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20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些活人们开始站了起来,每两人一组,组成一个长长的行列,绕着木台开始转卷子,也开始发出如诵经般的驱歌声。

这歌声极其庄严肃穆,可就是听不清其中的内容。

声音中有男有女,而且女声多于男声。

绕行四五圈后,行列转到神像的背后,开始消失了!

被神像宽大的身形遮住了,司马瑜看不清那人的去向,但是神像的背后依然为一片空旷,寸草不生!

所以他判断那神像的背后一定有个地道:“那些人都转入地下了!”

司马瑜等人存身之处离木台约有二十丈远近,所以把刚才那些情景看得清清楚楚,同时他们身前有一道两尺许高的石墙。

出洞之际,他们为了慎重,全都伏着身子,藏在墙后,所以没被人家发现!

空原上除了那尊铜像之外,就是一个木台了!

马惠芷的胆子最小,所以也最先发出声音,颤着喉咙道:“哧死我了,这是什么玩意儿……”

靳春红立刻道:“从所供的神像看来,这一批人都是阳春教的徒众,方才一定是一种祭典!”

司马瑜愤然道:“以活人作为祭品,这简直是疯狂……”

靳春红道:“虔诚的教徒都是狂人,那个献身喂神的女子自残躯体,并没有人强迫她,只有在宗教的狂热鼓动下,才能做到这样子……”

冷如冰却不同意她的说法,摇摇头道:“那女子割rǔ剖心,却能滴血不流,一直到最后献出血液之时,那道血泉喷出几有丈许,就是武功再好的人,恐怕也做不到这一点,据我的看法,她是受了葯物的刺激,而且神智也似受了迷惑……”

靳春红笑笑道:“冷姐姐的说法也有道理,不过据小妹对阳春教的认识看来,他们中不乏奇技异能之士,而且确有为信仰而献出生命的勇气愚行!”

冷如冰乃对马惠芷道:“马家妹子是医道圣手,以你的看法又是如何呢?”

马惠芷想了一下道:“两位姐姐说得多对!”

司马瑜道:“她们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看法,怎么会都对呢?”

马惠芷道:“那女子能忍受如此痛苦,甚至在割rǔ冲心之后,仍有行动的能力,必须仰仗着两种力量,一种是外在的,那就是冷姐姐所说的葯物,如大麻黄,罂粟汁等,都可以使人失去肉体的知觉,另一种是属于精神的,那就是信心与意志的支持,也就是靳姐姐所说的宗教热狂!”

司马瑜讶然道:“那阳春教义究竟有什么玄秘,能使一个人狂热至此呢?”

靳春红摇头道:“这就不知道了,小妹所知的教义不过是归真返朴,崇尚自然,单凭这点理想并不能使人发狂,他们一定另有神秘的教条与信仰!”

冷如冰同意地道:“不错!他们一定有着特别引人的力量,方才从那女子的表现上,可见这种力量之强大与可怕,难怪他们要严守秘密了!”

大家都陷入深思,凌绢忽然又道:“那神像怎么会动呢?”

冷如冰笑笑道:“这倒毫无出奇之处,神像虽是铜制的,内中按上了机簧,就能行动自如,这些学问虽很深奥,会的人却很多,像方天华以及毒龙国主沙克浚都是个中能手……”

司马瑜想想道:“我最不懂是那女子,分明讲的是汉语……”

靳春红也道:“小妹也在怀疑这一点,阳春教源自高丽,并未发展至中原来……”

马惠芷道:“说汉语并不希奇,高丽人心响华夏之明,研究汉学,讲汉语者很多,那个倪春秀不就说得很流利吗?”

靳春红一笑道:“话是不错,可是他们在举行祭典时,却不应该说汉语,再者阳春教徒都应该是割舌以表示对神的尊敬,而刚才所见的那批人,却全部都有说话的能力,与我所知的大不相符……”

冷如冰道:“会不会是另一种宗教组织呢?”

靳春红坚决地摇头道:“雪山大神是阳春教唯一的神,也唯有阳春教才信奉这个偶像!”

四个女孩子都开始思索这个问题,只有司马瑜轻轻一笑道:“我知道!”

四女齐声问道:“你知道什么?”

