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四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钱为仁见哈瑞云陪着秦风有说有笑的走进来,不由暗中嘀咕道:“他们两个究竟搞的什么名堂?好了又打,打了又好,简直是儿戏嘛!”

但他还是陪着笑脸迎了出来。

“钱管事的,把这里最上等那间房,腾出来给秦先生住。”

钱为仁虽然内心里老大不情愿,也只好照办,把两人带到房门外,自行离去。

这间客房布置得的确十分豪华气派,进入室内,哈瑞云道:“还中意吧?”

秦风打量了一眼,道:“太好了!反而令我消受不起!”

哈瑞云忽然怯生生忸怩一笑道:“等你有一天结婚了,再到王庄来,这里便是你最好的蜜月新房。”

秦风被说得脸上一热,但在这一刹那间,却使他大感为难起来,若山口美子坚持也要同来,又不能向哈瑞云说明真相,事情岂不太过尴尬,想到这里,只得搭讪着道:“如果真有一天,新娘子不是你,那该怎么办?”

哈瑞云哼了一声道:“你看上谁,就跟谁结婚,与我有什么相干?难道我哈瑞云非要嫁给你不成?”

“那是我多心了!”

哈瑞云冷笑道:“别觉得自己了不起,你为什么不问问我,肯不肯嫁给你?”

“那你是不愿意了?”

“愿不愿意是我心里的事儿,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不过想试探试探你的心意,自己也好有个数儿,若你坚持不愿意,我也只有另作打算了!”

“你就另作打算吧!希望能早点喝到你的喜酒。”

“这话可是你说的?”

“当然是我说的,你有本事,越快越好,那怕是明天。”

“明天太迟了!”

“那就今天晚上。”

“好!今天晚上就把新娘子带来给你看!”

哈瑞云不屑地冷叱道:“你当然可以办得到,宜春院有百来个现成的,含芳就是你的老相好!”

“我不会带含芳来。”

“想带谁来是你的事儿,少在我面前扯臊!”

秦风笑笑道:“三小姐!我那新娘子,也许比不上你,但至少不是那些水性杨花的人!”

“最好是讨个皇后来,对不对?”

“现在是民国了,那来的皇后,府上是王府,不但有娘娘,而且还有格格!”

哈瑞云叱道:“秦风!你到底胡扯些什么?”

秦风长长吁口气道:“三小姐!我说的是真话,老实对你说,我这次回家,就是奉父母之命完婚的,虽然不愿意,但父母之命,不敢不听从。”

哈瑞云冷冷笑了起来道:“该向你恭喜了,什么时候把新娘子带来,让我们瞧瞧。”

“你若真要看,我晚上就把地带来。”

“姦啊!我哈瑞云一定特备一桌酒席,向你们庆贺庆贺!”

“你不会生气吧?”

“什么话?我高兴还来不及,你说这话,把我哈瑞云看成什么人了?”

“那很好,我现在就回县城去!”

“我会交代钱掌柜的,把这间客房布置得更漂亮一些,以便迎接你们新婚夫妇的来临!”

秦风离开集贤雅筑,一路上盘算即将到来的尴尬场面,该如何处理。

他今天匹马单枪来王庄的目的,主要是希望能查出那二十箱鸦片的下落。因为哈国兴丢了那二十箱货,自然不肯甘心,以他手下人手之多,不难查出线索。

尤其铁飞龙跟浅田樱子,本来也是王庄的人,总会露出一些蛛丝马迹,如此借助王庄之力,比自己查访自是方便得多。

他在来此之前,也考虑到这次独闯王庄,说不定会是自投罗网,但为了能再设法弄到那二十箱鸦片,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想截取这批鸦片的目的,倒不是要转手图利,而是不愿这些东西来残害自己的同胞。

起初,山口美子曾坚持随他同来,经他大力说服,才决定先由他自己前来,如果情势许可,两人再一起行动,山口美子才勉强答应。

回到县城他们住的那家客栈,山口美子正在整理文件,见他回来,关切地问道:“怎么样?王庄没有为难你吧!”

秦风道:“还姦!”

“打听铁飞龙跟浅田樱子的下落,有没有收获?”

