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18章

作者:司马紫烟

悠悠的数千里海程,就在日落日出中,渐渐接近尾声了,可是船上的群侠却一个个变得无精打采,离情凄凄。

因为一到岸,他们又将各自西东了!

老一辈的还好,年轻的一群呢?

除了司马瑜之外,全是女孩子,而且每一个女孩子都对他有着一分或深或浅的情意,该怎么样结局呢?

合兮!分兮!

合是怎么样个合法?分又是怎么样个分法?

不仅是司马瑜无所取舍,连最工心计的方天华也弄得束手无策!

船已在珠江口外,大家则聚在船上相对默坐!

笑脸方朔公孙述突然对东海三魔道:“还是你们老兄弟聪明,浪荡江湖,晚年至少还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不像我们居然连个着落都混不到……”

天魔齐濑清微笑道:“东海钓鱼矶上只有几个破石头,一无可偷之物,只要你这老偷儿能耐得住手痒,我倒是欢迎你去小住一阵”

公孙述一翻眼睛对方天华李一定等人笑道:“你们的意思怎么样?”

方天华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笑笑道:“我在太湖中的一块基业被你们连根拔去了,弄得也是无处安身,年华日逝,我也懒得再去另创天下了,既是齐老儿那里有块现成乐土,我也想上那儿享几天清福!”

信口开河李一定则拈须笑道:“我就越老越恋旧,舍不得离开你们!”

苦核谈谈地道:“老衲陪死人腻了,陪活人又不太习惯,只有你们这些行将就木的老家伙,介乎生死之间,陪你们混混也不错!”

马卓然高兴地道:“群豪快聚钓鱼矾,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兄弟也想去凑一角,只不知道主人嫌弃否?”

齐濑清笑道:“马兄太客气了,无为门虽不见之于江湖,马兄却是个道道地地的掌门人,只要马兄肯赏脸,敝兄弟欢迎还来不及呢?”

公孙述大笑道:“好极了!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要去,喂!小伙子你呢?”

司马瑜蹉跎难言,方天华却道:“我们陪你上了一趟毒龙岛,虽然没有帮你多少忙,至少已把冷姑娘等救回来了,你答应我的事呢?”

司马瑜想了一下道:“前辈可是指找到薛前辈替您解释之事?”

方天华一瞪眼道:“别的事我也用不到求你!”

司马瑜慨然道:“晚辈决定不负所托,只是……人海茫茫,上那儿去找薛前辈呢?”

方天华微怒道:“你不会去找?天下虽大,也不过就是这么一点范围!”

司马瑜点点头道:“好!晚辈立刻就开始……”

方天华一笑道:“这才像话!我们老头子聚会,年青人夹在里面也没有意思,各位姑娘小姐们若是没有别的事,不妨帮帮这小子的忙,人手多!办事找人都方便些!”

那些女孩子都没有表示意见,也没有人提出异议,那自然是同意了!

司马瑜在心中直叫苦,可是他知道这是方天华故作安排,也无法提出反对!

方天华见大家的行程都安排定了,十分高兴地道:“今宵且一醉,明日各西东,我们在东海大约有一年聚首,假若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就找人带个信,否则一年后,你们都到东海来,大家再作决定,时日虽短,我倒希望你们这些年青人在江湖上做几件轰动的事……”

语毕未毕,众人只觉得船身轻轻一动,一条人影,飘落水面上,踏波向岸退去。

从那灰色的背影上,谁都认得是无忧!

司马瑜微诧道:“她怎么不声不响地走了?”

方天华轻轻一叹道:“她也应该走了!我们各有去处,就是无法替他安排,她不走还等什么呢!唉!茫茫天涯,但愿她也能找到一块安静的地方……”

大家都默然了!

长舟再度扬帆向东,峰下却留下了四女一男!

司马瑜满腔愁绪,面对着四个玉人,不知如何是好!勒春红自毒龙岛归来后,整个人都变了不再像以前那样飞扬矣傲,豪情四敬,她只是默默地追随着冷如冰,柔顺得像她的小妹妹!

