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01章

作者:司马紫烟

云淡风高,鸿雁凄楚,正是菊老秋黄的季节!一片萧索,一匹骏马,驮着一个意兴沮丧的年青武士,脚踢在一条荒凉的古道上。

晚山暮照,夕阳分外红,更增添了无限的落暮。

马蹄声得得地敲着山石,像离人心弦上惆怅的节奏,在晚霞的红光里,他不禁感慨地长吟道:“一抹晚天霞,嫣红透碧纱;西风声里哀雁低。正是客愁愁不稳,硫柳外,下归鸦。桃李别君家,霜凄菊已花;五湖遗恨满天涯,慾将心事间流水,水不语,浪淘沙!”

这是一阔后多令,在他低沉的声调中吟出来,别具一种伤感的意味,长吟甫毕,忽地晚风中送来一阵钟声。

年青人的精神略为振作一点,脚下一央马腹,蹄声得得,退向着钟声迎去,目光渐春,晚霞却更灿烂了!

他正是最近掀动江湖的工哪咤司马瑜,从首次在追魂太岁阎飞的别在上初现侠踪后,他的名字已经流传在每一个江湖人的口中,以后更是一连串的离奇遭遇……

结识了第一个红粉知己——俏罗刹冷如冰,联袂西下,华山之巅力毙神剑星环夏侯鲁与恶鬼手仇真。

再在西湖水寨中参与了罗刹会,与艳罗刹靳春红结下了一段半爱半恨的姻缘,更由此牵入了一椿绝大的江湖风波中,太湖之畔访凶人,邂逅了改邪归正的“信口开河”李仙薄与“笑脸方朔”公孙述……

同时也因机缘凑巧,遇上了翠衣仙子。不止习得了威力无传的五行神功,而且还得到了薛冬心惟一爱女薛供的劳心相许,最后是太湖中小岛上的一场惊天巨变;

最无耻的凶人阴阳童子东门黑已伏诛,却走脱了元凶混元笔方天毕,小岛陆况之际,他,冷如冰、靳春红等几个人幸免于难,可是他的师尊“长眉笑煞”萧奇与冷如冰的师伯铁剑先生展翼却永无讯息,想来是凶多吉少了!

奇怪的是薛浪,她是被方天华救上岸来的,见面后只交待了几句话就匆匆地离去了!

冷如冰追念师门怨重,决心返回天山绿梅谷,为铁剑先生展翼的衣冠置家,同时守节一年!

靳春红要追随师尊东海三魔东返钓鱼矾去研习一些武功,因为她是东海齐氏兄弟的推一传人。

李一定与公孙述倦意江湖,只想在山水之间以寄余生,第二天也结伴离去了,剩下他孤单单的一个人。

功成名就,却抵不过心中的空虚,随意飘游了一段时间后,他重临太湖之畔,遥祭了师尊萧奇一厘美酒。

然后再到嘉同城畔想一访薛冬心与薛淇的,谁知凤去楼空,她们母女俩都不知搬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是个不惯寂寞的人,可是茫茫江湖,他却不知该何去何从,冷如冰跟他约好在一年后重聚,当然不能去打扰她,靳春红忙于练功,去找她也不合适,薛演又走了,三个红粉知己竟没有一个能陪着他的。

挟着三分哀思,七分惆怅,他只好漫无目的地飘游着。

这天他走了整天的路,跨下马疲,马上人饥,刚好又在这四元人遗迹的荒凉古道上,所以一听见钟声之后,他的精神才好了一点。

有针必有寺,无论如何总可以休息一下,找点东西略充饥肠,同时也好让牲口歇歇脚!

转过山头,隐隐见松林一片,佛楼斜角,红墙半闪,墙外有石泉飞溅。峥淙如琴,环境十分清幽。

马到山门外,他人不禁有点失望,因为残扉半阁,暮道中可以望见一片蔓草,显然是一所废弃的古寺,连山门上的寺名都不见了,成群的蝙蝠在空庭中飞舞着,足见无人已久……

“奇怪!好好的一所寺院,怎么会荒废了,而且我方才明明听见有钟声,难道附近还有别家寺院不成!”一面在心中暗忖,一面却下了马,听任它到涧边去饮水啮草,自己却飞身上了庙楼,举目向四周眺望着。

但虫声卿卿,松林起伏,黑压压的针海如涛,却没有一丝灯光,心中更奇怪了,暗忖道:“四下俱无庙宇,则方才的钟声一定是由此间发出,可是看此地的光景,却又不似有人的样子……”

