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 二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有人说世上根本就没有秦风这个人。那是些吃过秦风亏的人。秦风有种本事,他光顾过的人,那怕是被剜掉一块肉,也不敢让人知道,因为江湖上流传着一句话——秦风找上的人,一定是罪该万死而没有死的人。

谁也不会承认自己是个罪该万死的人,可是,真被秦风找上的人,却宁可死上一万零一次,因为秦风虽然留下他的一条命,却让他活得比死还难受。

有人说秦风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那是受过秦风恩惠的人,可是他们只在心中默默地感谢着,却从来也不敢告诉第二人,因为秦风为他们做的事,是他们想做、要做而不敢做也做不到的事。

有人说秦风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个名字,由许多很有本事、很富有正义感的年轻人,秘密地联结起来,从事仗义惩姦的工作,用秦风这个名字做代表而已。因为他们所听过的一切有关秦风的事,绝不是一个人做得到的。——一个人绝不可能在东城喝酒,西城杀人,而同时又在南城的赌馆里打架,在北城的书寓中拥妓听曲。城虽然不大,可是骑着快马兜个圈子,最少也得好几个时辰。但是四个地方发生的事,几乎是同时的,先后不差半个时辰,而四个地方出现的秦风,面貌不同,身材不同,口音不同,却又不折不扣的都是秦风,至少他们表现的一切都是秦风,都有一种说不上来,但又没有第二个人能学得来的特质——秦风的特质。

秦风自然是姓秦,名字叫做风,但是只有很少的几个人知道,一般人都称他为一阵风。

风来无向去无踪,人们所以会叫他做一阵风,都是由“一片云”的名号上联想起来的。“一阵风”和“一片云”的工作似乎是差不多性质的,所找的对象也是同一类型的,他们会不会碰巧同时找上一个人?每个人都在这样猜测着,却没有一个人能有一个肯定的答案,只有一个人,口中虽然没有表示,心里却有数,一阵风也好,一片云也好,迟早都会找上一个人的,说不定就可能会同时找了去,这个人是王庄的总管铁飞龙,而他们要找的对象,可能是王庄的庄主哈王爷,也可能就是他——铁飞龙,那要看他们对王庄了解的程度如何了。

他决不是凭空臆测,而是根据事实的判断,五年来,一阵风做了十四件案子,六件与王庄是有关系的。一片云光顾的九处地方,也有六处是跟王庄有关系。而且这十二处地方所出的事,有十件最在最近一年内发生的,在这一年中,那两个人没有做别的事,似乎是专找王庄的麻烦。

表面上看,那十二处地方跟王庄毫无牵连,有三、四处远离王庄有千里之遥。但是他们的踪迹越来越近了。

上个月在苏家屯的黑虎庄,庄主刘黑虎叫人在半夜里割掉了鼻子,劫走了二十万大洋,判断是一阵风下的手。在营口的码头上,义记堆栈行的栈房失火,烧掉了六十箱的黑土膏子,同时在当地海船帮管事钱老七不知道怎么的被人半夜里吊在船桅上冻了大半夜,解下来时,已经快没气儿了。上身衣服剥得精光,下身却促狭地拴了条女人的大红裙,脖子上扣了个小丝袋子,里面是一轴手卷,卷上是一幅“浮云掩月”,淡淡几笔,却极具神韵,毫无疑问,这是一片云的杰作。

这两处都是王庄的外围,虽然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与王庄的关系,但毫无疑问,一阵风跟一片云却摸对了路,而且一步步地接近过来了。铁飞龙并不紧张,而且还在等待着,等待着他们的到来。二十年来,王庄的势力已经根深蒂固,掌握着北方半边天,岂是轻易能叫人扳倒的。

王庄不是村庄,已经发展成一片市镇,或者可以说比一个县城还热闹的市镇,它被称为王庄,是因为它原先是一位王爷的采地,这位王爷在西太后当政时,大大的红了一阵子,尤其是闹拳匪的时候,他是主张重用义和拳民最力的一位,一直到八国联军,所谓天神附体,不怕洋枪的义和拳民照样被洋枪一个个地打得血肉狼藉,王爷失了势,替他管王庄的庄头哈国兴却抖了起来,直接就接下了这一大片产业,而且自称起王爷来了。

早一阵子,大清朝的皇帝还在紫禁城里君临万民,王爷失了势,仍然还是王爷,虽然不当权,在地方上仍然还具有赫赫声势,地方上自然不敢过问王爷的事儿。现在,大清朝的皇帝在举国的反对与革命浪潮的冲激下,终于宣布逊位,结束了爱新罗觉氏二百六十八年的统治,也结束了将近五千年的帝制,所有的王爷都垮了,而哈王爷却仍然被人恭恭敬敬地称为王爷,原因无他,哈王爷有势力,这势力一半是机会造成的,一半是他自己的本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