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五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浅田樱子依然紧闭双chún,刘彪用两个指头抵住颊骨,迫得她不得不张开嘴来。

但她只喝了半口,便呼地一声,喷了出来,把刘彪喷了个满脸。

刘彪忍不住,呛得一阵猛咳,连瓶子也掉落炕上,只好跳下炕,一边揩拭一边骂道:“臭婊子!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王登云!把她的内裤也剥下来!”

王登云把绳子又系回窗棂,一边说:“二把刀!这瓶辣椒水没灌着她,倒灌着你了,味道很好吧!”

“少废话,只管给地剥,剥光了任你处置!”

王登云笑嘻嘻地来到浅田樱子面前,低下头,探手就搭上了那条仅有的短裤。

突然,浅田樱子的身躯像荡秋千般地向后一荡,趁着回荡之势,两腿弯到腰际,一个“喜鹊登枝”,猛向王登云前胸蹬去。

王登云一声惨呼,直向炕下倒摔而出。

北方的炕,离地面至少有三尺高,王登云在猝不及防之下,由炕上仰摔地下,而且落地时后脑袋又碰到地面,摔得当场昏蹶过去。

瞬间变化,刘彪也顾不得浅田樱子,急急扶起王登云道:“怎么样了?”

王登云两眼直瞪,那里还能讲出话来,刚坐起来又躺了下去。

刘彪站起身来,望着炕上骂道:“臭婊子!算你狠!”

浅田樱子怒目而视,并不作声。

刘彪又跳上炕去,照准浅田樱子屁股上狠狠踢了两脚。

这一踢,浅田樱子又荡起秋千来,在屋子里荡秋千少见,光着身子荡秋千更少见。

刘彪不敢正面靠近她,而且救人要紧,只得再下炕,在外屋水缸里舀了一瓢凉水,给王登云灌了下去。

王登云虽已苏醒过来,也只能靠着墙壁坐着,再也动弹不得。

刘彪料想不可能问出头绪,复又上炕,站在浅田樱子身侧,匆匆为她拉上裤子系好,再扣好上衣,解下吊绳,让她重新躺下来,自己却又不敢离去,伴着王登云直到天亮。

好在天亮后就有人前来守护,刘彪就扶着王登云回到自己住处。

一夜劳顿,刘彪早已呵欠连连,刚睡下不久,偏偏哈国兴派人喊他前去问话。

来到王府,哈国兴正歪在烟榻上过瘾。

“昨晚的事情怎么样了?”

刘彪两腿有些发麻,头也不敢抬,回禀道:“小的们该死,那女人实在泼辣难缠,弄得我们一夜都没办法!”

“那她是软硬不吃了?”

“不但软硬不吃,王登云还被她一脚踢下炕去,摔了个半死!”

“她手脚绑着,怎么踢法?”

“小的们见她不肯开口,就把她吊起来,谁知她荡了一个秋千,双脚一蹬,蹬上了王登云的前胸。”

“她倒很舒服,既荡秋千又蹬人,这种事儿我也想干,王登云呢?”

“当场昏了过去,直到现在还躺在炕上不能动。”

“那倒好,直着进去,横着出来。”

“小的情愿向王爷领罪!”

哈国兴冷笑道:“领罪有什么用?还不给我滚出去!”

刘彪弯着腰应了一声,一溜烟溜了出来。

哈国兴把烟枪往烟灯旁一放,吩咐站在床前服侍的下人道:“去把小姐请来!”

不大一会儿,哈瑞云揭帘而入。

“爹有事儿吗?”

“刚才刘彪来报,昨晚还是没问出头绪来。”

“爹准备再亲自审问?还是由我来问?”

“不必了!你去请秦风来,我有事儿和他商量。”

“跟他商量什么?”

“当然是重大事情。”

哈瑞云来到集贤雅筑,只见秦风的房门已上了锁,问过伙计,才知道他偕同新娘子一早就进城去了。

哈瑞云扑了个空,只好再回去禀报哈国兴。

秦风跟山口美子也是昨晚才接到城里那家旅馆派人来通知,说是有人要见他们,要他们一早赶到城里去。

他们虽不知来人是谁,却可以预料事情绝不平凡,所以一早起床后便匆匆离开集贤雅筑。

城里那家旅馆,他们仍订有房间,赶到后,掌柜的迎上来说道:“有位先生急着要见秦先生秦太太!”

