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三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李敬元长长吁一口气,像沉醉在往事里:“提起大叔的过往,你大概也知道得不少,二十几年前,大叔信了邪,做了义和团中的头目,而那时溥王爷是最捧义和团的,因此,我和沈君山等九个换帖弟兄,也投奔在溥王爷驾前效力,直到八国联军打进京城,溥王爷到西边避难时,我们九弟兄才离开他。”

“以后就没再见过他?”

“八国联军撤走后,两宫回銮,有人说溥王爷也回来了,我们九弟兄就又回到北京溥王府,谁知溥王爷并没回去。后来听说你爹在王庄,我们九个弟兄便来投奔你爹,却不曾在王庄看到过溥王爷,也许溥王爷那时已经去世了!”

“大叔早就认识我爹?”

“你爹在北京溥王府时,是溥王爷手下的红人,所以才会派他来掌理王庄。我们九弟兄第一次和你爹见面,就是在溥王府,彼此一见如故,就为了这原因,我们后来才到王庄来找你爹!”

“我爹刚才说,溥王爷和福晋是死在王庄,他们的墓,就在庄后,可是我长了这么大,从没看到附近有王爷和福晋的墓。”

李敬元也跟着楞了一楞,道:“是啊!不但你,连我也不知道溥王爷和福晋葬在那里,若王庄真有溥王爷和福晋的墓,那墓一定修建得非常气派,不会连咱们自己人都不知道的!”

“这么说我要问问我爹去!”

李敬元情不自禁地瞪她一眼,道:“不可以!”

哈瑞云一怔:“为什么?”

“这也许是你爹必须保守的秘密,他有他的难言之隐,你这个做女儿的,依大叔看,还是别问的好!”

“我真恨!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

“三妞儿!你该知足了,自小娇生惯养,要什么有什么,除了你爹,在王庄里,你够得上一呼百诺,唯我独尊了,若再不知足,世上就没有人能活得下去了!”

“奴才的女儿,产业是人家的,这样就叫知足吗?”

李敬元皮笑肉不笑地道:“三妞儿!奴变主总此主变奴好,你以为咱们这王庄就要交出去了吗?”

哈瑞云冷声道:“如果真主子到了,咱们当然不应再霸占,不过……”

“不过什么?”

“看样子总能随我爹的意。”

“你是说……”

“依我看,他假冒的成分大。”

“我也这么想。”李敬元点点头:“三妞儿!你是从那里看出他是假冒的?”

“第一,浅田樱子和铁飞龙怎会那么巧落在他手里?昨晚我是追赶浅田樱子时才遇上他的,所以浅田樱子不可能是他亲手捉到的。而且他若真是溥小王爷,也没有理由要捉住浅田樱子和铁飞龙。”

李敬元不住地摸弄着下巴道:“有道理!”

“第二,那溥王爷和福晋,不管死在那里,却绝不可能此刻仍活在王庄,他说这话,不过是一种无理取闹的敲诈勒索行为!”

李敬元用力一拍大腿,道:“三妞儿!真有你的一套,大叔完全同意你的看法!”

哈瑞云继续说道:“所以,依我推测,他很可能是黑龙会或日本陆军谍报部的人,唯有

(此处缺两页296,297)

“事情很明显,昨晚秦风是第一个赶出去追浅田樱子的人,照理说浅田樱子应该落在他的手里才对,若他不是和溥修是同伙的,溥修怎么会拿到浅田樱子的耳环?”

哈瑞云眨着一对乌黑明亮的大眼睛:“大叔的话,的确有理,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

“说不定那‘一阵风’就是溥修。”

“这倒不一定。”

李敬元笑笑道:“不过,这话你也别完全当真,我先前说秦风是咱们王庄的好帮手,这是往好处想。说他和溥修是同伙的,是往坏处想。三妞儿!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好坏两方面全顾及到,才不会吃亏上当。”

“大叔就请不必再叮咛了,待会儿见了秦风,我会小心行事的!”

哈瑞云别过李敬元,直往集贤小筑而来。

集贤小筑是王庄招待外客而设,可以容纳百人以上住宿。秦风昨晚就是被招待在这集贤小筑的。

路上,哈瑞云一直盘算着李敬元最后所说的那几句话,越想越觉有理。

她又想到,自己和秦风两人,今后必须保持距离,不能过於亲近,否则,若弄得陪了夫人又折兵,岂不把王庄的招牌砸在自己手上?

