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14章

作者:司马紫烟

最后进场的是冷如冰与靳春红,她们的身份似乎很特殊,每人骑着一头纯白的骏马,坐到靠两边的位子上,那儿也仅有两个座位!

东海三魔都按捺不住,想过去找靳春红说话,方天华一把将他们拦住道:“三位最好能暂忍一下,别让人家笑我们中原人缺少风度!”

天魔齐濑清激怒道:“这是什么话!我们看看自己的徒儿

算有失风度吗?”

方天华笑笑道:“话是不错,可是令徒现在正是此会决赛的重点,目前不宜跟她多作联络!”

东海三魔气愤愤地坐了下来,沙克浚已在座上傲然叫道:“司马瑜!你准备好了没有?”

司马瑜站起来就想出去应战,方天华赶紧抢在前面道:“沙克浚!你这一场约会算是宫式还是私式!”

沙克浚不耐烦地道:“决斗就决斗,那里还有什么宫私之分!”

方天华大笑道:“这就是你孤陋少闻了,你身为一国之君,又在校场上约人公开比武,就如两国交锋一般,多少也该有个仪式,比如说是呈递战书啦……”

沙克浚哼声冷笑道:“你们不过是一些江湖人,那里配接受那些仪式!”

方天华不以为许地笑道:“就是江湖人邀斗,也该有个场面交待,要是来了就打,那是市井无赖匹夫的行径,你不要面子,我们还不愿意自降身份呢!”

他当着毒龙国数万人民,将沙克浚毫不留情地奚落一番,沙克浚一肚子怒火,却是无处发作,只得忍气问道:“你说要什么场面?”

方天华笑笑道:“我们身为江湖人,当然要求江湖场面,等一下生死相搏,尽可不留余地,现在至少也该有几杯水酒,聊作交代,这是你身为主人应尽的责任!”

沙克波没好气的连声关照备酒,司马瑜大是不耐地道:“方前辈,还是速战速决算了,何必浪费时间呢?”

方天华游目四顾,低声道:“你知道什么,我在拖时间等人!”

司马瑜不解道:“等谁?”

方天华继续在人群中找寻着,脸上也出现焦急之色道:“除了老偷儿之外还有谁这老家伙应该出来了。…”

司马瑜一怔道:“为什么要等公孙前辈呢……”

方天华急声道:“他不来的话,你凭什么去跟沙克浚交手……老偷儿也是的,这个节骨眼儿上他还在开玩笑,不是存心要我好看吗?”

司马瑜莫明其妙,其他人更膛然莫知所云,方天华急得搔头挖耳,只得装着跟别人搭讪,胡天胡地扯些闲话来掩饰他心中的不安!

这时沙克波的侍从人员已经把酒肴送过来了,摆在他们面前的条案上,沙克浚也得到他属下谋士的指点,按照江湖礼节,敬了他们三巡酒,然后朗声道:“今日既系武林私会,孤家也摆开国君身份,请中原司马瑜一会!”

司马瑜见他提名正式挑约,自然要出去了。方天华急忙道:“不行!老偷儿还没有来,你绝对不能出去!”

司马瑜不解地道:“可是他找到我了……”

方天华沉声道:“想法子拖……对了!师兄!你研究的九尸真解,刚好与那个番僧的精神功路子有点相近,请您先去跟他缠一阵吧!”

这句话是对苦核讲的,实际也是请求,苦核想了一下道:“要拖多久?”

方天华急道:“能拖多久就多久,只要老偷儿一露面,你马上就结束!”

苦核淡淡地道:“要是他永远不露出呢?”

方天华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就把日子记记清楚,来年今日,就是我们大家的忌辰!”

苦核听他说得如此严重,倒也不再多话了,慢慢地站起身来,双手一按条案,像头灰鸟似地飘落场心,四周响起雷似的喝彩!

毒龙国中人人会武,苦核这一个凌空徐降,显示他内力修为的深厚,识货的人立刻表示出由衷的赞佩!

沙克浚似是微感意外,大声喝道:“老和尚,你出来干吗?”

苦核微微一笑道:“老钠想借今日之会,向一位同道法师小求进益!”

沙克浚怒声道:“你要找人打架也得等我把正事办完了再说!”

苦核笑笑道:“今日既为武林之会,老衲就有权要求一了过节,至于你们双方的正点儿压轴戏,只能留到最后开锣!”

