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哈王爷急得前后直跳,拖这个,扶那个,口中直嚷着:“兄弟!你们这是干什么?起来,快起来,云丫头,你这孩子是怎么了,不帮着我请各位叔叔起来,居然也夹在里面凑热闹,还不快起来,我真要恼了!”

倒是铁飞龙上前帮着把李敬元首先扶起来,跟着扶起五大天王,口中道:“王爷!各位老爷子是代升天的三位爷爷谢谢您,他们算是有了后,至于三格格,也是应该的,您把她给了几位老爷于,她是站在几位老爷子的立场谢谢您,这才是咱们礼义之邦的礼节,也是您跟几位老爷子的生死交情跟义气,更表现出咱们王庄里外一心,上下有序,而各位老爷子的尊上不忘本的忠义精神,尤其值得我们这些做晚辈的尊敬、效法!”

感人的场面,动人的言词,使得原来肃杀的气氛为之一扫而空。

这期间,厅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主角,在那一幕心辣的、紧张的、而又充满了诡异的剧情中,都扮演了一角重要的角色。

只有一个人是观众——秦风。虽然,整个剧情的gāo cháo与导火线是他所引起的,可是当剧情发展逐渐连入gāo cháo的时候,他就退为旁观者。

一波又一波的刺激、冲突、变化,使剧情曲折、离奇得让人难以预料,一直到这幕戏将近落幕收场,他仍然有茫然之感,不过,他知道不会再有什么戏好看了,这才带着极为欣赏,却又余意未尽的意味摇摇头,准备离去了!

可是铁飞龙立刻叫住了他:“秦先生!秦少爷!请您留步,刚才使您受了委屈跟惊吓,实在很对不起!”

哈瑞云也跟着道:“秦风!你一定是听到什么风声,说我们王庄的内部不稳,大家不齐心,所以清水社长才有意想另外找人接洽生意,刚才发生的事情,你都看见了!”

秦风只有点点头:“看见了!李老前辈忠义古风,义薄云天的胸怀,的确使我十分感动,世风日下,江湖人成群结党,争权夺利,早已把道义两个字丢到九霄云外,李老爷子的这份胸怀实在弥足珍贵!”

哈瑞云忙道:“那在清水面前,你可得美言几句!”

秦风淡淡一笑:“三小姐!他如果问起我,我一定会把我看到的事情告诉他,如果你还是认为我是受了他的委托来调查你们,那就大错特错了,他另外派得有人!”

哈瑞云道:“秦风!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们已经……”

秦风笑道:“是清水告诉你,他委托我来调查的?”

“是的!他把好几票该交割的货都压了下来,我去找他理论的时候,他说要等你的一句话,这还会有假!”

秦风脸色一沉道:“是这回事?这家伙太混帐了,我没点头答应,他居然就自作主张给我派上活儿了!”

这种扑朔迷离的态度,使得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可是秦风笑了一笑之后,说出来的话更令他们吃惊了:“好!清水这家伙既然如此看得起我,我也不能太辜负他的盛意,我在王庄再留几天,办点事儿给他看看!”

铁飞龙哦了一声:“秦少爷!您还要办什么事儿?”

秦风笑道:“抓两个人出来给你们看看!”

大家都为之一震,哈瑞云急问道:“抓人?抓什么人?秦风!在王庄抓人何必要你动手,告诉铁飞龙……”

“不!我要抓的人一定要自己动手,铁总管恐怕不行!”

这句话使铁飞龙有点受不了:“秦少爷!您的本事兄弟都领教过了,兄弟当然不敢跟您比,可是兄弟是王庄的总管,而且王庄也有不少人手,在别处,兄弟不敢说,在王庄,您秦少爷办事总不会比兄弟方便。”

秦风笑了起来:“铁总管误会了,我说你不行,不是指你的本事不行,强龙不压地头蛇,在王庄,你是首屈一指的大总管,谁也不能跟你此,可是说到抓这两个人,你却不能跟我比!”

这话里面有别的意思,铁飞龙自然听得懂,连忙问道:“抓两个什么人?是一阵风跟一片云?’

秦风摇摇头笑道:“不是!这两个人谁也抓不着,因为谁也没见过这两个人是什么样子,而且到底有没有这两个人还不知道,怎么?铁总管!你莫非是听到什么风声,说这两个人会上王庄来?”