正在狐疑之间,忽然又是一阵钟声,由庙院后来传来,十分清晰,显见得钟楼就在临近。

司马瑜心中一喜,很高兴证实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一面飞身下了庙楼,快步向庙后走去。“

穿过大殿,只见殿上供的神像多半泥漆剥落,露出里面的木头架子,显得十分颓败,司马瑜因为急于找点东西果腹,无心多作凭吊感慨,匆匆绕过大殿,只见后面一座回廊,像个四字一般,回廊下都是房屋,中间空出一大片庭院,院中杂草丛生,高可及腰。

左边的廊届中隐隐透出一丝激光,因此他毫无犹豫地就朝那个方向走去,直到窗报外才站住脚!

这些腐屋也十分破旧了,他走到窗子口探目一看,心中又怔住了。屋中点着,一点绿豆大的灯火,照着一个形容枯瘦的老僧,手拿着半秃的挑尘,缓缓地挥动着;

废寺!老僧!这些情景并不足奇,奇怪的是那老俗的对面是一大排油漆剥落的棺木,老僧正是拿着拂尘去掉落格上的浮尘,口中还絮絮切切地念着经。

司马瑜等了一下,才定下心来,暗想这也许是别人寄枢的,这废弃的古寺既已作为停灵的地方,难怪没有香火,年久失修了。

想到这儿,他更定心了,刚想出声招呼,可是那老僧的喃喃声也大了起来,竟然念的不是经文。

司马瑜听得很清楚,他是在对人说话,口气十分柔和,低沉沉地诉说着:“孩子们!时间又快到了,刚才我已经敲过钟了,你们总该所见了吧!快准备着起来了……”

司马瑜走过来的时候,脚步放得很轻,老僧绝对不会发觉的,这屋中也没有别的人遗迹。那么老俗是对谁说话呢?除非是对植中的死人!

想到这儿,司马瑜不禁有点毛发悚然的感觉,忍不住咳了一声,老僧似乎没听见,缓缓地移动脚步,走到另一具棺木前面,依然是挥动拂尘撞诗,口也喃喃地重复刚才那几句。

一间难满棺木的屋子,一个电灵似的老僧,饶是司马瑜胆大艺高,也难禁背上透过一阵沁沁凉意。

再等了片刻,他忍不住开口道:“老师父!”

这一声叫得很响,老尚尚算是听见了,缓缓地转过身子,司马瑜怕他看不见,急忙转到门口站着。

老僧微现惊色道:“咦!你不是此地的!”

他的问话很奇怪,可是司马瑜想不到这么多,连忙跨进门去,作了一街道:“小子司马瑜,偶然游山经此,因天色已晚…”

老僧哦了一声道:“原来你是过路的……”忽地他脸现惶容道:“不行!你不能进来,我们换个地方再说话!”

说着放下佛尘,拿起桌上的油灯,抢先出了门,朝前面走去,司马俞甚是不解,也只得跟在他后面出来!

老借用手护着灯火,不使它被风吹灭,走了五六丈,连过四间廊屋,才推开最后一间屋门进去。

袭着那一点微光,司马瑜可以在破敝的屋门中望进去,只见那经过的一些,其中都放满了根木。

只有这最后的一间,才像是老僧的居室,里面放着一些简单的家具,以及锅炉柴炭等炊具。

老僧将油灯放在桌上才打量着司马瑜道:“此地十几年来,从无人遗迹登临,相么是怎么找来的?”

司马瑜又拱拱手道:“在下四处游历,今日途经此地,刚好错过了宿头,因为听见老师父鸣钟,才循声找到此地……”

老僧脸色一动道:“相公是被钟声引来的?”

司马瑜微觉奇怪,心想你把钟敲得这么响,我怎么会听呢,可是口中仍极为廉逊地道:“正是!在下从早晨登上这条山道,沿途仅未发现店镇人家,直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一点东西!”

老僧掀动长后笑道:“这里原来是这官道,自从十五年前山下另辟道路后,却已发置不用,路分原来的几家居户也远走了,难怪相公找不到宿处了,相逢即是缘份,香油只有一点山肴野蔬,相公若是不嫌简陋,就请随便用一下吧!”

司马瑜见他说话很和气,连忙稳谢不止,老僧摸出火石,将炉子点燃了,又在水架上取下一些风干的肉脯,开始替司马瑜整治食物,同时笑道:“相公不相见怪,老油未曾茄素!”

