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九大天王虽然都出身江湖,但是却不同一条路子,李敬元跟罗菩提等六个人都是有门有户,虽然不全是名门大派,但到底是有渊源家门,黑白两道上称得起字号,而不动天王他们那三个人则不然,他们出身下五门行当中,为江湖道所不齿,身上的功夫虽杂,却没有什么路数,完全是靠自己创出来的万儿,因此,他们所受到的敬意就有限,入了义和团,大家磕头结了香头,出身不提了,门户也不谈了,但内心之中对以往的隔阂却是无法消除的。

在王庄另创天下,李敬元他们只要出头挂个名,就可以召到门人子弟,不动天王他们却必须煞费苦心,才能慢慢地培植起私人心腹。

不动天王一开始还是很受冷落,终于靠着他的聪明、能干,才慢慢地揽权,慢慢地排除了异己,建下了势力。

正因为他的势力是逐渐形成的,不着痕迹的,就必须要拉拢一些原有的人,铁飞龙就是这样子爬起来的,因为他的人缘好,几个老的都信任他,倚重他。

铁飞龙以他巧妙的地位,妥善地运用,在暗斗中,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势力,因为他两面讨好,可以不着痕迹地从两个集团中拉人,一直到今天晚上,他是最得意了。

不动天王以为大权在握,唯一顾忌的是东洋人,以南满铁路会社为掩护伸进来的黑龙会势力,而这股势力却是哈瑞云的关系来维持的,不动天王想切断哈瑞云跟他们的关系,另外搭线,他认为只要控制王庄,黑龙会就自动会向他联络,所以,他处处跟秦风为难,故意使黑龙会对王庄反感。

铁飞龙却利用这个机会,制造出这一场内拼,踌躇满志,以为从此大权独揽的时候,那知道却煞风景的冒出了“一片云”。

那幅画是假不了的,那张字条也表示了“一片云”的态度,等于是向王庄公开挑战了。

这件事只是严重,却并不可虑,王庄的势力仍然可恃,但是,李敬元的突然抽身而退,才真的使他着了慌。

那意味着这几个老的并没有为他所愚弄,也没有被他伪示的忠心所骗过,对他的用心完全清楚。

李敬元的撒手,并不表示他们真的不管事,而是把一片云这个热山芋扔了给他,让他坐腊去。

甚至于哈王爷跟着抽身,更明显地表示了这几个老的精明处,表面上把一切都交给了他,实际上却只是交给他一个责任而已,并没有交给他全部的主权,或许还会在暗中跟他别上劲儿,抓他的漏洞,然后再顺理成章地把他的总管职务给解除掉!他们处置了不动天王、立刻就撒手不管,于是李敬元手下的人,他支不动,不动天王手下的人,把仇恨集中在他身上,使他更不敢用,要用,只有用自己的人。

自己的人有多少能用的?在安排对付一片云的时候,必须还要注意另外两个体系中的人扯后腿!

几个老的可以推开不管,因为他们的超然地位够资格说这种话,何况这一阵子他们原本就不太爱管事!

可是,他铁飞龙却不能说不管,这是他的职责,何况他一直在管,六大天王不管事儿,仍然是王庄的元老,他铁飞龙如果不管事,就得把一切都交出来。

交出来容易,再想收回来就难了,在王庄,有职司才有权力,有事儿干才有财路,所以大家都争着干。

拼掉不动天王等三老,原是想从那儿争取更多的实权,那知道现在反而成了累赘了。因为,不动天王经手的那些事务,正是“一片云”要着手对付的行当。

黄澄澄的金子固然可爱,但是,被一片云烧得发红滚烫,就成了麻烦了。

铁飞龙呆呆地站着,脸上直淌下汗珠,心里直发凉,这种滋味或许有人尝过,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说得出来。

秦风看看铁飞龙的窘相,不禁一笑,道:“铁总管!一片云这三个字儿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了?”

铁飞龙有点讪然,苦笑道:“秦少爷!您不知道………”

哈瑞云冷冷地道:“秦风会不知道?我为了一片云跟一阵风的事儿向清水那边求助,人家就是委托秦风来处理这事情的,他会不知道?他知道的比你清楚多了!”

铁飞龙精神一振,暗骂自己糊涂,这是个机会,正好把这个热山芋扔出去,免得自己来顶缸坐腊,让南满会社跟黑龙会去斗一片云去,事成了固然好,王庄仍然在自己的掌握中;事败了也没关系,梁子过节都转到南满社去了,王庄可以不动分毫,不伤元气,因为黑龙会丢不起人!