“是什么人?”

“他不肯说出姓名。”

“人在那里?”

“也住在小店,昨天下午和他一起来了六七位,为首的那位先生,就住在楼上三号客房。”

秦风跟山口美子先进入自己房里,略事休息,便向三号房而来。

他们的房间同三号房同楼,转过一个通道就到,推门进去,只见椅上坐着一个年在四十左右,中等身材、圆形脸庞、留着两撇八字胡的人,赫然竟是黑龙会南满会社社长清水次郎。

清水居然迢迢数百里来到这里,秦风岂不大感意外,连山口美子也料不到他会来得这样快。

清水见秦风和山口美子进来,起身笑道:“二位请坐!”一边说着一边亲自为他们倒茶。

两人落了座,清水道:“新婚生活,一定过得很愉快吧!”

山口美子道:“社长!我知道您要来,却没想到来得这样快!”

清水不动声色,道:“我也不想现在就来,但事情急迫,不得不提前行动。”

“究竟什么大事,我和秦先生在这里就够了,怎好劳动社长的大驾!”

“实对你们说,我这次前来,完全是为了浅田樱子的事。”

秦风道:“这事在下一直在想办法!”

清水喝了口茶道:“我明白,救出浅田樱子,就等于救出令尊一样,秦先生当然不至于不懂这道理!”

秦风冷然说道:“清水先生!你就是拿这把柄威胁在下?”

清水笑道:“秦先生!咱们慢慢谈,听说浅田樱子落在一个叫溥修的人手里,你可调查出溥修的身份来历?”

“在下正在调查,不过现在还没理出头绪,这人看来很了不起,连阁下也未必能斗得过他。”

“咱们必须先弄清楚他的来历,然后才可救浅田樱子!”

秦风冷笑道:“那倒不必!”

“为什么?”

“浅田樱子现在已不在他手里!”

清水徽微一惊,问道:“难道出了事情?”

“她现在重又落在哈庄主手里!”

清水马上显出欣喜之色道:“这就好办了!”

“不见得!”

清水楞了一下道:“你是说哈庄主还要留她做七姨太?”

“哈庄主不会再要那种下贱女人!”

清水脸色一变,道:“你这话不能随便讲,浅田小姐是我们陆军情报部支那特遣队的少佐站长,身份高贵,怎能说她是下贱女人?”

秦风霍然笑道:“她人尽可夫,根本不知廉耻为何物,不是贱是什么?若这样的人身份高贵,那么下贱的人又该如何?”

清水脸色变了几变,想发作却又忍了下来,苦笑一声道:“她干的就是这种工作,自然容易被误认为下贱!”

山口美子抢着说道:“社长!我虽然也做这种工作,却能保持清白。”

清水顿了一顿道:“难道你跟秦先生……”

山口美子道:“我们只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我能做到,浅田少佐也应该能做到才对!”

清水果然竖起大拇指,十分动容地道:“好!这是我们日本人的光荣,看起来浅田小姐确实比不上你!”

“社长!您应当赞美秦先生,若他不肯合作,我那有今天的清白。”

清水转向秦风道:“秦先生!难得!”

秦风道:“我们中国人和贵国人不同之处,就是中国人讲究礼义廉耻四字,贵国人样样都行,就是跟这四个字沾不上边,当然,山口小姐可以例外。”

清水霎时脸上青筋暴起,怒道:“秦先生!你怎么老是骂人!”

秦风冷笑道:“贵国势力浩大,连家父都掌握在你们手中,在下怎敢随便骂贵国人民。”

清水强忍着火气,道:“咱们少扯题外话,还是谈正经的要紧,你刚才说浅田站长又落到哈庄主手中,既然如此,当然就好办了,咱们尽可以请哈庄主交出人来。”

“他若不肯交呢?”

“他既然不想要她,为什么不肯交人?”

“若哈庄主肯把她交出来,在下早就请他交了,家父还在你们手里,着急的应该是我。”

“你说说看,哈庄主干嘛要留她?”

“在下也想问问阁下,你们为什么也着急?难道你此来的目的,是想帮忙在下救出家父?”

