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风云》

第五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日本人规矩严谨,寒暄过后,一字排开落座。

很快地王府下人进来递烟敬茶。

清水望着哈国兴抱拳一拱手,首先开腔道:“真真久仰久仰!本社长在大连时,早就听说哈庄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清水这一套开场白,完全是中国古典式用语,听得哈国兴也不得不刮目相看。当下,淡然一笑道:“过奖过奖,岂敢岂敢,老朽也久闻清水先生大名,今日一见,也算三生有幸了!”

几句客套话过后,清水便开门见山地道:“本社长前来宝庄,只是为了一件小事儿,秦先生必定早就回报哈庄主了吧!”

“老朽明白,清水先生是准备接回浅田樱子。”

“不错!本社长正是来请求哈庄主放人的!”

“人的确在老朽手里!”

“那就好办了!”

哈国兴摸着胡子笑道:“清水先生!人是老朽的,放不放总得要徵得老朽同意。”

清水脸色徽徽一变道:“本社长今天冒昧造访宝庄,本来就是来徵求哈庄主的同意。”

“老朽碍难照办!”

清水脸色开始发青,耳根后的青筋也开始抽动:“浅田站长是我们日本人,本社长希望哈庄主交人,是理所当然的事,尊驾为什么不同意?”

哈国兴不动声色道:“她是日本人不错,可是她早就做了老朽的小妾,论身份自然是老朽的人,老朽怎能把自己的妻妾,随便交给外人带走?”

几句话说得不卑不亢,而且全占在理上,使得清水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对答,顿了一顿,才道:“哈庄主的话虽然有理,但她是我们陆军情报部支那特遣队的站长,她是为我们大日本执行任务的,现在需要她回去!”

哈国兴朗声笑道:“清水先生!你们日本人派她到王庄做工作,本来就大大不该,请你回答一句,老朽可是专为你们日本人白养女间谍的?老朽对贵国有这种义务没有?”

他词锋犀利,驳得清水呆了一呆,不由沉声道:“哈庄主看来要成心跟我们日本人作对?”

“老朽安安份份过日子,根本没有必要根谁作对,清水先生这话,老朽实在不懂。”

“你说你安安份份过日子,据本社长所知,贵庄这些年来,一直在做不法勾当。”

哈国兴此刻两太阳穴也开始搐动,大声道:“你是想血口喷人?王庄有什么不法勾当?证据又在那里?”

“盗卖军火,走私贩毒,这就是证据。”

“就凭尊驾几句话吗?”

“本社长日后自可找到证据。”

“日后找到证据,那是日后的事,今天咱们谈的,是今天的事,老朽即便真做出不法勾当,只有由中国政府制裁,你们日本人似乎还没有资格管到老朽头上来!”

“哈庄主!我们日本人一向是讲求和平的,所以才提出中日亲善的口号,本社长劝你最好不要伤了和气!”

“老朽这王庄,也是从不与人惹事生非,清水先生远来是客,伤和气的应该是你们!”

清水掏出一支雪茄燃上,抽了几口,以便稍稍平息火气,道:“本社长丑话说在前头,希望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放了浅田缨子,大家一团和气!”

“老朽若不肯放人呢?”

清水转头掠了带来的六人一眼道:“哈庄主!本社长早就知道贵庄藏龙卧虑,所以今天是有备而来,不过,非到必要,总希望和平解决。”

哈国兴掀髯笑道:“清水先生想以武力解决吗?那你是看错人了,中国人讲究的是威武不屈,老朽从来不吃这一套,王庄有几千人,如果你看着那个不顺眼,要杀要剐,全凭于你!”

这时,那六个日本高手,一个个全是怒目横眉,蠢蠢慾动,大有放手一干之势。

秦风眼见一场生死恶斗就要在倾刻之间爆发,哈国兴仅父女两人,势单力薄,如何是清水的敌手,倘若惨遭不测,王庄岂不一切成空,而他对哈国兴能在大敌当前,不为所屈,心下不禁暗暗佩服,想到这里,连忙打圆场道:“哈老伯和清水先生还是心平气和下来谈谈的好,武力解决,势必两败俱伤。”

清水冷然说道:“本社长的原意,也绝不愿有伤和气,但哈庄主这种态度,分明是在逼本社长非使出手段不可!”

“贵方想要回浅田樱子,既然限期三天,今天才第一天,阁下总要耐心一点,解决问题必须慢慢地来!”

“看哈庄主这样子,别说三天,就是三十天,只怕他也不想交人!”

