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23章

作者:司马紫烟

薛冬心一剑虽然刺中了韩西辉,可是这家伙的护身气功果真不凡,剑锋在他的肌肤上仅只留下衣衫的割痕,反倒使他能及时抽长剑,斜劈下来!

另一边的韩北辉配合他的攻势,在她的背后抖开一片广阔的剑幕!这一式的目的并非主攻,却将薛冬心的退路完全封死了。

如此一来,薛冬心势力非与韩西辉拚不可,看他这一剑恼羞成怒形于拼命,所用的力量一定相当足,司马瑜不禁又替她耽上了心!

薛冬心眼看着无法超避,脸色突地一沉,轻叱一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去!”

振腕挺剑上封,货真价实地接了一招,但闻一声锵然巨响,剑身相触之下进起一蓬火星,韩西辉退了七八步,手中的长剑不知被震飞到那儿去了!

他怔怔地站在那儿,心简直无法相信这个娇小的中年女人会有这么大的臂力。

司马瑜不自禁地叫了出来:“好!前辈,您…”

薛冬心目中含着轻微的怒意,沉着声音道:“我只是不愿意与你们这些蛮人赌劲,并不是真的怕你们,你逼得我使出功力来已经很够了,假若再活难而退,就要逼得我使杀手了!”

倪焕延也是一怔,似乎对薛冬心的估计错误而感到不好意思,等了片刻后,才以高丽话又下了一道指令!

韩北辉立刻挺剑轻刺她的后背,动机迅速,悄然无声。

薛冬心伪作不觉,一直等到剑锋迫体,她才猛然抖剑向面前的韩西辉,人也跟着前冲,这一招又使得巧妙无比!

一方面闪开了背后的暗袭,另一方面还可以抢攻前方的敌人。

可是那两个似乎是配合好的招式,韩西辉不但不加闪躲,反而伸手去抓她的剑身,当然他持着有护体的气攻不怕受伤。

而背后的韩北辉却不改招式,依然挺剑直刺!

旁观的人中,只有倪春兰懂得厉害,连忙叫道:“薛夫人!注意后面,这是阴剑……”

她的叫声未落,薛冬心的身子忽地朝上一拔,以最快的身法脱出剑锋的进击,同时也以最快的手法抽回她的长剑,使韩西辉一抓成空。

夹攻的敌人突然消失了,那两个人的招式反应却没有这么快,双方原式不变,依然向前扑去,却变成了自相残杀了!

韩北辉的剑刺赂韩西辉,韩西辉的双手却去抓韩北辉的剑。

因为薛冬心脱身的时间利用得相当紧迫,使他们已无撒把的机会,二人立刻撞做一团……

韩北辉的长剑首先刺中了韩西辉的胸膛,而且足足刺进去一寸有余。

韩西辉的双手也抓上了韩北辉的两肩,格格有声,最少捏碎了一两块骨头!

两个自己人互相伤害,薛冬心却飘落一旁,口角含着盈盈浅笑!

韩西辉首先推开了韩北辉,接着拔出了钉在胸前的长剑,信手拗成几截,嘴里发出低沉的咀咒!

韩北辉则咬牙,闷声运气,大概是在运用内力合拢碎骨!

司马瑜看得惊心动魄,先是替薛冬心担优,及至地脱出险境后,则又为顽敌自伤的事感到讶了,咦了一声道:“他们的气功无坚可摧,怎么会受伤呢?”

倪春兰低声道:“他们是被薛夫人前一剑所示的功力吓坏了:所以都使出了最阴毒的功夫,阴剑虽用外劲,那剑上的力道足可洞穿数十重厚甲,至于那大力神抓,连最坚固的玉石也以捏成碎粉,他们的气功还没练家,自然承受不住了……”

司马瑜骇然道:“薛前辈的临知经验真非我们所能及,居然能看出厉害而不上当……”

倪春兰点头道:“不错!这两种功夫随便挨上那一种,血肉之躯无法能禁受!”

这时倪焕廷的神色不像刚才那样从容了,厉声叫道:“回来!”

韩北辉应声慾行,却被韩西辉拦住了,回头用高丽话对倪焕适说了几句。

倪焕廷沉思片刻,才点头许可!

司马瑜用眼望着倪春兰问道:“那家伙又说了些什么?”

倪春兰低声道:“他说他不甘心败在一个女人手下,要求作最后的一搏!”