“这个倒没有,不过邻近几个地方,姦像都被他们光顾过,我们总是得防着点儿,秦少爷您是……”

秦风摇摇头道:“你要是问我这两个人的消息,我的答覆会使你失望,虽然外面把这两个人渲染得有如神明一般,但是我却不相信世上真有这两个人……”

哈瑞云凝重地道:“不!秦风!是真的,在过去的两年中,一阵风跟一片云各做了六件案子,挑了十二个地方,这十二个地方都跟王庄有生意上的来往,因此,我们猜想他们迟早会摸到王庄来,我向清水请求过帮助,也是希望以他们的力量来对付这两个人!”

秦风微笑道:“三小姐!这是你过虑了,清水跟我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俩的看法倒是一致的,认为一阵风也好,一片云也好,都不可能是一个人,这多半是一些不甘寂寞的江湖朋友在暗中捣鬼,故意制造出来的,然后又给另外的一些人附会利用,那不是只一个人,一个人的力量绝对没有这么大,也不可能如此神通广大!”

李敬元点点头道:“秦先生的话不无道理,我也不相信世上有这样的神奇人物,因此,我一直不主张为这件事弄得鸡飞狗跳,自乱阵脚,而且秦先生说有许多混水摸鱼的人,利用这两个名义,掩饰图利,这也别有见地,譬如说吧……”

他纵身上跃,虽然身体因为受过伤不太方便,但毕竟也拔起了两丈来高,伸手拔下梁上的飞刀,笑着道:“我叫我侄子发这一飞刀,就是借用了一阵风的名义!”

他取下刀柄上的纸卷,抖开了那张纸缄,脸色突然变了,张大了嘴,半天讲不出话来,直到他定过了神,才大声道:“飞龙!再兴呢?快去把他找来!”

铁飞龙愕然道:“大爷—到底是怎么回事?再兴兄弟发完了飞刀,为了便于掩护自己,我特别留了路条,叫他上会芳园去喝酒了,而且还替他安排好了人证,证明他从没有离开过

,那是怕万一事情没弄妥,二爷问起来,好有个说词,这会儿恐怕要抬了来!”

“哦!为什么要抬了来呢?”

铁飞龙笑道:“二爷那个人太精明,再好的掩饰,恐怕也不容易骗得过他,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要他装醉,再兴兄弟的酒量太浅,两斤黄酒下肚就倒了,我先准备的是两壶茶,让他喝下了装醉,让人送着到屋里躺下,再悄悄地出来,在这边办完事儿,我给他屋里准备了两壶酒,真正的酒,叫他一回去就喝,喝了赶紧躺下!”

哈瑞云笑了一笑:“你的鬼点子倒是挺多的!”

铁飞龙连忙哈哈腰:“三格格!小的对王爷跟大爷是一片忠心,对大爷交代的事儿,敢不尽心吗?”

李敬元挥手道:“别臭表功了!我问你,再兴当真是上宜春院去了?”

“那还会错,他来找我一说,我就安排了,在宜春院的会芳园里给他摆了酒,因为会芳园新来的小莺歌儿跟他打得火热,今儿是小莺歌的生日,他在那儿喝酒是名正言顺,理所当然的事儿,另外我找了作证的两个人是二爷平日挺相信的,由他们作证,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李敬元皱眉深思片刻才道:“飞龙!再兴发过刀后,是从那儿退走的?”

“没错!这种事儿我不敢假手他人,特地自己守在路口儿上,掩护他退出去!”

“那么进来的时候呢?你看见了没有?”

“看见了,他是从我指定的地方来的,完事后我又看他走,大爷!您放心,不会出岔子的,再说现在就是出了岔子也没关系了,问题都已经解决了!”

他又溜了地上的沈君山一眼,李敬元却冷笑一声:“老二的问题是解决了,可是新的麻烦来了,你看吧!”

递出手中的纸,上面一幅彩色写意画,画了一幅流云出轴图,勾了几笔,却将青山白云的飘逸之气表露无遗。

另外,还有一方小纸块,则写着:“多行不义,天道不爽,及早悔悟,苦海无边。”

画的下款是一方小小的朱印,印文是“无心出轴”四个隶字,笔法翕然面饶古意,而刀刻劲力尤工。

不用说也不用问,这是一片云的警告信。

铁飞龙不禁瞪大了眼:“这是怎么说?您不是借用了一阵风的名义吗?怎么又换了主意,改用一片云了!”

