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24章

作者:司马紫烟

申永贞的目的也只在拖住她,这老太婆对于打斗似乎也太感兴趣,因此这两个人动手的情形比较斯文!

薛琪对明秋水该是最热闹的一战!

这小妮在最近的一时间中的进步简直无法想像,很可能薛冬心把毕生的心血都传给了她,所以她的那枝剑简直厉害到了极点。

有时轻妙如鸳羹舞,有时汹涌如波狂涛怒。然而偏不巧地她遇上了一个最强的对手。

明秋水障眼幻术被倪春兰喝破了,干脆弃而不用,完全以真正的功夫迎敌。

论造诣他比倪焕廷还高,仅凭一双空手,却稳如山岳。

不管薛琪的剑下千变万化,他仍是从容应付,看他的意思,似乎要等对方筋疲力竭之后,才想生擒薛琪!

阳春教中其他的弟子一动都不动,手挺长剑封住出口!

缠斗片刻后,忽然那列白衣人申起了一阵轻微的騒动。

原来有两道淡白色的影子猛然地冲了过去。

那些教众原是练旧的阵式,立刻像潮水般地合拢了过来,剑光乍闪,但闻两声惨叫之后!一片血光四溅!

围拢的人潮散了开去,回到原来的位置。

地下横着四段残尸,很明显的有两个人被杀死了。

从服式打扮上看来,这正是倪春兰的两个贴身侍女,同时打斗场中也不见了倪春兰的踪影……

明秋水首先发现了这件事,轻呼一声道:“教主,不好了,春兰溜掉了!”

倪春兰趁着她两名侍女闯阵的时候,利用那一刹那的空隙,由出口处逃掉了!”

倪焕廷怒吼一声道:“由她去!谅她也逃不了,先把这批人收拾了下来,再追她去……”

明秋水猛地一挥手,长袖撩出一股劲风,将薛琪逼退了好几步,然后沉声道:“不行!教中不可一日无祭司,我要去追她回来!”

倪焕廷急得大叫道:“明老!暂别去管她让春秀祭司也是一样的!”

明秋水摇摇头道:“春秀差多了,大祭司不是人人都能做的!”

说着转身慾行,倪焕廷又叫道:“明老!你现在走不得,我以教主的身份命令你留下!”

明秋水脸色一沉道:“教主!我与永贞都是为了教而支持你,假如你对教中的事务如此不重视的话,我们没有继续服从你的理由!”

说着身形一闪,从那列教众的头上飞掠过,顷刻就失去了踪影!

薛琪跟在他后面也想溜,倪焕廷只得虚晃一招,脱出司马瑜的纠缠,赶到薛琪的前面将她拦住!

司马瑜怎肯放过这个机会,赶快也追了上来,一剑刺向他的腰下,这是从倪春兰杀韩东辉所得来的启示。

阳春教的护身气功上,这是唯一练不到的死门。

倪焕廷逼得回身迎敌,司马瑜乘机叫道:“琪妹!快走!”

薛琪又腾出空来了,可是她反而回身,与司马瑜夹攻倪焕廷,口中也叫道:“不!瑜哥哥!还是你走!”

司马瑜又急又怒,厉声道:“琪妹,听我话……”

薛进倔强地一摇头道:“不!我绝不走我不愿意再见到方天华……”

倪焕廷冷笑一声,剑光突盛,将两人都封住了道:“别做梦!

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由于他的剑势突然猛烈起来,司马瑜与薛琪两人都忙着照顾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能抽身了!

薛冬心一面与申永贞拆招,一面叹道:“你们这两个孩子真是傻得可恨,不管是谁,只要能走出一个人,其他人就有了指望,谁有机会谁就走,何苦硬陷在这儿呢?”

司马瑜埋头不语,手下的剑却猛地猛攻,好像要再为薛琪制造一个机会!

然而倪焕延已看透了他的心思,招招提防着,不给他一点得手的空隙,而且他的剑招还多半指向薛琪,迫得她连连后退,离着出口处反而更远了!

“呀……”

一声惊呼,那是靳春红被倪春秀看准空隙,一剑刺中了右臂,长剑脱手,紧跟着上前一脚,踢中了她的穴道!倒在地下!

司马瑜见状怒中火烧,手下剑光乍猛,荡开倪焕廷的一剑,飞身向后扑去,斜里横削一剑,刚好挡住了倪春秀砍向靳春红的剑势!

