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三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房间内哈王爷等人,这时都已跟出,站在楼栏边观看。

他们见秦风未能逮住浅田樱子,早有几个人也翻过栏杆,跃落天井,夺门向外追赶。其中以哈瑞云行动最矫捷。

她冲出大门,向左边方向的一条路上追去。

此时是夜晚,虽然看不到浅田樱子的人影,但在哈瑞云预料中,她必定舍顺着这条路逃走。

果然,在哈瑞云追出大约一里多路光景,前面不远处就发现一条人影。

哈瑞云施展轻功,很快便追近了那人影。但当地依稀辨认出那人的身形时,不觉为之一怔。

月色下,照见那人分明是个男子。

他身穿藏青色的长袍,头戴灰色礼帽,看起来十分高大魁梧,但因两人是同方向前进,看到的只是他的背影。

哈瑞云暗暗思忖道:“深更半夜,怎会有人来到荒郊野外,而且他必已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干嘛偏不回头?莫非是个聋子?……”

她想到这里,故意用力咳嗽了一声。

怪的是,这时两人相距不足一丈,那人依然不曾回头。

哈瑞云终於忍不住,喝道;“前面走的是什么人?”

那人这才止住脚步,缓缓转过身来。

哈瑞云又是一惊——

但见这人不过二十七八年纪,丰神俊逸,秀拔英挺,月光下,有如玉树临风,越发显得风度翩翩、倜傥不群。

哈瑞云从小到现在,在记忆中,似乎从未会见过如此荚俊潇洒的男子。呆了一呆,问道:“先生是那里人?干嘛深更半夜来到荒郊旷野?”

那青衣人不动声色地道:“在下是王庄的人,难道深更半夜就不准在外面行走?”

哈瑞云不由又是一怔:“尊驾既是王庄的人,为什么好像从未见过?”

青衣人不屑地一笑道:“在下为什么一定要由姑娘见过?看来你一定也是王庄的人了?”

“不错!”

“在下同样也没见过姑娘!”

“你是从小到现在一直住在王庄的吗?”

青衣人摇头道:“在下是昨晚才到的!”

哈瑞云心中一动:“尊驾是清水社长派来的?”

青夹人一皱眉头道:“什么清水社长,在下不懂!”

“那你是黑龙会派来协助金兵卫的?”

“姑娘的话,在下是完全不知所云。”

哈瑞云想了想,道:“好吧!既然不懂,我也就不问这些了。不过,你要答覆我,你是王庄上那一家的人?”

青夹人傲然笑道:“王府里的人!”

哈瑞云眨了眨星眸:“那你应该认识我了?”

“不认识!”

“你骗我!”

“为什么?”

“因为你绝非王府的人,如果是,怎能不认识我!”

青衣人不由朗朗笑道:“这样说姑娘是王府的人了?”

“我自然是王府的人。”

青衣人道:“既然是王府的人,就应该认识我,否则,就绝对不是真正王府的人!”

这几句话、倒把哈瑞云弄得啼笑皆非。

她想,这人即使开玩笑,也不应这样开法,慾待发作,却又发作不起来,只好哼了一声说道:“姑娘我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碰到像你这样说话的人,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你自己心里有数,可有必要让在下知道吗?”

哈瑞云指指鼻子道:“告诉你,姑娘我是王府的三格格!”

青友人只听得哈哈大笑道:“当真好不知耻!你们这王府是谁封的?既非王府,又那里来的什么格格?这种专为脸上贴金的做法,实在幼稚可笑!”

几句话,骂得哈瑞云实在无法反驳。

她父亲哈国兴本来就是冒牌王爷,说得实际一点,这王庄的偌大家业,根本是鹊巢鸠占,奴才霸占了主子的产业。

哈瑞云当然知道所谓王爷或格格等名称,不过是王庄上下人等的故意阿谀奉承,只是自小这样听惯了,已等于弄假成真,听起来也十分顺耳,如今一旦有人提出纠正,在感觉上反而有些大逆不道的意味。

她生性倔强,楞了一下,心服口不服地暍道:“你简直在胡说八道!王庄的人,谁敢不叫我爹王爷?谁敢不称姑娘格格?”

青衣人冷然笑道:“一个人到了不知羞耻为何物的时侯,别人也就懒得理喻她了,至于说谁敢不叫王爷、谁敢不叫格格,在下就敢!”

哈瑞云自幼娇生惯养,连哈王爷凡事也让她三分,何曾受过这等冷讽热嘲,当下,挥手一掌,猛向青衣人面颊掴去。

谁知青衣人闪都不闪,只是抬起左臂,向掴来掌势格去。

哈瑞云掌势尚未触及对方,突感右腕一麻,像是击在铁石之上,痛得她险些叫了出来,但她盛怒之下,立即飞出一脚,踢向对方小腹。

青衣人没料到她出腿如此之快,侧跃一步,趁势也捣出一拳。

哈瑞云被迫得只得急退两步,她自知今晚遇上了高人,再打下去,一定讨不到便宜,索性不再进击,暍道:“尊驾到底是那个道上的?快说!”

青友人淡然说道:“方才早就告诉姑娘了,在下是王庄的人,而且是王府的人!”

“你姓什么?叫什么?”

青友人赫然冷笑:“没有告诉姑娘的必要!”

“敬酒不吃吃罚酒,尊驾是想找死?”

“那应该是姑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