冷如冰对她也是十分照应,两个人在悲难中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马惠芷一向是温柔的,北海之行时,她会像火一般的热过,可是此刻她却收敛起热情,默默地追随着大家。

凌绢则更不必说了,她在冰原上长大的,虽然有时不免在眸子里迸出火样的情花,然而外表上却始终是冷冷的。

只有冷如冰,她的年纪最大,在四个女担子中间,严然像个大姐姐,对司马瑜也是一样,她照料他,却不过份亲热。

司马瑜原本是怕,怕在她们之间缠夹不清。

可是出乎意外的四个人都不大理他,反而使他感到有点寂寞了!

此行的目的虽说是在寻访薛冬心与薛琪,可是谁都明白,像这样盲目寻去,无异大海捞针。

唯一的希望是薛冬心她们自己找上来,这倒是可能的,因为根据司马瑜以前的经验,他在中原的一举一动,从未脱离出薛冬心的注意。

薛家母女想见他,随时随地都有机会,反之,她们就一定有不能现身的理由,而他呢!便只有等待!

等待不是株守,因此他们一行五人漫步所之,上溯珠江,而及西江,再准备从西红之源而人桂,直往云贵。

因为他们平日行侠中原,都未曾到过百粤边地,久闻都儿山水胜迹,别饶异趣,既然有此机会,为什么不顺便一游呢!

这一天,他们趁着游兴,走进了云开大山,粤地天候温暖,况又时值初春,满山野花盛开,景色十分宜人。

不知不觉间,入山已深,先前光顾着玩赏,大家都忘了饥饿,直到日影半偏,约莫是未申之交,司马瑜第一个忍不住了道:“冷姐姐!我饿了!”

冷如冰微微一笑道:“不用你说,我们早就饿了,可是你看看这四周,除了花生树,就是怪石峥嵘,那里有可以裹腹的东西?”

司马瑜苦着脸道:“原来你们也饿了,先前我还只道只是我一个人的肠胃空得厉害呢,看你们游兴很浓,我不好意思说,早知如此,还不如……”

冷如冰道:“还不如回头是不是?”

司马瑜道:“人山愈深,人迹愈远,不回头上那儿找东西去去?”

冷如冰含笑道:“我们从人山以来,走过百十里山路了,你看到有人家没有!要是回头的话,恐怕饿倒在地上,也无法找到吃的东西,既然已经挨到现在,委屈你少爷忍耐一下,到前面再说吧!

司马瑜不服气道:“回头没有人家,难道前面就会有人迹么?”

冷如冰道:“没有人迹有兽迹,到时候随便等一头鹿兔之类的小东西,烤熟了塞塞肚子,也比回头跑冤枉路强!”

司马瑜这才不做声了,埋头又往前行,马惠芷却道:“据小妹的揣测,前面不远一定有人家!”

冷如冰一笑道:“马家妹子此言有何根据?”

马惠芷手指着脚下道:“此地又非官道,然而这道路却修得十分齐整,四处既无人家,修路的人一定会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冷如冰微微一笑道:“我倒没想到这一点,妹子不妨说说看,可以见得不远处就有人家呢?”

马惠芷笑道:“以我们的脚程,走这百十里山路,也用了几个时辰,换了普通人,怕不要一天工夫,这家人就是爱清静,住得这么远也够了,因此……”

冷如冰笑着打断她的话道:“妹子这番话听来颇有道理,只是你忽略了一件事,像这样一条宽广的山路,绝非几个人的力量可以开僻的,除非是一村一镇,才有这种需要,可是前面既有村镇,路上断无不见行人之理,因此以我的判断……”

司马瑜听了大感兴趣,连忙问道:“姐姐的判断如何?”

冷如冰笑道:“我也是猜测之词,不见得完全正确,在我的看法中,这条路是人修的不错,修路人住在前面也不错,若要走到那儿,恐怕还有一大截路程!”

司马瑜道:“姐姐的根据又是什么呢?”

冷如冰道:“山居之人,开出这么一条大路,必非寻常,既然住在深山,必然是与世隔绝之意,想要与世隔绝,一定会住得更深一点!”

司马瑜想了一下道:“既然要与世隔绝,干吗又开这条路呢?”

冷如冰笑笑道:“开路必有用途,居深处远,为的是使人却步,所以我们一路上行来,不仅找不到可以裹腹之粮,甚至于连一口水都喝不到,迢迢长途,粮水不继,是为促成行人绝迹之由……”

司马瑜大感兴趣道“姐姐说得真不错,我倒想看看这里面住的究竟是什么人!”

