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三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秦风赤手空拳,而且他前胸刀伤尚未痊愈,好在他身手矫捷,左闪右跃,虽躺过了正面攻击,但身上仍有好几处被鞭梢扫中。

哈瑞云他虽然可以用袖弩来制住秦风,却不便亮出来使用。因为她必须给秦风留下活口,作为人质,才能逼出浅田樱子和铁飞龙来。

这时,房门外早有十几个店伙,围拢过来看热闹,连掌柜的钱为仁也赶了过来。

哈瑞云料知凭自己不可能擒服秦风,便高叫道:“你们一起上,把他抓起来!”

店伙互望一眼,却只有两三个逼过去,其余的都仍站着不动。

钱为仁跟着暍道:“格格的命令,还不快上!”

众店伙这才七手八脚的拥了上去。

岂知如此一来,反而让秦风有了脱身的机会,只因先前他是面对哈瑞云这样高手,尤其那支皮鞭有如神龙出海,防不胜防,想脱身还真不容易。

此刻,众店伙拥了上来,哈瑞云唯恐伤到自己人,反而被迫停下手来。

那些店伙,只是乌合之众,谁也不肯硬拼,在这一晃之间,秦风早已跃出客栈大门,转过几条街,便不见了人影。

秦风一迳回到县城亲戚那里,匆匆整理了一下行囊。

他先到大连,然后回家,他的家乡,就在离大连不远。

电报上说家中有急事,他一路担心不日。待他回到家中,才得知不但是急事,而且是一件让人料想不到的惊人大事。

原来他的父亲秦让三,在夜晚访友途中,被人掳走了。

秦风先拜见了母亲,并好言安慰了一阵,立刻找到葯铺的管事赵中南问话。

秦家开着一家规模不小的回春堂葯铺,赵中南在葯铺里工作已经二十余年,是秦让三最得力的帮手。

经过两人研判的结果,秦风料定父亲必是被清水次郎派出的人给绑架,理由很简单,清水一连给他二次通知要他到大连见面,他都加以拒绝,清水为逼他就范而施出这种卑劣手段,绝不令人意外。果真如此,秦风反而稍稍放心,因为他自信凭自己和清水的关系,必可设法救出父亲。

在家陪着母亲过了一夜,次日一早,他便赶往大连,往清水南满会社而来。

南满会社是属于黑龙会的一个分支机构,会址设在大连的大广场附近。清水的社长地位,相当于黑龙会派驻大连的一个特派员。

秦风到达时,正是午饭过后。

普通人想见清水,还真不容易,秦风身份不同,他既是清水的朋友,又是清水的私人代表,更是清水连着二次派人邀他来的。

当他在会客室内坐下不久,清水就笑呵呵地迎了出来。

这家伙看上去不过四十岁,中等身材,圆圆的脸,留着两撇八字胡,风度还蛮潇洒,只是眼睛小了一点,偶而会显出贼眉鼠眼的模样。

他亲自为秦风递烟倒茶,自己也燃上一支雪茄。

“秦先生!我连着二次派人请你回来见面,都被你藉故回绝,还好,你终于回来了!”

秦风冷冷而笑,开门见山地说:“清水先生的手段厉害,我是怎敢不来!”

清水本是嘿嘿笑着,听了秦风的话,不觉楞了一楞:“这话什么意思?”

秦风也燃上一支烟,吸了两口,道:“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中国人有句话说一人做事一人当,阁下如果要对我采取什么不利行动,只管找我一人算账,干嘛要让不相干的人受累?”

清水把两只鼠眼眨了几眨道:“我还是听不懂你的话!”

“你们日本人当然不容易听懂中国人的话!”

“你们中国人所听懂的,我清水次郎就没什么听不懂的,我在你们中国已经十几年了,就是说中国话,也不比你们中国人差!”

“清水先生!咱们少来这一套,我是跟你讲正经话,不是胡扯的!”

清水喷着烟雾笑笑道:“当然是讲正经话,否则,我怎会连派二个信差请你回来,别忘了,日本人不是让你白干的,你已用过我们不少钱了!”

“要钱吗?”秦风弹了弹烟灰:“如果花得不甘心,我可以立刻全部还你们,那几个臭钱,还没有看在我姓秦的眼里!”

清水裂嘴笑道:“我们日本人一向最讲信用,最重道义,花出去的钱,当然不能再要回来。秦先生!刚才你的话,总要说清楚才对!”

“你如果还要一味的装疯卖儍,在下也只有直说了,你为什么派人绑架家父?”

清水似是吃了一惊,两只鼠眼,很快地眨动了几下道:“有这种事儿?”

“这件事你应当比我清楚!”

清水终于也被激出火气:“府上发生的事儿,自己不清楚,反而说我清楚,难道你怀疑事情是我干的?”

“岂止怀疑,根本就是你干的!”

清水八字胡掀了几下,大声道:“秦风!你有什么证据?”

“我会慢慢找到证据的!”

“既然拿不出证据,就硬往我身上栽赃,你们中国人脱靴子竟脱到日本人头上来了!”

