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二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说完,蹬蹬地向外走去,秦风也跟着出来。

哈瑞云立定了脚步道:“你又跟着来干嘛?”

秦风道:“人死在我的窗子外面,而且在我屋里还拿住了两个人,那怕你是要升堂问案子,也得有我一份儿呀!你若是把我给撇开了,那不显得太没道理了吗?”

哈瑞云不作声,在秦风面前,她好像永远都要差上一截似的,好胜的性格,使她决心要办件漂亮的事。

于是,她一脚出来,来到店的外堂,客栈的钱掌柜钱为仁忙哈着睑迎了上来:“格格!您是什么时侯来的?”

哈瑞云冷玲地道:“来了有一会儿了,钱掌柜的,我记得一开始就告诉过你,秦先生住在这儿要特别照料侍候!”

“是!是!格格!我们可一点没敢怠慢呀,秦爷要清静,我们把他住的东跨院的屋子全给空了出来,不让人住进去吵了他,连伙计们,我都招呼了,没听见秦爷的召唤,绝不准进入院子,不知道还有哪儿不周到的……”

哈瑞云冷笑道:“你周到极了,秦先生在屋子里受到暗袭,你连个影子都没有捞着……”

钱为仁的脸色都吓白了,急声道:“真有这回子事儿?该死!该死!秦爷没有受惊吧?”

秦风笑了一笑道:“托福!托福!我只不过是一场虚惊,倒没怎么样,只是里面有点小事情要麻烦你!”

“那里!那里!秦爷请吩咐,小的在侍候着!”

秦风笑笑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儿,不过是两个人出了些小问题,要麻烦你弄出去处理一下!”

钱为仁心里似乎有数,连忙道:“该死!该死!这些家伙真不像话,小的一再关照,不要去惊扰秦爷,他们就是不听话,吵着您秦爷了,是该教训一下,秦爷对他们还算客气的,该摘下他们的瓢儿来才对!”

秦风笑道:“钱掌柜的,可真叫你给说着了,一个家伙硬是掉了脑袋,另一个的脑袋虽然没掉,可也没法子摘了,因为已叫人给踹得稀巴烂了!”

钱为仁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说话都打了哆嗦:“秦爷!您说的是真话?”

秦风脸色微沉道:“身首异处,人还在院子里摆着,我这是跟你开玩笑吗?”

钱为仁的两条腿瑟瑟直抖,站都站不住了。

哈瑞云哼了一声:“钱为仁!你别害怕,两条人命,一个是被秦爷割下的脑袋,另外一个是被我打伤了,叫毛六一脚给踹死的,人命官司绝打不到你头上来!”

钱为仁苦着脸道:“格格!不是这些,王庄从来也没官人踏进一步,更别说什么官司了!”

“哦!照你这么说,王庄竟是个没有王法的地方了?”

“那里!那里!小的是说王庄在王爷的恩泽庇佑之下,一般作姦犯科之徒都不敢前来生事,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治安之好,附近五百里内谁不知道?”

“可是偏有人不长眼,上这儿讨野火,那又怎么说呢?”

哈瑞云的语气越来越咄咄逼人,钱为仁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支吾了半天才呐呐地道:“这……小的也不清楚……”

秦风笑道:“钱掌柜的,别人可以不清楚,你却非清楚不可,因为死人还躺在院子里,等着你处理呢!”

“是!是!小的这就派人去收拾。格格!秦爷!店里住的客人多,这件事儿就请二位多包涵,别让人知道了,否则别的客人就不敢住了?”

哈瑞云冷笑道:“你急什么,没生意也亏不了你的本儿,再说王庄就是这一家客栈,谁要不住,瞧他往那儿去!”

她犯了小姐脾气,钱为仁更不敢开口了,秦风笑道:“算了!钱掌柜的是替人管事儿,别让他为难了,这儿的事儿就麻烦掌柜的多费心了!”

钱为仁如逢大赦,连忙答应着称是慾退,哈瑞云忽又暍止道:“站住!事完后马上通知铁飞龙,叫他上王府去!”

