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26章

作者:司马紫烟

长乐真人被司马瑜一提醒,船上被人拦腰一击而落海,那不是沙克浚暗中出手还有谁,不觉双目圆睁,额上青筋暴露,怒声道:“沙克浚,贫道与你一无怨恨,二无过节,想不到你竟如此卑鄙,暗下毒手,来,纳命吧!”

说完,欺身而上,双掌齐出。

沙克浚桀桀笑道:“你要找死,待沙某赏你一掌。”

语毕,也自发掌拒敌。

只见银光一闪,一声娇叱,水晶宫主已一跃而起,插身两人中间,双手一挥,两人竟各退五六步。

水晶宫主杏眼圆睁,怒道:“二位身为宫中客人,竟然如此不懂礼数,相互动武,要撒野上外面去!”

水晶宫主语毕,用手一指,一面石壁竟应声而启,一时水声隆隆,震耳慾聋。

室外是一片暗黑的巨流,势如万马奔腾,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制住,竟连一滴海水也未溅进室内。

沙克浚与长乐真人方才吃水晶宫主粉臂一挥,各退五六步之远,已惊其功力过人,此时一见室外景象,更是大骇,一时禁若寒蝉,不敢出声,各自归坐。

水昌富主复又挥手一指,石壁自合复原。

水晶宫主冷然言道:“水晶宫中乃方外之地,各位恩怨纠结,请回到尘世中后,再行了结,谁敢莽动,海中来,仍请海中去,无忧,你问问他们的去向,我自会送他们归岸。”

语毕,掉头飘然而去。

无忧向长乐道长言道:“师兄,你我同门操戈,实司不智,此番小妹救你一命,我们应该化干戈为玉帛了吧!”

人经大难不死”性情多少有点转变,长乐人慨然言道:“师妹相救一命,为兄感激,连这司马瑜小子的一笔帐也一齐勾销了。”

司马瑜逞强道:“你不勾销,我也不在乎。”

长乐真人竟未予理睬,无忧仙子又向沙克浚言道:“沙克浚,救你一命,你如何报法?”

武林之中,向来恩怨分明,沙克浚爽朗言道:“但凭吩咐。”

无忧正色道:“好,君子一诺,胜过万钧,你从今以后,不管何时何地,不得与司马瑜交手。”

“他!”

沙克浚一声惊呼,他万万料不到无忧仙子会提出这样一个条件。

无忧又道:“不要惊奇,你已有言在先,务希遵守。”

沙克浚咬牙点头答道:“好,沙某仍顶天立地的汉子,说到做到。”

司马瑜朗声笑道:“沙克浚,你答应得这样干脆,日后我如作剑取你首级,你也引颈就死?”

沙克浚桀然道:“大丈夫重在一诺,死而何憾。”

“好一个武林汉子!”

长眉笑煞萧奇暗赞一声,然后向无忧仙子言道:“老汉与仙姑素无恩怨,这一命之恩,如何报法?”

无忧摆手答道:“不必了,你系司马瑜之师,何言报答二字。”

萧奇哈声笑道:“啊!原来如此,不过我这徒儿处处留情,未必可靠,再说,还有一大堆雌儿在候着。”

司马瑜满面通红,快口抢道:“师父,你老人家爱开徒儿的玩笑。”

无忧苦笑言道:“记得在毒龙国时,冷姑娘曾说过,爱是无限的奉献与牺牲,若说我这把年纪,尚与司马瑜老弟谈爱,那将是天大的笑话,若说无半点情意,那也是自欺之说,所以,爱贵在舍而不取。”

萧奇赞道:“好,好,仙姑不愧道行深厚,在慾海里翻腾数十年,竟能大激大悟,一变如此,令人钦佩。”语毕,又向司马瑜呵责道:“你这小子,何能何德,受人如此垂爱,还不快些称谢。”

司马瑜恭敬答道:“屡蒙垂爱,实无以为报,盼仙姑吩咐,虽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一丝微笑在无忧嘴角绽开,言道:“不必如此盛重,男女之间,情慾虽分,总之,行之于形着之慾,藏之于心谓之情,情深并不须日相厮守,白首到老,其贵在能灵犀一点,如能相通,纵使各居东西,关山阻隔,也似经邻而居。否则,即使同床共枕,其情也如天涯陌路。”

司马瑜暗中折服,言道:“仙姑一席话,使在下顿开情窍,当牢记在心,本此而为。”

无忧又向沙克浚和长乐真人言道:“像师兄多年垂爱小妹,由爱生恨,沙克浚强掳俏艳二罗刹,因事未成,进而牵怒司马瑜老弟,其情可悯,行为却甚为不智,世事均各有缘份,不可强求,小妹身为道家,却愿用两句佛语提醒二位,那就是‘慾除烦恼须无我,各有姻缘莫羡人’。”

“好一个‘各有姻缘莫羡人’!”

一声赞叹,一道银光,水晶宫主闪身而进。

长眉笑煞萧奇站起来施礼道:“我等落水遇难,虽说系无忧仙子立意搭救,却也仗宫主之大力,这里谢过了!”