秦风摇头道:“看样子王庄此刻仍不知他们的下落。”

“要不要再回王庄?”

“人家连客房都给我准备好了,当然要去。”

“其实你是非去不可,你看这是什么?”山口美子说着,递给他一封信。

这信是清水寄来的,大意是要他们必须住进王庄。

另外,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是清水竟然开出了条件,只要他能把浅田樱子救出来,日本方面便立刻释放他的父亲秦让三。

本来,是否回王庄,秦风还并未完全决定,这一来,竟是非去不可了。

好在他可以预料到,哈国兴暂时对他不可能有不利的举动,因为在哈国兴心目中,他仍有利用价值。

为难的是他不便带山口美子同去,这对哈瑞云将造成极大的误会,而偏偏这个误会又无法解释。

山口美子见秦风面带犹豫之色,走过来偎在他身旁,轻声说道:“你好像还拿不定主意,这有什么好犹豫的,清水先生的命令,我们谁都不能不听。”

秦风歉然笑道:“我是想到王庄是件冒险的事儿,最好由我自己一人去,你用不着跟着我受苦。”

山口美子幽幽说道:“你是不想带我去?”

“我是不愿让你也前去冒险,同时,我可以经常来看你。”

山口美子深情款款地道:“那怎么让我放得下心,我会想你。”

她的柔情蜜意,秦风又何能不存怜香惜玉之心,他轻轻拍着她的肩头,道:“听我的话,这只是暂时的!”

“暂时也不要,我们是夫妻,能相聚的时候,为什么要分开?要知道我去是想助你一臂之力,更何况,这关系着令尊的命运,你能不重视这场行动吗?”

“我是顾虑到万一两人全陷入虎口怎么办,我一人前去,你留在城里,也好有个照应。”

“这不是理由,既是夫妻,就该有福同享,有祸同当,据我所知,清水先生最近也可能亲自赶来负责调度,若我们有难,他自会接应的!”

秦风无可奈何地道:“美子!你何必这样坚持?”

山口美子抬头望望秦风的脸色道:“秦哥!不必说了,其实你心里想什么,我全明白。”

秦风微微一惊,道:“你明白什么?”

“你心里只有那位哈小姐,怕我去了影响你们的友谊,是吗?”

秦风道:“你既然知道我的心意,我也只有承认了,哈小姐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我不忍伤害她的自尊心。”

山口美子猛然推开秦风,冷笑道:“你只顾她的自尊心,为什么不顾我的自尊心?同时,你也别把自己看得太了不起,你结婚是你的事,干嘛会伤到她的自尊心?人家堂堂王爷之女,难道除了你就嫁不出去?”

秦风见她恼羞成怒,只得改颜相向道:“你既坚持要去,我自是不能勉强,不过,我希望你见到哈小姐后,千万不要发生冲突。”

“那是当然的,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

“现在就把东西整理好,待会儿就雇车出发。”

山口美子道:“这房间咱们还留着,机密文件,不必带过去,需要时咱们随时可以回来拿。”

到达王庄,天色已晚。

进入集贤雅筑的客房,果然室内又经过一番整理。

钱为仁和几个伙计们见与秦风同来的,还有一位衣饰华丽、风姿绰约的妙龄女子,都不禁大感惊异起来,不少人指指点点地说是宜春院的姑娘。

钱为仁是跟宜春院常有接触的,宜春院的粉头,他全熟悉,似乎没有这样一位姑娘,尤其现在这个姑娘,仪态庄重,举止高雅,虽打扮得花枝招展,却并非浓粧艳抹,完全一付良家妇女气派。

店伙们很多在窃窃私议,钱为仁因和秦风发生过冲突,不便动问,慾待禀知哈瑞云,奈因天色已晚,只好等明天再说了。

次日天亮后,秦风独自走出客栈,在街头闲逛。

钱为仁正要去向哈瑞云告知情形,出了店门,刚好碰上哈瑞云前来雅筑。

哈瑞云此来,倒并非要来看看秦风的新人,因为昨天和秦风分手的时候,彼此的那番对答,自然不能当真,秦风说要带新娘子来,在她认为,也不过说说而已。

她到集贤雅筑,是想看看秦风昨晚是否已来此住宿。

“格格早哇!”钱为仁露着一脸谄笑,全身骨头好像不到四两重。

“秦先生昨晚来了没有?”

