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二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钱为仁好像听惯了他这种狂话,笑笑没在意,然后道:“铁爷!姓秦的收拾那老小两块料的时候,咱们是在后边儿亲眼看见的!那根本是碰运气,对方的功夫还没施展就着了他的杀手,金兵卫会不会也是……”

铁飞龙道:“这不是运气,是他的心眼儿活,没容对方施展,立下杀手,可是金兵卫不该再上这一当呀!我已经把情形告诉他了,而且据说他的功夫也比那两个高得多,居然也会掉脑袋,这倒叫人想不透了!”

铁飞龙用手敲着脑袋,忽又问道:“对了!还有两个为金兵卫带路的,那两块料呢?上那儿去了?”

钱为仁就是这一次没说实话:“不知道,我没有看见人影儿,他们没说,我也没敢问!”

“你能确定他们俩没死在什么地方或是伤了躲在那儿?”

“院子里死了一个,外院又死了一个丁小扣儿,一共就是这两具尸体,丁小扣儿叫毛六踹得面目全非,根本认不出来了,其他的我都不知道!”

铁飞龙想了一下道:“你费心再去找找,多带几个人,记得要靠得住的,找到了他们后,也别问是那一个,不声不响地放平下来,最好能悄悄地埋了!”

“是!是!我理会得!”

钱为仁口中答应着,却不自而然地打了个冷颤,他总算认清了铁飞龙的手段了,跟那位在暗中指挥的主儿一样地冷酷无情,为金兵卫带路的林大春跟莫阿虎是外来的,不必讲什么交情也还可说,毛六、杨四都是铁飞龙的心腹死党,也是他最亲近的手下,但铁飞龙说杀就杀,不留半点情份,跟着这批人做事,实在太叫人寒心了!

但是,钱为仁也只能在心里这么想,脸上却不敢露出一点形色,应了两声,回头就要走,铁飞龙又把他叫住了,道:“慢着!你说格格跟姓秦的在含芳阁等我?为什么?”

“听说是为了调查金兵卫的底细去的,金兵卫来的时候,是住在含芳阁,他们要问个清楚去!”

“该死的东西,他们怎么知道的?”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我在那儿只能装成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敢说,什么都不敢问!”

“你装个屁!这么夜深,都快天亮了,你还衣端帽整的候在店里,没上炕去挺尸,谁都想得到你是在等什么,你还以为自己隐密得很吗?”

“铁爷!宜春院跟客栈都是一夜到天明,十二个时辰不关门的,我随时侍候着倒是不算起眼!”

铁飞龙冶哼一声:“你是钢铁打的人,永远不眨眼的人?平时你早就挺尸了,今儿为什么特别,三丫头要找我,应该到宜春院去叫人,为什么要叫你,照一般的情形看,你能找得到我吗?老钱!别以为你装迷糊就能摆脱开了,三丫头精得很,早就看出你我的关系了,当心些,快把那四块料找到摆平了,大家都没事,否则也有你受的!”

钱为仁又是一哆嗉,赶紧答应着溜了。

铁飞龙发了一阵呆,终於叫了两个人来,依声吩咐了一阵,然后出门而去。

他没有直接上宜春院,却先摸到王府的后园,悄悄地潜进一所屋子,耽了一阵后,又出来,飞速地赶到庄口一处麦杆儿搭皮的茅篷里,那是麦子收成后,晒在场子上,夜间要人看守,守夜人临时栖息的地方、

铁飞龙轻咳了两声,茅篷中才探出一个头来。

“是铁爷吗?我是毛六,今儿个出了事儿!”

“我知道!我已经听说了,特地来问问,杨四呢?”

“跟小的在一块儿,正等着您的指示,我们都跟三格格照了面,恐怕是无法再在王庄耽下去了!”

“没关系,到外处去躲躲,我已经见过主儿了,是他指示你们上奉天去,而且要连夜走,这儿是你们的盘费,跟到奉天去投靠的地方!”

“铁爷!您真宽大,这次办砸了事……”

“不怪你们,主儿也在一起,情形他都了解,只是没想到三丫头的耳朵那么尖利,出去耽一阵,王庄很快就可以完全在我们掌握中,你们再回来好了!”

说着,他低头进了茅篷,只听两声闷哼——

然后铁飞龙带着一脸的狞笑走出来,手上还拿着一块由衣服上撕下来的破布,擦着掌上的鲜血,敢情他就是以这只手掌,完成了灭口的工作,血迹擦乾净了,他才把破布一丢,然后一直向宜春院走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