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16章

作者:司马紫烟

绛丝蜂蛇的样子已经见过了,那蝗蝎却是初见。

每一头都有饭碗大小,周身碧绿,背上也长着四扇鞘翅,上护硬盖,如同蝗虫一般,蝗蝎之名,大概由此而得。

腹下八支节足,日前两根长螫,尾上一条鞭关尖刺,形相更是怪异!

双方相距丈许,逐又停止下来,各自据阵排列,蛇舌猜猜,蝎口嘘嘘,似乎在等待著作全力一拚!

马惠芷的火措子是经过特制的,顶上安着黄磷,见风即燃,摺身是用棉条浸透松油札紧晒干,可以当火炬使用,可是在地道中呆了半天,形关燃尽。

柳云亭急忙道:“师妹!这火可不能熄,分则黑暗中就难以自卫了……”

马惠芷忧愁地道:“我就是这一根了……”

凌绢不声不响地解开头上长发,取下发髯的凤钓,将上面所镶的宝石在身上擦了几下,立刻有一道晶光射出,将洞中照得雪亮!

柳云亭讶然失声道:“凌小姐原来还藏着这等奇珍,假若在下没猜错的话,这一定是晶莹明凤钗!”

凌绢微微一怔道:“柳大哥怎会识得此物?”

柳云亮也是神色微动道:“此等稀世奇珍,名传宇内,只要是稍有听闻的人,都会知道的,在下风闻已久,却不知流传在凌小姐手中!”

这时那蛇蝎对峙之势,已如矢控满弦,一触即发,马惠芷觉得十分新鲜,生怕错过热闹,连忙阻止他们的谈话道:“柳师兄,你也是少见多怪了,凌家妹子在北海富可敌国,她那冰树玉花,完全是用宝石嵌成的,这一点珍宝算得了什么!”

凌绢与柳云亭都不再作声,他们二人的神色间都带着一点奇特的表情,只是司马瑜与马惠芷全没有注意到……

蛇阵中起了一丝轻微的波动,然后发出一声尖鸣,四人才注意到那条发声的绛丝蜂蛇居然长有尺余,只是身子却更细,如同一支灯芯。

柳云亭这时已恢复平静,朝凌绢望了一眼,二人都有着相同的感觉,那是一种微妙而尽在不言中的体会,然后他才轻轻地道:“绛丝蜂蛇以尺寸愈长,身子愈细,年代愈久远为贵,这一条大概是蛇群中的领袖,它发声啸鸣,不知发布了什么号令?”

其余三人都大感兴趣,凝神目注蛇阵,但见其中游出三条蜂蛇,俱各有七八寸长,照柳云亭的说法,应该也算是年资较深的一类了。

这三条蜂蛇游出约摸四五尺光景,遂却止身不进,长舌伸缩,细首昂起,作出一付挑战的姿势。

蝎阵中也是嘘嘘作响,一头海碗大的巨蝎挥舞长螫,派出三头较大的青蝎应战!

司马瑜兴奋地道:“柳兄,你说得一点不错,这毒蛇怪蝎果然如人类交锋一般,此刻大概是副将互相交锋……”

柳云亭点头道:“是的!现在是将对将,再下去是兵对兵,混战如不能决定胜负,便只有主帅对主帅,那才是一场真正的战斗!”

三人兴趣更浓厚了,一起凝神注视着。

可是那一阵蛇蝎之战,展开颇为不易,双方只是作着示威性的挑逗,一时尚无交手之意!斗志都高涨到十分。

等了一阵,司马瑜微感不耐地道:“它们怎么还不开始?”

柳云亭笑笑道:“最高明的剑客们在杀敌致果时,须要多少招?”

司马瑜想了片刻才道:“那要看对方而定,如其对方是个差一点的对手,可能要三四招,如果也是一个绝顶的高手,则仅需一招足矣!”

柳云亭大笑道:“少侠之言,足见遂智,所持之论调,尤见慧心,可是这目前的两种毒虫,都与少侠一般心思……”

司马瑜一怔道:“它们攻敌时也懂得招式不成?”

柳云亭点头道:“不错,它们双方都抱着同样的心情,希望一击致果,是以正在互相观察研究,以便寻找个进击的着手点!”

司马瑜大感以趣地问道:“结果会怎么样?”

柳云亭笑笑道:“那就很难讲了,也许两败俱伤,也许会拖得很久!”

司马瑜不解地道:“这是怎么说呢?”