哈瑞云道:“清水先生!我爹刚才的话,本来就理直气壮,他老人家态度不好,完全是你们逼的,浅田樱子是王庄的人,你们平白向我们要人,本来就是欺人太甚,你的态度更值得检讨!”

清水冷笑道:“哈小姐!你也帮着哈庄主讲话?”

哈瑞云冷叱道:“笑话!我帮着我爹,还会帮着你不成?王庄从我懂事以来,从没受过外人欺侮,你们今天居然大队人马赶来,一言不合,就要动武,别说我爹,就是王庄上上下下几千人,谁也忍不下这口气!”

只听哈国兴喝道:“云儿!少跟他们罗嗦,他们有本事,只管使出来,王庄可以栽在任何人手里,就是不能栽在日本人手里!爹今天豁出这条老命,看他们能把王庄怎样!”

清水脸色如罩寒霜,满布杀机,皮笑肉不笑道:“哈庄主想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也许,老朽早就准备了七口棺材!”

清水刚要吩咐动手,却见大厅外不知什么时候,已聚集了十几个人,个个也是横眉竖目,磨拳擦掌,不噤嘿嘿一笑道:“难怪哈庄主有恃无恐,原来早有准备。”

哈国兴、哈瑞云、秦风等闻言向大厅外看去,果然十几条大汉,虎视眈眈地向大厅内监视。

这些人都是王府所属身手矫捷的下人,包括李再兴、刘彪在内,李再兴手里还紧紧扣着飞刀。

他们都是未经吩咐,自动前来观看动静的。

哈国兴向着大厅外喝道:“你们都给我退下,日本人远来是客,招待客人是我的事,用不着你们!”

刘彪、李再兴等虽依言退到一旁,却仍不肯远离。

清水此时似乎也料到动起手来,双方难免都有死伤,冷笑道:“哈庄主!你是决定不肯放人了?”

“交人办不到,只要王庄还存在一个人,你们就别想讨回浅田樱子!”

清水霍然而起,道:“本社长看在你老而不死,再给你两天期限,后天中午,若再不交人,本社长就不再顾及情面,先平了王庄再说!”

“老朽决定等着你们再来!”

清水挥一挥手,道:“咱们走!”

六个日本高手,随即起身,鱼贯走出大厅。

刚出得大厅,突见高桥登抬起一脚,猛向石板上跺去。

大厅外面地上,全铺着数尺见方的青石板,那石板足有七八寸厚,高桥登一脚下去,青石板顿时裂开一条缝隙,看得秦风跟哈瑞云全都吃了一惊,这分明是在向王庄示威。

走出大门,门外两侧各盘踞着一只重有千斤的石狮,清水笑道:“这两只狮子好像位置不大对,谁来替哈庄主搬动一下!”

立刻有两个腰似水桶、腹大如鼓的大汉应了一声,各自抱着一只石狮,一咬牙,生生地把巨大的石狮抱了起来,互换了一个位置。

这两个人,一个是马场武夫,一个是山本大力,他们搬好之后,搓了搓手,山本大力裂嘴笑道:“我还以为这东西有多重,原来里面是空的!”

只见一个细腰宽背、尖嘴缩腮而又长发披肩的大汉,缓缓走过来,奋臂一拳,向一只石狮的头部擂去,“嚓”的一声,那石狮的耳朵应手而落。

这人是空手道七段的田中宏,他摸了摸手,竟是皮肉半点没伤。

好在这时哈国兴和哈瑞云都在大厅门外止步,只有秦风跟了出来。

守门人吓得胆颤心惊,连话都说不出来。

大门外停着一辆汽车,不知清水是从那里弄来的,七个人上了车,立即风驰电掣般驶去。

秦风重回大厅,把大门外石狮被毁的事说了一遍,秦风道:“他们两天后必定再来,哈老伯准备怎样处理?”

哈国兴凝着脸色道:“老朽绝不屈服,一来为了敬元,二来王庄的招牌,绝不能砸在日本人手里!”

“可是哈老伯应付得了吗?”

哈国兴黯然一笑道:“秦老弟!老朽年纪活了一大把,世上的荣华富贵也全享受了,如今大难临头,纵然豁出这条老命,也算值得!”

哈瑞云幽幽一叹,道:“爹!咱们总得想个办法,就这样让日本人毁了王庄,值得吗?”

哈国兴凄然笑道:“云儿!事到如今,爹又有什么办法可想,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后天清水再来,你们都不必出面,由爹一人应付,你们都年轻,还有好长的日子要过,爹即便果真遭到不测,也毫无怨言!”

