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13章

作者:司马紫烟

面对着她这种冷静的态度,沙克浚也不禁有点着忙,虽然他仍奇望于搜索的结果,一方面却也作了另外的打算,乃换了一种口气道:“你到岛上来的目的是什么?”

无忧笑笑道:“我的目的很简单,只要这小伙子安全地离开此地!”

说着手指司马瑜,她年岁虽大,然因驻颜有术,望去不过三十许人,这一笑尤现媚态横生,冷如冰与靳春红都是脸上一动!

沙克浚怔了一怔才问道:“你是她的什么人?”

无忧淡淡一笑道:“朋友!”

沙克浚哼地冷笑一声道:“这小伙子倒真是不简单,怎么他的朋友,都是些美丽的女人……”

这句话虽是讽刺,更大的用意都在刺激冷如冰与靳春红,司马瑜冰雪聪明,如何会不懂他的的意思,立刻涨红了脸叫道:“沙克浚!你少放屁!”

沙克浚毫无怒意,反而微微一笑道:“司马瑜,难道我说错了不成,你的这个朋友,追随着你来到此地,冒着生命的危险而保护你的安全,难道全是为了道义的交情吗?”

司马瑜想起他与无忧的一段尴尬交往,倒不知该如何回答,脸却更红了……

冷如冰一无所动,靳春红却忽耐不住,怒声对冷如冰道:“冷姐姐!我们在这儿受尽苦楚,为的是什么……”

沙克浚哈哈大笑道:“为了替这个民流浪子守情水移!”

说时手指司马瑜,满是得意与不屑之色,司马瑜又急又怒,张口又想骂人,无忧却冷静地一摆手,抢先说道:“听你的口气你一定艳罗刹靳姑娘了,你们两位认识司马瑜在我之前,相处的时间也比我久,对他的了解一定比我深……”

靳春红冷笑道:“他把我们的事都告诉你了,可见你们的交情也非比泛泛…”

无优不理她的碴,仍是笑笑道:“在你们的印象中,司马瑜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靳春红尖利地反问道:“关你什么事?”

无忧谈然地道:“那自然与我不相关,只是我有点替司马瑜抱屈,像他那样正直的男人,你们却以风流浪子视之!”

靳春红怒声叫道:“刚才我们亲眼看见他对两个宫女轻薄……”

无优也以一声冷笑回报道:“司马瑜若真是那种见色即迷的轻薄浪子,中原不乏佳丽,他大可在那儿坐享漫柔之趣,何必要远渡重洋到此地来……”

靳春红闻言不觉一怔,迟疑地道:“那……刚才是怎么一会事!我们进来时,他正……”

无忧微笑道:“刚才的事我也不清楚,不过司马瑜自己一定会有合理的解释的!”

靳春红用眼盯注在司马瑜身上,意在等他解释,谁知司马瑜一言不发,好像好刚才的话全无所闻,无忧也有点着急了,连忙催促道:“喂!你说话呀!”

司马瑜淡淡地道:“我不想解释了,随她们怎么想吧!”

无优一怔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司马瑜慨然地道:“她们若相信我,便无须解释,她们若不信我,解释也没有用,反正我次前来,只为计明心迹,现在我只问一句话!”

靳春红连忙道:“你要问什么?”

司马瑜淡淡地扫她一眼道:“靳姑娘!我们相识虽久,相知却没,这句话我只问冷姐姐一个人!”

靳春红脸色大变,冷如冰连忙道:“瑜弟弟!你不可以这样说,靳家妹子对你情深如海,她这一年来为你受尽苦楚,你怎能如此对她?”

司马瑜微怒地道:“那她为什么要对我咄咄相逼?”

冷如冰轻轻一叹道:“爱之深则期之切,你不能怪她!”

司马瑜勉强地抑住怒气道:“冷姐姐!今天我只想知道一下,我们当初的海誓山盟,是否还有有效?”

冷如冰微异道:“你怎么会提出这个问题来了?”

司马瑜有点愤然地道:“因为我发现你有点变了,以我们的情谊而言,我们分别了那么久,你见到我之后竟连一句话都没有……”

冷如冰微微一笑道:“在那个情形之下,我想不起该说些什么?”

司马瑜大急道:“冷姐姐!你也相信我会对那两个宫女……”

冷如冰淡笑道:“我不相信也不怀疑!”

