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三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船到锦西,天色已晚。

锦西虽是一个县城,但因既临海又有大道,水陆交通方便,街市十分繁荣。

这时已是华灯初上时分,当他提着行李离开码头,准备进入市区时,便发觉身后似乎有人跟踪。

秦风回头一瞥,但见一位打扮入时的妙龄女郎。

这女郎看上去年在二十左右,明眸皓齿,风姿绰约。

她手里也提着一只皮箱,在秦风身后,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跟进。

秦风心中一动,若有所悟,停下脚步。

那女郎笑靥迎人地向秦风飘过一个眼波,道:“你就是秦先生?”

“不错!小姐是……”

那女郎越发笑得娇媚:“我叫山口美子。”

“你就是……”

那女郎风姿嫣嫣地点点头道:“昨天清水先生大约已经告诉过你了,用不着我再自我介绍了吧!”

“你也是由大连坐船来的?”

“是啊!我是听清水先生安排的,他说你在这趟船上,并且给了我一张你的照片。我在船上已经认出你了,只是人多不便交谈。”

秦风不由暗暗佩服清水的精明,连他的行动,也在清水控制之下。

“清水先生还对你说过什么?”

“他要我随你一起行动,你要完全负起今后照顾我的责任。”

“他交代你的工作项目是什么?”

“这个暂时不能说,反正咱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你慢慢总会知道的!”

“好吧!”秦风转身向前走去。

山口美子跟在身后,道:“准备到那里去?”

“今天天色已晚,先找个地方住下,明天再走!”

“我一切听你的!”

不一会儿,他们已来到一家客栈门前。

客栈管事的见他们衣冠不俗,带他们在楼上找了一间上等客房。

秦风本想吩咐开两间房,但山口美子在进门后便已声明他们是新婚夫妇,弄得他就无法开口了。

管事的走后,秦风道:“山口小姐!你一个姑娘家,和我同住一个房,方便吗?”

山口美子响起银铃般的笑声道:“你们中国人有夫妻分房的规矩吗?”

“可是咱们是假的!”

“为了工作方便,假的必须像真的!”

“我是为你着想,一个女孩子,最要紧的是清白。”

“干我们这行的,任务此清白更重要,同时说不定以后我会真嫁给你!”

“那就等你真正嫁给我的时候,咱们再同房,我们中国人,未婚夫妇连见面都不准的,更何况同房。”

“别讲你们中国规矩好吗?我是服从清水先生的,听说令尊大人的安危,也操纵在清水先生和支那特遣队方面的人手里。为了令尊的安全起见,你还是别坚持己见的好。”

秦风无可奈何的舒了一口气道:“不必再谈这些,你饿不饿,该先出去用点饭再回来休息才对。”

两人锁好房门,在客栈附近一家餐馆用过餐,再回到客栈。

山口美子关好房门道:“今晚是咱们的新婚之夜,听说中国人男婚女嫁,最重视*夜,有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的说法。”

“那是你们日本人把这句话想歪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并不是指的男欢女爱那件事上。”

“不管怎么样,咱们都该先洗洗澡了!”

这房间是套房,另有一间是浴室。

山口美子进去试了一下,水已烧好,她放满水,走出来道:“来!咱们一起进去洗吧!”

这一下,当真把秦风吓呆了。

他虽然知道日本人习惯男女合浴,而且脱得赤条条一丝不挂,依然能谈笑自若,面不敢色。要中国人这样做却实在没办法,尤其孤男寡女,只怕日本人除了夫妇之外,也没这种经验,当然,花钱召女陪浴,那是例外。

山口美子见秦风坐着不动,也不答话,便伸手拉着秦风道:“快来啊!”

秦风向后挪了挪身子,红着脸道:“你自己去,我不洗。”

山口美子柔声道:“坐了一天船,你身上一定也很脏,不洗干净,待会儿怎么上床。”

“不必管我!”

“我怎能不管,新婚之夜,是咱们两个人的事,快些跟我进浴室去!”

这情景,连秦风自己也大有阴沟里翻船的感觉,这种事本来是男人主动的,如今在一个小姑娘面前,他反而畏畏缩缩,不知所措起来。他一向很能捉弄别人,这次竟栽在一个女孩子手里,怎能说不窝囊透顶。

山口美子见拉他不动,只好松开手,绷起脸色道:“你们中国男人真是不大方,连澡都不敢洗,到底去不去?”

“你先去洗,你洗好出来我再去洗。”

“为什么?”