司马瑜不轻意地道:“他们的武器都丢了,徒手进扑,还有什么办法?”

倪春兰摇摇头道:“不然!他们都是练气的,械斗本非所长,而且据我的揣测,这次一定会使用非最阴狠的疯毒来泄恨…”

司马瑜正想出言告诉薛冬心,那两个人都已开始发动攻势,一前一后扑到,两人西双手都摊了开来,掌前发出呼呼的劲风!

倪春兰连忙叫道:“大家快闭住呼吸,这疯毒流布很广,吸进了一点,马上就沾染内脏,诊治无效,连神仙也救不了……”

众人虽是如言闭住了呼吸,却更担心战况的薛冬心!

但见她清叱一声,身形突然飘起半空,手中剑划出一道光双,然后又是喳喳两声轻响,洒下一片血雨。

最令人难以相信的事情发生了!

薛冬心竟以一支普通的长剑,突然了阳春教中至坚难攻的护身气功,削下了韩西辉与韩北辉每人一双手腕!

那二人冥顽不灵,居然不顾断腕的疼痛,口中哇哇怪叫着,还要向薛冬心扑去,倒是倪焕廷在无比的惊诧中发出一声断喝:“回来!”

那二人不敢违命,各拾起自己的断腕,飞身回到他身边,倪焕廷对这两个弟子似是十分爱惜,连忙替他们将断腕趁着热血绩上,回顾顺立一旁的韩南辉道:“快带他们到我的白雪宫中,用绩肌散敷在接口处,再给他们服下参丸……”

韩南辉领着两个人匆匆地走了,薛冬心微微一笑道:“教主最好自己也去看看,长白绩肌散与参丸虽是治伤灵葯,但只怕还是无法保持他们不残废!”

倪焕廷表示不信道:“本教那两种灵葯只除了不能把砍下的脑袋运上去,其他任何伤痛无下……”

薛冬心仍是微笑道:“我并非不信灵葯之功,只因为贵弟子都是麻疯患者,我为了防止病毒侵害,身上武器上那用苦菖薰过了,教主深明葯理,当知苦菖之性,若不是有教主这等绝顶内功之高手为之拔除毒性,只怕贵弟子连命都难以保全呢!”

倪焕廷的脸色一阵惊疑,半晌才道:“想不到夫人如此厉害!”

薛冬心轻轻一笑道:“身居危地,我不得不凡事多当小心,而且这二十年来,我已经很少跟人动手,刚才若不是贵弟子对我施出那种毒手时,我还不愿意伤人的!”

倪焕廷仍在犹豫不决,薛冬心反而催促地道:“教主快去吧!

我们自然会到白雪宫前与教主把事情解决的,反正今天误会是再也无法善了的了!”

倪焕廷想了一下才冷道:“我相信你们也逃不上天去!”

说完他一手,领着一大群的教徒迅速地离去,顷刻之间,场上除了司马瑜等一批人外,就只有两个白衣的少女!

司马瑜不禁指着那两人道:“难道倪焕廷只留下两个人来监视我们!”

倪春兰摇头苦笑道:“现在此地除了白雪宫一条道路外,只有插上翅膀,才能飞出这个绝谷,教主根本就无须对我们加以监视,这两个人都是我的贴身侍女,她们也跟着我叛教了!……”

司马瑜微感歉然地道:“抱欢得很!为了我无心闯人,害得你们父女反目…”

倪春兰立刻摆手轻叹道:“你别这么说!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像父女,而且从我会讲活开始,也没有叫过他一声父亲!我们的关系,只是教主与大祭司,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主人与被利用的奴隶,你只要看他对我的态度,何当有一点父女之情,不为了你,这迟早也要叛教的,因为我不能一辈子都这样生活下去……”

司马瑜默然无言,眼看着薛冬心拖着长剑懒懒地走了回来,连忙迎上去道:“前辈神功无敌,再说今天才算是真正开了眼界!”

薛冬心轻叹一声,软弱地道:“你摸摸我的脉息看!”