哈瑞云双眸泪光盈盈,道:“爹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清水后天果真前来,结局如何,总还不得而知,连您的手下之人都要与您同生共死,我是您的女儿,又怎能置身事外?”

哈国兴长长一叹,霎时神态显得无比无助、凄凉:“云儿!古人有句话说,自作孽,不可活。爹是自作自受,如今到了这步田地,爹真希望溥老王爷能活着回来,爹情愿把王庄的所有产业,交还他老人家,若他老人家肯念在往日情份,赏我一口饭吃,爹就感恩不尽了,若他还看得起爹,爹也情愿再恢复从前身份,做一名王府总管。”

这几句话,听得哈瑞云如闻焦雷,不由呆在当场,半晌,才怔怔地问道:“难道溥老王爷还活着?上次溥修来,您不是告诉他溥王爷和福晋的墓都在王庄吗?”

哈国兴双目中也含着泪水,接着又是一叹,道:“那是爹骗他的,说来爹是罪孽深重,在昨天以前,真的很希望溥王爷能客死他乡,不要再回来,使这王庄的产业,永远归自己所有。如果我所料不差,那溥修很可能是真正的小王爷。”

“爹当时为什么不肯承认呢?”

“只怪爹的私心太重,若承认了他,王庄就不能归我所有了,人不自私,天诛地灭,谁肯把到手的东西,再拱手让人呢?”

“那么爹现在呢?”

“经过这次变故,爹已完全看开了,钱财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若能证实溥修是真正的小王爷,爹情愿把王庄交还给他,不过……”

“不过什么?爹!”

“爹希望溥老王爷能活着回来,王庄是我由他手里接过来的,再亲手交还他,才不负我经营王庄二十多年的一番苦心!”

“溥老王爷究竟在什么地方?他能活着回来吗?”

“溥老王爷当年随老佛爷和光绪皇上到长安避难,中途被乱军所掳,后来听说掳走他的是俄国人,把老人家弄到莫斯科,至今二十几年来,再也没有消息。”

“那么溥修呢?”

“溥修和此他小两岁的弟弟溥伦在溥王爷逃难时,留在京城一处亲戚家中,爹最后看到他们时,溥修大约五六岁,溥伦三四岁,后来爹奉命到王庄来,就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本来,爹当年得知溥王爷被掳后,曾有意到京城设法找他们,把他们兄弟接到王庄来,却因私心作祟,便把这事搁置下来。”

“这也不能怨爹,人生在世,谁无私心,现在既然已经把事情说明白,总算不存私心了!”

“就因为爹现在想开了,所以才把这段隐密告诉你,否则永远憋在心里,也是一种痛苦和罪孽!”

“爹不管怎样决定,我是您的女儿,一切都听您的,您若真的交出王庄,再做一名总管,我也心甘情愿做总管的女儿。”

哈国兴无限怜惜地抬手拍拍哈瑞云的肩头,终于滴下几滴老泪,道:“云儿!爹可以失去一切,但却不想失去你,孩子!你愿意永远做我的女儿吗?”

哈瑞云泪垂双颊,悲切切说道:“爹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我本来就是您的女儿啊!”

哈国兴拭去泪水,强作欢颜道:“好!你是爹的好女儿,你和秦老弟该去吃午饭了!”

“爹要到那里去?”

“我想回去休息一下,也让我好好想想!”

哈国兴走出大厅,哈瑞云望着他踽踽而去的背影,在这刹那间,这位拥有几千手下、威武不可一世的王爷,显得那么孤独、凄凉而无助,如果说他是王庄的灵魂,难道王庄真的已到末日吗?……

当日晚间,哈国兴趁着万籁俱寂的夜色,一个人悄悄地穿过后花园,再穿过花园后的丛林,来到一处山脚下。

星月满天,照见在花木扶疏、修竹掩映下,出现一所古朴雅致的庵院。

他轻轻推开院门,绕过正中佛堂,走向后侧的西跨院厢房。

由窗棂向里望去,烛光下,只见一个素衣素裙、气质高雅、年在五十开外、面貌依然十分皎好的妇人,正端坐在床前木椅上诵念经文。

这妇人正是哈瑞云的母亲梅秀英,她是满族正红旗人,原姓他他拉氏,后来才改为汉姓。

哈国兴正是要来见梅秀英的,他不便迳自闯进,站在窗外乡时,才只好轻轻咳嗽一声。

“谁在窗外?”