冷如冰道:“恐怕人家不欢迎吧!他们远居深山,就是为着不让世人前去打扰!”

司马瑜倔强地道:“那可不管,好在这座山又不是他们的私产,我们前去看一下,他们总没有理由把我赶出来!”

冷如冰道:“别的都不谈,目前总是找吃的东西要紧,否则你还没有走到地头,恐怕已经饿扁在路上了!”

司马瑜想道:“冷姐姐!假若真如你所言,只怕我们还是找不到东西吃,那开路的人既然有意杜绝人迹,自然也不会容许兽类生存…”

冷如冰点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地上走的可以杜绝,空中飞的可拦不住,看来我们只有在禽鸟身上打主意了!”

这一说大家都活动了,每个人都在地下拾了几块小石子,以便堵击空中的飞马,因为在他们印象中,这一路行来,鸟啼鸟鸣,几禽倒是不少!

相率着又走了一阵,却令大家十分失望,沿途虽有二三鸟跟,可都嫌体积太小,大抵为营雀之属,小得令他们不忍下手,就是打下来,也不够五个人吃的!

司马瑜越饿越烦躁,不禁怒哼哼地道:“再遇上一头麻雀,我也不放过它了!”

说着跑了十几步,矮树梢上飞起一点黑影,司马瑜不管三七二十一,扬手掷出一烂石丸,黑影应手而落,等他过去捡起一看,连忙又丢了下来!

原来那是一头病鸦,而且病势甚重,石丸只擦破它一点外皮,它已垂头死去,胸前另有一处烂伤,臭气熏人,隐隐有几条明虫在蠕动着,而且身上还长满了虱子,看着就呕心,更别说吃它了!

几个女孩子也跟了过来,见状都吐吐地掩口笑了起来!

司马瑜涨红了脸道:“你们不要笑,等一下我非打下几双大鸟下来……”

马惠芷却蹲在地下,将那头死鸦翻转过来,仔细地省视着,冷如冰过去拉她道:“马家妹子别看了,脏死了,难道你还想烤了它吃不成!”

马惠芷站起身来,满脸惶然道:“我们快回头吧!别再往前走了!”

大家都是一惊,司马瑜忙问道:“惠姑!你发现了什么?”

马惠在手指死鸦道:“这鸟鸦是染上麻疯而死的!”

众人更为吃惊,马惠芷又严肃地进:“麻疯是一种绝症,葯石无效,而且最容易感染,岑南一地,此症尤为普遍,一个人若是染上麻疯之后,便只有等候死亡,岑南居民将患麻病的病人,都放逐到空旷无人之处,任其自生自灭……”

司马瑜愕然半晌才道:“这种病真有那么厉害吗?”

马惠芷道:“是的,此症多半得自母体遗传,平时毫无迹象,到了十八九岁时,才开始发作,只有一个方法可以消除!”

司马瑜忙问道:“是什么方法?”

马惠芷脸上微红道:“患者在发现初期,立即与异性交合,可以把病毒转到对方身上,自己免于死难,对方却非死不可,所以有许多外乡孤客,来到此地之后,会突然遇到妙龄女子,自动委身下嫁,他们不明内情,还以为是飞来艳福,殊不知道杀星罩命,糊里糊涂地做了替死冤魂……”

司马瑜愤然道:“杀人以利己,这太卑鄙了!”

马惠芷微微一叹道:“求生存是人类的本能,世上不是每个人都具有大哥这般侠义心胸!”

冷如冰骇然认“这山里一定是麻疯病患的聚集之处,难怪会隔离得如此深远……”

马惠芷想想道:“大概是不会错的!这条山路这么长,路上又无行人,一来是怕不知情的人闯进去,再者也是怕里面的人逃出来,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我们还是快点退后吧!”

大家纷纷色变,正准备退后之际,忽然听见空中传来一阵风笛之声,十几头银翼健鸽由外山掠空飞来!

司马瑜一扬手,将掌中石丸悉数掷出,但见一片白羽飞散,约莫有五六头鸽子中石下坠,冷如冰微温道:“瑜弟弟,这鸽子是有人豢养的,你怎么可以把它们打下来呢?”

司马瑜耸肩笑笑道:“为了吃饱肚子好逃命,可顾不得这许多了!”

冷如冰想他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