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22章

作者:司马紫烟

剑是砍中了,可是像砍在一块铁上似的,铮然脆响中,那枝长剑震断成为两截,不过也将丑汉的手臂震偏了一点!

丑汉怔了怔道:“看不出你这小子还有两下子!”

再度欺身过来,长臂又伸,抓势更猛,司马瑜没有办法,挺着半截断剑迎上去,这次的反应更糟,丑汉大概也提高了功力,轻为一格,将他手中的断剑挥得脱掌飞去,然后原势不变地抓了过来。

司马瑜幸得有断剑一阻之隙,才闪身躲上开去,丑汉赫赫狞笑着,正待作三次的进击,在他挟持中的倪春兰却突然叫了起来“大哥!你的手好重,我连气都透不过来了!”

丑汉哈哈地尖笑道:“你忍耐一下,我收拾了那小子,自然会放你下来的!”

丑汉因为挟着她,追逐起来也不太方便,于是将她的身子上一提,改成扛肩的姿势,叉开大步,向司马瑜逼过去。

司马瑜武器已失,只有赤手空拳地对敌了,他做梦也想到这丑汉的功力会高到这种程度,只得把五行真气提到十成,以备作全力一击!

丑汉逼到三四步处,一言不发,伸手又抓了过来,司马瑜一掌前推,心知这一掌绝对不会有效,只是成不得已的自卫之举。

谁知那丑汉竟然全无抗力,掌力击中的前胸,身子猛向后去,碰在石壁上,发出砰然巨响。

倪春兰的身子在半途上就脱离了羁绊,飞身丈许飘落!

丑汉轻撞击后也掉了下来,口中鲜血直喷,喃喃地道:“春兰!你……好狠的心……”

倪春兰冷笑一声,慢慢地寂然不动了!

司马瑜整个人怔住了,他知道那丑汉绝非死于自己的掌下,可也不明白倪春兰是如何下的手。

倪春兰却急步走到石榻前,掀起石板,取出一个朱红色的大葫芦道:“把手伸出来!”

司马瑜伸出手,她揭开葫芦盖子,倒出一些银色的汁液,将他的双手淋洗一遍,然后才道:“他身上满是疯毒,要是不赶快消除,一个时辰后,你也完了!”

说完慎重地盖上葫芦,司马瑜不禁问道:“你自己不需要洗一下吗!你也沾染上了……”

倪春兰将葫芦放回原处,敢出一块丝绸,将全身抹了一遍笑道:“我不要,你没听他说吗?我天生有一种异禀,不怕病毒侵袭,只是被那丑鬼弄得我一身腥臭,得赶快清理一下!”

说着又取出一个小瓶,倒出几滴紫红色的液体,在全身抹了一遍,室中立刻充满了玫瑰香味!

司马瑜指着那丑汉的尸体道:“他是什么人?”

倪春兰厌恶地扫了一眼,恨声道:“他是教主手下四大弟子之首,也是最讨人嫌的一个死鬼……”

司马瑜一怔道:“我听你叫他大哥,他不是你的哥哥?”

倪春兰一笑道:“阳春教中最重伦常,他若是我的哥哥,还敢对我这个样子,教主手下有四个弟子,我们都以兄长相称……”

司马瑜点点头道:“他的武功真高……”

倪春兰立刻微怒地道:“还说呢!他的先天无极功已经练到无物可摧的程度,只有腰下是唯一的死门,我已经指示给你看了,你却偏要逞能找他搏斗,要不是我及时破了他的气门,此时你已经成为一堆肉浆了……”

司马瑜被她责备得无言可答,倪春兰却又转为笑容道:“幸好你后来那一掌配合得十分得当,我也没想到你的掌斩会如此雄厚,否则事情不会如此容易解决!”

司马瑜又不懂了,怔怔地问道:“你不是已经破坏了他的气门了吗?”

倪春兰笑道:“不错!我起先被他挟着,手够不到那儿,后来他把我扛在肩上,手是可以够到了,然而以我的功力,还不足以致他于死命,幸好你那一掌相当有力量,居然能将他震成重伤,我再补上那穿心一剑,才真正地将他结果了,不然他只要缓过一口气,拚斗起来,我们还是打不过他……”

司马瑜不禁骇然,倪春兰嫣然一笑道:“不管怎么样,你总算是救了我一次,我应该谢谢你!”

