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15章

作者:司马紫烟

噗噗连声中,他的两肩,双股及胸膛上各中了一支短剑,每支都刚劲异常,突破他的护身气功,深钉进皮肉寸余,插在身上。

司马瑜见诱敌之计成功,正想欺身再加进击,一名老者连忙将他推开叫道:“小哥,快走……”

叫声未毕,噗地一声,一支长剑由他的后心穿透进来,倒向地下。

那是沙克浚在负伤之后的反击,原本是对司马瑜掷来,却被那名老者填上空缺而断送一命!

司马瑜骇然退后,沙克浚已如一头疯虎般扑上来叫道:“小子,你想往那里逃!”

掌劲突发,重如山岳,司马瑜乍一举掌相触,即被掌力震出老远,沙克浚不放松,举掌又追了上来,却被无忧举手挡住了。

沙克浚身中五剑,然而都不是要害,在暴怒与急痛中使他力气更大了,两三个照面之后,又将无无忧震开一边,继续迫向司马瑜,好像非得之而甘心!

方天华,方一定,马卓然与东海三魔这时都无法坐视,纷纷群攻上来要拦住他,然而在内力上,他们都不如沙克浚,不消数合,全都被他震退了,气血浮动,紫脸老者与四名生存的老者也围了过来,他们的功力略高,虽然还是抵不过沙克浚,却已将他的疯狂的锐势逼住。

沙克浚被困在心中厉声大叫道:“国师!各位护法!你们在干什么……”

密勒神僧率领着那一批武师立刻赶了过来,冲进核心,与那五人交起手来,中原群豪这时也围了过来,立刻形成一片混战的局面。

沙克浚身受剑创,勇力更增,长臂连挥,掌发如山,片刻工夫,已有三名老者在他的掌下丧身,只有紫脸老者与另一个白脸的老者死命地将他缠住。

无忧与密勒神僧对上了手,方天华等人则击毙了数名武师,可是对方人数太多,而且个个武技不凡,战来也不轻松!

忽然那地上的死尸又站了起来,直朝沙克浚扑去,那当然是苦核行为驱役之故,可是沙克浚的确还真怕它,大叫一声,飞速后退,几个起落就去远了。

密勒神僧与那些护卫武师见沙克浚退去了,立刻放打斗,跟着退去,金克招呼着那些御林军们也列阵退出校场。

最后离去的是靳春红,她们二人居然不过来与大家会合,反而向着沙克浚所去的方向疾奔,司马瑜虽然大声喝止,她们却像听不见似的一径而去!

司马瑜万想不到冷如冰会对他的招呼不顾而去,愕然不知所以,东海三魔对靳春红的这种反常措施尤感愤怒,天魔齐濑清怒叫一声,正待追上去,却被天华拦住了。

齐濑清怒不可抑,厉声叫道:“这负恩负义的畜生,我们千里迢迢,赶来救她,她竟会对我们如此漠然,我非要将她追回来,一掌劈她个粉身碎骨……”

方天华笑笑道:“齐大兄,你这就错怪令徒了,她此刻是身不由己!”

齐濑清怒道:“她明明是自动前去的,又没有人逼着她们

方天华仍是笑道:“齐大兄不要忘了那个番僧是精神功中的高手,沙克浚若非对她们已有了控制,怎会让她们前来赴会的?”

齐濑清这才怔住了,司马瑜却着急地道:“那该怎么办?万一

方天华又笑笑道:“你放心好,这种迷惑心志的功夫只能使受惑人听命行动,却无法动摇其意志,因此她们身子虽不得自由,却不会改变对你的如海深情!”

司马瑜脸上一红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耽心沙克浚会藉此侮辱她们!”

方天华摇摇头道:“那你更不用耽心了,沙克浚若有此意,便不会等到今天了,他那人用心虽姦险,可是在感情上却极其固执,非要等到那个女孩子对他真心相爱后,绝不会动她们一根汗毛!”

司马瑜愤然地道:“他若真心爱她们,便应该尊重她们的意志!”

方天华笑笑道:“那他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这两个女孩子一心一意都在你身上,他若听任她们自由,这一辈子他都无法获取她们的感情……”

司马瑜连忙道:“他利用这种手段就会使她们回心转意吗?”