柳云亭道:“因为它们都是鳞蚧之属,比不上人类可以从姿态表情上窥知对方的意念,它们只能按照自己的思想而决定对方的行动,也许会走上同一条路线,自然是不会有结果,那就得缠斗不已了,也许大家都找准了弱点,结果就两败俱伤了!”

司马瑜想想也问道:“那就不会有胜负了!”

柳云亭道:“是的!它们一向是势均力敌的对手,所以才共存得这么久,否则弱的那一方早就被消灭了!”

司马瑜不再发问,只是专心地注意战局,因为其中有一对敌手已在慢慢接近,马上就会开始了!

蜂蛇将上半身昂起,只利用尾部蜿蜒而行,蝗蝎则八足齐动,高举起一对大螫,直到短刀相接的距离时,才突然地发动开来!”

蛇颈一偏,避开正锋,攻由侧面攻击,蝎螫并刺,刺由正面着手。

因为蛇身已然避开正面了,蝎螫自然一击落空,身上立刻着了一口,短足在地上一挺,拔高尺许,落地已僵。

司马瑜见那蛇毒果真厉害,心中倒是一惊,同时把眼睛移向柳云亭,似乎在向他询问何以判断错误,都见另外两头蝗蝎突然也发动了,一左一右,分朝那条蜂蛇扑去。

另两条蜂蛇也立时发动,各自扑了过来,却已迟了一步。

那条首先得胜的蜂蛇不防会右左受攻,慾待应变已是不及,齐颈被右边的蝎螫剪为两截,尾腹之处又遭另一头蚯蝎的长尾刺了一下,立刻也苦了帐。

而且这两头蝎子配合得十分恰当,它们可以动用的武器有两种,一种用来突袭,另一种却用以自卫。

使螫的长尾一挥,挡开了一条蜂蛇,使尾的双螫并舞,恰好地拦住了另一条蜂蛇的扑击,然后双双回到阵里。

那两条蛇也回去了。

司马瑜失声问道:“就这样算完了?”

柳云亭笑笑道:““不错!两方各有一死,正好是个和局!”

司马瑜连忙问道:“那生余的两对为什么不继续斯杀呢?”

柳云亭笑道:“这不过战斗的序幕,双方都在想争取胜利以鼓舞士气,结果各有所得,目的已达到了,自然犯不着继续缠斗下去!”

司马瑜愈听有兴趣,忍不住道:“真想不到这小小的虫害,会有那么高的智慧……”

柳云亭却一拖他的衣襟道:“别说话了,前锋的小接触已过,下面就是大厮杀的场面了!”

果然蛇蝎的阵中,各响起尖锐的啸叫声,双方的大队开始向前移动,第一排对面立刻展开了激斗。

这才是一场真正热闹的场面。

无论是蛇蝎,都拖出混身的解数,混攻不已。

蛇身比较灵活,多半是由它们发动主攻,或前或后,或左或右,变化万千。

蝎势较稳,而且多一样可资利用的武器,所以采取守中带攻的方法,击首则螫举,击尾则尾迎,同时首尾还能互相呼应!

这一列双方都有数十头作为排面,作对儿厮杀着!

当然在搏斗中总不免有杀伤的,然而它们双方都是绝毒之物,只要为对方所乘,从无负伤之事,立刻就是死亡,而且也很快有另一个补上空缺,继续拚斗下去!

片刻之后,双方各有所失,尸身狼籍,活着的仍在苦战不已,不珲它们都守着一个默契,就是绝不践踏阵亡者的尸体,所以过了一阵之后,战场上可资利用的空隙愈来愈小,终至挤成一团柳云亭看了一刻,忽而低声道:“它们要鸣金收兵,清理战场了!”

果然双方的主帅同时发出了撤退的号令。

无论是蛇蝎,闻令即退,绝不拖泥带水,足见军律之严明!

司马瑜看得正过瘾,不禁失望地道:“这就完了?”

柳云亭摇头道:“没有这样容易,不到双方主帅会头,战争绝不停歇!”

司马瑜连忙问道:“主帅要什么时候会面?”

柳云亭笑笑道:“很难说,那要看它们两方的高兴,不过依照惯例,总要等部下牺牲过半时,才会有可能!”

这时双方行列中又各自派出一列战士,司马瑜问道:“又要开始了!”

柳云亭摇头道:“不!这是清理战场,它们要把死亡的尸体搬回本阵!”

说着蛇蝎双方都开始,不过奇怪的是它们不搬自己同类的尸体,却是搬运敌方的尸体,断头残肢,一点不漏!

