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21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仿佛是一个人的居室,削石为榻,凿岩为几……就是看不见人!

石几上放着一个晶盘,盘中还有着水果。

司马瑜看见那些水果,立刻就感到一种难耐的饥渴,一天之内,他只吃了一点烤鸽肉,在倪春秀的客厅中,虽然面对着许多佳肴,却因为马惠芷的一再警告,结果只吃了几颗炸核桃仁。

马惠芷吃得比他更少,所以她的饥渴之感,比司马瑜尤烈,可是比较慎重,走到果盘之前,番视长久,才点头道:“这东西可以吃!”

司马瑜立刻抓起一枚桃子,塞进口中大嚼,几乎连核桃都吞了下去。

马惠芷比较斯文,掂起一枚桃子,慢慢地咬着,才吃下一半,司马瑜已经吞下四五枚了,正当他们吃得起劲,马惠芷忽然惊叫一声,手中的半枚残桃也掉落地下!

原来门口不知何时,已站着一个女子,全身赤躶,长发垂肩,盖住了双*,与祭台上以身献神的那个女子一模一样!

她的脸色白中透青,身上也泛着蓝色,那是由于光线的映射,一切东西看起来都是这种颜色,倒不怎么样!

可是她的脸形,她的身段,分明也是祭台中的那个女子。

一个被肢解的人,怎么会复活了?

司马瑜有点不相信,眼睛盯在她的胸前,希望看看她的rǔ房是否还在那儿,她的心口是否有破洞!可是她的长发披散开来,将半个上体都掩住了!

她站在门口,脸上带着笑容,看起来却有点狰狞的样子!

双方对视片刻后,司马瑜才咳了一声问道:“你……你是谁?”

那女子格格轻笑一声道:“‘你问得多奇怪,到了这儿,还不知道我是谁?”

操的是纯熟的汉语,司马瑜听得心头又是一怔,因为这声音也像极了那个女子,而且她的话也令司马瑜不懂,所以他壮着胆子又道:“我从来没见过你,怎会知道你是谁?”

那女子咦了一声道:“难道外面的人没有告诉你?”

司马瑜摇摇头,那女子哼一声道:“春秀越来越糊涂了,居然把外人乱放进来!”

司马瑜听她的口气,似乎倪春秀的地位在她之下,一时猜不透的身份,那女子又开口道:“我叫春兰!春秀是我的妹妹!”

司马瑜闻言才觉得这女子果然与倪春秀有几分相似,连忙一拱手道:“原来是公主!在下司马瑜……”

倪春秀是公主,她的姐姐自然也是公主,司马瑜觉得这是顺理成章的称呼,谁知倪春兰把嘴一撇鄙夷地道:“我妹妹被富贵迷昏了头,翻出几百年前的老帐,厚起脸皮来自称公主,你可别那样叫我!”

司马瑜又是一怔,只得改口道:“是的!倪小姐……”

倪春兰长眉一安,厉声道:“什么小姐,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

司马瑜莫明其妙,呐然道:“我怎么知道呢……”

倪春兰脸色一变道:“你既然入了教!怎么不知道我大祭司司马瑜有点生气地道:“谁说我入了教!”

倪春兰更奇怪了道:“你不是教徒!那你怎么会到此地来的!”

司马瑜道:“是你妹妹把我骗进来的!”

倪春兰神色一动,目光一阵流转,望了他半天,才轻轻地道:“原来是这回事,那你该去见教主,为什么跑到此地来呢!”

司马瑜即更不懂了,连忙道:教主在那里?

倪春兰眼睛转了一下,自言自语地道:“这弄得我也不懂了,春秀叫你进来,又不告诉你教主在那里,反而把此地的门径指示给你!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司马瑜弄得一头雾水,大声叫道:“她也没有告诉我此地的门径,是我自己闯进来的!”

倪春兰表示不信道:“你自己能闯进来?”

司马瑜点头道:“不错!我来的时候,刚好遇到……”

倪春兰立刻笑道:“我明白了,你是跟着那些人进来的!这么说来你还没有见过教主?”

司马瑜点点头,倪春兰却高兴得大笑起来,笑得身子不住地扭动,长发跟着摇晃,司马瑜的眼光立刻在她的胸前搜索!