司马瑜一怔也道:“这是什么话?”

冷如冰笑笑道:“我知道你不是好色之徒,所以我不怀疑你的用心,可是我眼睛所看到是事实,也无法不信,如此我只有一个想法,那个个宫女的事,一定是沙克浚所意所作的安排……”

沙克浚大急道:“怎么会是我的安排呢?”

冷如冰笑道:“你将我们带到此地来,让我们目击那一幕香艳的妙剧,不是故作安排是什么呢!聪明人常作糊涂事,可是这件事尤其不高明……”

司马瑜大感掀慰,欢声叫道:“冷姐姐!你究竟是最了解我的人……”

沙克浚神色如土,懊丧之至!

冷如冰又笑笑道:“其行虽愚,其用心尚可恕,因为你只是想藉此破坏我们对他的好感,可惜你不明白一个道理!”

沙克浚讪讪地问道:“什么道理?”

冷如冰神色一整道:“男女之间的至情至理,只要我们心中有他这一个人,无论他做了些什么,都不会移转我对他的感情,别说这件事是你故意安排的,就算是他自己做出来的,我也不会动摇对他的真情,否则就是我爱他不够深!”

司马瑜感极泪下,只是叫着:“冷姐姐……我……”

靳春红的脸上浮起了渐意与愧色,无忧亦刷然动容道:“冷姑娘!天下第一有情人,你足可当之而无愧!”

沙克浚痛苦地道:“冷姑娘!这一年来我对你那等好法,难道你全然无动于中么?”

冷如冰微笑道:“盛情心感无已,不过这不是争取爱情的手段,你一直用错了方法!”

沙克浚一怔道:“怎么样才是正确的方法,只要你说出来,我可以重新开始!”

冷如冰笑笑道:“太迟了!一开始你就错了,你以为对我们待若上宾就会赢得我们的好感吗,要不是你将我们强劫到此地来,我们这一年中的岁月将更为逍遥自在,因此你对我们越好,我们对你的反对越深!”

沙克浚喀然若夫,冷如冰又笑道:“你有权势,也有财富,更有很高的武功,天下之物,你都可以得手应心地取来,唯独爱情不能,因为它生于自然,富贵不能婬,威武不能屈……”

沙克浚失声大叫道:“别再说了,你快告诉我,什么才是争取爱情的正确方法……”

冷如冰想了一下才道:“其实那时最简单的方法,其途甚多,其理则一,那便是牺牲!”

沙克浚愕然问道:“牺牲!怎么牺牲?”

冷如冰在然一笑道:“那很难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个道理,真正的爱情不是占有,不是掠取,而是一种无条件的奉献,在默默中,为所爱的人献出自己,一切都先放弃自我,为对方的幸福而打算……”

沙克浚摇头道:“那太难了,一定要圣贤的心怀……”

冷如冰庄严地道:“爱情本来是神圣的!”

沙克浚沉思片刻才道:“假若我那样做了,能赢得你的真情吗?”

冷如冰微微一笑道:“也许会,也许不会!”

沙克浚不耐烦地道:“这又是怎么说呢,方法是你自己提出的……”

冷如冰庄容道:“假若我心中没有别人,一定会为你感动的,可是我心中已有了人,这就很难说了,因为人心是最难捉摸的东西!也许我会被你的至情感化了,也许永远不会!”

沙克浚呼了一口气道:“假如你不受感化,我那些牺牲岂非全无价值!”

冷如冰脸色一寒道:“如你心中还存着要我报答的意念,你就根本不能算是牺牲!”

沙克浚连忙接口道:“如我全无收获,那牺牲的意义又何在?”

冷如冰庄重地道:“你国中崇尚佛教,我就佛家的故事中给你举一个例,佛祖释伽牟尼见饿虎慾食其子,乃舍身而饲虎,他得到的是什么?”

沙克浚想想道:“他得到了心灵的满足!”

冷如冰了然一笑道:“这不结了吗!你若能牺牲到那种程度,心灵也得到了满足,爱情的真谤便是施予而非取得……”

沙克浚默然片刻,才摇摇头道:“我不是佛祖,予而不取,我不会满足的!”

冷如冰也庄严地道:“那你一辈子也无法得到我的感情!”

沙克浚突然变得燥怒起来,厉声道:“孤家以一国之尊,想不到竟会受一女子的冷落,你知道孤家现在打算怎么办?”