沙克浚不明白武林规矩,但是见他麾下的中原谋士都不作声,知道苦核的话并没有错,只得问道:“你要找谁?”

苦核用手一指密勒神僧道:“老衲请这位法师一了过节!”

密勒神僧色微交道:“小弟与法兄素未谋面,何来过节?”

苦核淡淡地道:“你我虽参两种禅,同烧一炉香,大家都是三室弟子,本无过节,只是昨夜法师以法术伤了我一位故人,老衲不得不向法兄要回一份公道!”

密勒神僧神色一动道:“昨夜那偷儿是法兄的朋友?”

苦核点头道:“不错!公孙老弟乃我多年故友,结果在法兄手下超渡了……”

密勒神僧叫迎:“你胡说!你捉弄了我半天,结果在我的摄魂大法下,只迷失了心志,遂告失踪,连我也不知道他到那儿去了!”

方天华闻得此言,神色略见轻松,苦校仍淡淡地道:“据闻那寝宫之中,有如龙潭虎穴,我公孙老弟心智受惑,一定死在什么埋伏之中了,法兄虽未直接杀死他,却也难辞其咎!”

密勒神僧摇头道:“没有!国君一个上午,都在搜查他的下落,迄无消息……”

沙克浚好似对这件事十分烦恼,怒声道:“他一定是死得尸首无存了,你怕什么!人家找上来,你就接下来,你要是不敢担当,何妨归到我身上!”

密勒神僧受斥之后不敢多言,离座而出道:“法见将如何赐教?”

苦核闭目沉思有顷,才合什道:“听说法兄在密勒神功中,有所谓摄魂大法,一呼能致人于死,伤人于无形之间,老衲想在这方面领教一番!”

密勒神僧微微一怔道:“摄魂大法有伤天和,贫僧虽然习得,却不愿多用!”

苦核冷笑一声道:“法兄昨夜对敝友并未慈悲!”

密勒神僧脸上一红道:“那是他欺我太甚,而且我后来也将他救活过来了……”

苦核摇头道:“老衲不信法兄真有如此神通,一定要请教一番!”

密勒神僧脸有难色,沙克浚又自不耐地道:“人家自己愿意死,你客气些什么,快把事情了结了,我好办正事!”

密勒神僧无可奈何,只得道:“请教法兄宝号!”

苦核缓缓地道:“老衲俗家姓名叫长孙无明,号称苦核!”

密勒神僧忽地神色一整,音发如雷,猛吼道:“长孙无明!你该死!你还不快死!”

余音嗡嗡地在空间缭绕,四下之人都因而变色,只有苦核神色如恒,平静地站立在当场一动都不动!

密勒神僧连叫了一三声,苦核依然毫无所伤,使他大为吃惊,变色大叫道:“世上从未有人能当摄魂之呼,你……用什么方法挡过去的?”

苦核这才微微一笑道:“法兄作摄魂呼时,为什么一定要先问姓名?”

密勒神僧怔了一怔才道:“那是因为一个人对自己的姓名,印象最是深刻,叫出姓名后,他无法抗受我底下的摄魂召唤……”

苦核笑笑道:“法兄既知此理,便不该叫老衲的俗家姓名,皆因老衲自人空门以来,对世俗之事,早看作过眼云烟,对那四个字的印象甚为淡薄……”

密勒神僧这才明白,正想改口再叫时,苦核将手一比拦住他道:“法兄一时疏忽,自失先机,现在可轮到老衲加敬了!”

密勒神僧懊丧地道:“法兄将如何赐教!”

苦核神色微动道:“老油不会摄魂呼,只要默念几句心经请法兄指正!”

密勒神僧莫明其妙地道:“你在心中默念,我怎么听得见?”

苦核笑笑道:“佛家所尚者心,只要法兄心与神会,自可了了听闻!”

密勒神僧又惊又奇,不知道苦核那几句心经会有多大威力,可是自己先攻了一手,无法不接受对方回攻,只得集中精神待变化!”

苦核不动声色,闭目静立,默思片刻,其实却已展开他九尸真解中的持索功夫,在附近找寻死而未朽的尸首,驱出来唬他一下。

因为他的任务只是在拖时间,拖到公孙述出现,而造成转危为安的奇迹!

在他默默的探索中,知道就在脚下五六丈之处,恰好有一具合用的尸体,然而为了要把时间拖得久一点,他迟迟没有发动!

