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五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人乃是刚才跟李敬元交手的那人。

哈瑞云恐李敬元有失,也跟过来联手对敌。

这时,又响起了哈国兴的声音道:“秦老弟!小心有人过去劫救浅田樱子!”

秦风迅速回身,正遇上一个大汉向浅田樱子停身之处奔去。

那大汉尚未赶到,已被秦风迎面挡下。

秦风心知责任重大,拼力一番施为,已把那人逼得手忙脚乱。

另一边李敬元和哈瑞云双战那人,李敬元一心要活捉铁飞龙,边打边说道:“三妞儿!你一人可以应付吗?大叔想去活捉铁飞龙!”

“大叔只管去,我一人应付足够了!”

李敬元瞥见前方隐约中一个人影向后奔逃,心知必是铁飞龙,猛吸一口气,向前追去。

追了十余丈后,果然看清是铁飞龙,眼见就要追上,不想脚下一块石头一绊,摔倒在地,待他爬了起来,对方又跑出七八丈远。

追过墓地对面的丛林,冷不防一柄飞刀飞过来,险些射中他的前胸。

却听李再兴失声道:“大爹!怎么是您?好险!”

李敬元问道:“看到铁飞龙没有?”

“刚才好像有人向河边跑去,不知是不是他?”

李敬元随即再向河边方向急追,很快便看到铁飞龙正在河岸的乱石中摸索前进。

由于河岸近水处是一片巨大的乱石,有如海岸的岩石,铁飞龙虽行动极慢,李敬元也无法展开急追,因之,两人纵然相距咫尺,却难以迅速接近。

李敬元骂道:“我看你这混帐王八蛋还能跔到那里去?”

铁飞龙情急之下,不敢答腔,只是不顾一切地挣扎着前进,有好几次落到水里,都让他很快爬了起来。

绕过一座大石,双方相距只剩下不到一丈距离,李敬元暍道:“铁飞龙!现在是你的死期到了,还敢再跑!”

铁飞龙早吓得屁滚尿流,越发说不出话来。

“混帐东西,你还跑!”

那知李敬元最后一句尚未骂完,一不小心,踩溜了脚,竞摔下河去。

偏偏此处水深过顶,而他又不谙水性,几口水喝下去,便失去了挣扎之力。

铁飞龙觉出李敬元出了事,回头看去,李敬元已在水里淹了个半死。

此时,另外两人也奔了过来,合力将李敬元拉起,铁飞龙随即撕破一件内衣,将李敬元双手反臂捆绑。

李敬元呕吐出腹中积水,依然呛咳不已。

铁飞龙笑道:“老王八蛋!今晚看是谁捉了谁?”

说着,再向李敬元后背踢出一脚。

原来他们早在这里预置下一只小船,三人把李敬元牵着上了船,顺流向县城方向直驶而去。

秦风跟哈瑞云打退了另外两人,回到车前土堆旁,陪着哈国兴在等侯李敬元捉铁飞龙回来,左等右等,老是不见人影,只好吩咐车夫过去先把李再兴和刘彪、王登云三人叫了回来。

哈瑞云间道:“你们有没有看到李大叔?”

李再兴道:“大爹刚刚还在追铁飞龙!”

“你在什么地方看到他?”

“大爹在我面前经过,后来追到河边去了!”

“为什么不帮着他追?”

“我也追了一程,一下子就不见人影!”

哈国兴道:“糟糕!他们另外两个被咱们打退,若在河边碰上敬元,只怕敬元应付不了!”

李再兴吃了一惊道:“王爷!这怎么办?”

哈国兴也开始感到不安,道:“你带路,秦老弟跟云儿快去接应一下!”

秦风跟哈瑞云立即随同李再兴奔去。

来到河边,河水茫茫,怪石嶙岣,那里有人影。

三人一连喊了几声,也毫无回音。

又在树林和绝壁边找了半晌,也无动静,只得无功而回。

哈瑞云自言自语说道:“李大叔会不会一直追下去!”

李再兴急得在一旁只顾搓手跺脚。

哈国兴叹口气道:“我看是凶多吉少了,咱们活捉了浅田樱子,本来要好好开次庆功宴,想不到竞把敬元丢了!”

“王爷!您说怎么办?”李再兴伯侄情深,心急如焚。

“你放心,敬元想来也是被人家活捉了,我跟你大爹是生死弟兄,相交二十几年,我一定会设法把他救回来!”