冷如冰淡然地笑道:“我当然知道了!你想杀死我?”

沙克浚狞笑道:“那你可想错了,我要留下你痛苦地活着,你知道什么事能最使你痛苦吗?”

冷如冰尚未开口,司马瑜已叫道:“那还用说吗?你想杀死我!”!

沙克浚点点头道:“不错!孤家要你死得极为悲惨,更要这些爱你的女子眼看你惨死,那时候她们就知道固执的代价了……”

司马瑜勃然大怒,冲上前就想动手,无忧的动作却比他快了一步,身影一闪,已经朝沙克浚扑了过去!

沙克浚略一迟疑,无忧的掌影已如潮而至,他只得大喝一声,挥掌迎上,二人立刻缠战成一片。

司马瑜自然而然地挤上去,也想加人战团,无忧忽地分出一掌,将他推开叫道:“别上来!你打不过他的!”

司马瑜不服气,仍是倔强地道:“跟他订约的是我,怎么能由你来出头呢?”

无优一面挥掌迎敌,一面微笑道:“正如冷姑娘所说的,这也算是我的一种牺牲与奉献吧!”

司马瑜闻言不觉一呆,二人激斗更甚,掌风坚如铁墙,他就是想挤进去也没有办法了,只得站在一旁冷静的观战着。

决斗的两人俱不愧为宇内仅有之高手,双方的动作快逾电火,然而却很少有接实的机会,往往都是一招才攻聘半,对方的守势已成,同时反攻的招式也到!

于是攻击的一方立刻撤回招式,变守局,另攻新招,如此循环下去……

交手不过片刻,两方已对拆了百余招,大家都觉得这样耗下去绝无了局,可是也无法联手,因为只要反应路缓,即将为对方所乘;

所以明知此非善策,也只有硬着头皮耗下去,大家都一般心思,只有仗着本身的耐力来决胜负了!

司马瑜看得眼光撩乱,耳边忽然传来冷如冰的声音道:“瑜弟弟!你这个女朋友是从那儿认识的?”

司马瑜先是一惊,继脸上一红道:“说来话太长了……”

冷如冰微微一笑道:“说起来我也许真该嫉妨,一年来你不但又任识了许多女孩子,更想不到还有着这么一位绝顶高手呢

司马瑜急得满脸飞红道:“冷姐姐!你别误会,我有解释

冷如冰微笑道:“何必解释呢!你刚才的话很有道理,假如我对你的心不变,你解释就多余了……”

司马瑜又窘又急道:“不!冷姐姐!天下人对我的误会都可以忍受,惟独你对我误会我可受不了,因为我一定要对你把话说明白!”

冷如冰叹了一口气道:“傻弟弟,姐姐可以单属你一个人,你却不能只认一个冷姐姐,靳家妹子,薛琪,还有那个为你拼命的人,你不可令她们太寒心……”

说着目含深意地对靳春红一瞟,又朝无忧努了嘴,司马瑜不禁愧作无语,这时靳春红面着愧色地过来道:“司马兄,小妹一时孟浪,致对兄多方误会……”

司马瑜在冷如冰的眼色摧示下,只得道:“没什么,靳姑娘可是对我已谅解了……”

靳春红轻轻地一叹道:“这不是谅解的问题,方才我听过冷姐姐一番高论后,对感情的看法已经改变了,我这一颗心,给定了一个人之后,便已有了寄托,衣带渐宽终不侮,今后我只在默默中献出自己,再也不对你作什么要求了!”

司马瑜先是一怔,继而感到心情异常沉重,这些女子一个个都对他献出了自己,他该如何回报她们呢……感情的债越负越重了……

良之后,他不禁迸出一声苦叹道:“你们一个个都学着做圣人,却把罪人留给我做了!”

此时无忧与沙克浚交手已近千招,双方仍无歇手之意,摹而屋角又问过一条人影,却是方天华去而复返。他一见与沙克浚交手的竟是无忧,不觉也是一怔,趋至司马瑜身边低声道:“这婆娘是怎么来的?”

“不知道,她说是另乘了一艘船来此……”

“来了有多久?”

“有一会了!他们交手已有千招左右……”

方天华观战片刻,突然欺身切人,也不知他用的是什么身法,居然能冲进二人决斗时所布下的气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