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铁飞龙惶惶地起身准备走,但是走了几步,忽又想到了什么,回头问道:“秦爷!要有什么动静,小的要向您请示,上那儿去找您呢?”

秦风笑了一笑,道:“铁总管!我在这儿只是客人,应了三小姐之请,稍微尽点心,可是我这人太懒,因此,你以往该怎么办的,还是怎么办,别把我算在里面。”

哈瑞云也放下脸来道:“铁飞龙!你也不瞧瞧,秦少爷为了咱们王庄,胳臂上带着伤,胸前还插着刀,你不说赶紧找个大夫来瞧瞧,还好意思说那种话,要是事事都要别人拿主意,你这总管又是干什么的?”

铁飞龙忙陪笑道:“是!秦爷的伤,小的可不敢乱拿主意,王庄那两个蒙古大夫实在不怎么样,秦爷自己带了祖传秘方来,准保比他们高明百倍,至于王庄的大小事务,自己就作主了,小的可实在拿不定主意………”

哈瑞云一笑道:“那你现在开始,就得捉摸着拿主意了,真到你不能决定的时侯,不妨去请示一下李大叔………

还有,秦爷说过了,他答应帮忙对付一片云跟一阵风,但是要用他自己的方法,绝不跟王庄发生牵扯!”

“那………秦爷只有一个人?”

秦风笑着道:“一个人才好办事,铁总管!不是我瞧不起贵庄的人,就以在厅上的事来说吧,一片云混进来是千真万确的了,可是如若没有内应,她绝不可能把内情摸得那么清楚,把时间拿捏得那么巧,我要是跟王庄的人明里合作,恐怕一辈子也抓不到一片云!”

铁飞龙脸上又出现一片讪色,呐呐地道:“是!是!小的这就去查,一定要弄它个水落石出,秦爷!您以后………”

“我以后还是王庄的客人,照样花钱住店吃饭,你们也别把我当客人,就这样行了,只希望总管交代一声,别再像以前一样,拿我当个特别的客人,不但在暗中盯我的哨,甚至于到那里都有两管枪跟着!”

铁飞龙更加难堪地道:“这………不知不罪,也不是对您特别,王庄对新来的客人总是要小心保护的,以后当然是不会了,要是再有人那样,那就是心怀叵测,秦爷您也不用客气,该杀就杀,该宰就宰!”

秦风脸色一沉道:“这正是我要说的话,因为今天我已经把黑龙会的人给得罪了,在清水那儿,我自有交代,可是这些日本鬼子气量窄得很,上面没命令,他们很可能会为了私怨来找我,再有那种事儿,我为了自卫,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装糊涂了,你必须交代清楚,别让我误会!”

铁飞龙连连答应着,这才真正地走了,他手下的人很快地把小翠跟周老儿的尸体移了出去。

小楼中恢复了先前的样子,只剩下哈瑞云跟秦风两个人,默然相视片刻,哈瑞云才道:“秦风!谢谢你,为家父去了个隐忧!”

秦风微微一笑,道:“这我可不敢居功,翦除不动天王,你们早就有了计划,也只是借我挑个头而已,而且我也没出力,完全是你们自己动的手!”

哈瑞云微笑道:“沈二叔的事儿倒没汁么,他只是专权一点,多少还得让大家混下去,我觉得可虑的还是黑龙会,表面上他们似乎有心跟王庄合作,但在暗地里,却无时无刻,不想把我们的基业夺过去,这次悄悄地派人来,多半还是为了这个原因,多谢你指了出来!”

秦风道:“那也算不了什么,谁叫咱们是朋友呢,何况我做这件事也为了自己的兴趣,这两个家伙缀了我好些日子了,使我烦得很,早就想翦掉他们,我借用贵地,不过是为了一个较为说得过的理由!”

哈瑞云哦了一声,道:“他们缀了你好几天了?”

秦风道:“是的!几乎是跟在我的后面来到王庄的,因此,他们的目的也很可能是针对着我个人!”

“秦风!你真能确定他们是黑龙会的人吗?”

“这倒假不了,我已经试过了,用扁豆花儿做幌子,把女的问住了,我又说了句日本话,把她的底子给摸了出来,证实了她是日本人,就再也不会错了,在东北混充中国人的日本人,准是黑龙会的班底,没有第二家!”

“这就怪了,清水是黑龙会派遣在华的大头目,你跟清水私交甚笃,他们怎么会派人盯你的哨呢?”

“这也不算什么,私情归私情,公务归公务,清水来华的目的是发展黑龙会在华的势力,我跟他很接近,对他的底子很清楚,他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把我拉过去,一个是把我除掉,免得我碍手碍脚!”

“满铁会社是黑龙会的掩护幌子,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清水的中国朋友很多,为什么专会对你特别注意呢?”

秦风微笑道:“那或许是因为我使他特别头痛,我在哈尔滨认识他,在一次交手中使他吃了点小亏!”

哈瑞云目中射出光来:“你在比武上压倒过清水?”

秦风笑道:“不是比武,仅是私下的切磋,而且我也没有压倒他,只是使他吃了点小亏!”

“据说他是扶桑三岛年轻一代中的顶尖高手,一身软硬功夫无敌,在武道中已经有了红腰带的荣誉!”

“这大概不假,否则以他的年纪,怎么会做到南满株式会社的社长呢,凭心而论,他那一身功夫,也的确够火候!”

“但是你居然叫他吃点小亏,不就是压过他了!”

“三小姐!该不是这么说,我们只是私下切磋,而且我会的功夫很杂,一搭上手,南拳北腿、劈掌、擒拿、十段锦,什么功夫都抖了出来,弄得他眼花撩乱,才找到机会,用内家沾衣十八跌的小巧手法,连摔了他两跤。”

“摔一跤还可以说是失手大意,连摔两跤就是真功夫了,秦风!真看不出你有这么高的本事,难怪他对你如此推重了,你也真会装,在奉天,别人提起你来,都说你是个放浪不羁的花花公子,游手好闲,一无是处!”

秦风笑道:“这倒不假,我本来就是这么块料,你没有听人家说起我的一个笑话吗?”

哈瑞云笑道:“没听过,你有什么笑话?”

“别人说挑出天下最简单的十件事,一个小孩儿在半天之内都能办得了的,交到我手中,费十天工夫,我能办砸了五件!”

“这也不算太糟,你只办砸了一半,到底还成了一半,要是交给我,最少也给搅和掉八件,因为我打从出生以来,压根儿就饭来张口,茶来伸手!”

秦风淡然一笑:“三小姐!你还没听完我的笑话呢,我办砸了五件,还有五件根本就忘了是什么事儿!”

哈瑞云笑得打跌,连连敲着桌子,道:“妙!妙!这个笑话妙极了,是谁那么促挟,想得这么绝的?”

“第一次告诉别人的时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可是到了后来,又传回我的耳朵里,最少有三四十个来源,妙的是传来传去,内容一个字儿都没变,只换了来源而已,大概这个笑话把我形容得绝透了,居然一字不能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