方天华这次没有笑,却深深一叹道:“这就是当局者迷,他明知全无希望,却依然不肯放手,我如一个守财奴,一生中省吃俭用,舍不得多用一个钱,明知这份财富死后无法带走,却仍然死命霸在手中,不肯让别人分享一文!”

司马瑜这才不作声了,那紫脸老者也才过来,满脸戚色地一揖道:“多谢小哥之助,使老朽等能痛创恶贼,虽不能取其命,亦足以夺其魄,稍可慰先君于泉下……”

司马瑜也拱拱手道:“老丈别客气,借问老丈……”

紫脸老者戚然一叹道:“老朽华子明,乃先君驾前左丞相,那位是御史山岱,其余四位死友,但是先君旧臣,自从先君失踪后,老朽答一直心存疑念,是以不愿在那贼子治下为臣,名曰告老,实则无时不在探悉先君行踪,不意今日得先君显圣……”

司马瑜微笑指着苦核道:“显灵之事乃是这位前辈之力!”

华子明然道:“小哥此言何意?”

司马瑜笑笑道:“这位大师深擅驱尸之术,原意是用来对付沙克浚的,不想凑巧竟将贵国先王的遗体召唤出来……”

华子明变色片刻,才动容地道:“老朽等久闻中原有行尸走灵之异术,不想今日乃得亲见……不过此举虽属人为,未始不是天意,否则先君将永恨地下,含冤莫雪!”

苦核也微微一笑道:“老抽藉术自救,不意冒冲国君遗体,深感歉咎!”

华子明摇摇手道:“大师不必道歉,若非大师神术,先君之沉冤永无昭雪之日,算起来还该谢谢大师才是!”

苦核想了一下,终于忍不住道:“老衲自习驱尸之术后,迄今数十载,却从未遇过处今日之奇事,贵国君遇害已有多年,怎么遗体仍然完好不朽,若说是得地气之助,怎么下体又仅剩枯骨^”

华子明也想了一下道:“这一定是由于先君身御金鳞宝甲之故,此甲坚不可攻,为本国国宝,先君灵体受宝甲维护之切,得以不朽,至于下体宝甲不及之处,则为水土侵化而朽……”

苦核点点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老袖又有一点不明之处了,那宝甲既是刀枪不入,则贵国君便不应受害,因那致命之处,正在前心…”

华子明目中流泪,朝另一老者道:“白脸老者迟疑片刻,才应命将甲上绊纽解开,取过送来,华子明接甲在手,摩裟片时,才指着甲着一个小洞悲声道:“这是先君一片仁心,却不想成了致死之由!”

众人见那甲上四处都是完整无缺,却在心口上开了一个小洞。

司马瑜首先奇道:“甲之为用,首在保身,此甲既云珍宝,无坚可攻,为何在这最重要之处,留下一个缺口?”

华子明含泪悲叹道:“本国自太祖皇帝创建以来,首重武学,是以举国上下,莫不有一技之能。

为官取士,尤以文武全能为主要条件,至于列代国君,更有秘传武技,堪为全国之冠,然而父坚未必子孙肖,本国列代君王中,自不免有残酷暴虐之主,那时国君以无双之技,御此宝甲,自无人能敌,百姓遭涂炭,民不聊生国作亦危……”

司马瑜听他说了半天,仍未切人正题,乃插口道:“老先生请长话短说……”

华子明轻叹一声道:“老朽之所以如此赘述,正为了要表明先君用心之厚……毒龙国传至第十一代,正是先君之兄长当位,暴虐无道,一意孤行,残害忠良,国内暗无天日,先君沙田佑仁心为民,乃联合朝内近臣,意图推翻暴政,然因此宝甲之故,无法伤得暴君,反为之逼迫逃亡海外,幸而恶人不得善终,天夺其寿,暴君忽染凶疾而死,先君重返国内,劝精图治,重振人心,且鉴于前君之故,恐日后人君为患时,无由制伏,乃命匠人将此宝甲前心开一洞,并针对皇家秘传武技,创了一手制法,分传朝中重臣,似备万一人君不法,可以藉以际之……”

司马瑜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道:“先前各位用以制服沙克浚的手法就是这一招了!”

华子明慨然地点头道:“不错!争奈那贼子十分狡滑,老朽等百般引诱,他都不肯上当,若非小哥之助,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呢?”