司马瑜从容地道:“目前我无法回答,跑去探查一下不就明白了!”

冷如冰笑笑道:“你这不是废话吗?”

司马瑜道:“我也知道这是废话,但这的确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对着一件不可知的事,只有脚踏实地去探索才是正途!”

冷如冰正容道:“瑜弟!目前我们正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随时随地都可能遭遇到危险,所以一定要特别慎重,谋定而动,以策万全……”

司马瑜笑着点点头,然后道:“小弟谨受教诲,请问我们该如何谋定而动呢?”

冷如冰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对阳春教一无所知!”

靳春红也摇头道:“我对阳春教虽然略有所知,但是方才目击的现象却使我动摇了……”

马惠芷道:“小妹只知道一件事,方才那献身作祭品的女子是个麻疯患者!而且病况十分严重,生命已到了尽头,也许就是这个原故,才使她勇于就死……”

司马瑜忽然道:“惠姑!你不是说麻疯症到了濒死之际,一定会全身溃烂,体无完肤……那女子却并无此微象!”

马惠芷正色道:“这是一个特殊病例,徽象只现于一处!”

“司马瑜奇道:“我怎么没看见,在那里?”

马惠芷忽地脸上一热低声道:“在她……”

底下的话始终没有说出来,司马瑜还要追问,冷如冰已经明白了,也红着脸、低低地道:“瑜弟!你既然懂得非礼勿视,为什么不懂得非礼勿言呢?”

司马瑜恍然地道:“喔!原来是在……”

他也红了脸,没把话说出来,可是每一个人都心照不宣了。

沉默片刻后,司马瑜才道:“知而后能谋,假如我们所知的仅此一点,根本不足以解决问题,看来只有冒险前去闯一闯了!”

说着动身慾行,马惠芷却拉住他叫道:“大哥!慢一点!”

司马瑜急道:“归路已断,枯守无益,我们只有去闯这一条马惠芷放开手,低声道:“小妹并非拦阻大哥前去,只是提醒大哥一句话!”

司马瑜连忙问道:“什么话?”

马惠芷低声道:“小妹知道大哥是个守正不阿的君子,可是在这个环境中,却不能再拖着非礼铁的戒条,像那个女子,你连她的肌肤都不能沾一下,否则染上了病毒,可是无葯可救,仙丹灵葯都治不了……”

司马瑜脸上一红道:“我去沾她干什么?”

冷如冰立刻正容道:“这很难说,以你那个性,倒是应该记住马家妹子的话!”

司马瑜不禁微怒道:“冷姐姐!你简直侮辱我!”

冷如冰笑了一下道:“你错会了我的意思了!”

司马瑜瞪着眼睛道:“你是什么意思?”

冷如冰笑道:“假如再有那样的一个人,正处在非常的危急中,以你那义无反顾的性情,你曾坐视不理吗!”

司马瑜不禁一怔,呆呆地在:“那我只好坐视不理了!”

冷如冰望着他一笑道:“你能忍得住吗?”一司马瑜想了一下,才从容道:“假如真是这种情形,我想我会忍住的,因为我并不能真正地救她,把自己陪进去似乎太不值得!”

马惠芷欣尉地道:“司马大哥这才是为侠之道!你留下有用之身,还可以救更多的人……而且这种病例并不多,也很容易辨认,自小腹以下,一直到……到下阴完全是青绿身!遇见这样的女子,你就要特别小心……最好在她身前五六尺的地方都不能靠近!”

司马瑜迟疑地道:“这—…似乎不好辨别吧!我总不能……”

冷如冰庄容道:“你必须辨别清楚!利用什么手段都行!”

司马瑜想了一下,叹口气道:“算了!我看见女子就躲得远远的,这总该行了吧?”

冷如冰一笑道:“那是最好不过!只是我对你缺乏信心,所以才特别告诉,当你觉得非接近一个女子不可时,必须先记住马家妹子的警告!”

司马瑜仍是摇头道:“不必!我决心不管任何女人的闲事!”

冷如冰却依然正色道:“我还是要提醒你注意,未来的情形,不一定会如你想像中那么简单!”

司马瑜又不禁生气了道:“冷姐姐!你总是不相倩我!”