又等了大约半个时辰,哈国兴只好先命人把浅田樱子架上车子,然后一行人乘车回到王庄,当夜把浅田樱子暂时锁在一间空屋里,并派专人在门外把守,不准任何人进内。

由于参加行动的人折腾了大半夜,所以都睡到将近中午才起身。

哈国兴起床后,便独自到那间空屋去。

浅田樱子仍然手脚被绑,蜷伏在炕头上。

哈国兴早已吩咐下人,夜间不准有人进内,白天每隔一段时间,由府里的老妈子或丫环前来照顾她的饮食。

这间空屋,炕上只铺了一张草席,一个枕头,一床旧被,炕前桌上空无一物,地上有两把椅子,与浅田樱子当七娘娘时的卧房比起来,实有天壤之别,连哈国兴也大有怜惜之感。

他走近床边,打量了一眼道:“樱花儿!老七!昨晚你不肯讲话,也许人多不方便,现在只有咱们两个,好歹说几句话,念在从前情份上,纵然你忘恩负义,我也不想把你怎么样!”

浅田樱子瞄了哈国兴一眼,却转头面壁,并不作声。

“老七!你要告诉我,溥修究竟是什么人?你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浅田樱子干脆把脸望向窗外,那神情似乎根本不承认哈国兴的存在。

“听说你做了铁飞龙的女人,堂堂一个七娘娘不干,却和那种下三滥在一起鬼混,太不值得!”

浅田樱子终于开口了,叱道:“值不值得是我的事,你管不着!”

“就算我管不着,你和溥修的关系,却非说出来不可!”

“要在我嘴里套出溥修的半点消息,那是妄想!就是杀了我,也办不到!”

哈国兴嘿嘿笑道:“看你一身细皮嫩肉,我怎么舍得杀你,连昨晚李敬元打你两耳光,我都心疼得不得了!”

“少来这一套,谅你也不敢杀我!”

“你的脖子长得粗?还是我的刀不快?”

“杀了我,李敬元也活不成,别忘了你也有人押在人家手里!”

“你是想跟李敬元一命换一命?”哈国兴沉下脸色道:“现在在我眼中,李敬元比你重要得多,他们敢动他一根汗毛,我会让他们全部活不成!”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杀我?你不会不知道,我是日本陆军部谍报部支那特遣队的第一站站长,杀了我,少不得要拿你们王庄几千条性命来抵偿!”

“你想拿日本人来威胁我?告诉你,张大帅马上就要把你们日本鬼子,全部赶出东北,难道我会怕了日本人?”

“不要嘴硬!”

哈国兴抬起手来,猛然一掌掴去。

浅田樱子就势在炕上一滚,虽然下了炕,却因双脚被绑,身不由主又倒了下去。

哈国兴又是一掌,这一下浅田樱子闪躲不及,右颊立刻泛起五条指痕。

“臭婊子!死到临头,还不肯跟我合作!”

“你根本没资格跟我合作,只能做做睁眼乌龟!”

哈国兴气往上冲,跳上炕去,抓住头发,刚要捏拳擂上去,浅田樱子一张口,吐了他个满脸。

哈国兴松开手,一脚把她踢倒下去,拭擦着唾沬骂道:“我还有事,待会儿再来收拾你这烂货!”

当晚,哈国兴还是举行了一次庆功宴,参加的除了全体参与行动的人外,还特地通知秦风带了新娘子来。

席间,多数人都谈笑风生,只有李再兴愁眉苦睑,食不下咽。

哈国兴早知他们爹儿两个情同父子,也十分感动,安慰他道:“再兴!不必难过,不出三天,溥修必然有消息来。”

“王爷是说有我大爹的消息?”

“溥修必然提出要求,拿敬元跟浅田樱子交换,那时不就可以脱险回来吗?”

“多谢王爷,只要大爹回来,小的今后在王府,情愿服侍王爷一辈子!”

哈国兴捋着胡子呵呵笑道:“难得你这小子有这份忠心!”

几个人只顾喝酒,那知这时却急坏了秦风,他奋勇生擒了浅田樱子,其目的不外是营救父亲,若哈国兴为了交换李敬元,再把她送还溥修,岂不一切成空?

但他又无法劝阻哈国兴打消这种念头,那样一来,不但在情理上说不过去,反而等于不打自招承认自己在给日本人做事,那跟汉姦何异?