整座校场都是静静的,几万人摒息以待,要看苦核施展出什么绝招。

可是大家等了半天,苦核还是那个样子!

沙克浚大是不耐烦,发声摧促道:“你还不开始到底在闹什么鬼?”

苦核朝他望了一眼,又对方天华望了一眼,表示无法再拖下去了,通知他赶快想下一步办法,因为公孙述仍无影讯,方天华只能回报他一个苦笑!

沙克浚再度发声摧促时,苦核才轻叹道:“老衲这心经一念,可能会惊世骇俗,大家最好心理上作个准备!”

沙克浚冷笑表示不信,苦核再度闭目,口中南前念词,九尸真解中的感引神功已经默然施为!

校场中坚沙的土地突然自动地裂开一条缝,然后在缝中探出一颗巨头,上顶钢盔已经生锈,盔下是一张死板的且,苍白全无人色!

全场发出一片惊呼,中原群侠因为知道这是苦核行功所致,尚未表示太多的惊骇,岛上的居民则骇然失魄了……

尸体继续向上冒升,露出上半身,依然是骨肉俱全,肩披金甲!

等到尸体整个出现时,连苦核自己也表示惊奇了。

他驱尸多年,也没有发现这种奇事,因为那尸体的下半身则完全是枯骨,泛着灰白的颜色,可要腐朽久矣!

久年陈尸,会烂掉一半,保存一半,这简单是不可能的事!

那具尸体十分高大魁梧,足证他生前是个伟丈夫,从他一身盔甲看来,还可知道是个男的武士。

尸体的前心插着一柄金色小剑,黄光璨璨,毫无锡斑,可知是柄宝器,也是那尸体致死之由!

他摇摇幌幌地站了起来,手中另握一柄长剑,朝密勒神僧走过去,密勒神僧怪叫一声,掩脸回头就逃。

其次是沙克浚,他也同样地发出一声怪叫,长身就要朝那尸体扑去,忽地人群中飓飓连响,飞出六道人影,一人阻止住沙克浚的身形,其余五人则朝那具尸体跪下,顶礼膜拜,态度十分恭敬!

苦核在震惊之余,忘了继续运功驱尸,尸体失去了凭籍,才走了几步,扑的又跌倒在地上。

这后出的六个人年纪都很大,衣着华贵,身分望似甚高,那膜拜的五人见尸体倒地之后,立刻又连连叩首,行过朝拜大礼后,才由一个紫脸老者哀声发言道:“吾君英灵不灭,白日显圣,乃使千古疑案昭明,老臣等一定查明真象,使吾君得瞑目泉下

祝告完毕,五人同时起身围住沙克浚,仍由那名老者厉声问道:“世子曾说先帝浮海失踪,此刻先帝灵体自现,世子作何解释?”

沙克浚对这六个老人似乎略有怯意,嗫嗫地道:“这一具枯骨,阁老们凭什么认为是先王遗体……”

老者怒声道:“先帝灵体虽朽,面目未腐,世子为先帝亲侄,难道会不认识?”

另一名老者接着道:“世子登基之时,曾说是先帝临出海之时口诏,现在先旁遗体分明留在国内,世子所说之口诏,到底是谁的?”

沙克浚脸色大变,急声叫道:“口诏是先王李常侍宣布的,你们为什么不问他去?”

紫脸老者怒声道:“不错!李近侍代宣先帝口诏,说是先帝若三年未返,便由世子继位,可是世子登位未及半载,李常侍就被世子以叛变之由处死了,现在先帝既未出海,李常侍之言已不可信,世子秘密处死李常侍,更有灭口之嫌!”

沙克浚怒声道:“你们认为我不够资格登基!”

紫脸老者沉声道:“先帝无所出,世子为先帝唯一血嗣,继承的资格自毋庸怀疑!”

沙克浚连忙道:“那不结了,先王已故,我是唯一的裔你们还多问些什么?”

紫脸老者哼了一声道:“先帝失踪之事,老臣等已不相信,皆因事无佐证,且国内不可无君,所以才勉强同意世子登位大宝,世子还记得登位之日,作过什么允诺?”

沙克波顿了一顿才道:“我答应先王若是回来,便立刻逊位!”

紫脸老者道:“不错!现在先帝已经回来了,世子应该遵守诺言!”

沙克浚手指尸体冷笑道:“你们要我让位给一个死人?”

紫脸老者怒声道:“不!老臣等请世子先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