司马瑜惭愧地道:“别这么说了!我真惭愧不量力,拘于小节,自己送命不打紧,还几乎害了你的清白受到污辱……”

倪春兰微微一笑道:“那倒不打紧,他污辱不了我的清白的,只是令我难堪一点而已……”

司马瑜瞪大了眼睛,表示不明白,倪春兰轻轻一叹道:“你不会明白的,他们都受过阉割,无法真正地行人道……”

司马瑜更奇怪了,嘴chún不住地张动,可就是不好意思把话问出口,倪春兰见状微微一笑道:“你想问什么尽管开口好了,我没有什么顾忌的!”

司马瑜顿一顿,才红着脸道:“我好像听你们说过什么……

他也找过别的女子……”

倪春兰点点头道:“不错!人的六情七慾都是发自内心,他们虽然没有行婬之器,却没有根绝男女之慾,而且内慾不得外道面泄,其需要较常人尤烈……”

司马瑜莫明其妙地道:“那他们如何发泄情慾呢?”

倪春兰红着脸一笑道:“你刚才不是看见了吗?”

司马瑜失声呼道:“就是那个样子?”

倪春兰点头道:“不错,就是那个样子,你想我怎么受得了!

为家伙不止一次来纠缠我了—…”

司马瑜不禁一叹道:“你们阳春教中的怪事真多!”

倪春兰笑道:“那是你不了解内情,所以才感到怪,其实这种不泄而合的神功,多少人想学还学不到呢!那丑鬼一身无坚可攻的气功,也是靠着这种神功练成的!”

司马瑜听着刚有点明白,现在也弄得迷糊了。倪春兰笑道:“这是一种很深奥的学问,我不妨告诉你明白一点,要想练在成高深的武功,必须保持童身,以维持精气不泄,可是练气之道,又在乎阴阳互调,这个道理我相信你一定是明白的……”

司马瑜点头道:“我懂!就因为有这种矛盾,所以才限制了人的造就,固元与调气两者无法得兼,所以修身者,练功就无法造其极…”

倪春兰一笑道:“这个难题在阳春教中已经得到解决了,阳春教分为两等,职司较低的,只能修外功,多半在剑术上求其精奥……。

司马瑜忍不住道:“我领教过,阳春剑法别成一家,确有不可思议之妙……”

倪春兰一撇嘴道:“那算不了什么,他们终生守身如玉,成就也不过到此为止,高极的教徒沾沐神思之后,首先必须净身成为寺人,然后再进一步参研练气道,气重阴阳调和,他们的婬根已除,精气不怕外泄,男女相拥而纵慾,利用真气隔体相引相成,那样才可以达到最高的境界……”

司马瑜摇头咋舌道:“这种莫明其妙的事,告诉了我也无法相信!”

倪春兰笑笑道:“可是你刚才看到的是事实,普通人的气功能练到那种境界吗,那丑鬼要不是因为身染疯症,使得每一个与他神交的女子战战兢兢,在调气上受影响,真可以达到一无缺点,修成不死之身!”

司马瑜连忙问道:“这话又怎么说呢?

倪春兰道“这有什么不懂的呢?他的疯毒已经深到无可救葯的程度,完全靠着他体内的真气在支持着生命,而且那疯毒沾上别人就会传染,与他接触的女子纵然靠着灵葯的培养,也无法抵挡疯毒的侵害,每经一次隔体神合,传染的病毒就加深一层,每一个女子在十次神合之后,必定会毒发身死,在这种情形下,谁还能平心静气地与他进行神合呢!”

司马瑜愤然道:“这种残人利已的行为太不仁道了。”

倪春笑笑道:“阳春教众宣誓入教之后,此身已非自己所有,那些女子虽然不愿意,也无法抗拒神意……”

司马瑜怒道:“什么神意,分明是你们利用愚人的藉口!”

倪春兰一笑道:“这是你的想法,一个虔诚的教徒却不会作知此看,他们都把命运交给了神,神的意志高于一切!”

司马瑜不想跟她地这一方面抬横,想了一下又问道:“为什么你们阳春教从都是麻疯病患者!”

倪春兰神色微变道:“谁说的……”

司马瑜连忙道:“这当然不是包括的所有的人而言,可是我发现你们之中,大多数都已染上这种绝症,而且你们为什么又要从高鹿港到中原来呢,为什么又要选这个麻疯谷作为基地呢?”

