:“好……好……”

究竟好些什么,什么地方好,他再也无法对此多作解释。

因为,不动天王已经倒了下去,真正的不再动了,每个人的脸上都很平静,只有李敬元的脸上现出了悲色。

而哈王爷居然淌下了眼泪,哽着声音道:“这是何苦来呢?君山也真是的,既没有儿女可遗,也上了一大把年纪,就算把王庄让他一个人抓在手里,又能抓得了几年,再说王庄这一亩三分地虽不算富裕,也还勉强过得去,再多几个人,也还饿不着谁,何必连几个老弟兄都容不下呢,闹成这结果,实在叫人伤心!”

莽天王罗菩提立刻接道:“他原就不像咱们,当初插香结义的时候我就不赞成,他根本不是咱们一流的人……”

李敬元一摆手,脸色凝重地道:“好了!不要说了!”

转向哈王爷,将手一拱道:“王爷!我这三个兄弟生前也许对不起您,但是他们已经付出了代价……”

哈王爷连忙道:“敬元!这是什么话,他们活着是我的好弟兄,死了更是我的好兄弟,飞龙!后事要办得隆重,全庄上下一律守孝终七,敬元!老弟兄中,只我有家小,遗憾的是我没有个儿子,三个女儿嫁了两个,只有三丫头,我把她给你们哥儿几个了,各位多疼地一点儿,也叫她以后多孝顺各位一点儿,瑞云!二叔是最疼你的一个,你可得在他灵前多尽点儿心!”

语气很感伤,但是听在别人的耳中,居然有阴森森的感觉。

李敬元神情肃穆地屈下一膝:“谢谢王爷!”

他另外五个弟兄也跟着他一起跪下去,而乖巧的哈瑞云也跪了下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