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四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时,天色早已完全暗了下来,天上又乌云密布,不见星月,所能感到的,只是潮声盈耳,而茫茫大海,却似乎越来越令人恐怖,像要吞噬整个的大地。

忽听山口美子叫道:“你看那是什么亮光?”

秦风顺着她的手势看去,果然身后岸边远处的树林内,有一条光芒发射出来。

只听山口美子又道:“是否王庄接货的人也来了?”

“走!咱们过去看看!”

“不怕被他们发现吗?”

“这样的夜色,他们很难发现动静,咱们可以顺着礁岩再往前走,然后绕到他们后面。”

“干嘛一定要过去?”

“我们兵法上说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咱们必须先弄清他们的来路,进行起来才方便,否则,岂不等于盲人骑瞎马。”

“好像下面还有一句呢?”

“不错!下面一句是夜半临深地,你说危险不危险?”

两人沿着岩石走出很远之后,才再折入树林,慢慢向刚才发光之处接近。

这时,那光芒早巳熄灭,但在黑夜里仍能辨认出是一辆双辔马车停放在那里,旁边另有一辆轻便马车。

他们不敢再向前进,只好就地隐身在一棵大树后的草丛中,偷偷向外张望。

只是除了马车之外,并未发现有人在那里。

蓦地——

一条人影,由他们身旁一掠而过,直往停车之处奔去。

只听车旁树下一个低沉的声音:“是云儿!你怎么也来了?”

“连爹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显然,先前说话的是哈国兴。

又听哈国兴道:“是谁告诉你的?”

“我看到马车出来,而且爹也上了车,所以才跟了来,原以为不一定能找到你们,不想一找就找到了!”

“爹不让你出来,是因为你对这种事儿?往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爹放心!这次一定不使您失望就是!”

又听李敬元的声音道:“三妞儿!看来你总算开窍了,这种事情,咱们不干别人照样干,谁不想多捞几票,尤其王爷养着几千人!”

哈瑞云道:“我倒不是为这个!”

“那你为什么?”

“我担心咱们王府的力量,越来越不行了,连爹这么大年纪,都要亲自出马,大叔您也是七十以上的人了,你们两位老人家加上一个李再兴,出来干这种拼死卖命的事儿,教我怎能放心得下?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咱们王庄不就完了吗?”

哈国兴道:“你说的这才像话,快过来藏好身子!”

哈瑞云走了过去,低声问道:“爹!什么时候行动?”

“船什么时候到,咱们就什么时候行动!”

李敬元侧过身子道:“王爷!也许时间差不乡了,咱们该到海边去了,这里离海边还远,船到了不易发现,而且也不好连络。”

哈国兴道:“对!车子就留在树林里,等卸下货来再开过去!”

李敬元道:“咱们人手不多,两个骂车的,最好也叫他们过去帮忙卸货。”

哈国兴道:“也好!”

李敬元随即把两个车夫叫下车子,一边转头问道:“再兴!这趟行动,王爷规定非必要时不准玩命,飞刀可要多带些!”

一个年轻人的声音道:“大爹放心,侄儿身上足足带了二十几把。”

这人不消说,是人人称飞刀圣手的李再兴了,北方人称大伯父为大爹,可知李敬元在他父亲那一辈上是老大。

李敬元道:“那足够了,不过,黑夜之间,必须切实看准了才能施展,以免伤到自己人。”

哈国兴看看人已到齐,低声下令道:“走!一齐到海边礁石上去!”

六个人很快便消逝在树林前方的沙滩上。

秦风轻轻拉了一下山口美子的衣角道:“有没有带刀?”

“你也想施展飞刀?”

“那倒不是,如果有,快拿出来!”

山口美子果然从腰间解下一把匕首,递与秦风道:“要做什么?”

“先把他们的拖马动了手脚再说,待会儿拖马不能驽车,纵然卸下货来,也不容易搬走!”

秦风说着话,走过去把每匹马的马蹄都轻轻的刺了一刀,匕首递还山口美子道:“把刀收起来!”

