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三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哈瑞云扬手提起了袖口,将袖箭指向了青衣人的脑门。

岂知青友人看都不看一眼,冷然笑道:“在下早就料到姑娘在恼羞成怒之后,必然玩这一套,我若怕了,又何必前来,别说一筒箭簇,即使这客厅四周埋伏下天罗地网,也吓不倒在下!”

奇怪的是李敬元今天的性子,却是异样的温和,被人冷讽热嘲,甚至骂为奴下奴,依然面不改色,反而抢着打圆场道:“人家远来是客,三妞儿如此对待客人成何体统,大家有话好好讲!”

“他实在欺人太甚!”

哈瑞云依然平举了右手,手指随时都可扣动机簧:“客人那有这样说话的,今天总要让他瞧瞧姑娘的厉害才成!”

青衣人仍是神色自若,望着哈瑞云微微一笑道;“在下只有一条命,姑娘看着不顺眼,只管动手!”

哈瑞云咬了咬牙,刚要扣动机簧、不想就在这时,闪电般伸过一只手来,她猝不及防,袖箭筒竟被人截了过去。

“大叔这是做什么?”

原来冷不防夺下袖箭的,竟是李敬元。

李敬元干咳了两声道:“三妞儿!没有王爷的命令,怎可在王府里随便动手伤人?王爷当年早有规定,到王庄的人,不带家伙,不准打架,现在咱们怎可自己破坏规矩?”

哈瑞云哼了一声道:“李大叔!咱们王府的人,就这样好欺侮?”

李敬元道:“三妞儿!你虽然精明过人,总还年轻,凡事沉不住气,你认为大叔是好欺侮的吗?告诉你,今天的事,大叔自有处置,你在这里先陪陪客人,我去去就来!”

李敬元一迳来到哈王爷的上房,室内只有哈王爷一人,李敬元走到炕前,低声道:“刚才客厅里双方的话,王爷可都听到了?”

哈王爷面色凝重得如罩寒霜,吁口气道:“大致都听到了,你夺下云儿箭筒很对,连人家的身份都没弄清楚就把他干掉,当然不可以!”

“王爷认为他的身份………”

“我想他跟………”

“跟谁?王爷!”李敬元脸色显得十分神秘。

“跟宝泰王爷………”

“兄弟也一见就有这种预感,所以才始终不动声色!”

“看来我要亲自出去见见他了!”

“若他真和宝泰王爷有关,王爷准备………”

“当然要见机行事!”

“好!兄弟先回客厅!”

李敬元回到客厅,只见青衣人和哈瑞云隔得远远的坐在那里。

但见哈瑞云满面怒气仍未消失,而青衣人却只顾悠闲地欣赏着客厅四壁悬挂的字画。

这两人所组成的画面似乎颇不调和,因为男的英俊潇洒,女的千娇百媚,在单独相处时,应当亲亲热热才对。

“老弟!你当真要见王爷?”

青衣人转过头来道:“在下此来目的,就是要见他,不过,在下见的是哈老爷子哈国兴,不是什么哈王爷!”

他的话刚刚说完,哈王爷已出现在客厅门口,一步一咳地走了进来。

哈瑞云连忙上前搀扶。

青衣人并未起座。

但见哈王爷须发全白,身子又瘦又乾,似是满面病容,连举步都有些困难。

他由哈瑞云扶着在太师椅上落了座,淡淡瞥了青衣人一眼道:“就是这位小兄弟要见老朽吗?”

青衣人先是一怔,继而似是如有所悟,傲然笑道:“尊鸳就是哈老爷子?”

哈王爷连连咳了几声道:“不错!老朽今天身子不大舒服,有什么话,小兄弟就请赶快说吧!”

青衣人道:“在下想像中的哈老爷子,不是你这样子!”

哈瑞云叱道:“胡说!我爹堂堂王爷,难道还会是假的?”

哈王爷语气十分平和:“云儿!不许多嘴,让这位小兄弟说下去!”他淡淡一笑,转向青衣人:“你以前见过老朽?”