司马瑜连忙道:“那里!那里3酒肉穿肠,佛在心头……”

老僧笑道:“那是酒肉和尚想出来的解嘲语,当不得禅机使用,其实老销倒不是故意不守清规。只因此地别无出产。购买又不方便,除了山鹿野兽外,别无可食之物,老相不得已,只好吃草了!”

司马瑜应声道:“老师父说得很是!好在此处不太有人来,老师父就是吃点荤腥,人家也不知道……”

老僧微笑道:“相公这话老油不敢苟同,出家人所修者心,所律者已,完全是在乎一己之心,不是做给人家看的!”

司马瑜脸上一红道:“老师父教训得很对,在下不过是信口胡说,老师父不要见怪!”

老僧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下去,司马瑜因为说错了话,讪讪的也不好意思再搭腔,默默地看他忙着。

等了一会儿,锅中肉已熟,香气四溢,老僧把肉脯切好放在木盘中,又在棍下拉出一个酒坛来笑道:“这是老钻采山果自酿的酒,相公将就着用吧!”

司马瑜这次学乖了,没有多说话,只是连连稳谢,老僧取出碗筷,各倒了一大碗,举碗邀客。

司马瑜见那酒色橙黄,香味很重,喝在嘴里,除了酸甜之外,另具一种辛辣之味,酒性非常之烈。

司马份由于本来量就浅,不敢多饮,只是频频吃着肉脯,老僧却似酒量甚豪,连干了好几碗,依旧面不改色。

酒菜都吃得差不多了,司马瑜才搭讪问道:“打扰了这么久,还没有请教大师父法号!”

老僧微微一笑道:“老油苦核!”

司马瑜觉得这名号很怪,微一迟疑,老僧又笑道:“苦乃百味之本,核乃万生之精,天生万物,无一不从苦中来,浮生太多苦事,是故人方堕地之际,莫不认孤苦啼,先识得苦中之味,始懂得生命之谛,苦中有自有佳境,佛说一烂米藏大千世界,宇宙亦可作一核看……”

司马瑜体会到他的话中道理很深,不觉肃然起敬,正容举杯道:“欢师原来是一位得道高僧!”

老僧哈哈大笑道:“相公太抬爱了,老油四十五岁才出家,完全为着谋生不易,这一袭僧衣,比较容易骗饭吃,十五年前行脚至此,受托照顾这些格木,既不会诵经,又不会礼佛,这得道二字是从何说起?”

司马瑜一骇道:“大师是受了谁的托付!”

老僧微笑道:“说来也许相公不相信,老油是受了棺中死人的托付!”

司马瑜微一色变道:“大师在开玩笑!”

老僧笑道:“老衲一点也不开玩笑,十五年前老钢也是游方至此,也因为天色已夜,毕备在此控单,那时庙中另有一位造及在此接待,饭后那位道友报过法号,自称悟净,邀老油在此同居,老油正苦于飘泊无定,欣然答应下来,一宿无话,次日醒来之时,那位道友已沓无踪迹,老袖找了半天,最后才在一间空屋中发现

司马瑜变色道:“他是死人?”

老僧大笑道:“相公说得一点也不错,老油在空屋中找到了他的骨灰坛,上面写着他的生卒年月,以时序推算,他已经圆寂十几年了…”

司马瑜大为吃惊,切切地道:“那……大师以后可曾再见过令友——

老僧微笑道:“没有,那位老友好像识任已尽,从此未曾再露面1”

司马瑜慢慢地道:“这事情太怪庭了…”

老僧笑着道:“世间鬼神之说,原是信其有则有,信其光则无,老油不过照着事实说出,相公相信也罢,不信也没关系’…”

司马瑜怔了半天才道:“大师这些年来,一直在此地盘醒

老僧点头道:“不错!这原是一所荒弃的古寺,寺中寄宿的这些棺木,也不知来自作处,老袖留居了十几年,从未见人前来祭扫,相公还是第一个登门之人…”

司马瑜验现疑容道:“在下前来之际,好像听见大师在对人说话!”

老僧大笑道:“那是老油在对格中死人说话!”

司马瑜大惊叫道:“对死人?”

老僧微笑道:“相公不要害怕,老油因为单身居此,自不免感到寂看,闭居无事,只有对死人说说话解闷……”

司马瑜连忙问道:“看得见吗?”

老僧笑道:“老衲说话之时,并未拿他们当死人,因此他们会听得见,甚至于有的时偶。他知还会回答老油的话……”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