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三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哈瑞云那天早上在集贤雅筑和秦风发生正面冲突,又被秦风逃脱之后,就被哈国兴派人叫了过去。

这次,哈国兴是在客厅里,另有神力天王李敬元在座。

李敬元此刻已暂代起王府总管,可以想见,这一职位落在他身上,其权势自然要比铁飞龙高出很多。不过,他已七二高龄了,对这职务,并不恋栈。

哈瑞云一眼就看出她父亲与李敬元似乎已密谈甚久。她在哈国兴身边坐下道:“爹!刚才的事,您都知道了?”

哈国兴在客厅里通常是吸水烟的,他咕噜咕噜吸了几口道:“爹当然清楚,云儿!你还是心浮气躁的老毛病不敢,这事做得未免太莽撞了!”

“秦风的身份已经败露,想逃走,我当然想捉住他!”

“你捉住他没有?”

“若捉住他,我就不会空手来了!”

哈国兴哼了一声道:“爹曾告诉过你,要多观察,暂时不可和他正面冲突,以免打草惊蛇。”

李敬元打圆场道:“王爷!这也怨不得三妞儿,即便换了兄弟,在那种情况下,也是会拦阻一下的!”

哈国兴道:“我的目的,是希望暂时按兵不动,一旦时机成熟,来个一网打尽,这样一来,他若果真和溥修是一伙的,即便捉到他,反而更使溥修提高了警觉,岂不因小失大?”

“爹!”哈瑞云却毫不在意的说:“您放心,他一定还会再回来。”

“即便再回来,彼此已经闹翻,也是不好处理了!”

李敬元道:“三妞儿!你怎么知道秦风还要再回来?”

哈瑞云道:“我和他动手时,他有一部份东西还留在雅筑里,没来得及带走!”

李敬元道:“那可要仔细检查检查,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

“不劳大叔费心,我已交代钱管事的把东西原封不动的收好送到我那里。”

李敬元听哈瑞云提到钱为仁,忙道:“王爷!您看雅筑钱管事的人怎么样?”

哈国兴料知李敬元话中之意,摸摸八字胡,慢吞吞地道:“那小子头脑倒很灵活,人也很能干。”

“比铁飞龙如何?”

哈国兴笑笑道:“这就很难说了,各有各的长处,各有各的短处。”

李敬元道:“如果王爷看得起他,不妨把总管的职务让给他干,免得悬缺太久,容易误事。”

“自铁飞龙跑掉之后,这些天来,你不是招呼得很好吗?钱为仁是否真正可靠,还很难说。”

“王爷不妨先让他干着,兄弟可以站在监督的立场,这样就不会出纰漏了!”

“只要你不嫌麻烦,我的意思,还是由你多劳点神比较妥些,等慢慢找到合适的人再说。”

“兄弟老了,难免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若给王爷误了事儿,实在担待不起!”

“好吧!”哈国兴终于点了头:“既然你的大力推荐,回头就把钱为仁那小子找来,我还要当面交代交代他。”

“兄弟马上就找他来。”

“也用不着那样急,听说自铁飞龙走后,那小于想巴结这个职务,想都想疯了,不妨就让他再难过一些时候。”

哈国兴这几句话,听得李敬元内心老大不是滋味,虽然他的推荐获得接纳,但哈国兴看来却不大愿意,只是碍着他的面子,勉强答应而已。

“王爷!”李敬元搭讪着:“那自称溥修的小子,好几天都没有消息了!”

哈国兴倒似胸有成竹,露出一抹阴笑道:“就在这几天,他一定会再来!”

“王爷是否已接到回报?”

“他的目的,不外敲诈勒索,目的不达到,他能死心吗?”

就在这时,有人进来禀报,外面有位溥先生求见。

“得!说曹操曹操就到。”哈国兴吩咐道:“有请!”

“王爷准备怎样对付他?”

哈国兴笑道:“待会儿咱们都要见机行事,千万不能莽撞。咱们的目的,第一步,不外是先查出他的底细,主要是他跟日本方面有没有关系,如果他和日本方面真有关系,浅田樱子和铁飞龙就让他去了。”

“为什么?王爷!”

“因为他们两个把咱们的一切秘密,必定早就全盘告知了日方,抓他们回来又有何用?”

“若他和日方没有开系呢?”

“那么事情就单纯了,咱们就必须设法把这两人弄回来,然后处死他们,纵使将来日本方面查知,我们也可再找藉口。”

说话间溥修已昂首阔步走了进来。

哈国兴和李敬元立刻起身相迎。

唯有哈瑞云,仍坐着不动,依然摆地大小姐的架势。

哈国兴招待溥修坐下,笑容可掬地道:“小王爷!咱们又是好几天没有见面了!”

溥修神态十分严肃:“听说哈老爷子最近准备买进二十箱鸦片,有这回事儿?”

乍闻此言,哈国兴脸色大变,连李敬元也猛吃一惊。

哈园兴暗道:“这种机密大事儿,连云儿都不知道,他那里得来的消息?”但他却仍能沉住气,捋着花白胡子微微一突道:“小王爷的消息倒真灵通,可惜根本没有这回事儿!”

