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三十章

作者:司马紫烟

铁飞龙的话说完,外面进来了五六个汉子,都是王庄平时来往的客人,可是这会儿都拿着刀,使得哈王爷跟李敬元等人脸色一变。

但是他们的脸色变后,却轮到铁飞龙变色了,因为这几个拿刀的汉子进来后,并没有动什么手,自动地站成了一排,手中的刀尖朝地,而他们的后面,却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客栈的掌柜钱为仁,手中拿着把匕首,却指向那几个汉子背心上;另一个则是满脸堆笑的秦风。

铁飞龙怔了半天才叫道:“你们是怎么回事?老钱!你……”

钱为仁没说话,秦风却开口了:“铁总管!他们全身骨软手酥的,连刀都提不动了,所以他们才没精打彩嘛!”

秦风故意不说下去,由钱为仁开口了:“铁爷!秦爷喂了他们每人一颗葯,半个时辰后,要是不服下解葯,立刻会七孔流血,肠断肚裂而死,所以他们……”

铁飞龙已经忍不住叫了起来道:“所以你们就怕死了?”

也不过才说这句话,秦风已经行动了,只看得见他动,却没有人看见他是怎么动法,铁飞龙的口中已经给塞进了一颗葯,再一捏他的嘴巴,接着在喉头上轻戳了一下,铁飞龙已经瞪大了眼,把那颗葯吞下了肚,只感到满肚子热辣辣的,像是有火在烧着,秦风却轻轻地拍拍手,从怀中掏出个金壳表来,打开来看了一下道:“铁爷!我孝敬您的这颗葯更烈,只要十五分钟就开始发作,您是不怕死的,就做个榜样,让人瞧瞧您在十五分钟内能做些什么,我在这儿恭候着呢!”

铁飞龙的脸上已开始滚下了豆大的汗珠,一张脸变成了猪肝色,慢慢地由红而青,由青而白,最后他像连站住的劲儿都没有了,咚的一屁股坐在地下,然后又爬倒了下来,跪在秦风面前,眼泪鼻涕一下子都流了出来:“秦风!秦大少爷!您行行好,高抬贵手,饶了我这条狗命吧!”

谁都没想到这家伙竟是如此一个窝囊劲儿,秦风鄙夷地说:“铁飞龙!你只要能够撑过十分钟,我敬你是条好汉,立刻会给你解葯,那知道你只撑了两分钟,叫我连杀你的兴趣都提不起来了!滚!下去吃两枚生鸡子儿,然后找葯房去要四两巴豆,四两大黄,煎了喝下去,能不能把毒葯拉出来就看你的造化了!”

铁飞龙仍是磕头如捣蒜:“秦爷!您就赏下颗解葯吧!”

秦风冷笑道:“我一共只有六颗解葯,这儿有六个人,给了你一颗,就得有一个人轮不着,依我看来,他们几个人的命都比你珍贵些,你要是不以为然,就跟他们商量一下,瞧谁愿意把解葯省下来给你!”

铁飞龙向那六个人看去,他知道不必开口,那些人跟他没有这份儿过命的交情,钱为仁笑笑道:“铁爷!我在村子口茅篷中找到了毛六跟陈长海的尸体,他们好像都是死在您的铁沙掌下的,您对人真狠,瞧得跟您做事的人不得不寒心,要不,我还不至于向秦爷和盘托出……”

铁飞龙不敢再说话,转向秦风想再求两句,秦风看看表:“已经十分钟了,你要是不赶快去找生鸡子儿吃下稳住毒性,恐怕就得找人收你的尸了!”

铁飞龙大叫一声,连冲带爬地向外冲去,而跟哈瑞云交手的浅田樱子,也看出情形不对,突然手上加紧,把哈瑞云逼退了两步,旋身向门口冲去,同时也伸手去掏腰间飞刀,哈瑞云叫道:“秦风!挡住她,她要跑了……”

秦风含笑侧身,让浅田樱子从他的身侧冲过,不过他的手腕一伸一扣,就恰好握住了浅田樱子掏出来飞刀,两个人又展开了争夺,相持不下,秦风一面夺抢,一面笑道:“七夫人!在客栈院子外面我看见一个身影像是你,还不敢相信是你,然后我蹑在铁飞龙的身后,看他一直走向你去报告,才知道真是你,浅田少佐!你隐藏了好几年的身份,一下于揭穿了,不是太可惜了吗?”

浅田樱子咬着牙齿道:“秦风!你好大的胆子,你不过是清水的代表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秦风一笑道:“今天在下就要让你知道,到底是谁了不起!”

浅田樱子也真够狠的,她飞刀已用不上,干脆松了手,身形一飘,直接由楼栏上翻了出去,跃落院中。

秦风那里肯舍,也跟着跳了下去。

谁知浅田樱子落地之后,早由怀中摸出另一把明晃的飞刀,闪电般向秦风掷去。

秦风心头一凛,急急侧跃闪开,浅田樱子的第二把飞刀,又已飞到面前。

就在两把飞刀掷出之后,浅田樱子已藉秦风闪躲瞬间,奔出大门,待秦风追到门外,早已失去踪影,连铁飞龙也不知去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