柳云亭明知他们一定又会动问,自动地回答道:“它们互相利用敌尸为粮,饱餐之后,才会再开始作战!”

司马瑜简直想不透它们的古怪行动,不禁发声叹道:“饥餐敌肉,渴饮敌血,看起来好像很残忍,可是它们两方对于已阵亡的尸体,无论敌友却又十分尊敬,混战时后不用足践踏,却又似十分知义,这种事真叫人捉摸不定……”

柳云亭笑着道:“少侠又弄错了,它们齿螫中的毒液,刚好是互相克制的,咬上固然必死,沾上一点也活不了,所以它们才不敢挨近尸体,自己同类的残尸,沾着对方的毒素不敢碰,敌方的尸体却是等一下的口粮,不能沾,最以才躲得远远的,因为它们都有个怪毛病,绝不吞食践踏过的食物……”

司马瑜更奇怪了问道:“那它们互相吞食对方的尸体就不会中毒吗?”

柳云亭笑道:“致命的毒汁俱存于蛇牙与褐尾之处,各注于对方的体内,因为它们绝不会自相残杀,所以只有啮食敌尸才不会有腐陈!像这种虫蚁之属,那里懂得什么道义,一切俱是以利为主……”

柳云亭一怔道:“原来有这样一段情由,那更是不可思议了……假如它们之中,来一个自相残杀,将尸体给对方吃了,岂不是可以陷害对方了吗?”

柳云亭想了一下笑道:“少快这一想法果真大有见地……在下曾经目赌它们一次大战,却未想到这一个方法,以它们那点智慧,当然更想不到了”所以人为万物之灵,这话果然一点都不错!

它们若是也能像人类一样地连用思想,只怕这岛上将全是它们的世界,不再允许人类居住了!

这时蛇蝎双方都开始用餐,耳中传来一片悉悉的咀嚼声!

司马瑜利用这一段空暇,继续对柳云亭询问道:“柳兄对它们的习性怎会如此清楚?”

柳云亭笑笑道:“这是岛人尽知之事,每隔上两三年,它们都会有一次接触,只要不去介入,大家都可以在旁参观,是以差不多的人全见过它们的战况……”

司马瑜心中忽然一动道:“那么华子明与山岱也知道的了!”

柳云亭点头:“他们是本岛土生土长,自然会知道,或许比我所了解的还详细!”

司马瑜剑眉一耸道:“这就奇怪了!”

柳云亭忙问道:“少侠奇怪些什么?”

司马瑜想想才道:“华子明将我们诱进地道,放出毒蛇,自然是想害死我们,可是他又放出毒蝎,却又救了我们,他们若是知道蛇蝎水火不能相容之事,怎么如此矛盾!”

柳云亭神色也是一动道:“是啊,岂仅是矛盾呢!简直是笨掘了……”

一时四人俱都为这个问题困就住了,百思不得其解,末后还是柳云亭道:“华子明是从前面逃走的,放蛇是他的主意,因为蛇是从前方而来,山岱自后而逃走的,毒蝎自然是他放出来的,也许他们事先未曾联络好,同时实施阴谋,不想恰好救了我们,不然的话,任何一种都足以致我们于死命!”

司马瑜也同意了,只有马惠芷反对道:“小妹不以为然!”

柳云亭忙道:“师妹有何高见?”

马惠芷笑笑道:“山贷与华子明虽由前后分开退走,然而他们已经密议过了,绝不会做出这种矛盾之事,放蛇是他们的毒计……”

司马瑜又问道:“那么这毒蝎呢?”

马惠芷想了一下道:“毒蝎之来,若非天意使然,便是有人帮我们的忙!”

凌绢连忙道:“那一定是无忧,方先生叫她暗中接应我们的!”

马惠芷摇头道:“不可能是她,此人深知以蝎制蛇之法,必然是本地的人,本地我们又没有熟人,因此我认为天意之说可能性大一点,天叫我们命不试绝!”

司马瑜想了片刻,忽然用一指道:“绝不可能是天意,大家看回看就明白了!”

像是一场奇迹!

司马瑜手指之处,但见一处残尸!

刚才还在龙胜虎跃,狂啖大嚼的蛇蝎,此刻都已寂然无声。

蜂蛇的白肚子翻向天,蝗蝎则八足软瘫,长螫,弯曲的长尾都垂了下来,这现象一眼可明!

它们都死了!

无声无息地死!

四个人都像发了呆一般,良久之后,司马瑜跳出壁洞叫道:“这究竟是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