倪春兰发觉他的眼睛在注意自己的胸前,立刻将头一甩,将厚厚的头发都抛到身后去了,露出尖挺的rǔ房,口中发着妮声道:“你这个人真不老实,偷偷地看有什么意思!我给你看看清楚!”

司马瑜不禁脸上一红,立刻道:“不!你弄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倪春兰荡笑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司马瑜慑慑地道:“我……我想看看你跟外面祭台上的人是不是……”

倪春兰一笑道:“自然是我!那是神圣之台,是最接近大神的地方,只有大祭司才可以上去……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在祭台上看到了我,才想到要跟着进来,…你真有意思,也真有胆子……可是我这次倒可以破例宽容你……”

司马瑜听说她就是祭司台上那个割rǔ剖心,以身献神的女子,一进惊骇失神,连她后来的话都没有听清楚,只是连连地道:“不可能!不可能……”

倪春兰大笑道:“没有什么不可能,只要我大祭司答应了,连教主都无可奈何!”

司马瑜这时才从惊骇中清醒一点,也听见了她的话,却因为漏了前面的一段,所以完全不懂怔然问道:“你说些什么?”

倪春兰笑道:“我是说你不必担心怕犯的罪!”

司马瑜诧然地道:“我犯了什么罪?”

倪春兰也是一怔道:“你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

司马瑜急叫道:“我当然是真不懂……”

倪春兰睁大眼睛道:“也许你是真不懂,那我不妨告诉你,大祭司在教中的身份仅次于教主,可是我在祭神时,身份比教主还要崇高,任何人若敢存不敬之心偷看我一眼,立刻就犯了杀身之罪……”

司马瑜这才明白道:“原来如此,难怪那些徒都伏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倪春兰笑笑道:“你明白了就好,不过你也不必担心,我不会降罪你的……咦!你既然不知道自己犯了罪,为什么我表示赦免你的时候,你还不敢相信!”

倪春兰哼了一声道:“那你说什么不可能……”

司马瑜连忙道:“那是对你在祭台上所做的一切不明白,我亲眼看见你割下了rǔ房,剖开了心脏,又被吸干了鲜血,咬成几段,怎么一下子又复原了呢!”

倪春兰得意地一笑道:“这就是我的神通,否则我又怎能做到大祭司!”

司马瑜满脸疑色,摇头表示不信,倪春兰又笑道:“那你对我死而复生的事又作解释呢?”

司马瑜想一下才道:“我认为这是一种邪术,我们中原有一种变戏法的江湖人,利用障眼法……”

倪春兰立刻摆手止住他说下去道:“你明白就好,不过这也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而且我所施的法术,虽然属于障眼的一类,却比变戏法的高明多了!”

司马瑜点头道:“这一点我的确承认,要不是又看到你,我也不会怀疑你方才是假死!可是你弄这些玄虚又有什么用处呢?”

倪春兰笑笑道:“这就是阳春教徒死心塌地臣服的原因,他们见我能生生死死循环不已,才信奉我有通天激地,永生不死之能……”

司马瑜摇头道:“你既不准他们偷看,又玩这些把戏,不是自相矛盾吗?”

倪春兰大笑道:“那只是一种手段,叫他们对我不敢存背叛之心,加深他们的虔敬而已,其实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偷偷看着!

越看越信服……”

司马瑜不禁一叹道:“你这种愚弄人的方法真厉害……”

倪春兰一笑道:“智者愚人,愚者愚于人,这就是宗教信仰力量的来源,也就是权势的根基……”

说完脸色忽地一变,厉声道:“我告诉你太多了,这是阳春教中最大的秘密,你可不准泄露出去!”

司马瑜想了一下道:“我既非贵教中人,也不想分占你的权势,只要你们不侵害到我,我又何必多事来揭穿你的秘密呢!”

倪春兰这才一笑道:“这就对了,我不会害你的,我既然把秘密告诉了你,就有让你分享权势之意,我一向讨厌男人,今天对你的确是一个例外……”

说着移动脚步,想走到司马瑜身边来,司马瑜忽然记起司意在说她身绝症之事,连忙摇手叫道:“你……别过来……”

一面向她的下体望去,因为马惠芷说过这种症象,下体阴门周围泛作青色,可是他眼中看到的全是一片青色,那是由于地穴中光线的原故……

于是他急得想问马惠芷,一回头,马惠芷却已不见了!