“纵然见过,但事隔二十几年,也记不清了!”

“那你又怎能说我不是你想像中的人?”

“据在下所知,哈老爷子不过六十多岁,绝不至于老到现在这种模样!”

“老朽今年七十三了,还能不老吗?”

“如果说哈老爷子七十三岁了,那该是在下的多疑,只是还有……”

“还有什么?”

“据在下所知,当年名震大江南北一代奇人大刀王五王老英雄,就是死在哈老爷子几人手下,可见你有一身高不可测的武功,但此刻看来,你并不像具有武功的人!”

哈王爷的脸色,瞬息间变了几变,接着又是一阵干咳,道:“年轻人,你错了,老朽年过七十,根本不会武功,如果老朽并非你想像中要见的人,咱们就不必再谈什么!”

“笑话!在下好不容易找到你,岂能错过机会!”

“好!”哈王爷大声吐了一口痰:“小兄弟!有话请讲!”

青衣人湛湛眼神,缓缓掠过哈王爷等三人,道:“哈老爷子!你可知道在下是谁?”

哈王爷笑道:“小兄弟不讲,老朽当然不知!”

哈瑞云也抢着插嘴道:“爹!这人很怪,从昨晚到现在,始终不肯说出名字来,好像他的名字能值多少钱似的!”

青衣人正起脸色,一字一句地道:“到了该表白身份的时候,自然要让你们知道,在下姓溥名修!”

哈王爷只听得脸色大变:“溥宝泰王爷是你的什么人?”

这时李敬元也变了脸色,只有哈瑞云似乎还蒙在鼓里。

溥修朗声道:“那是家父!”

哈王爷心头如受重击,呆了一呆道:“小兄弟!你可不能骗我!”

溥修伸手从怀中摸出一块绿光晶莹的雕龙玉佩道:“哈老爷子!这个你总该认得吧!当初家父终日佩在身上,你是他老人家的贴身心腹,不会没见过?”

在这瞬间,哈王爷和李敬元几乎都僵在当场。

溥修再看向李敬元道:“李老前辈!听说当年你跟随过家父,想必也见过这东西吧?”

“小兄弟!”哈王爷长长吁口气道:“事到如今,老朽也不得不承认你是溥小王爷了,你此来想做什么,只管直说!”

“首先咱们要谈谈这王庄的产业。”

“王庄的产业,当年自然是溥王爷的,但溥王爷撒手西归,当时他的亲人以及小王爷都不在身边,老朽身为总管,自然要接掌下来,这些年来,经老朽一手经营,家业岂止当年十倍!”

溥修笑道:“那是说现在王庄的产业,十分之九该是你的,在下只可分得十分之一是吗?”

哈国兴干笑道:“老朽也并非那个意思,老王爷归天之后,小王爷自然也算老朽的故主,你尽可在王庄住下,一切产业,也尽可由你支配,但老朽这些年来,也总不能白辛苦一场。”

“你认为我是为争产业而来的吗?”

“那么小王爷为何而来?”

溥修忽然态度变得异样郑重:“哈老爷子!这王庄的偌大家财虽然诱人,但在下还没看在眼里!”

“难道小王爷还有另外的大事?”

“不错!哈老爷子!你要对我实话实说!”

“小王爷这话什么意思?老朽一生诚恳待人,不知骗过谁来?”

“既然如此,算是在下多虑了,在下要问问哈老爷子,家父在什么地方?”

哈国兴先是大吃一惊,接着却仰脸打个哈哈道:“小王爷玩笑未免开得太大了,溥王爷明明归天已经二十年了,还问的什么人在那里!”

溥修冷然说道:“据在下这些年来的暗中调查,家父根本还活在世上。”

哈国兴霍然大笑道:“溥王爷的墓,就在庄后,这等大事,老朽还能一手遮天不成?”

溥修冷笑道:“哈老爷子!你本来就是一手遮天,如果在下预料不差,家父此刻,仍然在你控制之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