哈国兴看出秦风像有什么心事,笑道:“秦老弟!你好像有些不开心的模样,今晚的庆功宴,主要对象就是你,是你亲手活捉了浅田樱子,立下首功,正该高兴才对!”

秦风道:“晚辈是想起上次离家太匆促,当时家父身染重病,难免挂怀!”

“吉人自有天相,令尊难得有你这样一位孝子,秦老弟!不管如何,今晚要多喝几杯,尤其身边还伴着一位又俊又大方的新娘子,谁不羡慕你有这种福气!”

秦风仰起脖子,满杯酒,一饮而尽。

他身旁的刘彪,连忙又为他斟满一杯。

哈国兴目光凝注在山口美子脸上,亲切地道:“秦太太!老朽敬你!”

山口美子端起酒杯来道:“多谢哈老伯!”

“老朽还不清秦太太府上是什么地方?”

“我和秦风是小同乡!”

“为什么刚结婚就来到王庄?”

“他说要帮府上做些事情,我就只有跟他来了!”

“秦老弟这份义气,很教老朽感动,这次捉那日本女人,全是他的功劳!”

刘彪插嘴道:“王爷!若溥修真提出交换条件,浅田樱子不就又要走了?”

“你的意思呢?”

“不妨尽力救回李大爷,再想办法把浅田樱子扣下!”

“二把刀!这样不妥吧!不能拿我大爹的性命开玩笑,要扣浅田樱子,必须等我大爹回来后再扣,才算真本事!”李再兴提出自己的看法。

哈国兴道:“你们不必争论,当然以救出敬元为主,到时候必须视机行事!”

这时,秦风也有了自己的打算,那就是等换回李敬元后,再奋力把浅田樱子生擒回来。

只听刘彪问道:“王爷!浅田樱子现在态度有没有转变?”

哈国兴冷哼一声道:“那女人现在是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还是不讲话?”

“讲话也只是骂人的话,正经的一句也套不出来!”

“小的倒有办法!”

“什么办法?”

“不妨给她动点小刑法!”

“那些小刑法?”

“像灌凉水啦、喝辣椒汤啦、塞胡椒面啦、触香头啦、小上吊啦,伤不了人,却教她痛苦难受,她忍受不住,只有乖乖地供出一切。”

哈国兴点点头道:“也有道理!”

刘彪笑道:“这些小刑法是一步一步的来,她再倔强也熬不住,听说昨晚李大爷打了她两耳刮子,耳刮子一打就过去了,她当然不怕!”

哈国兴道:“如果你这小子真有办法,事情就交给你办。”

“王爷想逼问什么口供?”

“逼她说出溥修的真正身份,以及她和溥修的关系,昨晚另外两人又是谁?”

“小的一定照办,不过,最好把她放在僻静处的房间里。”

“为什么?”

“免得动刑和问话时被闲杂人听到看到。”

“后花园有间空房,回头就把她送到那里去,万一问不出口供,也不必勉强,弄出人命,少不得也要抵上一命。”

“小的知道!”

“再派王登云跟你合作办这件事儿,明天早上向我报告。”

哈国兴说着,忽然从怀里摸出两样东西,放在桌上说道:“你们看,这是什么?”

众人一眼即已看出是那对真白玉狮子。

哈瑞云间道:“爹!您昨晚就是藏在怀里?”

哈国兴撩起长袍,只见他贴身挂了两个吊袋,正好每个吊袋可装一只白玉狮子。

哈国兴笑道:“昨晚的戏法很简单,在出门时,我已把假白玉狮子藏在吊袋里,当溥修验过真的后,我便开始调包,黑夜之间,你们当然看不出,有这长袍盖上,谁知道我身上藏有东西!”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了一阵,谁都没想到哈国兴的戏法是这样变的。

散宴后,李再兴拉住刘彪道:“二把刀!你若把那日本女人弄死,兄弟我第一个跟你拼命!”

刘彪笑道:“再兴兄弟,你大爹也是我的李大爷,当然我会留下活口,把李大爷换回来!”

李再兴的顾虑并不过份,他知道李敬元为提拔钱为仁当总管,不得不压制刘彪,尤其上次在海边曾掴过刘彪耳光,他岂能不怀恨在心,若他真把浅田樱子弄死,断了李敬元的活路,那一切就全完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