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二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秦风!”

“秦爷!秦少爷………”

躲在暗中的两个女人再也忍不住,而且也没有任何顾忌与疑问了,两人几乎同时冲了出来,也同时的喊了出来,冲到秦风的面前,大家都想去拉秦风的手,但她们把手伸出时,才发现另外还有一个女人在。

含芳首先缩回了手,哈瑞云可以不缩回的,但是她在含芳之后也缩回了手,秦风的脸上仍是带着那股子什么都不在乎的笑意:“你们两个倒真沉得住气,看着我又挨飞刀,又叫人割下了脑袋,居然能不动声色!”

含芳不安地瞧了瞧哈瑞云,哈瑞云却大方地笑道:“起先是我快沉不住气了,可是含芳姑娘对你有充分信心,说你一定能应付得了,我也就姑妄信之,可是后来,你的脑袋叫人提了出来,换成她沉不住气了,差点没叫出来!”

秦风笑笑道:“幸亏没叫出来,否则我这个脑袋就算是白掉了,云!你对我的信心倒是建立得很快,连我的脑袋叫人砍下来,你都不相信我是死了!”

哈瑞云道:“我是没看那颗提着的脑袋,先看了出来的那个家伙,他既然长着一颗秦风的脑袋,那被砍掉的一定是别人的脑袋了,我急个什么劲儿?”

秦风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要是你先看看那颗被砍下的脑袋,我就惨了,因为这一颗真是我的脑袋!”

他把手中的人头往上提了一提,让两个女子都看清楚了,换来的是两声尖叫。

这的确是秦风的头,齐颈而断,血迹模糊,但脸部宛然,是如假包换的秦风,而且眼睛还是开着的,自己手上提着个自己的头,脖子上又顶着一颗相同的头,这样子当然够吓人的。

秦风笑着拍拍自己的脖子道:“别怕!别怕!我的头还是好好地长在这儿,没叫人真砍下来!”

“那你手中提着的是什么?你……有几个脑袋?”

“真脑袋只有一个,但是我身边随时还带着一颗假的,这颗假脑袋叫人砍了不止一次,也不止一次的救了我的命,今天它又代我死了一次!”

“什么?是假的,怎么弄的?竟像真的一样!”

“我在北京天桥的路摊上,看见一个捏江米儿的老头儿,技艺之精,令人难以想像,能照着人的样子,捏得维妙维肖,我让他照我的脸模子捏了一个,然后又托人带到了上海,找到一家橡胶工厂,用橡皮制成了这么一具……”

哈瑞云惊魂甫定,胆怯怯地伸出手来,把那颗人头接了过来,用手指按了两下,软软的

,很有弹性,她才深吐了一口气:“真好玩儿,居然跟真的似的,那天我也去做一个,放在屋子里吓吓人也好!”

秦风笑道:“云!这可不是好玩儿的,我是靠它来救命的,要是知道的人多了,戏法不灵了,就该我的真人挨宰了,你做做好事,等我死了再做吧!”

哈瑞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瞧你这个人,动不动就把死字挂在嘴边,也不图个吉利……”

秦风大声地笑了起来:“要是说说就能把我咒死了,我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像我们这种人还能忌讳这些?”

他很自然地一手拥着哈瑞云,另一手拥着含芳,就这么左拥右抱的进了屋子。

哈瑞云微感不安地挣了挣道:“秦风!别这样,让人看见了像什么?”

“这会儿除了地上这个掉了脑袋的金兵卫,连鬼都找不到第二个了,你家的那位铁总管很能干,也很会办事儿,为了不露形迹,他早就把人都给撤走!”

哈瑞云咬咬牙:“这个混蛋!我一定要剥了他!”

秦风摇了摇头:“云!铁飞龙的事儿不忙办,我倒是要听听令尊大人的意见怎么说,你去告诉他没有?”

哈瑞云道:“找了,但是没见着他,谁也不知道他上那儿去了,问他那个贴身的七姨太,她说爹在她那里转一下就走出去了,还不让人跟着!”

“令尊大人在后宅,会没人知道他在那儿?”