她后悔昨天和他过份的亲热,照昨天的进展情形,两人已几乎到了互订终身的地步,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既幼稚又好笑。

来到集贤小筑,进门之后,钱为仁老远就从柜枱内满面堆笑地迎了出来。

钱为仁是集贤小筑的管事,从前曾跟总管铁飞龙走得很近,昨日他为求自保,竟然出卖了铁飞龙,暗地里向王府通风报信。他为人头脑灵活,行事圆滑,挤走了铁飞龙,下一步他的最大心愿,便是弄上王府总管的差事,此刻见了哈瑞云,岂能不巴结奉承。

“三格格!您好哇!什么风把您吹来,快快请坐!”

说着忙又回头招呼跑堂的:“快给格格沏茶!”

“不必了!”哈瑞云冷声道:“那位姓秦的客人住在那里?”

“您是说秦爷?”钱为仁向真指了指:“就在里面上房!”

“给我带路。”

钱为仁应了声:“是!”像个哈巴狗似的走到前面引路。

过了好几条穿堂,才到达秦风所住的房门前,这间房是小筑里设备最好的上房之一,那是哈国兴昨日亲自交代的。岂料来到跟前,才发现房门上了锁。

哈瑞云心下车轮般打了几转,沉声道:“他什么时候出去的?”

钱为仁顿时显得十分窘迫,尴尬一笑道:“小的倒没注意到。”

哈瑞云冷笑道:“当的好差事,连客人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钱为仁连忙唤来几个管客房的店伙查问,他们的回答也不清楚。

“这样下去,我看有一天把脑袋丢了,你们也会说不清楚!”

钱为仁红着脸陪笑道:“三格格!您和秦爷不是很要好的朋友吗?”

“要好归要好,看店归看店,两码子事儿,别混在一起谈,姓秦的什么时候回来,随时通知我。不过要注意,通知我的时候,不能让他知道!”

就在这时,王府的一个下人,匆匆进来通报说哈王爷有请格格。

哈瑞云来到哈国兴房内,哈国兴又是歪在炕上吸大烟,六姨太在一旁服侍。

他见哈瑞云进来,轻轻拍了一下六姨太的大腿,道:“你先出去,我跟云儿单独谈几句话。”

六姨太显然不知要讲的是什么,虽然不高兴,还是依言出了房间。

“你坐下!”

哈瑞云在炕沿坐下,却见哈国兴只顾一口接一口地吸着大烟,反而不再讲话。

半晌之后,他才放下烟枪,伸个懒腰道:“可知道我为什么喊你来吗?”

“是不是为秦风的事?”

“知道就好,打一见面起,爹就觉得这人可疑,只因他是你的朋友,不便点破。爹的目的,是要慢慢观察,现在真相已明,爹也不能再不说话了!”

“我刚才只是怀疑,所以才到雅筑去找他,难道爹已经抓到他的真实把柄?”

“爹早就派出不少人注意他的行动,据刚才他们的回报,秦风今天早上天将亮才回到雅筑,不到半个时辰,就又由雅筑里出去,可见他的回客栈,只是在整理东西。他一夜没睡,回到雅筑,又不休息,原因何在,可想而知。”

“爹派出去的人,为什么不当场把他截住?”

“秦风身手了得,那几个人如何是他的对手,若明着和他冲突起来,打草惊蛇,以后的事情,反而不好进行,还有……”

“还有什么?爹!”

“他昨天表面是帮着咱们对付那日本娘儿们,暗里却是掩护地逃走。再者就是铁飞龙,咱们眼看秦风给他喂了一颗毒葯,秦风曾说那毒葯若半个时辰不服解葯就要七孔流血,肠断肚裂而死。而铁飞龙不但没死,反而落到那个自称溥修的手里,可见那毒葯是假的,再不就是秦风在半路上给他服了解葯。”

“爹怎知铁飞龙没有死,也许他是死后被那自称溥修的人从他身上搜出了那串钥匙也不一定。”

哈园兴嘿嘿笑起来道:“你想的不能说没道理,但半个时辰他能跑出多远,昨夜,我已暗中下令,这王庄百里之内,至少出动了几百人在搜查铁飞龙和浅田樱子的下落,却不见有人发现铁飞龙的尸首。”

哈瑞云只听得大为惊服,在以往,地只觉得父亲只是每天大部份时间躺在烟榻上,几乎什么事都不过问,直到现在才真正知道他的心机和手段,实在高人一等,不由暗暗寻思道:“难怪王庄上上下下几千人,甚至九大天王在内,在爹面前莫不服服贴贴,原来他老人家是深藏不露……”

哈国兴又拿起烟枪,嘶嘶的吸了几口:“云儿!知人知面不知心,别看秦风那小子长得不错,既风流,又潇洒,而且能言善道,就让他迷住心窍。唯有凡事头脑冷静,才不会吃亏受骗。”

“爹认为秦风还会不会再回来?”