秦风这时才觉出方才出言太过武断,在未得到真凭实据之前,清水当然不肯承认。

清水见秦风已没有刚才那股气焰,再吸了一口雪茄,脸色也缓和下来:“秦先生!咱们之间,是有合作关系的,若为了一场误会而闹翻,实在不值得,现在应当先谈谈咱们之间的事儿才对!”

“咱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什么话,咱们有合作关系,我连连派人请你,当然有事儿!”

“那你就说说看!”

清水抬手摸了摸八字胡,皮笑肉不笑地道:“秦先生!你做的好事!”

“我从来没有做过坏事!”

“那好,我问你,黑龙一号和二号是怎么死的?”

“在下不懂什么一号二号的!”

“那在王庄卖唱的老周跟小翠,你该懂了?他们就是一号和二号!”

“不错,听说过!”

“你岂止听说过,而且见过,最后更杀了他们!”

秦风暗吃一惊,但表面仍能不动声色:“清水先生怎会知道这件事?”

“我若连这点事儿都不知道,还干的什么社长,告诉你,这些天来你在王庄的一切,我大部份都清楚,你说,老周和小翠是否被你杀的?”

“是我杀的,怎么样?”

“这两人是黑龙会派出的工作人员,你现在跟我们合作,大家就是自己人,为什么自己人杀自己人?”清水的语气,咄咄逼人。

秦风冷笑道:“这事只能怨你!”

“怨我?”

“不怨你怨谁?”

清水两只鼠眼瞪得老大:“为什么?”

“咱们双方曾有约在先,凡是贵社派到王庄工作的人,你曾答应必先知会我,老周和小翠,既是你们派到王庄的,请问你可曾知会过我?”

清水顿了一顿道:“那是黑龙会直接派遣的,我事先也不知情。”

秦风笑道:“这就对了,既然没知会我,我又怎能知道他们是你们的人?而且,那天是他们准备向我下手的,我为了自保,也必须杀掉他们!”

“事情就这样简单?”

“两条人命,都是我杀的,当然复杂不到那里去!”

清水看着吐出去的一圈一圈的烟雾,神态反而十分平静,笑笑道:“好在这两人都是黑龙会直接派遣的,跟我扯不上太大的关系,这也就是我得到消息后不曾知会你的原因。那你为什么又杀死了金兵卫?”

秦风心头又是一震:“这事你也知道?”

“你的行动想瞒我,大概还不太容易!”

“你认为金兵卫不该杀?”

“我们同是黑龙会方面的人,当然不该杀!”

秦风仰睑打个哈哈道:“清水先生!这是你的心里话吗?你早就想用借刀杀人之计除掉金兵卫,现在我把他杀了,你应当感谢我才对。”

“秦先生怎么这样说话?”

“我若不杀他,只怕你这南满会社社长,很快就要下台了,在下早就知道你们两人素有过节,而且他这次到王庄若立了功,下一步就是接替你的社长职务,我秦风拿了你的钱,当然要帮你做些事情,中国人有句话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该懂吧?”

“不管如何,他总是我们日本方面的人。”

“他虽是贵国的人,做的却是有害贵国的事儿。”

“此话怎讲?”清水又翻起了鼠眼。

“那晚,他原是想杀我的,我是跟你合作的,杀了我,岂不等于杀自己人。这种人在我们中国称为汉姦,在贵国应当称为日姦,我替你们除去内姦,有什么不对?”

清水颇不自然地摇摇头,却又说不出什么来。多时才搭讪着道:“你怎么知道我跟金兵卫不和?”

秦风笑道:“我在王庄的行动,阁下能调查得一清二楚,难道阁下的一切,我就不应该明白?”

清水不由耸眉一笑道:“你很能干!”

“比起阁下,总还差得太多!”

清水不觉哈哈大笑起来:“秦先生!你在王庄,可见过哈庄主的七姨太?”

“见过!”

“她是皇军情报部直属支那特遣队方面的人。”

秦风冷然笑道:“你们日本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还有专门给人做姨太太的!”

“据支那特遣队方面的消息,她已暴露身份,必须离开王庄,可是直到现在,始终不见回来。”

“想必仍在王庄。”

清水摇摇头,脸色显得很凝重:“据最近的情报,她已离开王庄,但却不但人没回来,而且和支那特遣队也中断了连络,这有两个可能。”

“那两个可能?”

“一个是逃走途中被哈庄主追回关了起来,或者已被杀害;一个是给王庄以外的人给扣留住!”

秦风道:“我在王庄也听说过七姨太逃走的事,这种事他们都不愿多讲,所以详细情形并不清楚。”

“前天支那特遣队和本社曾举行过一次联合会议,会中决定再派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打入王庄。”

秦风笑道:“是否去顶七姨太的缺?哈庄主的姨太太已排到第九位,这位该是他的十姨太了!”

清水接连吸了几口雪茄,噘起嘴chún,嘿嘿地笑了两声道:“秦先生!你的艳福不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