溥修冷笑道:“这种事儿哈老爷子当然不肯承认,只怪在下多嘴了!”

哈国兴两眼眨了几眨道:“小王爷干嘛提这种毫无根据的事儿来?”

溥修朗声道:“哈老爷子!你要明白,偷运鸦片,虽然一转手就可获得暴利,但受害的却是咱们中国的老百姓,自大清以至民国,政府都是励行禁烟的,前清有位爱国爱民的林则徐,你总听说过吧?”

哈国兴呵呵大笑起来:“这是从那说起,不知是那个混帐东西在造谣生事。”

“纵然你骗得过我,却骗不过你的良心,哈老爷子!你们王庄生财之道很多,但至少应当有所选择。”

哈国典笑道:“小王爷!王庄养着几千人,自然要有生财之道,不然大伙儿怎么活得下去,如果小王爷有什么需要,也尽管开口,只要我办得到,无不尽力。”

溥修昂然说道:“我的需要很简单,只有两件事。第一,从现在起,停止一切非法勾当;第二,把家父母交出来。”

哈国兴嘿嘿笑了起来道:“小王爷!现在已经不是大清皇帝在位的时候了,王庄若有什么不法勾当,只有官府来干涉,不知小王爷是那个官府的人?”

溥修不动声色道:“大清皇帝在位的时候,舍下是王府,现在是民国,在下只是平民一个。”

“这就对了,小王爷是明白人,何必多此一举,至于第二……”

“你总可以做到吧!”溥修紧紧追问。

“人死不能复生,老朽怎能把死去多年的溥王爷和福晋让他们活过来?”

“我看哈老爷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在下如果空口求你把家父母交出来,你当然不肯。不过,别忘了在下手里有你的把柄。”

“你是说那日本娘儿们和铁飞龙?”

“除非你不想要他们回来,或者逼我把那日本娘儿们交给日本人。”

哈国兴打个哈哈道:“小王爷虽然能干,可惜还没有那种手段。”

溥修听得一楞道:“你是说那日本娘儿们和贵庄总管不在我的手中?”

哈国兴阴笑着道:“不错!如果他们两人真的被人掳去,也该落在一个叫秦风的人手里,除非你和秦风是同路的!”

哈国兴的这几句话,使得李敬元和哈瑞云都有些吃惊起来。

溥修似是也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怔了一下道:“在下听不懂哈老爷子的话,秦风是什么人?”

“你们之间有合作关系,难道不认识?”

“在下合作的人很多,就是没有一个叫秦风的!”

哈国兴却看向哈瑞云,阴森森地笑着问道:“云儿!那秦风是不是他的化名,你应当清楚!”

哈瑞云被问得一楞道:“他本来就叫秦风嘛!”

哈国兴道:“你可曾调查过?”

哈瑞云道:“我可从来没听说连名字都要调查的!”

李敬元也插嘴道:“三妞儿!王爷说得对,你可能被那小子骗了,你跟他是早就认识的朋友,我们都是由你这里知道他叫秦风的。也不想想,人那有叫那种怪里怪气的名字,风风雨雨,不是骗人是什么?”

哈瑞云道:“这我倒没想过。”

到这时,她才发觉秦风这名字的确太新潮,令人听着有点别扭,难道真是他的化名……

“小王爷!”哈国兴眼光又转向溥修:“只要你肯说出和秦风的合作开系,凡是我办得到的,你可似提出任何条件。”

“在下根本不认识这个人,那里来的合作关系。”

哈国兴冷冷一笑道:“如果这话是真的,小王爷的诈骗手法,就未免太高明了!”

溥修脸色一变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如果老朽点破了,只怕小王爷脸上不大好看!”

“哈老爷子用不着卖关子!”

“那老朽只好揭开你的底牌,你不过假藉那日本女人和铁飞龙在你手中为由,向老朽要挟,希望达到敲诈勒索的目的而已。我哈国兴活了大半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不至于栽在一个年轻人的手里。”

溥修豁然大笑道:“你的意思是说那日本女人和铁飞龙根本不在我手里?”

“只能说尊驽还不具备捉住他们的本事!”

“哈老爷子说这话的目的,不过在试探在下,你并不能确定他们两人是否在我手里,如果他们真在我手里,你又怎么样?”

“要证明他们在你手真,必须拿出证据来。”

“你要的什么证据?上次的耳环和钥匙,难道不是证据?”

“那些东西,谁担保不是从别人手里截来的?”

“你是想要在下亲自把他们带到这里给你当面瞧瞧?”

“那倒不必!”

“若当真有此需要,在下倒很愿意把他们牵到这里让你们看看,免得哈老爷于想七姨太想得厉害,闹起相思病,在下倒有些担待不起!”

“我哈某人的确有点想她,可惜你这大夫洽不了我的病。”

“也好!在下先给你一样东西,也许能让你略解相思之苦!”

溥修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递到哈国兴面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