“他为了进行工作,当然不能不回来,何况,他此刻还不一定知道咱们已对他起了疑心。说实在的,爹最初见到他时,也对他颇有好感,你李大叔也一直赞美他,若不是昨晚的事儿发生,爹和李大叔也许至今仍被他蒙在鼓里。”

“爹!可是我仍有疑问,秦风既然和咱们为敌,为什么又打死了黑龙会方面派来的金兵卫?”

哈国兴嘿嘿笑着,一边伸出手来,拍拍哈瑞云的肩膀道:“孩子!难道你不知道金兵卫虽然是黑龙会派来的,但根据调查,他却和清水次郎不和,而且他这次来王庄,若表现得好,很可能取代清水的南满会社社长地位。清水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当然要暗中设法除掉他,而秦风正是清水的私人代表,由他暗杀金兵卫,是理所当然的事。”

哈国兴的这一分析,更使哈瑞云不得不佩服他的过人见解。

“爹叫你来,就是为了这事卜别以为事情不大,却关系着咱们王庄的生死存亡。不瞒你说,爹初见他时,又知道他跟你很合得来,差点儿就决定你的终身大事,现在想来,也实在好笑。”

哈瑞云从她父亲那里出来,又到集贤雅筑去查看秦风是否回来,虽然她已交代过掌柜的钱为仁,还是放心不下。

秦风依旧不曾回来,直到天黑,仍然没有消息。

一连过了六天,在第七天天刚亮,哈瑞云起身不久,终于接到钱为仁派人来送讯,说是秦风已经回雅筑了,而且是凌晨才回来的。

哈瑞云急急赶到集贤雅筑,推门进去,果然秦风在整理东西。

哈瑞云在路上早巳盘算好,她想,若一见面就冲突起来反为不妙,不如暂时装做毫不知情,先试探试探他的反应,然后再采取行动。

秦风见进来的是哈瑞云,忙道:“我正要去找你,又怕你还没起床,正好你来了!”

哈瑞云在床沿坐下,故意笑道:“难得你还记挂着我!”

“不记挂着你,又教我记挂着谁?”

“既然记挂着我,干嘛六七天不照面?”

“我会向你解释,那晚没追上浅田樱子,我一直觉得窝囊,对不住令尊和你!”

“那是说这几天你一直在找浅田樱子了?”

“我确实在想尽办法把她捉回来,她对府上关系太大了!”

“找到她没有?”

秦风摇摇头,显出一脸赦然神色:“那女人太狡猾了,我若捉到她,早就送到府上了,何至于急成这样子!”

“可找到铁飞龙?”

“铁飞龙倒用不着找回来,他吃了我的毒葯,那天夜里不可能活过半个时辰!”

“谁见到他的尸首?”

“说不定已经被野狗吃了!”

哈瑞云和秦风对答了这几句,已越发可以确定他是黑龙会方面的人,而且和溥修是一伙的,但她总算沉得住气,依然极力保持心平气和。

“秦风!你这几天都住在那里?”

“为了赶办几件事儿,来不及回王庄,只好住在县城的亲戚家里。”

“你现在整理东西做什么?难道又要走了?”

“准备马上回家一趟。”

“回家有事儿?”

秦风叹口气道:“实不相瞒,这两天清水已经派人来连络过,要我到大连和他见面,我都当面拒绝。不想昨晚又接到家里的急书,要我马上回去,这次是不得不走了!”

“这里客栈并没看到有人来找你!”

“我住在王庄,清水和家人都不知道,当然没人会来找我。”

“到那儿去找你?”

“县城的亲戚家。”

“你回家之后,还会回来吗?”

“云云!”秦风走到她身边坐下,一只手搭上她的香肩,柔声道:“当然要回来,难道我会舍得离开你?”