秦风忙道:“不!不!不必上王府,还是在外头解决的好,要他到宜春院的含芳阁去!”

“在那儿干吗?”

秦风冷笑道:“我宰掉的那个姓金的是她屋子里出来的,那个女人有问题,我得问问清楚!”

哈瑞云明白了,秦风是要藉此出脱含芳,点点头道:“也好!叫铁飞龙上那儿去,他得给我一个交代!”

说着也跟着秦风走了,钱为仁连忙从暗处叫了几个人出来,来到后院,他进入到秦风的房间,就怔住了,因为,他又看见了两个躺在地下的人,全身软绵绵的,虽然不言不动,但还有气,脉搏未停,人是活的,只是不知道着了什么道儿,昏迷不醒。

秦风跟三格格走时都没有交代过这两个人,这两个家伙钱为仁当然是认识的,也知道他们是为金兵卫做前哨引路的,金兵卫断首院中,这两个家伙人事不省地昏卧屋中,不用问也知道是秦风所为。

但秦风为什么不交代一声呢?

钱为仁先是很迷惑,但是仔细一想,不禁满身冷汗了。

他们故意留下这两个人,正是用来试探自己的,假如自己不声不响地把这两个人放了,或是处置掉,秦风最后一定会把帐算到自己头上。

如果是把这两个家伙往宜春院一送呢,固然在秦风与三格格那儿是洗脱嫌疑了,可是对另一方面又如何交代呢?

事情已经闹到这个样子,势难两全了,他必须要选择一边靠过去,但是靠那一边才稳当呢?

钱为仁很难下决定,因为他也不知道那一方面占了优势,王庄的人和事,诡异莫测,实在很难捉摸,像气焰不可一世,大权一把抓的不动天王沈二爷,说倒就倒下去,急遽得叫人摸不着一点头绪,可是在发动的时候,却又无声无息,只有铁飞龙出来宣布一声,说三位老爷子归天了,既没人悲戚,也没人惊惶,姦像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似的。

因此,在王庄,谁都无法从表面上看出那一个才是当家掌权的人,也因此,使得他们这些底下的人无所适从,谁都惹不起,谁都能要他的命。

想了半天,他只有作了个最聪明的决定,把那两个家伙再塞回床底下去,先看看宜春院的风头再说,而且,他自己在肚子里也打了个腹稿,一切舒齐了,他才赶到街角的一家南货店里去。

店早已关上大门打烊了,但是门缝中还亮着灯光,门里传出了骰子落在瓷碗中的声音以及低沉的么么六六的呼暍声,这是司空见惯的事,使人以为店里的伙计在赌钱,当然也就对从旁边侧门进出的人不太留心了,由此可知作这种安排的人,的确是颇有心计的。

但是,钱为仁突然感到这个地方的毛病太多了,就以这赌钱的声音来说吧,这时候就不太合适了,因为现在已是半夜里三点多钟,虽然王庄有不夜城之誉,但那只是指宜春院而言,街上别的店家,毕竟都要睡的,不管这家铺子的东家多好说话,也不会容许他花钱雇来的伙计,到了这时候还在赌钱不睡觉。

不过,他却管不到这么多,只是在门上“砰砰砰”地连敲了七下,稍过一会儿,他又敲了七下。

里面的声音停了,有人闷沉沉地问道:“谁?”

“是我!老钱!有事儿来见龙先生的!”

侧门上开了个小孔,里面的人看清楚了他,才开门放他进来,而且还问着:“钱掌柜的,这么晚了你还来找人?”

钱为仁弓着腰进了门,口中回答道:“对不起!对不起!店里的客人突然要吃蜜枣熬火腿粥,我们店里的伙计不会弄这个,又不能对客人说个不字儿,只好来麻烦龙先生了,费心!费心!替我招呼一声去!”

这是约定的对话,南货店里也确有龙先生其人,是个老广,管帐的,不过钱为仁的话里,龙先生却是别有所指,而且这是紧急的通报,那问话的人不敢怠慢,忙把钱为仁领着向另一个地方走去,那是堆放货品的栈房。

铁飞龙跟几个汉子正在焦灼地对坐着,低声商量着什么,又好像在等待什么,看见钱为仁来了,铁飞龙就立刻站了起来:“老钱!你可来了,有什么消息?”