哈瑞云苦笑道:“他有七房姨太太,个个都是醋坛子,如果说了要到谁的屋里,别的人会不高兴!”

停了一下,哈瑞云又补充道:“所以他老人家无论是上哪一房,都不跟别人说的,来就来了,坐坐又找个理由走了,那七处屋子隔得又远,绕一下得大半天儿,我心里惦着你,来不及细找,反正没关系,事儿完了,我一处处地去找!”

秦风沉吟了片刻,守道:“也好,屋子里还有这一对活宝,你就抓着去见令尊吧!让他老人家发落好了!”

他从床底下拖出两个人来,正是先前启窗的那两个,软绵绵的,闭着眼,一动都不动。

哈瑞云道:“这两个人都死了?”

“没有!我跟他们没多大的仇怨,何必害人性命,何况他们都是中国人,只因为穷极无聊,给日本人跑跑腿,罪不至死,我也没兴趣杀这种小角色!”

哈瑞云恨恨地道:“这种人忘本背源,利慾薰心,尤其该杀,他们比日本鬼子更可恶!”

秦风一笑道:“云!算了!你未免责人过严,恕己何轻,要论该杀,排上一长串之后,也还轮不到他们!”

哈瑞云神色一黯,她知道秦风说的排上一长串,都是王庄的人,而且她的父亲哈王爷该排在第一个。

默然半晌,哈瑞云只能用脚踢踢那两个汉子,见他们还是不动,不禁诧然道:“秦风!你会点穴?”

“没那么大的本事,那门功夫太深,我也没有耐性慢慢儿去练,点穴只不过叫人不能动弹而已,我有简单的法子!”

“那你是怎么弄的?”

“我在他们鼻子里弹进一撮粉末,吸进去半声不响就躺下了,又方便,又省事,不动他们能躺上三天三夜,要他们醒来,只须当头一盆冷水,鼻孔里用香火一薰……”

“秦风!你的鬼玩意儿真多,这也是你家的祖传秘方?”

“那可不是,我家是几代祖传,卖的是救人济世、道道地地、正正经经的葯,从不卖那些下五门的邪玩意儿!”

“那你这些邪魔外道的玩意儿又是从那儿来的?”

“朋友送的,谁不知道秦少爷专好结交三教九流的朋友,学的十八股武艺俱全,身上什么法宝都有!”

“但是你至少不应该用这种下五门的邪恶葯物!”

“云!这句话我不赞同,任何一样东西,本身并没有邪正之分,完全是因施者的心术而定,像我刚才,杀死金兵卫的方法,必然会为一般习正统武学的人所不齿,因为我用的全是诈术,甚至于还加上了下五门江湖人,装神扮鬼的手法,可是这种方法的确省事而有效,金兵卫是黑龙会的特级杀手,是日皇御前侍卫的技击教练,一身武功诡异莫测,我要是凭着真本事跟他拼门,连一成胜算都没有,但是此人被派到中国来,就是为了消灭反对他们的人!”

秦风停了一下,继续说:“已经有不少武林好手,死在他的剑下,我是为了武德传统,向他公开挑战,死在他的手下呢,还是用一点手段,为我国人来消灭一个祸害呢?”

哈瑞云瞠目不知所云,良久,才一叹道:“秦风!你真把我弄糊涂了,你说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是我师父要我立身正直,行事光明,那也没错呀!但是这两种行事的方法,却是完全背道而驰,到底那一道对呢?”

秦风一笑道:“这个问题我也没法答覆,我没拜过师父,我的武功很杂,都不是从名家那儿学来的,因此,我行事也没有什么名家气度,只问对不对,该不该做,其他一概不去理会,我从不考虑手段的对与错,只要是一件该做的事,用任何手段去完成它都不会错!”

含芳点点头道:“秦爷说得对,行事只求做得正,站得稳脚步,其他都可以不计较,否则像我这种操贱业的人,根本就不该活下去,可是秦爷开导了我,说我们这种人一样可以行侠仗义,为大家做一点好事,尤其是我这个行业,可以接近很多人,知道很多难以刺探的消息,他指点了我如何着手的方法,果然做了很多大快人心的事!”