“实对你说,浅田站长身上带有陆军情报部的一份极机密文件,情报部现在急于收回这份文件,所以必须马上救她出来。”

秦风道:“若她身上有这份文件,早已被溥修搜去,找到她又有何用?”

“她是情报部支那特遣队的站长,除了找回文件,当然人也不能落到敌人手里,何况,她不可能把文件放在身上,必定藏在隐密之处,只要找到她的人,必可拿到文件。”

“这样说劳动阁下亲自出马,就是为了办这件事儿?”

“那就用不着说了!”

“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凭你清水先生,还无法向哈庄主要回浅田樱子。”

“哈庄主为什么不放人?”

“他为什么要放人?”

山口美子不想再看他们两人chún枪舌剑,随即把哈国兴准备以浅田樱子换回李敬元的事说了一遍。

清水沉忖了一阵,问道:“李敬元在王庄地位会那么重要?”

秦风道:“他是王庄九大天王中的老大,和哈国兴相交二十年以上,目前又总揽大权,身份地位仅次于哈国兴,当然重要。”

清水冷笑道:“他重要是王庄的事儿,在我们来说,浅田站长才最重要。”

“那是你们的事儿,与哈庄主何干?”

“秦先生!你去向哈庄主说,要他明天把浅田站长交出来!”

秦风也冷笑道:“你是在向哈庄主下命令?”

“当然算不得命令!”

“既然阁下没有资格向他下命令,他干嘛要听你的?”

“他如果不肯答应,本社长决定以武力对付!”

“就凭你清水先生一个人?”

清水嘿嘿笑道:“告诉你,本社长是有备而来!”

他说着,招来店伙,吩咐把住在楼下的六位客人请来。

不大一会儿,进来六个身材各具特质的彪形大汉。

清水为秦风一一介绍。

最前的两人,一个身材瘦高,有如僵尸般的名叫桃太郎,是全日本有名的刀客,绰号神刀手。另二个虎背熊腰,两眼微闭,名叫大川英三,是剑道高手,人称盲剑客。

中间的两人,都是细腰宽背,尖嘴缩腮,是黑龙会的空手道教练。一个叫高桥登,段数四段,一个叫田中宏,段数七段。

最后面的两个,腰如水桶,腹大似鼓,一个叫山本大力,一个叫马场武夫,两人号称摔角大王,两年前在大阪比赛,分获冠亚军,目前在日本陆军情报部担任武术教官。

清水介绍完毕,道:“秦先生!我们日本人一向是先礼后兵,若哈庄主爽爽快快的交人,大家都不伤和气,不然,就只有以武力解决了。”

秦风乍见六人,又闻知他们的来历,内心也大感吃惊,但他表面仍然一片镇静,冷然说道:“阁下所凭仗的,也不过他们六位,王庄有几千人,藏龙卧虎,高手如云,以武力解决,你们未必能占到便宜。”

清水打个哈哈道:“他们六位的身手,在全日本也挑不出几个,我不信一个小小王庄,有超过我们的人,本社长明天就在王庄摆下道场,就是你们中国人所说的擂台,王庄有不怕死的,只管进场试试!”

“阁下这话未免欺人太甚,你凭什么把擂台摆在王庄?王庄归哈庄主所有,没有哈庄主的同意,谁都不能侵犯!”

“他只要交出浅田樱子,道场可以免摆。”

秦风心下忖思道:“看这六人的本领,王庄确实难以应付,虽然王庄做的多半是作姦犯科的勾当,总是中国人,岂能丢人丢在日本人手里?”

他想到这里,淡然一笑道:“阁下这种蛮干的作法,总是有欠高明,在下倒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秦先生有什么高见?”

“不妨等他们正式交换人质的时候动手!”

“你是说等哈庄主换回李敬元,我们再从溥修那里把浅田站长截回来?”

“不错!阁下认为如何?”

清水脸上满布阴沉之色,摇摇头道:“办法虽好,可惜行不通。”

“为什么?”

“我们等不及,哈庄主和溥修什么时候换人,现在还不知道,而我们却必须在三天之内,得到浅田站长及那份文件。”

“你们为什么要那样急?”

清水冷笑道:“这并非本社长能决定的事,若三天之内找不回浅田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