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12章

作者:司马紫烟

方天华冷笑一声道:“小子!我虽然列人凶人,却从不无故杀人,尤其是刚才杀死那个个人,更有莫大的作用,他们若是不死,我们三人中必有两个人要死,因此我利用他们两人作为替死鬼,你存心仁慈,是否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换他们的生存呢!”

司马瑜大惑不解道:“我们不是已经走过来了吗……”

方天华微叹一声道:“不错!我们是走过来了,可是沙克浚在阵图中另藏了奇门变化,而且那些变化生生不息,牵动前面的无数埋伏,令人防不胜防,我补了两个人进去,已将那些变化的连击切断,可以安心前进了!”

司马瑜将信将疑地道:“真有那么吗?”

方天华怒道:“小子!我并不想讨好你,难道还需要说谎说来取得你的好感吗?”

司马瑜长叹一声,无语以对,心中仍觉方天华用旁人来替死的行为不当,可是也没有别的方法!……

金克已经先走了,前面的一段路必需他们自行摸索,方天华自然又是领先而行,可是这次他非常放心,毫无戒备走着,公孙述不安地道:“方老儿!你能担保这路上没有其他机关吗?”

他眼见那两名侍卫在阵图中丧身的情形,是以戒意颇深。

方天华却笑着道:“机关当然是有的,只是不会履了,刚才那两个人已经替我们把联络来统切断,不到地头是不会另有阻碍的!”

公孙述见他说得很有把握,遂也放心地跟着他前进,这一路上都是用大理石砌成的甬道,顶上是圆形的穹盖,在火炬的照耀下,阴森森地有点怕人。

不过方天华的判断也很正确,他们跟顺利地通过了甬道,直到一片庭院之前。

那是一片很大的庭院,泉花水石,布置宜人,虽在黑夜里,仍然十分光明,三人仔细地看了一下,才发现那些光都是由地上发出的!

地上怎么会发光呢?

他们追究一下光源,不禁对沙克浚的豪富微感震惊!

在广大的庭院中铺着一方方的水晶走道,每一方水晶之下,都镶着十几颗夜明珠,珠光透过水晶,折射之后,异采焕发!

司马瑜叹道:“富贵帝王家,此言足见不虚!”

方天华笑笑道:“小子!你的眼光怎么还是那么浅薄,在北海冰原上,那一片冰树银花,也是用宝石装点而成,论价值并不在这一片庭院之下!”

司马瑜讪然一笑道:“那些宝石纵然珍贵,可是种类繁多,搜罗尚易,不似此地,完全是用夜明珠,一颗珠子就价值连城,真不知沙克浚从那儿能找到这么多……”

方天华继续笑道:“南海本来就是产珠之地,毒龙国立国年代久远,经过数代经营,搜集这些珠子自非难事,老偷儿!你的手是否痒了,要不要摸他几颗?”

公孙述摇头道:“明珠虽贵,放得满地皆是,倒显得不值钱了,老偷兄绝不偷这种蝗于到手之物;等一下见到沙克浚,看看他身上更起老偷儿的兴趣,再下手也不迟!”

方天华笑道:“这就对了,我就是怕你的眼光太低,伸手乱摸,沙克浚身上有宝,你尽管偷不打紧,这园子里的东西,可千万别乱动!”

公孙述一翻眼道:“这是怎么说?”

方天华淡淡地道:“沙克浚放着这满地明珠,都不设人看守,若是好偷的话,早就被人偷光了,我告诉你吧!这晶砖底下,都连有五行生克枢纽,牵一动十,你别糊里糊涂地乱发贼性,将我们都牵累进去!”

公孙述一破嘴道:“给你这么一说!老偷儿倒要试一试!”

说着就要弯腰伸手,方天华连忙过来阻止,公孙述却直起身子笑道:“方老儿!你别紧张,老偷儿纵然不怕死,也不会莽撞得把你拖进来陪上一命,再说还有司马瑜这小伙子在一起呢?要是把他也拖进来了,那几个女娃娃怕不将老偷儿挫骨扬灰才怪!”

方天华这才舒了一口气道:“老偷儿!这种玩笑你最好少开,刚才我几乎要给你一掌!”

公孙述怒道:“你一掌能打死老偷儿了吗?”

司马瑜见他们又要闹起来了,不禁着急道:“二位前辈!现在这个时候,你们何必斗这些闲气!”