因此,铁飞龙连忙谄媚地拱拱手:“秦少爷!我是急糊涂了,有您这位高人在,一片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秦风笑了一笑:“不敢!不敢!本来我以为一阵风也好,一片云也好,都是子虚乌有的人物,渲染附会,被大家哄抬起来的人物,所以才没兴趣,既然真有此人,我倒是想斗斗这位神秘人物,看她有多高明!”

哈瑞云也很高兴地叫了起来:“秦风!你答应了!”

秦风微徽一笑,道:“三小姐!我要把话说清楚,我答应插手一片云的事,可不是答应为你们到清水那儿去说项!”

哈瑞云微微一怔地道:“秦风!清水说过是你,你又干嘛不承认呢?其实这根本就是一码子事儿,别的地方王庄都能够自行了断,只有对付神出鬼没的一阵风跟一片云,我们才需要外来的帮助!”

秦风沉吟了片刻,才道:“好!三小姐既是这么说,我们的立场就得完全一致,铁总管!回头我要个地方,办两个人,请你带几个靠得住的人在那儿等着!”

铁飞龙连忙道:“有!有!就在您住的客栈后进,有一所独院,那儿是从来不出租的,就是我们留下办些私事的地方,也经常不断有咱们的人守着!”

秦风笑笑道:“就是有一栋三层小楼的院子?”

“是的!那栋楼上好像永远不住人,其实楼上从来也没断过人,因为那儿最高,看得见客栈的每个角落!”

秦风一笑道:“这倒是很高明的设计,每一个住进去的客人,不知不觉都在王庄的监视视中!”

铁飞龙有点讪然,也有点得意:“秦先生!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王庄在周围几个县城中是最富裕的地方!”

“铁总管太客气了,辽东、辽北,除了奉天之外,还没有第二个地方能跟王庄比,说到要紧严密,王庄更是首屈一指,这都是铁总管的功劳!”

“不敢!不敢!小的受王爷跟各位老爷于的重托,不敢不尽心。秦先生!您要办谁?怎敢劳您亲驾呢!吩咐一声,小的给您把人带去就行了!”

“我说过了,我要办的这两个人你不敢惹,也不便惹,只有我才能治他们,你先去守着吧!我把人弄去时,你别出面,也甭管,而且要注意看好四周,要是再有人想强闯进来,您也别紧张,最好是不声不响地放倒下来;但是必须记住,下手可以重,可不能出人命,不能把人弄残废,打得重伤,躺上一年半载都没关系,可不能断手臂!”

一听他说得这么严重,铁飞龙脸色不禁一变:“秦少爷!这么说来,王庄已经混进了不少有问题的人?”

“可以这么说,但也不是太严重的问题,要紧的是不让对方开口,不去盘底子,放倒再说!”

“秦………秦先生!您能否透个底,对方究竟是那一路的?”

“你先别问,问了恐怕就没胆子办事儿了,反正我是为了你们好,绝不会叫你吃亏就是了!”

铁飞龙浮起一脸疑色,但是看见哈瑞云的眼睛又鼓了起来,似乎很不耐烦,只得赶紧走了。

铁飞龙在那所小院里守布置好没多久,就看见秦风跟哈瑞云来了,后面跟着个伙计,提了个食盒,放在桌上,里面是几个下酒的小菜,跟一瓶玻璃瓶装的洋酒,这玩意儿在北边儿来说,还真是希奇玩意儿,也只有王庄才能拿得出来,铁飞龙瞧着秦风跟哈瑞云喝了起来,心里真犯咕,他们不是要办人吗?怎么又喝上了?

又过了一会儿,伙计带了两个人进来,一老一少。

铁飞龙先还以为是秦风要办的人呢,显得很兴奋,凑近着由暗洞里望出去想看看清楚。

看清楚了两个人的脸形轮廓,铁飞龙又有点失望,老头儿叫老周,是个潦倒落魄的琴师,女的叫小翠,是老周的徒弟,师徒俩到王庄来卖唱,来了两三天,行动很规矩,只是来龙去脉不太清楚,本来像这种没没无闻的江湖卖艺人,也不会受人重视,最近为了一阵风与一片云的原故,有点风声鹤唳,铁飞龙才对他们较为注意。

可是一开始就碰了钉子。

一个手下摸进了小翠的屋子里,巧不巧赶上人家在换衣服,一阵尖叫声引来了秦风,闹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从哈瑞云口中,知道了秦风的身份后,铁飞龙才想到了这师徒两人跟秦风有点渊源,已经吩咐手下的人撤销对他们的监视了。

这会儿看见秦风把他们召了来,益发证实了铁飞龙的想法——他们一定是秦风带来的耳目,现在要向他们探询消息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