倪春兰呆了一下才道:“这自然有道理的,可是我不能告诉你!”

司马瑜连忙道:“为什么不能说?”

倪春兰一整神色道:“因为这是阳春教中的最大秘密,我不能叛教……”

一语方毕,门口突然又传来一个声音道:“你说好了,因为你已经叛教了!”

倪春兰悚然回头,只见三个女子中有一个是倪春秀,一个是冷如冰,还有一个则是他再也无法意料到的人,那是薛冬心!

倪春兰住了手,有点莫明其妙,司马瑜赶紧过去朝薛冬心作了一揖道:“薛前辈!您怎么会到这儿来的?”

薛冬心皱皱眉头,词色之间颇不客气,哼了一声道:“少爷!

你真是个惹祸精,你到那里,麻烦就跟到那里,而且脾气越来越大,这一年来我为你伤透了脑筋,没想到你又闯下了这场大祸!”

司马瑜被斥责得莫明其妙,怔怔地道:“前辈!我闯了什么大祸?”

薛冬心哼了一声道:“你到这儿来干吗的?”

司马瑜支吾地道:“原来我是为着救人来的,我们中路上看到……”

薛冬心摆摆手道:“这些我都知道了,倪公主都跟我说了,她已经明白地告诉你,那五个人都到了无可救葯的程度,不死在此地,也要死在他们自己家里,你怎么还要逞强示狠……”

司马瑜纳纳地道:“这个……后来的事情我都是不得已的薛冬心横眼一膘倪春秀,她红着脸低声道:“那时妾身不知道马公子的真正身份,以为他真的是什么贵族世胃……所以才作了那等安排!”

倪春兰立刻扁嘴冷笑道:“你就等不及想嫁人,告诉你没这么容易!他已经答应娶我为妻了……”

说时用手一指司马瑜,倪春秀悠色变,司马瑜却大急道:“倪姑娘!你可不对开玩笑,我几时答允过你的?”

倪春兰冷笑一声道:“你虽然没有正式答应,可是你也不能推托责任,我的全身都被你看见了……”

司马瑜更急了道:“这是从那儿说起呢,你在外面祭台上就是赤身躶体的,有许多人都见过你的身体,难道他们……”

倪春兰继续冷笑道:“那不同,那时我是以大祭司的身份,我的职务使我必须必须那样子给人看,可是回到我自己的卧室就不同了,我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你无端地闯了进来,这件事你可不能否认吧!”

司马瑜理屈低下了头,倪春兰又尖利地道:“我虽然是个外国女子,可是高丽的神俗与他是一样的,根据男女的礼分,你除了娶我为妇之外,还有什么可以安置我的办法吗?”

司马瑜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倒是薛冬心轻轻一笑道:“大祭司!这一点你可不能怪他,他不是有心的……”

倪春兰冷笑道:“我也知道他不是有心的,不过夫人替我想一下,换了夫人处在我的地位,该如何打算?”

薛冬心不禁愕然,长久之后,才叹了一口气对司马瑜道:“这是你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司马瑜怔了一怔,才对倪春兰一拱手道:“倪姑娘!请您原谅我,假如我没有订亲,于理应该对姑娘有所交待,可是我…我不但与这位冷妹妹有过啮臂之盟,与薛夫人的令媛也有过婚约……”

薛冬心接着微笑道:“不仅如此,另外还有三个女孩子也都跟他有着一笔难以交待的风流帐呢?”

司马瑜脸色飞红,可是他又不敢出言顶撞薛冬心,倪春兰却毫不在乎地笑笑道:“没关系,女子必须从一而终,男子汉何妨三妻四妾,只要把我也算上一份好了,但求身有所归,我并不计较名份!”

司马瑜急得直搓手,不知如何是好,倪春秀寒着脸道:“各位先慢研究那些问题!目前……”

薛冬心地立刻道:“对!少爷!你将如何应付目前的难关呢?”

司马瑜愕然地道:“目前有什么难关?”

薛冬心一指那丑汉的尸身道:“你倒说得轻松,你杀死了倪教主的大弟子!”

司马瑜更愕然地道:“我……”

薛冬心一瞪眼道:“不是你难道还有别人!”

司马瑜还没来得及回话,倪春兰却慨然地道:“假如只是这件事,夫人可不必耽心,杀死大哥的责任在我,一切问题由我去与教主解决好了……”

薛冬心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