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四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又一支香时间过去了,依然不见船踪。

哈国兴还算沉得住气,没讲什么话。

哈瑞云可就发了娇嗔:“真是气死人,这种事儿我是第一次参加,想不到第一次就触了霉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哈国兴等几个人的心情,是越来越不安,越来越沉重。

他们那里知道,二把刀刘彪这时已在海上发生了不平凡的遭遇。

刘彪带着得力助手王登云跟两个船夫,来到近海离岸边不到二里处,才发出信号,接着他也收到了岸边礁石上接船人的信号,双方辨识无误,自然就该把船驶往礁岸卸货处。

他们这只走私船,表面看来,只是一只普通中型渔船,但舱内的各种机器,却都是从外国购买的最新设备,所以往来日本香港等地,仍能十分安全。

王庄拥有这种船只,大约不下七八艘之多,因之不论走私贩毒,或盗运军火,连船只都是自己的,不但方便,更能处处得心应手。

就在连络过后准备向礁岸行驶,突然一只小型渔船很快地从斜刺里驶了过来,接着小船上有人高喊:“刘彪!把船停下来!”

这声音对刘彪来说,是再熟悉也没有了。

刘彪立刻命令王登云进舱通知船夫暂时停止航行。

那只小渔船迅速地靠近刘彪的走私船,先前那声音道:“刘彪!快把扶梯搭下来,我先上去看看!”

刘彪依言先丢下一根系在船头上的绳子,然后放下扶梯。

小船上那人接住绳子,再固定好,这样两条船就靠在一起,不致摆动了。

那人登上走私船,问道:“一共多少箱?”

刘彪道:“二十箱。”

那人再问:“都放在什么地方?”

刘彪道:“为了防备意外,放得很分散。”

那人道:“另一个是王登云吗?”

刘彪道:“不错!是他。”

那人吩咐道:“叫王登云和两个船夫一起动手,把所有的箱子全搬到这里。”

刘彪道:“为什么?”

“他妈的!连这点头脑都没有,为了争取时间,卸货越快越好,当然要先集中起来。”

“好!我马上通知他们搬上来。”

刘彪说着,也连忙跑下舱去。

原来登上走私船的这人竟是铁飞龙。

刘彪是二十天前奉命到香港运货的,铁飞龙当时仍是大权在握的王府总管。

至于后来发生变故,刘彪自是毫不知情,铁飞龙这几年一直是王府的红人,刘彪做梦也想不到这位红人此时成了王府的对头。

刘彪进舱不久,就带着王登云和两个船夫,各自扛着一个大烟箱走了上来。

铁飞龙依然摆出他的总管口气,高声道:“大家辛苦了,还要再辛苦一次,把箱子统统搬上来,回头王爷定有重赏。”

王登云搭腔道:“总管也要请客才行啊!”

铁飞龙笑着骂道:“你这小子是裁缝掉了剪子,就是没忘了吃(尺),回去以后,本总管不但请客,也照样重重有赏。”

王登云笑嘻嘻地道:“那就先谢了!”

铁飞龙道:“别只管嚷嚷,快点搬你的去吧!”

不大一阵工夫,烟箱已搬了一大堆,每个人都气喘如牛,虽然深夜里海风寒意袭人,但他们却都不断拭着汗。

“还有没有?”铁飞龙问。

刘彪道:“全搬出来了,二十箱一箱也不少!”

铁飞龙虽然手里带着电棒子,却不便使用,摸黑数了一递,果然是二十箱。

刘彪道:“铁总管!一箱不少吧!”

铁飞龙道:“各位还要辛苦最后一次才行。”

刘彪楞了一下道:“还有什么辛苦的?”

铁飞龙道:“再把烟箱搬到小船上。”

刘彪呆了一呆道:“从前好像没有这种规矩。”

铁飞龙暗暗一惊,道:“什么规矩?”

刘彪道:“从前都是直接靠岸,这次怎么使用起驳船来?”

铁飞龙笑道:“原来你问的这个,今晚风很大,王爷说直接停靠礁岸,恐怕碰坏船,所以才敢用驳船。”

“驳船照样也会碰坏啊!”