司马瑜见伸出一双手来,吊住那柄长剑还在发颤,好像连那点重量都无法支持似的,赶忙伸手妆下长剑,把住她的脉门,眨下眼皮道:“现在你知道了,那一剑我虽然得利,可至少已消耗了十分之九的功力,要不是倪焕延胆子小,不许那两个家伙负伤反攻,我连半招都挺不住了……”

薛冬心摇摇头道:“我能说吗?倪焕廷假如知道了我当时的状况,他会不顾一切地下令拚斗,那就糟了,你绝对挡不住他,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司马瑜想了一下才优愁地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薛冬心软弱地道:“让我休息一下,或许可以恢复一半功力,然后再硬闯白雪宫,这是我们唯一可行的路…”

司马瑜的目光向着原来处的那排短墙看了一眼,只见洞还是在那儿,乃似不信地道:“我们进来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听过什么白雪宫…”

倪春兰笑笑道:“我知道你是从化尸洞过来的,那恐怕是世界上最险恶的地方,春秀那丫头对你是另有用心,所以才让你安然通过,否则只要举手之劳,你们几个人在顷刻之间就将尸骨无存……”

司马瑜惊道:“那里面有些什么厉害的玩意呢?”

倪春兰道:“说穿了倒是没什么稀奇,大罗金仙也活不了!”

司马瑜不禁默然,片刻后才道:“你说倪春秀对我另有用心,那是什么呢?而且我刚进来时,听你说是要我去见教主的,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倪春兰想了一下,才轻轻地道:“我因为身具不受病毒浸染的异禀,所以才被选任大祭司,春秀却被派任外务祭司,负责新入会的教众祭典,对我们的婚事,教主虽然允许我们自择对象,可也有个严格规定,就是我们所选的人,一定要取得他的同意,我自小就讨厌男人,教主这个规定,多半是为她而设,她一定是看上你了,所以才放你进来,目的是要你去给教主过目,本来今天并非典日,你不会找到地道的入口,便只有一直走到白雪宫去,谁知事出突然有一个教徒忽然暴卒,临时举行升天祭典,正好被你们闯来碰上了……”

司马瑜这才有点明白,冷如冰却问道:“那她自己为什么不陪着一起进来呢?”

倪春兰道:“阳春教的规律甚严,尤其这里是属于禁地,纵然事关终身,未地奉召,她也不敢擅入,至于后来她是找着什么藉口,进来我就不得而知了!”

冷如冰笑笑道:“那恐怕还是不放心,偷偷溜进来了,到了此地后,看见地道门开了,她才感到事情不对头,一进门就问他上那儿去了,我们告诉她之后,她非要硬闯进去,所以才跟我们冲突起来,打了没多久,琪妹与薛伯母就来了,接着那丑鬼韩南辉也来了,我们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倪春兰轻叹道:“事情赶得真巧,短短的一刹那间,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她们在谈话时,薛冬心一直在静养调息,半天之后,她才睁开眼睛,望着司马瑜微微一笑道:“跑了一趟毒龙岛,我没有想到你会进步如此神速,刚才居能使倪焕廷小受挫折,固然马姑娘的匕首锋利也有一半因素,可是若非你功力深厚,也断然达不到那种程度,现在我自觉功力略复,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快点去吧!”

司马瑜道:“前辈多歇一会不是更好吗?”

薛冬心摇头笑道:“不!时间越快,对我越有利!”

司马瑜正表示不解,薛琪已抢着道:“这有什么难懂的,娘利用苦菖削断了那两个宝贝的手腕。

倪焕廷为了要替他们的拔除苦菖的葯性,至少也要消耗掉一部份真力,时间耽搁久了,他消耗掉的功力也可以复原了,岂非辜负了娘的一片苦心!”

薛冬心连忙道:“琪儿,不许多说……”

薛琪哼一声道:“我觉得应该让他知道,免得他老是逞着血气之勇惹麻烦,倪焕廷功力无敌,惹翻了他之后,我们成无幸理,娘不得已才为你开了杀戒,破除了不动兵刀的誓言,故意削断了那两个人的手腕,就是为了替你争取这一线自保之机……”

司马瑜满心渐愧,低下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薛冬心却深思地道:“目前我虽然作了这么一个准备,可是还不敢说绝对能闯得出去,等一会瑜侄对付倪焕廷,万一不行的时候,还须要倪姑娘出手相助一臂之力…”

薛琪连忙道:“为什么要她帮忙?”

薛冬心白了她一眼道:“因为倪姑娘的身外化身障眼术在紧急的时候,可以出其不意地分散对方的注意力!倪姑娘意下如何?”

倪春兰想了一下道:“司马公子惹过之由,多半因我而起,我自然义不容辞!”

薛琪一肩嘴道:“那我们呢?”

薛冬心庄容道:“你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