司马瑜默思片刻才道:“贵国君倒不失为一个好皇帝,只是他传的那一手杀着未免太拘泥了一点,沙克浚是个聪明人,很不容易上当的!”

华子明苦笑一声道:“这一式脱手飞剑,原是十分有效,皆因本国有例,凡是国君应不分日夜,永远须穿着此传国宝甲,此甲虽能御利防身,却因重复不轻,牵制两臂行动,猝然而发,定然无法问避,可是沙克浚十分狡猾,他杀君篡位之后,竟然不将宝甲取走,是以在对付他时十分吃力!”

方天华点头道:“沙克浚一定是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才合重宝而不取,一味在武功上求进,以图免祸,单看他与各位交手的情形,便知此人心计之工!”

华子明长叹道:“沙克浚说是先君之侄,也是那前代暴君之子,先君登位之时,他年岁尚幼老朽等几次劝先君将之除去,先君总是不忍,反而对他爱护备至,他在年青时,表现得十分温顺,先君对他非常器重,故将皇家秘技相授,却不料养虎昭患,反而害了自己,并且使国家重流于暴君之手……”

方天华默然片刻才道:“华相国今后作何打算?”

华子明慨然道:“陕士请勿如此称呼,老朽等早已摆脱宦途,唯期能手刃逆贼,使先君能瞑目于泉下,于愿已足,当然此事仍颁靠各位仗义鼎助!”

方天华摇头道:“这是贵国内政,我等江湖人未便多管闲事!”

华子明急道:“沙克浚虽已负伤,却不足致命,此刻一定退入寝宫将养,若不得诸位之助,永远也无法奈何得了他!”

华子明用手一指道:“台端有这么多人民足可为用!”

那四周的人民此刻俱未离去,静静地等待结果。

华子明却黯然地摇摇头道:“沙克浚手下有数百死士,个个皆技艺超群,这些人民虽然略知技击,以之相抗,无异以卵击石!”

方天华笑笑道:“蚂蚁虽小,倾室而动,可以咬死巨蛇!”

华子明仍然摇头道:“不!那样子也许有一半成功机会,然牺牲必然惨重,远非先君受民之本心!”

方天华却仍是摇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请恕我们无能为助!”

华子明十分失望,转头对司马瑜道:“小哥方才会说我们是同仇敌汽……”

司马瑜慷慨地道:“不错!我们敌对的方向是一致……”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方天华已厉声喝止道:“小子!你别又发傻劲了,我们虽然也需要对付沙克浚,却应该为着我们自己的目标,运用我们自己的方法,犯不着替别人卖命去争权夺利!”

司马瑜闭口不语、华子明却怫然变色道:“侠士以为老朽相求各位是为自己的权势了。”

方天华冷笑道:“贵国君遗命要由阁下来接替皇位,因此阁下难却其嫌!”

华子明愤然怒道:“侠士如此一说,老朽无以自明,自然也不能再求各位了,好在耿耿此心,椎天可表,各位不妨等着看吧!”

方天华也冷冷地道:“很好!在下等虽然也要找沙克浚一博,那只是为了一些私怨,比不得阁下国事重大,因此在下可以暂等一两日,由阁下先行发动!”

华子明气呼呼地回身就走,方天华连连冷笑,众人对他拒绝合作都感到十分怀疑,然而因为把一切都交给他主持,无法向他追问原因。

华子明走了几步,忽而又回来,将手中的金甲递给司马瑜“刚才多谢小哥相助,能稍创强寇,无法为酬,敬以此甲相赠!”

司马瑜连忙推辞道:“这是贵国传国之宝,在下怎么接受?”

华子明诚恳地道:“若非诸君之来,此宝亦将长理地下,有等于无,老朽等不久即将与沙克浚一搏,生死难定……”

司马瑜急道:“那老丈更需要它了!”

华子明苦笑一声道:“老朽为表示对皇位无意,绝对不能保有此甲,且老朽自知勤王之举,凶多吉少,尚祈小哥能技此甲以挫贼寇!”

司马瑜还待推辞,方天华已冷冷地道:“收下来吧!反正是件没有用的废物!”

华子明怒声道:“台端怎可对敝国传世之宝如此轻视?”

方天华冷笑道:“你不是说过穿上它会影响行动的灵活吗,而且胸前又有一个缺洞!”

华子明也是冷笑道:“此甲只受那一招脱手飞剑之威胁,而那一招却是传臣不传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