李敬元冷笑道:“我改用?我有这么大的本事改吗?我要是有这么一笔字画,早就到京里做名士去了!”

铁飞龙道:“可不是吗?这一笔画还真有两下子,大爷!您是从那儿弄来的?”

李敬元怒道:“弄来的?我上那儿去弄?我要借用一阵风的名义,就是因为一阵风从来也不留形迹,叫人无从捉摸,我手头要是有这幅画,我就成了一片云了!”

大家的脸色都变了,这很明显,是真正的一片云来到了,而且留下了这惊人的一手。

铁飞龙傻了眼,吃吃地问道:“大……大爷!这真是再兴兄弟飞刀上传过来的吗?”

李敬元的脸色很难看:“刀是窗口射进来的,字条就绑在刀柄上,我当着大家的面取下来,没经过掉包!”

铁飞龙一急,忙道:“大爷!您怎么这么说,我只是想……想再兴兄弟只是您的侄儿,又一直在王庄!”

李敬元冷笑道:“你怀疑他是一片云?”

“那当然不是,谁都知道一片云是个女的!”

“那就怀疑他跟一片云有了勾结?”

“我想这应该不可能,可是……”

“别可是了,铁飞龙!我可以告诉你,李再兴绝不可能跟外人有勾结,他在窗口发刀示警是做给二叔看的,至少有好几个人预先知道,李再兴若是跟一片云有勾结,借这个机会把这幅画传进来,不是明摆着把黑锅往脑袋上扣。”

说话的是哈瑞云,这位三格格不仅精细,而且说话爽快,几句话就把事理分析得清清楚楚。

铁飞龙赶紧道:“格格说的是,可是这又怎么说呢?”

他举举手中的字画,哈瑞云一笑道:“王庄上的人,没一个有这份才情的,当然是一片云真的来了!”

“可是她在那儿,谁又是一片云?”

“铁飞龙!这话应该由别人问你才对,只有你最清楚,也只有你跟她照过面!”

铁飞龙急了,道:“格格!你可别开玩笑,我……”

秦风忽而也笑了道:“三小姐的话没错,由这张画跟留字来看,一片云倒是真有此人,不但真有其人,而且不久之前,还光临过,跟铁总管照过面。”

“秦少爷!我发誓绝对没见过她,否则我还会放过她吗?”

秦风依然笑着道:“铁总管别急,你们照过面是绝对没错,而且你还掩护着她悄悄离开王府!”

铁飞龙急得额角青筋直跳,幸好秦风不再卖关子逗他了,沉着声音问道:“铁总管!你能确定你放进来,又送出去的那个人,真是你们预先商量好的人吗?”

这个问题使得铁飞龙为之一惊,偏着头,想了一下,然后才道:“我没看清楚,为了怕被别人看见泄了密,我留下的是最隐蔽的一条路,天又黑,朦胧中只看见一条人影来了,我打了个招呼,告诉他该怎么走,那个人点点头就从我面前过去了,出来的时候也一样,我只问了一声:‘成了没有?’对方还只是点点头,后面已经人声嘈杂,我忙着要配合第二步计划,赶紧挥手叫他离开了!”

哈瑞云道:“这么说来,你自始至终都没看清那个人是不是李再兴了?你可真细心!”

铁飞龙道:“格格!我选的那个地方是为了避人耳目,当然不能有亮光,可是来人穿着再兴兄弟的衣服,身材也像,最重要的是我们商量这件事的时候,没有第三个人在旁,我当然也不会往这上面去想!”

哈瑞云还要开口,秦风却一摆手道:“咱们别在这儿猜测抬杠,找到那位飞刀圣手一问就知道了!”

李敬元神色一黯道:“秦少爷!假如一片云是冒用了舍侄的身份前来投刀留缄,那舍侄恐怕就……”

秦风含笑道:“从字条上的口气看,一片云只是先行警告而已,尚无恶意,因此,我想她还不至于伤人,现在照情形判断,应有三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一片云在事前就获悉了计划,老早就制住了令侄,穿上他的衣服来行事,这一个可能如果成立,则令侄多半是在那位小莺歌姑娘的香闺里,被预备的两壶酒灌得人事不知了!”