“他妈的,怎么脑筋这样死,驳船可以驶向沙岸,驳船上早预备好了长绳,岸上的人一拉,不就可以靠岸了吗?”

“可是刚才灯号连络时,他们接货的人,明明都在礁岸上等着。”

“刘彪!我看你快要变成石灰脑袋了,他们当然要在那里跟你连络。”

刘彪尴尬地乾笑着道:“总管!您别发脾气,出发前王爷亲自交代过,要在礁岸上卸货,根本没提到驳船的事。”

“话是死的,人是活的,难道王爷就不能临时改变主意?”

“这………”

“别这个那个的了,你连我也不相信?王爷一切都相信我,你他妈的还要跟我拿跷?”

“话不能这样说,兄弟说句实话,出发前王爷曾交代过,这趟买卖没让您知道,所以,您现在来接货,兄弟才感到有点儿奇怪!”

“我是王府总管,王爷什么事儿瞒过我来?难道你是想在我面前挑拨是非?就是我垮了,这总管也轮不到你干!”

刘彪大感为难,道:“这样吧!这事儿大概沈二爷知道,他老人家每次接货都亲自出马,他如果在驳船上,最好请他出来证明一下。”

“沈二爷就在礁岸上,这么远,怎能请他老人家来?”

“那您把王爷的令符拿出来看看也可以。”

刘彪说的令符,其实只是哈国兴的证明字条,上面盖有哈国兴的图章。

这一来倒把铁飞龙难住了,原因是他可以事先找人模仿哈国兴的笔迹写张便条,但那图章却无法假造,因为哈国兴的图章有几十个,他在每次派人外出办事前,必先盖好一个图章交给那人秘藏,卸货时再写张便条,依然盖上同一颗图章,出外工作的人接过条子,必须先查对两个图章是否相符,否则便是假冒。铁飞龙自然不知哈国兴这次用的是那颗图章。

刘彪见铁飞龙拿不出令符,只好干笑一声道:“铁总管!对不起,这货还是等靠岸再卸的好,兄弟责任重大,只有请您多多包涵了!”

铁飞龙道:“我当然有王爷的令符。”

说着,探手在怀里乱摸一阵,接着“啊”了一声道:“糟糕!可能是掉了!”

“掉了?这就难办了!”

铁飞龙冷笑道:“刘彪!你早这样小心,王爷当初就该选你干总管了,把我铁飞龙当成外人,说不定再过几天,连王爷也不相信你了!”

刘彪连忙陪笑道:“兄弟是有重大任务在身,待会儿下船后,兄弟再给您赔罪好不好?”

“姦吧!”铁飞龙似乎有些恼羞成怒:“我请出一个人来,看你敢不敢再讲歪理!”

他的话刚刚说完,小船上响起一个娇脆无比的声音:“刘彪!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连铁总管的话都不相信,看看我是谁?”

夜晚虽看不清面貌,但听声音也使刘彪大大吃惊。

从小船船舱中出来的人,赫然竟是七姨太樱花儿。

刘彪自然知道七姨太是哈国兴九房姨太太中最得宠的一个,连忙哈着腰儿恭恭敬敬地说道:“原来是七娘娘!”

七姨太娇滴滴的声音道:“刘彪!你这样认真办事儿,可见王爷的眼光不差,铁总管方才的话不假,今晚风浪大,你就吩咐他们把东西搬到小船上来吧!”

“可是,七娘娘,王爷曾………”

“王爷当初交代过你不假,今晚他老人家本想亲自来接船,因为这两天受了点儿风寒,身子不舒服,所以才派我来,你连我也不相信?”

刘彪总算放下了心,转头向王登云等三人道:“你们还不快些搬!”

七姨太道:“风浪大,上下扶梯不方便,万一掉到海里去不是好玩的,你们最好捆起烟箱,只要放下来,我这里有人接应。”

她说着,向船舱叫道:“你们都上来!”

船舱内应声出来三条高大的人影。

刘彪打量了一下,问道:“七娘娘!他们是谁?”

“当然是我带来的人了!”

“姦像没见过?”