倪春知秀回剑自救,顾不得伤害靳春红。

可是又变成一对一的局势,脱身的机会更渺茫了!

薛琪单独对付倪焕廷,更显得手忙脚乱,因为倪焕廷不像明秋水那么客气,招招都指向她的要害!

司马瑜与倪春秀刚搭上手,交了五六合。

薛琪又发出一声惊呼。

那是倪焕廷找到一个空隙,突地探出一只空手,点在她的穴道上,将她点倒在地!

接着是冷如冰的长剑被韩南辉一把抓住,夺了过去,当他进一步要想上前去点她的穴道时,冷如冰厉声大叫道:“不许你的脏手碰我!”

韩南辉被她的叫声震得一慑,果然不敢去碰她!举起夺来的剑道:“那我只有杀死你了!”

冷如冰双手一背,凛然道:“你动手吧!”

韩南辉挺剑犹豫,倪焕廷大喝道:“杀就杀!今天一个活命都不留!”

韩南辉正待出剑,与薛冬心交手的申永贞却电速抽身赶了过去,一掌推开韩南辉,然后在冷如冰的顶上轻拍了一下。

冷如冰软软地朝地下倒去。

倪焕廷怔了一怔道:“申老!你这是做什么?”

申永贞微微一笑道:“假如明秋水无法将春兰追回,这个女孩子倒是很好的祭司人选!”

倪焕廷没开口,薛冬心轻轻一叹道:“那两位姑娘也别动手了,我们认命吧!”

凌绢与马惠芷果然放弃了战斗,退到后面。

场中只剩下倪春秀与司马瑜,犹在舍命狠拚!

倪焕廷冷笑一声道:“小子!你也弃剑投降吧!”

司马瑜厉叫道:“放屁!你杀了我倒行……”

接着几下猛砍,居然将倪春秀杀得连连后退!

倪焕廷见状怒道:“春秀!你退下,让我来对付他,三招之内,我若是不把这小子打得躺在地下,我这教主就白做了……”

倪春秀闻言退后,喘息不止!

司马瑜也累得浑身大汗,手臂发麻不堪,可是他仍然毫无惧色地挺剑扑向倪焕廷,大声叫道:“老贼!除非我的头脱离颈子,才会躺下来!”

倪焕廷怒哼一声,墓地一剑上磕,刚好迎着司马瑜的剑锋!

一声巨响,司马瑜连人带剑被格退了十几步,那条胳臂再也‘举不起来了!

倪焕廷不放松,踏步上前又是一剑横扫。

这一剑并不取人,却是对准司马瑜垂下的长剑。

又是一声巨响,司马瑜的剑再也握不住了被击出老远,掉落地下。

倪焕廷哈哈大笑道:“小子!现在你怎么说!”

司马瑜嗔目大呼道:“老贼!你尽管出手好了,我就是一双空手,也要跟你拚到底!”

倪焕廷大笑声中,将长剑一把丢开道:“本教主也用空手对你,非要你乖乖地躺下不可!”

说时欺身进步,一掌斜撩向他的腰下抓到,司马瑜奋起余力,双掌运起五行真力,排空击出!

掌力落在倪焕廷身上,竟丝毫不起作用!而倪焕廷的掌势却一点不变地抓到,司马瑜连还手招架的能力都没有了,看着就要被他抓上。

蓦地一斜里掠过一道青光,直射向倪焕廷的后腰,取的正是死门部位!

倪焕廷不禁一怔,本能地抽回手来,改向旁边一劈,将那道青光拍落!

原来那是一柄长剑,同时被他点中了穴道的薛琪却意外的站了起来,轻轻一笑道:“大教主,三招已过,瑜哥哥还好好的站在那儿,你怎么说呢?”

倪焕廷怔在那儿,脸色大变,半晌才叫道:“你在背后暗算,怎么能算数!”

薛淇微微一笑道:“假如是别人出手帮忙,自然不能算数,可是我已经被人制住穴道,在你想像中,我绝不可能再起来暗算你的是不是?”

倪焕廷无言以对,薛琪又笑道:“不可能的事情变为了可能,因此你那一招也该算数了!”

倪焕廷脸色阴沉地思考片刻,最后才一哼道:“好!就算数!

不过你是怎么解开穴道的?”

薛琪笑笑道:“我根本就没有被你点中穴道,当你出手时,我赶忙闭住气,装做受制的样子,想等一下找个机会离开这儿的……”

倪焕廷立刻道:“好!本教主一时不察,上了你的当!现在就准你离开这儿好了!”