“来了,刚才好像出栈去了!”

“那我等会儿再来。”哈瑞云转身便要出去。

“三格格!奴才还有事儿禀报。”钱为仁噘嘴而笑,跟上一步。

“什么事儿?”

钱为仁凑过身去,低声道:“昨晚秦先生带了个女的来。”

哈瑞云一楞,道:“真有这回事儿,可认识那个女人?”

钱为仁摇头道:“不认识!”

哈瑞云转了转眸子,忽然“格格”笑了起来道:“他还真是神通广大,为了跟我呕气,竟这样当真起来。”

钱为仁道:“三格格!那女人好像不是随便找来的,风度气质都不差,人长得也漂亮,看起来像是良家妇女呢!”

“那有这种良家妇女,甘愿供人做贱的?我倒要进去瞧一瞧!”

她不再理会钱为仁,迳自向秦风房里走去。

在她下意识中,这女人纵非宜春院的姑娘,也必是县城里带来的窰姐。

秦风这间客房是东跨院,独门独户,十分幽静。

房门虚掩着,她推门而入,顿觉一惊。

只见一个丽质天生的妙龄少女,正坐着看书。

她气质高雅,仪态脱俗,看得哈瑞云也不禁呆了一呆,把原来想好要说的话,也全数咽了下去。

山口美子听见脚步声,抬头见是一个美丽而又神采飞扬的女郎站在房门口,猜想必是哈瑞云,连忙站起身来,盈盈笑道:“这位可是哈小姐?”

哈瑞云又是一惊,故意问道:“秦风呢?”

“刚才出去了!”

“你和他……”

“他是我的丈夫,我是他的妻子!”

山口美子对答得体,神态大方,毫不做作。

哈瑞云强自抑制着心中的纳闷与困惑,头脑有些儿恍恍惚惚的,问道:“你跟他什么时候结婚的?”

“就是这次秦风回家。”

“你们结了婚,为什么不住在家里,却要跑到王庄来?”

“秦风说他有事儿,我只好陪他来,也算是我们的蜜月旅行。”

哈瑞云绽颜一笑道:“那太欢迎了!”

“秦风对我说过,你们是好朋友,上次来贵庄,哈小姐对他照顾很多,我代他谢谢你才对。”

“不必客气,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其实我跟秦风,只是认识而已,谈不上什么好朋友。”

哈瑞云离开集贤雅筑,心底充满被人玩弄的感觉,但为了自尊和少女的矜持,却不愿在任何人面前显现出来,当然包括秦风在内。

不想出得门外,迎面正好来了秦风。

哈瑞云神色一如往昔,秦风知道她已去找过他,必和山口美子打过照面,反而有种窘迫的感觉。

“秦风!昨天我还以为你说的是玩笑话,原来并没骗我,现在我真该向你道喜了!”

秦风红着脸道:“你已见过她了?”

“当然见过,阁下真好福气,娶到那样美丽的太太,不过,最使我佩服的,应该是你保密的工夫,做得实在太好了!”

秦风尴尬无比的笑道:“我昨天已对三小姐说过,这事儿事先我根本不知道,直到这次回家,由父母做主,完成了婚事,若说保密做得好,那该是家父母才对。”

“晚上我决定准备酒席,为你们庆贺。”

秦风急道:“三小姐千万使不得,结婚是我们两人之事……”

“什么我们?这里面可扯不上我!”

秦风苦笑道:“对不起!是我说错了话,三小姐原谅!”

哈瑞云还没来得及说话,忽见王府一个下人跑来说王爷有请。

哈瑞云来到哈国兴房内,李敬元早巳坐在那里,两人话音甚低,像在谈论秘密。

“云儿!你可知道爹找你什么事儿?”

“爹不说我怎会知道。”

哈国典道:“刚才守护大门的人送来一封信。”

“什么人寄来的?”

“咱们正想找他,他反而找上咱们!”

李敬元接道:“王爷!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们两人一唱一和,却始终没说出信是谁寄的,这种卖关子的工夫,实在到家。

哈瑞云暗道:“莫非是铁飞龙来的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