哈瑞云忙问道:“有那些事?”

含芳一笑道:“格格!这很抱歉,我们有条规诫,对做过的事,从不向人提起,所以我不能说,我知道干这一行是很贱的,没人瞧得起,没有把我们当人,可是我现在站在人前,一点都不感到惭愧,而且还深感骄傲……”

“深感骄傲?难道你喜欢这个行业?”

“是的!有好几次,我遇上了几个很好的客人,要我从良嫁给他,都被我拒绝了,上半年,有个做生意的,大我四岁,人挺老实,还没有娶过妻子,他答应把我接出去,明媒正娶去当掌柜娘子,结果我还是回绝了!”

秦风哦了一声道:“含芳!你应该答应的!”

“是的!我应该答应的,因为这是我一个难得的机会,一个寻求归宿的机会,可是我想了一想,有个正常的归宿又能怎么样呢?相夫、教子,尽了我一个女人的本份,这是正正经经的做人道理,也是我能做到的,可是他娶了别的女人,也能做得到,但去了我这个人,对您秦爷的行事可能有很多不方便了!”

哈瑞云也哦了一声道:“你是为了秦风才留栈青楼的?”

含芳的眼睛正视着哈瑞云,肃然地道:“可以说是的,因为秦爷的工作中,需要我这样一个人,但也可以说不是的,我是为了我自己,我能给秦爷帮的忙,是别的女人无法帮助的,就以格格你来说吧,要你去干我那份行业,杀了你也不会肯干的,我也不是说除了我之外,就没人能干这份活儿了,但是这份活儿既是要人干,又没别的人适合或愿意干,我为什么不干下去呢!”

哈瑞云听得很感动,情不自禁地握着了她的手道:“芳姑娘!你真好,跟你一比,我实在太惭愧了!”

秦风笑笑道:“云!你也别太谦虚了,人只要尽自己的本分,凭自己的良知,求自己的本份,都没有什么可惭愧的,含芳并不是天生下贱,她只是早年不幸,沦入了这一行,可是她没有自甘堕落,也没有自怨自艾,努力地使自己活得有意义,有价值,可钦的是她的心,她觉得在我们的工乍中,少不了这一个角儿,她已经驾轻就熟了,不愿意再要另外一个女孩儿来干地这份活儿,所以才继续挨下去!可是你也不差呀!你在这个环境中长大,能够不同流合污,创下一片云这个名号……”

“什么?格格就是一片云?”含芳显得无比惊讶。

秦风笑道:“不错!就是她,要不因为她是一片云,我也不会轻易地泄了我们的底……”

含芳钦服无限地望着哈瑞云,肃然道:“真难得!真难得!格格!您比我强得多了!”

哈瑞云却苦笑着道:“有什么强的,我只是在为我爹赎罪,你们却是在行侠,两下子根本不能相比!”

含芳肃容道:“格格!话不是这么说,我之所以豁出一切追随着秦爷效力,是因为自己早年身受其苦,饱经欺凌迫害,才想消除那些恶势力,免得他们再去害别人,而你……”

哈瑞云轻叹一声道:“我是生来迫害人的,对不对?”

含芳点点头道:“是的!你是在迫害人中取得乐趣享受的人,你能从这中间辨出是非来,站到反对自己利益的那一方,才是真正的不容易!”

哈瑞云道:“照你这么说,生在坏窝子里就没有好人了?”

含芳道:“格格!不怕你生气,是这样的,这并不是说你生来就该坏,而且你自小耳濡目染,根本就把踩在别人头上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你的胸怀远比我们可敬!”

秦风道:“云!这话不错,有人念了一辈子佛,却因为做了一件错事而成不了正果,有人杀了一辈子猪,却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非善恶,不在善恶的大小,而在立意存心,因此你的作为,远比我们难得!”

哈瑞云叹了口气:“我知道,我若不是因为有个明白事理的母亲,听任我在王庄沉迷下去,我会成为一个万恶不赦的大恶人,我的两个姐姐就是如此,她们虽然嫁了,听说在外面仗着王庄的势力,胡作非为,她们本性并不坏,只是这儿把她们教坏了!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