方天华忍住没说话,倒是公孙述自己有点不好意思道:“算了!我们真是越老越糊涂办正经事的场合中,尽在闹这些私气,不过方老儿!你记住好了,老偷儿迟早要跟你碰一碰的!”

方天华不理他,埋头向前疾走,刚到一座水晶亭前,旁边的花丛中突然转出两名官装打扮的侍女,其中一人万福作礼道:“国君请三位在此稍候!”

方天华怒哼道:“叫沙克浚快点出来,我们没工夫跟他究拖!”

那宫女仍是和颜悦色地道:“国君已经归寝了,闻道三位寅夜前来,正在着装,少时定当出来相见,三位就请在亭中小坐片刻!”

一来因为对方是女人,再者她们的态度很客气,方天华也无法发横了,只得走进亭中坐上,公孙述与司马瑜也跟着进来。

那两名宫十分殷勤,一个留着侍候,另一个却在花丛后捧出许多瓜果,放在亭中的水晶台上请他们食用!

方天华将那些瓜果审视片刻,才对其余二人道:“这波罗蜜原产自真腊,中原不易见到,更难得沙克浚没在里面下毒,我们不妨尝尝新!”

方天华是用毒的行家,公孙述与司马瑜听他那么说,知道绝无问题,遂也各持银叉叉了一块放进口中!

果色如玉,人口生津,香甜异常,片刻工夫,已将一盘吃尽,那宫女又笑道:“三位既然喜欢这波罗蜜,我们再取一些来奉上!”

公孙述余兴未尽,连忙道:“好极了!老偷儿生平会尝此佳味,今天倒是大饱口福了!”

两名宫女笑着转到花树丛中,等了一阵,却未见转来,方天华正感不耐,向亭外一看,不禁失声叫道:“不好!我们中埋伏了!”

原来亭栏外种着许多青碧色的细藤,此刻突然长高起来,将一座水晶亭包围在中间,密如蛛网,而且还在不断地伸长着。

有几根触须,伸进栏杆,蠕动如小蛇。

司马瑜虽觉惊异,却认为方天华过于大惊小怪,这些软藤粗不过分许,包围虽密,也不见得能将人困住,伸手就要去扯,方天华大叫道:“使不得,别去碰它!”

司马瑜闻喝不理,依然将手伸过去,将要触及细藤之际,背后飞来一团白光,却是方天华抄起桌上的玉盘打了过来!

细藤碰着玉盘后,突然行动加速,仿佛有知觉一般,十几支触须立刻交相缠,将率盘裹得紧紧的,接着是一阵格格脆响,那只玉盘已被续得粉碎!”

司马瑜骇然退后叫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方天华脸色凝重地道:“听说南海的岛屿中,有一种吃人蔓,大概就是这玩意儿……”

“吃人蔓!”

公孙述与司马瑜几乎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

方天华点点头道:“不错!我曾经听一些航海客谈起过,吃人蔓虽是草藤,却会行动,那蔓藤十分坚韧,不易弄断,蔓上还含有毒素无论人兽,只要被它缠上,立刻绞为粉碎,然后再吸尽血肉,最后只剩下一堆骨渣……”

公孙述急叫道:“方老儿!现在别卖弄见闻,快想个脱身的办法!”

方天华双手一摊道:“我有什么办法!从来就没有人能在吃人蔓下逃生,也没有听说过克制它们的方法……”

大家都默然了,幸好这亭子尚称宽大,那藤须进展的速度也不算太快,三个人挤在中间,暂时还不至于受到侵害,却是束手无策!

沉默片刻后,司马瑜倔强地道:“这蔓藤若是无物可制,沙克浚又是如何能将它们移植到此地来的,而且刚才那两名宫女在此之时,它们怎么不发动……”

方天华闻言精神一振道:“对啊!这庭园须着人打扫整理,可见一定有禁制之法,只不过……那是什么法子呢……”

司马瑜想想又道:“物性相克,她们身上一定带着克制蔓藤的东西,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方天华连忙对公孙述道:“老偷儿!你的眼睛最厉害,快想想刚才那宫女身上可带着什么特殊的东西?”

公孙述闭目深思,口中喃喃地念道:“金钩!玉幔!粉袋!香囊……”

此时蔓藤越来越近,离他们只有尺许距离,公孙述还在背着女人身上的一切佩带用物,却没有一椿是特殊的!