薛琪摇头道:“不!我放弃这个权利,改让给瑜哥哥!”

倪焕廷摇头道:“不行!我放你出去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这小子无论如何都不能……”

薛琪立刻道:“你放心好了!瑜哥哥并不是一去就不来了,留下我们在这儿作抵押,不出半年,他一定赶回来与你重决高下,司马瑜立刻表示反对道:“琪妹,我不能接受……”

薛琪一沉脸道:“瑜哥哥!你一定要死的话,半年以后,再来陪我们一起死,现在可由得你自己作主,我们这么多人的生命,全靠你这一行,我要是愿意见方天华的话,就不会麻烦你了司马瑜沉吟不语,倪焕廷想了一下道:“这小子出去也行!

不过他必须靠自己的能力闯过一关!”

说着用手一指那列人墙,薛琪立刻叫道:“你要不要脸,瑜哥哥久战力疲……”

倪焕廷沉声道:“这是最宽的让步,再无商量的余地了!”

司马瑜略一沉吟道:“闯就闯!我不相信你这批人能拦住我!”

倪焕廷笑一声道:“而且要马上行动,我从一数到十,假如你还没有闯过去,我就要亲自出手再将你留下了!”

说完他立刻开始数了第一声,司马瑜不敢怠慢,双足一蹬,迳向出口处冲去!

薛琪见他仍是仗着一双空手,急着大叫道:“瑜哥哥,把剑带着!”

倪焕延已经飞速地数到四,司马瑜为了争取时间顾不得回头拾剑,一直向前猛冲,才走到人墙前丈余处,那一列人墙已迅速地合拢过来。

森森的剑气一齐涌向他的身上。

这些人却是阳春教中的武功好手,司马瑜的身上虽然披着软甲,不怕剑衣,可是要在刹那的时间内,冲破这一道人墙,谁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事,否则倪焕廷也不会那么大方了!……

然而司马瑜也明白这是一个唯一的机会,明知希望很渺茫,也不能不鼓勇一试!

剑气临身之际,他大喝一声,双掌远足劲力,朝人墙上推去!

这是他拼命的挣扎,劲力非同小可,人墙居然被他的劲力推得一动,露出一个缺口,他连忙冲了过去。

这时倪焕延已经数八了!

同时人群中突然又闪出四名白衣剑手,飞速地拦在他前面,四枝长剑含着如山般的剑气向他压来!

司马瑜的第一掌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怎知这剑阵还有变呢!

同时这四枝长剑所发出的剑气远比人墙合围的还要强,分明是四个绝高的剑手,特别留做补缺之用的!

司马瑜心中一凉,心想与其再被倪焕廷生擒受折磨,倒不好死在剑下痛快,所以他也放弃了抵抗的准备,一任那长剑砍上来!

意料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那四支长剑快到砍到他身上的时候,两支穿胸的因为有软甲保护,可以不作理会,一支削劲,一支砍足却万难躲过。

然而削颈的那支剑猛然改了方向,朝下一落,举开削足的一剑,而且那使剑的人反而抢了进来,贴着他的后背一掌,将他的身子往出口的通道上送去。

倪焕廷的口中刚报到十,司马瑜已站在入口处!

那个用掌送他的人,却被穿心两剑刺了胸膛,身子慢慢向地上倒去。

司马瑜口头惊视,才认出那个正是在山门外第一次与他比剑的那个哑巴,当时自己一念之仁,掌下对他留了一分情,却没有想到他会用性命来报答自己……

这一番突然的急变,不过是弹指间事!

薛琪刚为司马瑜的危境发出惊呼,立刻就转为欢欣,大声叫道:“瑜哥哥!你闯过去了!”

司马瑜望着地下那个挣怫就死的人,目中不禁流下了眼泪,肃容拜了一拜,惨着声音道:“朋友!虽然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名,可是你的恩惠却永留在我的心中……”

那人朝司马瑜摆摆手,身子就不动了!

倪焕廷满脸怒容地过来,举足在那人的尸体上乱踏,只溅得血肉四洒,司马瑜不觉在怒喝道:“不许你作践他的遗体……”。

倪焕廷也厉声叫道:“小子!算你的命长,居然有这些叛徒来救你,快滚吧……”

薛琪也哀声道:“瑜哥哥!你快走吧!假如方天华他们也不行,半年之后,你别再来了……”

司马瑜一拭泪珠道:“琪妹!你把我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