冷如冰笑笑道:“我相信你!相信你万一染了绝症,绝对是为了一个正当而光明的理由!”_司马瑜瞪起眼睛,冷如冰却在他发作之前,抢先说过:“你不要生气!我这样再三吩咐你,完全是为了你好。方才那一百多个人中,几乎有八成是女子,在这近百个女子中,任何一人都可能要了你的命,在我们的遭遇中,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所以我希望你原谅我!”

司马瑜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点点头道:“是了!我记得你的活!在我要接近一个女子的时候,一定先叫她脱下衣服,让我看看仔细!”

这番话是睹气说的,所以并未考虑到推辞的粗俗,马惠芷,凌绢,靳春红三个人都有点不好意思。

只有冷如冰笑笑道:“我就是要你这么做,因为你身还背着许多女子的希望,我们这儿就有四个,还有薛琪,还有那个无忧甚至于那个倪春秀也可以算上一份……

司马瑜越听越不是味!可是又不敢对冷如冰发脾气,长叹了一声道:“冷姐姐,你越扯越远了!”

边说边跳过石墙,向着神像行去,四个女子连忙跟在他的身后。

马惠芷红着脸道:“冷姐姐!您何必把我……”

冷如冰格格一笑道:“我说的都是事实!也只有这样才能叫他珍重自己的生命!”

马惠芷垂头不语,靳春红与凌绍也低下了头,前面的司马瑜则闷声不响,冷如冰的话虽然损及他的尊严,可是冷如冰有权这样说。

因为冷如冰在慈云下院中,曾经为了救他而献出了少女的贞操……

照理他应该只爱冷如冰一个人,可是,在千变万化的境遇中,他有意无意间,又惹来了这么多的情丝缠绕……

院了倪春秀,那是冷如冰开玩笑加上去的。

除了凌绢,那是他可以完全不负责的!

除了无忧,他完全这牌被动的!

对薛琪,对马惠芷甚至于靳春红,也觉得很难撇清自己!

冷如冰虽然毫无妒意,他却无法清除心中对冷如冰的歉意!

默默地绕过木台,又绕过神像,他不禁怔住了。

那一百多人是在神像后失踪的。当时他认定此地一定有着地道,那些人一定是进入地道中了……

可是神像之后,却是一片空旷,地上是夹着石块的泥沙,平平的,硬硬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没有地道,没有入口,甚至于连个小洞都没有!

那么多的人到那儿去了呢?

除了上天,就是入地。

入地已无门,上天亦无梯!难道他们都长着翅膀,像鸟一般地飞走了!

惊鸿一瞥,也会有个痕迹,那一百多个人却连个影子都没有留下。

他们像空谷的幽灵,一下子就隐去了踪迹。

这是唯一的解释了,这个解释自不能令司马瑜相信,也不能令冷如冰等四人相信。

不信尽管不信,放在他们眼前的却是事实!

前前后后又找了半天,依然毫无结果。

那尊十余丈高的神像矗立在旷野中,一动也不动,张着血盆大口作着难看笑容,脾瞄着脚下五个渺小的人影,好像是在监视,又好像是在讥讽……

司马瑜十分不耐烦,尤其是那神像的口角上,还留着一些血迹,使他感到无限的厌恶,狠狠地道:“你再这样笑下去,我就打烂你这张大嘴!

神像自然不会听到他的话,当然也不会闭上嘴不笑!

司马瑜气极无聊,跳起来想真的去撕它的嘴,又是马惠芷将他拉住了道:“大哥!不要……我怕!”

看她怯生生的样子,司马瑜笑了道:“它不过是。尊铜像,又不会真正的地吃人,你怕什么!

说着用脚在它腿上踢了一下,发出铮然的鸣声,马惠芷却栗惧地道:“刚才它不是吃了一个人吗?”

司马瑜大笑道:“那是假的!你真傻……”

冷如冰忽地眉头一动道:“不!那是真的,它不仅吃了一个人,而且还吃了那一百多个人…”

大家都莫明其妙,冷如冰却笑着绕到神像背后道:“我们光得在地下去找痕迹,把这个表达伙家给忽略了,它既然能吞下一个人,自然也能吞下更多的人,你们若是不相信,不妨帮着我找找看,在它的背后,一定有着一个能把人整个地吞下去的大洞。

司马瑜也懂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