司马瑜大急道:“不行了!等您慢慢想出来,我们恐怕都成了一堆骨碴了……”

公孙述急得连连敲打脑袋道:“老偷儿这双眼睛可以看透一切,连她们藏在*峰中间的那颗夜明珠都无法逃过我的眼睛,可就是想不起还有什么特殊之物!”

方天华也急了道:“现在世机危急,我们可来不急等你慢慢去想了,只有另外想法子……这蔓藤既是草木之质,可以用火攻试试看!”

司马瑜急道:“仓猝之间,那儿去找火种呢?”

方天华怒骂道:“蠢小子!你学的五行真气难道是专用来杀人的!”

司马瑜被他一言提醒,连忙提足离火神功,一掌推出去

掌风中带着红色的热光涌向当前的十九支蔓须,谁知那蔓藤不但丝毫无损,反而加速了伸展向他抓了过来。

还亏方天华拔起水晶台而迎了上去,募须抓住了台面,展势略缓,而且也退后了一点,接着又是一阵格格碎裂声化为无数晶屑落下。

司马瑜在困急之下,陆续把庚金乙木癸水戊土等功夫,一一都施展了出来。

那些蔓藤速受巨劲推击,却是丝毫不退,只是不像受到离火神功的撞击后,反将速度加增而已!

这三个人真的是走投无路了,蔓藤再度进逼时,他们又拔起水晶的台脚挡了一阵,最后则是挖地下的晶砖抵挡了。

可是他们现在所站的只有两尺见方的一块地盘,等到那五六块晶砖都用完后,只有束手待毙了。

方天华长叹一声道:“罢了!想不到我混元笔称雄一世,会不明不白地死在这种地方!”

公孙述仍是喃喃地念着那两个宫女身上的东西,一遍又一遍地想着,仍是一无头绪,最后也是一叹道:“完了!老偷儿一世偷人家的东西,奇珍异宝,堆起来可以摆成一座山,最后却连个葬身之地都没有!”

倒是司马瑜看得开一点,轻轻地叹道:“我一生并没有什么功业,只是惹了一身情孽,一死倒是解脱,最后那一堆骨渣,希望有一个我认识的女孩子能替我收拾起来,埋人土中,就什么遗憾都没有了!”

公孙述游戏人间洒脱已惯,一阵感慨之后,反而也乐观了。笑笑道:“小伙子!老偷儿没有你那么好的艳福,这一辈子从未遇上一个女人,因此也没有你那等艳情,只希望有一阵清风,将我的骨灰送上西天!”

司马瑜视死如归笑笑道:“公孙前辈,你这个希望恐怕也不易达到,此地四面都是花树,风吹不到,除非是那两个宫女用她们手中的扇子,送你一阵清风!”

公孙述毫迈地笑道:“是啊!那还是两柄檀香木的扇子呢!她们真要肯帮忙的话,岂止是一阵清风,还是一阵香风呢……”

方天华脸忽地一动叫道:“老偷儿!你准备知道那是檀香木的扇子吗?”

公孙述奇道:“她们褂在襟下,你又不是看不见……”

方天华神色激动连忙在怀中掏出自己的招扇化为灰灰之后,亭中犹自散漫着扑鼻的余香。

可是那些人蔓都退得远远地!恢复了初时的平静。

司马瑜与公孙述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良久之后,公孙述才叫道:“方老儿!真有你的,怎么会给你想出这一个法子的

方天华微喝道:“你若是早想出她们手中的扇子,我们就不会受那场虚惊了!”

公孙述笑着道:“她们把扇子别在襟下,谁都看得见,我怎么会想到那上头去!”

司马瑜也笑笑道:“方前辈!您怎么会想到檀香可以克制吃人蔓的!”

方天华叹了一口气道:“这也是巧合罢了!我听你们说到扇子,才想到那两个宫女的扇子芯是怪异,第一点,现在正是初春,未到用扇的时候,第二点,那檀香摺扇是男人的用物,她们不伦不类地在襟上悬着一柄,除了有特殊用途,再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释,不过这也是一种猜测之想,万一不灵,我也只有认命了!”

公孙述大笑道:“幸亏你猜测灵了,可见天命不该绝!马惠芷那小妮小说我们吉人天相,果然有些道理……”

方天华这时也轻松起来了,笑笑道:“老偷儿!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我都是一手血腥一身罪孽,所以才落得凶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