李敬元点点头,道:“这虽也可能,不过,舍侄为人十分机警,飞刀上的火候不弱,秦少爷是行家,当知练暗器的人,耳目一定较常人灵敏,尤其是今天身负要任,警觉之心特别高,要想放倒他,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秦风笑了笑,道:“李老爷子所顾虑的,回头再斟酌,我再说第二个可能……

那就是进来的是那位李兄,但是一片云恰好也在王府中伺机而动,刚好就踩上了他,趁李兄全神贯注厅内时,暗暗地上前制住了他,脱下了他的衣服;,穿在身上,换了飞刀上的纸条,发进窗子后,再由原路混了出去,若是这个可能成立,那位李兄应该还在窗外隐蔽的地方,去用心地找一下就知道了!”

这个推测较近情理,虽然还没有去找,却是大家都能接受的,李敬元连忙道:“那么第三个可能呢?”

“这是最坏的一个,情形经过一如第一种可能一样,只是那位李兄跟一片云有了默契,他先换了字条,发出飞刀后再如计回去醉倒躺下,或者他预先就醉倒躺在那儿,把衣服跟飞刀借给一片云代替他前来!”

李敬元一怔,道:“这……他事后又如何自圆其说呢?”

“说法还是跟我假定的第一种情况一样,两者之间的差别是前者真的被制,后者故意受制,只是我对那位李兄的身手如何不清楚,那还是让李老爷子自己去判断了!”

李敬元怔住了,他先前为侄儿辩白了几句,却想不到会成为加深他侄儿的证据,张口结舌半天,才一整神色,叫道:“走!飞龙!上会芳楼去,把再兴那个畜牲抓出来,老夫活活地劈了他!”

哈瑞云看了秦风一眼,忙拉住了李敬元:“大叔!您别急,说不定再兴是真的受了一片云的制住了呢!”

“那他也该死,一个练了多年功夫的人,居然叫人家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倒了下来,活着也是块废料!”

“这可就不公平了,技艺有高低,要是再兴他真的技不如人,就不能怪他了,人嘛!总有个失手的时候,就以您来说,这一辈子也不能说没栽过筋头!”

李敬元满脸的怒色,一下子消了下去,哈瑞云的话深深地刺伤了他,因为,今天他就栽在秦风的手底下。

长长地叹了口气,李敬元好像突然老了很多,苦笑了一声:“三妞儿!大叔一向不是个服老的人,可是经过今天这许多事情后,大叔不能不说自己是老了,不仅腿腰筋骨身手不行了,连脑筋心思也不行了,你们看着去办吧!再兴如果该死,你们直接加以处置好了!”

说着,他落寞地走了出去,有两个人想拉他,但是谁都没有动,因为,每个人都突然感到一种肃杀……

王庄在没落了!

沉寂了一阵,开口的是哈王爷。

他懒懒地打了个呵欠:“李大弟说得对,我们真是老了,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我好像也挺不住了,我也得歪歪去!”

他看着罗菩提跟张法等五大天王:“罗兄弟!你跟九弟上敬元那儿把他拉到我的地方去,咀们老哥儿们聚聚聊聊,别让他一个人闷着伤心!”

罗菩提跟张法点头走了,哈王爷又邀了三大天王一起去,然后才对铁飞龙道:“飞龙!你多辛苦着点,事情就看着办好了,我们都信得过你!”

铁飞龙却不自主地打了个冷颤,因为,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孤立,今天这一场大变动,可以说是他一手挑起来的,王庄本来是不动天王掌握着大权。

不动天王很信任他,把他也拉为心腹,凡事都跟他参酌商量,但是他不满足,因为在不动天王那儿,他只是一个心腹而已,只因为他是王庄的总管,才知道得多一点,可是不动天王另外策划的一些事儿,另外招募的那些人,却是他过问不到,调度不及的。

不动天王果真把王庄的大权一把抓的时候,他的地位很可能还不如现在,轮着地位高低往下排,前十把交椅都不会有他的份。

铁飞龙是个很聪明的人,也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他一定要为自己打算。

所以,他向哈王爷输诚,也向李敬元表示了忠诚,把他所知道的秘密告诉了他们,因为在不动天王所建立的新体系里,既没有哈王爷的份儿,也没有李敬元的份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