哈瑞云强忍着内心的愤怒,暗暗骂道:“好小子!还跟我来这一套!”

秦风见哈瑞云不说话,只道她是羞羞答答,越发靠近身来,说道:“云云!咱们的事,你有没有向令尊提过?”

哈瑞云向后挪了挪身子:“提什么?”

“当然是提亲事,我看令尊对我的印象还不错,他老人家一定会答应。”

“秦风!这种事能由我提吗?或许你们家的女孩子有这种厚脸皮。要提是你们家的事才对!”

秦风并未注意哈瑞云的脸色,却自顾自的点点头道:“对!应当由男方找媒人提,不过你总要试探一下令尊的口气!”

“你刚才不是说我爹对你的印象很好吗?”

“那就用不着担心了,这次回家,就是把咱们的事,向两位老人家禀报,等我回来时,咱们就该有好消息了!”

哈瑞云心想已不必再跟他敷衍,脸色一正道:“我看你是在做梦!”

她说着,霍然站起身来。

这举动使得秦风登时呆了一呆,也跟着站起身来,那只手又准备搭上她的香肩。

谁知就在此时,他只感眼前凉风一掠,闪电般掴来一掌。

秦风在事出突然,猝不及防之下,“啪”地一声脆响,被掴个正着。

哈瑞云在盛怒之下,出手极重,打得颇有份量。

秦风连退两步,眼前金星直冒。

“云云……你………”

“秦风!事到如今,还装的什么蒜,别把别人都当威傻瓜,好像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聪明!”

“到底怎么回事儿?”

“你倒很会做戏!”

“难道你怀疑我?”

“我不怀疑你,你还想怀疑我不成?”

“这……”别看秦风一向能言善道,甚至油腔滑调也来得,此刻却弄得他大有百口难辩之概。

“不必这个那个的了,我哈瑞云瞎了眼,会交上你这种口是心非、汉姦走狗的朋友!”

秦风终于也被激起火气:“你说谁是汉姦走狗?”

“当然说你!”

“谁能证明我是汉姦走狗?”

哈瑞云鄙夷地冷冷笑道:“瞎子吃馄饨,你心里有数,用不着我多费口舌!”

“你非说明白不可!”秦风气呼呼地大声说:“士可杀,不可辱,我秦风生在世上,杀头可以,就是不能受人侮辱!”

“好!”哈瑞云寒着脸色:“我问你,你为什么掩护浅田樱子逃走?”

“胡说!”秦风几乎要跳起脚来:“我是帮你们捉人的,怎么反而说我掩护她逃走、简直狗咬吕洞宾!”

“你若是不掩护地,为什么不捉她回来?”

“我承认是一时大意,被她逃脱,但却不能诬蔑是我掩护她逃走!”

“凭你的身手会追不上一个女人?”

“你要知道那女人不是普通女人,即便换了你,也不见得一定追得上!”

“秦风!你好厉害的嘴巴,没理也能说出有理,简直是狗掀门帘子,全仗一张嘴!”

“我说的全是实话,难道你认为是强词夺理?”

哈瑞云强忍着一口气,顿了一顿道:“就算你说得有理,我再问你,铁飞龙为什么吃了毒葯不死?什么尸首被野狗吃了,那都是放屁,你看见那条野狗吃过铁飞龙来?”

这句话问得秦风还真不易对答,只好反驳道:“三姑娘!你既然说铁飞龙没死,又有谁见过他来?”

“溥修就见过。不但铁飞笼,连浅田樱子在内,都在溥修那里,这些事你应当比我知道得更清楚!”

“什么溥修?溥修又是谁?”

哈瑞云叱道:“笑话!溥修是你的同夥,反倒问我他是谁,你做戏的本事,是越来越逼真了!”

秦风此时已面孔铁青,喝道:“哈瑞云!你好像已经中了邪,越说越不对劲儿了!”

“若要听得对劲儿,除非我哈瑞云也是在做狗腿子!”

“哈瑞云!你和我秦风为敌,也就等於是狗腿子了!”

哈瑞云粉脸一热,不再答话,正好地手里拿着那条常常带在身上的皮鞭,猛地一鞭,抽了过去。

秦风知道鞭势厉害,不敢抬臂格架,房间内又无法后退,只好急急侧头闪过,跃出房门之外。

哈瑞云紧追了出去,刷!刷!刷!一连又是几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