“我不习惯两人一起洗澡。”

山口美子摇摇头,叹口气道:“好吧!难怪你们中国人没有时间观念,一码子事儿偏要两次办。”

她不再理会秦风,迳自进入浴室,却连浴室的门也不曾关。其实她都邀秦风一起洗,关不关门,也就无所谓了。

整个半个时辰过去,山口美子才由浴室出来。

灯光下,迫得秦风连呼吸也近于窒息。只见她除了仅穿一条短裤外,全身赤躶,那雪白娇嫩的肌肤,有如滴粉搓酥一般。尤其高耸的双*,衬着细细的织腰,修长而又光滑晶莹的大腿,即使心如枯井的百岁人瑞看了,只怕也难禁心魂飘荡。

秦风强自镇定,迅速地别过头去。

山口美子却故意走近秦风身边,她全身散发着少女特有的体香,使得秦风也几乎把持不住。

只听山口美子柔柔的声音道:“你怎么不肯看我?是不是我长得不美?”

“你实在太美!”

“那为什么不肯看我呢?”

“世上太美的东西不能多看!”

“为什么?”

“看多了太可惜!”

山口美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去你的,美的东西不看才是真正可惜!”

“我看你还是穿上衣服吧!小心着了凉!”

“就要睡觉了,还穿什么衣服?”

“那你就请先睡下吧!”

“你呢?”

秦风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洗澡,匆匆进入浴室,把门关上,他的动作倒是很快,洗妤出来后,还好,山口美子已经拥被而卧了。总算使尴尬的场面,稍稍松弛下来。

秦风并不上床,却坐在床前找出一本小说观看,这本小说是他在船上用来消磨时间的,这时竟真正派上了用场。

“你好用功啊!”

秦风窘然笑笑说:“我从小有睡觉前看书的习惯,否则睡不着觉。”

“你的毛病好像不少呢!”

“也许是吧!”

秦风说完话,只顾低头看他的小说。

其实,此刻他根本看不进去,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山口美子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我长了这么大,终于第一次遇上这样一个男人了,多少男人在我面前献殷勤,我连正眼都不看他们一眼,现在居然有人跟我拿起跷来。”

秦风道:“我们中国人……”

“别中国人日本人的了,我是自小在你们中国长大,知道中国古时候出了个柳下惠。我从前根本不相信世上有这种男人,今天倒是有幸碰上了!”

“柳下惠是我国春秋时代的圣贤,我当然不敢比,美子小姐,即便圣贤,也有七情六慾。其实在你这样美丽的姑娘面前,尤其是男女独居一室,只要是正常的人,岂有不动心的。但你我之间,并非真正夫妻,你将来总是要嫁人的!”

“你怕我有了今晚的事,就嫁不出去?”

“彼此能保持一点清白无私,不是更好吗?”

“这是你的真心话?”

“咱们这次到王庄,是以夫妻名义前去,咱们只要在别人面前不露破绽就够了,至于私下里,大可不必做出超友谊的事。要知道若咱们现在做出超友谊的举动,吃亏的是女方,这种事男人需要时花钱都要去买,那有白送还往外推的。我克制着自己这样做,为的是不忍破坏咱们这段相处的友情,这话你应该懂得才对。”

山口美子无奈地转过身去:“那我就先睡了,你看你的书吧!”

果然,山口美子不久就进入梦乡。

秦风一整天车船劳顿,也早有倦意,丢下书,熄了灯,也轻轻上了床。

他和衣睡下,最恼人的,是只有一床被,两人肌体相触,虽然有些心猿意马,却又不敢辗转反侧,怕的是把身边这位东洋娇娃碰醒。

但山口美子却睡得很甜,虽有时醒来,也不再打扰他,就这样渡过了他有生以来最难熬的漫漫长夜。

次日醒来,他突感一惊,身边竟然不见了山口美子。

“该起床了,昨晚睡得还好吧?”

原来山口美子已梳洗完毕,穿戴得整整齐齐站在床前。而且桌上早已摆好早餐食物,这自然是她一早出去买回来的。

这使秦风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同时也觉出这位东洋娇娃也有她可敬可爱的一面,人言日本女人温柔体贴,最会服侍男人,看来确实不假。

他匆匆起身,盥洗即毕,穿好外衣,两人就在房间内用过早餐。

“秦先生!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这就走!”

“直接到王庄去?”

“先到王庄附近县城办点私事,在那里先住下再说。”

“为什么不直接去,听说你和他们相处得很好,而且和哈庄主的三小姐是好朋友,是吗?”

“那是过去的事了,我临回大连时,和哈小姐误会很深,若贸然前去,说不定会送上性命。”

“我听你的!”山口美子娇媚地笑笑道:“不过,有时候你也要听我的!”

“你要对我发号施令?”

“那倒不是,你知道我是听命于清水先生的,为了执行任务,你不妨有时也要委屈一下。”

两人离开客栈,随即乘驿车南下。

当天下午,他们就到了王庄附近的那座县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