“府里的人那么多,你见过几个?”

刘彪不再说什么,立刻指挥着王登云等几人找出绳子,把二十只烟箱,边捆边往下放

铁飞龙也抢着帮忙。

刘彪看着,反而过意不去,道:“铁爷!我们自己来就成了,您何必也跟着辛苦!”

铁飞龙笑道:“大家一起来,争取时间要紧。”

很快的,二十箱鸦片全被搬到小船上。

刘彪道:“铁总管!您是否坐大船跟咱们回去?”

铁飞龙道:“货在小船上,我当然要帮着七娘娘照顾小船要紧。”

“我们呢?”

“你们还是要驶向礁岸,沈二爷在那里等着你们呢!”

刘彪眼看铁飞龙从扶梯下到小船,道:“铁总管!这趟货运来不容易,你们还是要小心!”

铁飞龙解开系在小船上的绳子,道:“你们走了几千里路都没事儿,我总不能临到家再出漏子吧!”

七姨太也向刘彪等挥挥手道:“你们辛苦了,回府后等着领赏吧!”

苍茫夜色中,小船很快便在大海中消逝。

刘彪拭一下额角上的汗水,望了两个船夫一眼道:“你们进舱准备开船。”

王登云也拭着汗水道:“二把刀!咱们这赵差事总算圆满完成了!”

“可不是嘛!回头要好姦休息休息才成。”

王登云笑道:“宜春院的金莲等着你呢!”

“对!等王爷犒赏下来,我要找金莲好好痛快痛快,你也别说我,珍珠还不照样在等着你。”

“要不要再跟岸上连络一下?”

“我倒忘了,当然要再连络一次。”

刘彪掏出了手电筒。

岸边的哈国兴等人,这时当真已望眼慾穿,他们只以为船开错了方向,但又不知开到什么地方。

两个马车夫,干脆打起盹来。

忽然,海面上又打出信号,李再兴叫道:“大家看,又发出信号来了!”

李敬元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好像还在老地方。”

李再兴也打出信号,之后,几个人纳闷的等着。

渐渐,巳看到船的黑影。

哈国兴吩咐两个车夫道:“你们回到树林准备把车驾过来。”

不到几分钟时间,船已驶近礁岸边,速度也放缓下来。

船靠礁岸后,抛下锚,刘彪刚要跳上岸来,却听李敬元道:“刘彪!你们怎么搞的,在海面上停那么久,连络也连络不上。”

刘彪楞了一下道:“李大爷!您也来了!”

李敬元没好气地道:“我不能来吗?”

“不是说沈二爷来接船吗?”

“你沈二爷到西天去了!”

刘彪以为这老家伙在开玩笑,跳上礁岩道:“还有谁来了?”

只听哈国兴道:“你们辛苦了!”

刘彪呆了一呆道:“王爷也来了,您老人家不是病了吗?”

李敬元喝道:“你这小子怎么一下来就胡说八道,你想咒王爷?”

哈国兴倒未发脾气,问道:“货到齐了吗?”

刘彪道:“到齐了!”

哈国兴又问:“一路上可有风险?”

“托王爷的福,总算没出岔子!”

“那就赶紧卸货。”

“卸货?”刘彪顿了一顿:“不是已经卸了吗?”

李敬元一跺脚,骂道:“你这小子好像发了神经病,跑了一趟香岛,说话就颠三倒四的,船没靠岸,怎么就卸货了?”

王登云抢着叫道:“李大爷!货真的卸了,难道您还不知道?”

李敬元火气越来越大,狠狠骂道:“你们的胆子越来越大,刚才跟王爷开玩笑,现在又跟我开玩笑,你们把货卸到海里不成?”

刘彪和王登云辛苦立了一场大功,方才见到哈国兴跟李敬元在岸上,心想他们一定要先说几句好话,聊表慰问之意,没料到一见面就惹来李敬元一顿臭骂,心里不是味儿,自然说话也就顾不得礼貌。

当下,刘彪高声道:“李大爷!开玩笑的是您,刚才我们在海上停了那么久,就是在卸货,你来接船,就该清楚,既然清楚,就不该拿我们开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