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秦风的语气中,充满了自嘲。

可是,哈瑞云的眼中却射出了奇异的光采,凝视良久,才深沉地道:“秦风!第一次听人家形容你怎么样,我不相信,我觉得你并不像别人所说的那么窝囊,可是,后来清水把你给提出来时,说了你半天的了不起,我还是不信,我觉得没有他说的那么好!”

秦风笑道:“现在你自己看到了,该知道我实在是个很平凡的人了吧!清水的话确实是不能听的!”

“不!现在我算是对你有了较深的了解,我倒觉得清水的话的确不能听,因为他对你不够了解,说得不够好,你比他所说的还要高明得多!”

秦风连忙道:“三小姐!你这番知己之情,我是非常感激,只是我恳托你做做好事,千万让我多活几年!”

“怎么?说你好还会折你的阳寿?我的嘴真要能这么灵验,就不必请你来帮忙对付什么一阵风跟一片云了,坐在家里夸他们几句,不就能把他们给夸死了?”

秦风无可奈何地叹口气道:“你夸谁都可以,只是刚才你对我的那番评语,最好别对人说,清水只不过略略点了两句,就有黑龙会的杀手跟着来了,要是你的那番话传出去,还不一定有多少人来动我的主意呢!”

“那两个杀手真是为对付你来的?”

“他们跟着我来的绝不会错,是不是另有任务不知道,也不必问,但是在清水面前,我会承担起这码子事儿!”

“秦风!你到底是在捣什么鬼,我实在给弄糊涂了!”

“也没什么,只是让清水知道我是个心高气傲,喜欢卖弄点小聪明的人,而且更是个好勇逞狠,敢用险招以求胜的一勇之夫,他才会对我放松戒备,上次他虽然在我手里吃点小亏,把我捧上了天,其实他心里明白,真到我们两个人认真拼命一搏的时候,他有十成的把握置我于死地!”

“哦!秦风!他真有这么厉害吗?”

“是的,清水是个不能忽视的强者,因为他有胸襟,能够颂扬比他差一点的人!”

“但是他却不能容忍真正比他高明的对手!”

秦风看了她一眼,笑笑道:“三小姐!这句话你以后最好也别跟人家说,否则,你会比我更早挨到他的冷枪!”

哈瑞云微微一笑:“怎么会呢?我根本就不会武功,怎么会威胁到他?……”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风的默视所阻,只得也默默地看着他。

相对默然很久,哈瑞云转移方向地笑了:“秦风!你编的那个笑话并不好笑!”

秦风哦了一声:“那是你缺乏幽默感,别的人听了都觉得我说得好极了,有趣极了!”

“一个驼子在路上滑了一跤,跌得四脚朝天,像个元宝似的,半天都爬不起来,看见的人都大笑不止,但是那个摔跤的驼子却绝对不会感到好笑的,听了你的话,我的感觉却像是那个摔了跤的驼子!”

秦风微微感到一震,开始用一种特异的眼光看着她,似乎是第一次认识她似的。

哈瑞云先是低下头,想避开他的眼光,但是,很快地她抬起了头,勇敢地对望着秦风,眼光锐利得像两柄刀。

小楼中很寂静,静得没有一点声音,但是,他们都在心灵中听见了铿锵的金铁交鸣。

哈瑞云的目光锐利像刀,秦风的目光就像是锋利的剑,宝刀利剑在做着无声的对搏,谁也不肯让谁。

又过了片刻,秦风似乎不想继续进行这种冷斗,首先收回了目光,那只是收兵,却不是撤退,他们并没有分出胜负,大家都想以锐利的眼光去探索对方心中的秘密,但是都没有成功,因为他们的目光在没有攻入到对方的心胸之前,就受到了拦截,强而有力的拦截!

然后,秦风像是又恢复了先前的懒散,耸耸肩:“三小姐!那个笑话只是我自嘲而已,跟你毫无关系!”

他好象有意使空气和缓一点,但哈瑞云却不肯放松,继续地追击过去:“不!在我解来,就像是驼子摔了个两头不着地的跤,在痛苦挣扎中,听见那些嘲弄的笑声一样地刺耳刺心,因为,我们都是被别人看作百无一用,一事无成的人,但是,我们自己知道不是的!”

秦风忽然又笑了,露出满口的白牙:“三小姐,你记不记得我们初次相逢时,你抽了我一鞭子,只因为我夸了你一句漂亮,那一鞭打得好重!”

哈瑞云也柔媚地笑了:“我却认为打得太轻,我最讨厌一个男人在我面前油嘴滑舌!”

“可是那一鞭子我却挨得很冤枉,我这个人玩世不恭,对什么都不认真,唯独在这一点上,我却很执着,我很少夸说女孩子漂亮,因此我说出了口,就一定是诚心诚意的,而且那一次几乎是我第一次说一个女孩子长得好看!”

哈瑞云这次是真正地笑了!

她笑得很开心:“我知道,后来我听人家说了,既感到荣幸,也很后侮猛浪,所以我立刻就找到你,向你道歉了,那也是我第一次向人道歉,你可以去打听一下,王庄的三小姐揍了人,几曾道过歉的?”

秦风微微一笑道:“三小姐!对于你道不道歉,我倒不放在心上了,挨了那鞭子后,我心里一直在想一件事!”

“那一定是想我这个人怎么如此不识好歹?”

“不!我想的比这更多——记得我告诉过你,我的武功是靠着不怕挨打而练成的,挨的揍越多,经验越丰,功夫越强,到后来我可以说是很少挨揍了,可是,那天你的一鞭子我居然没躲开,三小姐!你说你不会武功?”

哈瑞云的眉毛跳了一跳,笑道:“你看我像学过武的吗?”

“看不出,怎么都看不出,可是,我对自己的功夫却很有信心,因此,我实在难以明白,为什么躲不过你的那一鞭!”

“胡说八道!那天你站在那儿根本就没躲!”

“不错!我没躲,可是我的眼睛却一直看着你的手,想测出你的意向,好顺着你的势子闪避,但是,一直到鞭子挨在我身上,我始终没看出一点端倪,三小姐!说句良心话,我后来对你感兴趣,甚至于设法接近你,与其说是为了你的美丽,还不如说是为了你的鞭子!”

“哦!难怪你一直在我面前做些惹我生气的事,处处跟我过不去,原来是想我再拿鞭子抽你!”

“不错!但是我又失败了,自从挨过那一鞭后,你的脾气似乎也改变了,不管我如何的刺激你,你都不肯动鞭了!”

“那是因为我发觉第一次打错了人,虽然向你道歉了,但是心中始终有着一份歉意!”

“三小姐!我认输,你的确厉害,任何理由都驳不倒你,任何诘问,你都能振振有词地解释过来!”

“因为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

“你还坚持说你没有学过武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