钱为仁的脸上气色就是预告,证明消息不太妙,可是钱为仁的话更使他吃惊:“铁爷!不太妙,姓金的已经掉了脑袋,叫人杀死在院子里!”

铁飞龙居然笑了道:“哦!不错!毛六这王八蛋办事还真乾净俐落,不过我想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一定是那个主儿也跟着去了吧?”

说到那个主儿的时候,他伸出一个巴掌,伸出大拇指跟中指食指,却没有敢说出是什么人来。

钱为仁微微一怔道:“铁爷!您是说……”

铁飞龙笑道:“秦风那小子是清水派来的,金兵卫不肯让他在这儿立足,要代我们除去他,那正求之不得,可是我们不能开罪清水,所以,主儿的指示是叫我在事后把金兵卫也弄掉,本来是要我去的,但是我不便出面,所以主儿亲自出马,带了毛六他们去了!”

钱为仁急急道:“铁爷!我不知道主儿自己也会去,否则我就不会那么着急了!”

“这种事儿那能让你们知道,王庄之所以有今日,多半是主儿在暗中策划连系之功,不过他的身份很秘密,且因他跟黑龙会不太合,所以不便正面出头,不过他真正拿出一道手令来,甭说一个南满会社了,连头山满那个老家伙也得听命呢,咱们有这么一位好靠山,往后的好日子还长着呢,你等着吧!”

钱为仁睁大了眼睛:“铁爷!主儿究竟是代表那一方呢?”

“能吃住黑龙会的党魁头山满,你想是代表那一方!”

“哦!原来是……”

钱为仁没来得及把话说下去,就被铁飞龙阻止了:“知道就好,不必说出来,这可是天大的秘密,没几个人知道,主儿那一边才是真正掌权的,他们虽然放任黑龙会在中国活动,建下势力,却又不敢太放任,黑龙会扩充得太大,怕难以控制,所以才要给他们一点打击,结果选中了咱们这儿,是咱们的运气,往后咱们王庄的地位,能够跟黑龙会不相上下呢……”

“是!是!铁爷!不过事情并不理想,金兵卫并没有得手,他是叫秦风也宰了的!”

“什么?”铁飞龙跳了起来,满脸不信地道:“那小子有这么厉害,金兵卫是东洋第一把好手……”

“铁爷!详细情形我不知道,是秦风自己说的,大概是错不了,而且三格格也不知道怎么也凑了进去!”

铁飞龙又是一怔:“这个鬼丫头,处处都要凑上一腿,越来越精明了,实在很讨厌,要不是主儿拦着,我早就想除掉她了,好吧!毛六他们呢?”

钱为仁又是一怔,他以为毛六会跑到这儿来的,怔了一怔,方道:“杨四跟丁小扣子露了形迹,杨四叫格格一箭伤了胳臂,赶紧跑了,丁小扣子伤在腿上跑不动,毛六怕他会说出什么,上去一脚踹烂了丁小扣子的脸,然后借着追扬四的藉口跑了!”

铁飞龙这下子变了脸色:“你是说他们在格格那儿露了形迹,秦风那小子一无所伤?”

“是的!反正是金兵卫掉了脑袋,这会儿格格正在大发脾气,先骂了我半天,然后跟秦风两个人上宜春院的含芳阁去了,要我请铁爷也去一趟!”

铁飞龙呆住了:“金兵卫丢了脑袋,姓秦的一无所伤,妈的!他是命长还是本事真高,黑龙会来了两个一级杀手,一个特级杀手,都叫他像吃蚕豆似的,一个个全解决了,莫非他有三头六臂?”

钱为仁道:“这姓秦的小子功夫是着实,连李老爷子都在他手里栽了跟斗……”

铁飞龙冷哼一声:“李敬元算什么,因为目前还要利用他们的江湖关系,才留着他们,真到用不着他们的时候,你瞧吧!他们反过来叫我老爷子,我还嫌他嗓门儿哑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