山口美子道:“这一把你留着防身好了,我身上还有。”

秦风把匕首在腰间插好,回头道:“咱们也该跟过去了!”

这片沿海礁石,足有好几里长,当他们到达海边时,已找不到哈国兴等六人藏身何处。

在秦风的想像里,这倒要凭运气了,待会儿谁先发现运货船,谁先靠近货船,谁就占了优势。

但他早已料到,这种事儿靠运气而成功的成分实在不大,因为王庄接货的人,和船上的人必有暗号连络,他和山口美子却无从得知暗号是什么。

只听山口美子低声道:“电棒子还带在身上没有?”

“当然在啦!”

电棒子就是手电筒,是北方人惯用的叫法。在那时手电筒算是一种新奇玩意儿。一般人夜间行动,都是提着马灯的。他们夜晚劫船,手电筒自然是少不了的用具。

山口美子道:“咱们要注意哈庄主和走私船之间的连络暗号,要不然,人家把事情办完了,咱们可能还不知道呢!”

大约一顿饭的时间过去,秦风终于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堆暗影在不时晃动。

“美子!他们就在前面不远。”

山口美子凝神视察,也看出前面的人影,道:“要不要过去?”

“当然要过去,等他们和走私船连络好之后,咱们再设法把他们制服。”

两人采取极低姿势,缓缓向哈国兴等人停身之处接近,直到相距仅二三十步的另一处礁石后才停止下来。

本来,夜晚行动,极易发出声响,而且声响比白昼传播得较远,好在潮声甚大,纵然有些声响发出,哈国兴等人也难以察觉。

又过了大约半小时,只听李再兴的声音:“好像来了!”

李敬元道:“你看见了什么?”

李再兴道:“看是看不见,只是刚才海面上好像闪亮了一下!”

哈国兴吩咐道:“先看他们发出的暗号,暗号对了再连络。”

果然,不大一会儿,海面远处,有提马灯的光亮明减了几下。

李再兴道:“不错!是约定的暗号。”

他说着,手中的电棒子也瞬即明灭了几次。

海面上的光亮又开始显现。

李敬元目不转睛的监视着,道:“双方已辨认无误,就不必再连络了,免得惹出麻烦。”

山口美子看到这里,拉了拉秦风的衣角道:“咱们是否这就动手?”

秦风道:“船靠岸还要一段时间,现在动手太早。”

“没有码头怎么靠岸?”

“也许前面的礁石下面水深,可以直接把货卸在礁石上。”

这船既然能往来偷渡香港,自然不会太小,若计算时间,方才李再兴和船上连络时,那船大约在二里之外,即便航速放缓,算算也应该到达了,谁知足足半个时辰过去,依然不见踪影。

李敬元等得不耐烦,吩咐李再兴道:“再连络一次看看!”

李再兴依言用电棒子打出暗号,对方竟然毫无反应。

这一来楞住了李敬元:“这是怎么回事儿?”

其实,这时哈国兴、哈瑞云、李再兴也全楞住了,连暗藏在二三十步外礁石后的秦风和山口美子,也大感莫名其妙。

“怎么搞的?”李敬元嚷着,声调也不由提高了不少。

哈瑞云道:“李再兴!你刚才连络的暗号对不对?”

李再兴道:“怎会有错,这是王爷亲口交代使用的第八号暗号。”

“他刚才连络的没错,当时也是我亲口交代刘彪使用这套暗号。”是哈国兴的声音。

哈瑞云也开始焦急,道:“没错怎么到现在船还不到?而且反而连络不上了!”

李再兴寻思了一下,道:“是不是二把万不小心把电棒子掉到海里去了?若他只带了一个电棒子,那当然连络不上了!”

李敬元冷哼了一声道:“连络不上船总该到吧!”

李再兴摸了摸脑袋道:“那可能是走错了方向。”

李敬元道:“离岸只剩下一二里路,而且方才还连络过,就是闭着眼也能把船开过来,何况这地方水最深,是咱们一向靠船卸货的地方,他会不知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