“是我,哈国兴。”

“深更半夜,这时来做什么?”

“奴才有要事求见!”

“进来吧!”

哈国兴推门进入外屋,再来到内室,一见梅秀英,立即跪地拜了三拜,然后站起身来,垂手肃立一旁。

梅秀英清澈如水的眼神,望着哈国兴道:“究竟什么重要大事儿?”

哈国兴态度十分恭谨地说道:“这些年来,奴才不敢打扰福晋清修,所以也不敢前来请安,算来已有四五年没进静心庵了,但这次事体重大,不得不来禀报。”

哈国兴随即把清水两天后准备前来捣毁王庄的事说了一遍。

梅秀英凝着脸色道:“这事你来告诉我,我又有什么办法?”

“王庄目前虽然势单力薄,后天日本人来了之后,奴才准备绝不屈服,也许,奴才会遭到不幸,所以今晚前来,一来是向福晋辞别,主仆见上最后一面,二来也要请示,在奴才死后,王庄由谁主持?格格年轻,虽然为人聪明能干,总嫌经验不够,至少要找一个合适的人辅佐她!”

梅秀英幽幽一叹道:“事情真有这么严重吗?”

“奴才怎敢欺瞒福晋,如果王庄还有一线生机,也只有请福晋大力相助了!”

梅秀英茫然惊问道:“你是想要我去对付日本人?”

“奴才是希望福晋能恳求静心师太,为救王庄数千生灵,拔刀相助,她是天山老尼的唯一传人,武功高不可测,有她相助,也许能挽救这次大难。”

“静心师太武功有这样高吗?我除了当年逃难时见她露过几手,这些年只是见过她有时教导过云儿一招半式,也觉不出有什么惊人之处。”

“她是真人不露相,当然不会人前炫耀,何况,她又是一个出家修行的人!”

梅秀英虽面有难色,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我求求地,事关王庄生死存亡,我虽然也是半个出家人,却总不能眼看王庄毁于一旦而置之不理。”

“另有一事,奴才特地要禀报福晋。”

“还有什么事儿?”

“有关小王爷的事!”

梅秀英心头—震,顿时显出无限关切之情,道:“莫非修儿和伦儿有了消息?”

“虽然有了消息,但不能确定。”

“哈总管!在我初来王庄时,曾要你派人到京城找回修儿和伦儿,你不是曾说他们不知下落了吗?”

“当时确是这样,但最近有人自称是溥修小王爷,奴才因为尚未调查确实,所以不敢禀报福晋。”

“你快快再和他连络,一有消息,随时禀报我。”

“奴才一定尽力办好这件事,以便福晋早日母子团聚。”

“云儿还好吗?她也好久没来看我了!”

“格格这些天来,也为王庄发生的一连串事故,和奴才一样的大为烦心。”

“唉!”梅秀英叹口气道:“她也是个苦命的孩子,自小失去父亲和两个哥哥,而我又出家修行,无法照顾她,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你,把她从小一手带大,你虽不是她的生身父亲,但待她却亲恩似海,哈总管,若果真有一天修儿伦儿回来,我也决定把王庄仍然交给你掌管,云儿可以认你做义父,使你们两人,仍能维持从前一般的关系和感情。”

“福晋!”哈国兴不由热泪盈眶,扑身又跪倒下去,道:“您肯这样相待奴才,使奴才太感动了,奴才绝不贪图王庄财势,即便今后仍然掌管王庄,主子总是福晋和两位小王爷,奴才为的是不想失去格格。”

梅秀英也满是激动之情,道:“哈总管!快起来,你是我们溥家的大恩人,只管放心,云儿将来还是你的女儿,即便修儿和伦兄真的回来,我也要他们对你以长辈相称。”

“奴才不敢。”

“时间不早,你该回去了!”

这一夜,哈国兴睡得很甜蜜,甜蜜中又夹杂着无限感触。

梅秀英的话,使他得到极大的安慰,他苦心经营王庄并没白费,在这种情形下,他反而觉得把王庄交还溥修,才是真正对良心的一个交代,纵然两日后死在日本人手里,也毫无遗憾了。

次日,他睡到近午才起床,刚盥洗完毕,哈瑞云就匆匆奔了进来。

哈国兴觉出不妙,道:“什么事这样慌慌张张地?”

哈瑞云却满是惊喜之色,叫道:“爹!李大叔回来了!”

“什么?”哈国兴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李大叔?”

“爹怎么了?还有第二个李大叔吗?”

“是敬元回来了?他怎么能回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故都风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