倪春兰的脸上带着邪荡的笑意道:“咦!你这个人是怎么了!

眼睛尽往不正经的地方看,胆子又小得要命!你不要躲呀!我不会吃掉你的……”

司马瑜心急马惠芷的失踪,倒是没心情去听她的风言风语,厉声大道:“喂!我那同伴到那儿去了!”

倪春兰轻轻一笑道:“别去管她!”

司马瑜跳起来叫道:“怎么可以不管她!”

倪春兰瞟了他一眼道:“她既然是你的同伴,我当然不会虐待她的……”

司马瑜听她的口气,好似马惠芷已落在她的掌握中了,倒是有点不相信,因为马惠芷一直就在他的身边,而且也没有看见对方有何举动,这洞穴也没有其他人进来过,所以两眼紧盯着她,倪春兰一笑道:“你又发什么呆?”

司马瑜急忙问道:“我想知道我那同伴……”

倪春兰笑道:“你那同伴很美丽呀,她跟你是什么关系,使得你如此关心!”

司马瑜大叫道:“我不跟你讲废话,她到底上那儿去了?”

倪春兰依然含笑道:“你若不告诉我你们是什么关系,就别想知道她的去处!”

司马瑜真恨不得一掌劈了过去,跟她大打一场,可是为了不知马惠芷的吉凶,只得忍住了,气哼哼地道:“她是我的妹妹!”

倪春兰扁嘴笑了一下道:“妹妹!恐怕不对吧!你们之间毫无相像之处!”

司马瑜叫道:“兄妹之间,难道非要相像不可吗?”

倪春几点头道:“当然了,虽说一母九子,九子各异,但是同胞手足,多少总有一点相似的地方,你们之间,绝非兄妹……”

司马瑜神色一变道:“是不是兄妹又有什么关系!”

倪春兰声音一沉道:“自然有关系,她若是你的妹妹,我可以看在你的份上,不去处分她,否则的话,她私闯大祭司的禁地,便是一项无可宽恕的罪名!”

司马瑜本想发作的,可是投鼠忌器,只得忍住气道:“她……

是我的义妹!”

倪春兰目光一寒道:“义妹……”

司马瑜连忙道:“不错!我们虽是异姓手足,却情逾骨肉,她要是受了什么虐待与伤害,我将唯你是问……”

倪春兰笑了一下道:“好吧!我姑且相信你的话,不再处分她,可是你要知道,那并不是我怕你,实在是不愿意为这个原因得罪你!”

司马瑜心中充满了愤怒,口中却道:“她怎么样了?”

倪春兰笑着用手一指道:“在你后面!”

司马瑜赶紧回头一看,果然马惠芷就在离他丈许之处,被四个躶体的少女挟持着,还在不住地挣扎着!

这当然使他更受不了怒叫一声:“放开他……”

身子就冲了过去,可是他只冲出三四尺,就感到前面挡着一重阻碍,砰然巨响中他只觉得疼痛异常,马惠芷与那四个女子都不见了,他是撞在洞壁上,震得洞穴都起了嗡嗡的回声……

倪春兰笑笑道:“你怎么那样性急,幸好你的武功还不错,否则不撞死,也会头破血流……”

司马瑜又痛又怒,大声叫道:“你把她弄到那儿去了?”

倪春兰神秘地一笑道:“你刚才不是看见了吗,她已经在我手下侍女的掌握中!”

司马瑜大叫道:“胡说!你一定是用了什么邪术……”

倪春兰微笑道:“邪术两个字多难听,你不会说得好听一点吗!”

司马瑜怒吼道:“她刚才还在我身边,什么时候受到你待女暗算的……”

倪春兰微笑道:“在你跟我说话的时候,我的侍女进来把她架走了,当然在我的尺尺天涯神功施为之下,你是不会发觉的……”

司马瑜一怔道:“什么尺尺天涯神功……”

倪春兰得意地笑道:“那是我临时想起的名称,这种神功也就是我告诉你的障眼法,刚才你看到她似乎就在附近,其实她已经被移到很远的地方了,这不正合乎尺尺天涯四个字吗?”

司马瑜心中不禁一怔,知道这话不会假,同时对她这种邪门的法术,也感到一丝惧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