水晶宫主摆手示意,答道:“老前辈不必言谢,无忧仙子说得好,凡事均有缘份,不知各位去向是否已定,登岸物件均已备妥当。”

无忧仙子以目光扫向四人,微询意见。

沙克浚与长乐真人同声道:“我等本无目的地,四海云游,送我等上岸即可。”

司马瑜言道:“在下尚有大伙友人陷身于云开大山阳春教主手内,急待援救,在下与家师尚须起东海一行,烦宫主送我二人至一船埠即可。”

沙克浚问道:“想必那冷姑娘与靳姑娘了陷身在内。”

司马瑜答道:“不错,何劳动问?”

沙克浚黯然道:“前番将她们二位姑娘掳至毒龙岛,想必她们二位一定记恨在心,沙某无意立好誉于武林,对这两位姑娘却留情难忘,沙某随你走一趟,倒要见见那什么教的教主有多大能耐。”

长眉笑煞萧奇朗声笑道:“沙克浚,你莫非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沙克浚正色答道:“沙某从来说话算话,办完了事马上就走。”

司马瑜看沙克浚颇有诚意,且此去阻力甚多,又故意发话相激,淡然言道:“沙克浚,那阳春教主功力举世无匹,你去恐怕也无济于事。”

沙克浚自认为当今武林第一高手,个性倔强,目中无人,那里经得一激,不觉怒目圆睁,忿然言道:“司马瑜,你不要小看沙某,此番前往云开大山,若胜不了那个阳春教主,沙某当场自裁,绝不出云开大山半步。”

长眉笑煞萧奇赞道:“先胜而后求战,豪气可佩,豪气可佩。”

长乐真人道:“沙克浚,我少不得也要随你去一趟了,我们之间还有点小帐待结,再说,适才司马瑜将阳春教主说得过份了得,贫道倒想一会。”

司马瑜笑道:“难得,难得,看来在下此行不虚,无优仙姑,不知是否有兴一道前往?”

无忧摇头道:“我已无意再在江湖走动,恕不奉陪,不过,离此登岸,尚与各位同舟。”

水晶宫主见各人似已商议停当,问道:“各位既已决定去向,本宫主就要催客了。”

语毕,撮chún出声,两名青衣女子推进一物,遍体漆黑,约有二丈余尾,高可及腰,宽约一寻,似舟非舟。

这黑色物体尾部有一小门,水晶宫主一按机钮,应声而开,对众人言道:“请进!”

无忧首先躬身进人,众人随后,两名青衣女子也进人坐定,水晶宫主言道:“水晶宫乃方外之地,与世无争,盼各位回到尘世,不必提及,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你我后会有期。”

语毕,自发间取下金管,钗上镶有宝石,在身上一擦,宝光通明,二名青衣女子藉着亮光去发动机关,准备航行。”

司马瑜见这宝钗,似曾相识,忽然脑际灵光一闪,惊呼道:“晶莹明凤钗!”

水晶宫主本要关上小门,听将司马瑜一声惊呼,即问道:“你说什么?”

司马瑜答道:“我说宫主手拿那支宝钗,名唤晶莹明凤钗。”

水晶宫主又问道:“你何以识得?”

水晶宫主略感吃惊,问道:“另外一支!现在何处?”

司以瑜答道:“在一个二十余岁凌姓女子手里,此人现也陷身于云开大山阳春教主手中。”

水晶宫主稍一犹豫,随后言道:“各位稍等,我随同各位前去一趟。”

语毕,转身而去,想是去更换衣装。

无忧仙子言道:“宫主若愿前往,你们那伙友人有救了。”

司马瑜不解地问道:“宫主一切与人无异,却不知因何生得一身鳞甲?”

无忧吃吃笑道:“你真蠢!那是一身鱼鳞水靠,根本就不是生在身上的。”

须臾,水晶宫主已然转来,躬身进舱,将舟后小门合上制亮“晶莹明凤钗”,一时舱内璀璨通明,两位青衣女子发动机关,只听轧轧声响,这黑色物体已然渐渐移动,藉凤钗宝光一看,水晶宫主身披一袭玄衣,雅丽不群,司马瑜不觉怦然心动,但一见水晶宫主满面凛然之色,忙将微动之心按捺下去。

本来这物体移动倒还平稳,此时,忽感一阵巨摇,砰然入水,隆隆之声,灌耳而来。

司马瑜问道:“宫主设计此物,甚为巧妙,但不知何以名之?”

水晶宫主简答道:“方舟。”

“方舟!”

众人同声赞叹!

司马瑜见水晶宫主不假词色,又问道:“宫主可算一代奇人,不知因何舍陆就水,在下愿闻其详。”

水晶宫主冷然答道:“方外之事,不足为外人道,请不必多这一个大钉子,碰得司马瑜下不得台阶,由于自己理屈,也不便顶撞,只得悻悻然低头不语。

约摸半个时辰,水流渐缓,方舟底下一片触石之声,忽然递停,想是业已登岸。

水晶宫主将方舟顶部一扇小门打开,一缕天光顿时泄入。

水晶宫主制熄“晶莹明凤钗”,一跃上得舟顶,用手向下一招,众人也—一跃出方舟。

此时,正值黄昏夕阳,天际一抹红云,绚烂夺目,海面金波,岸上一排葱翠绿小树,被夕阳相映,宛如金枝玉叶,煞是好看。

方舟停顿之处,离岸约二十余丈,中间也有几块峭峨怪石。

水晶宫主略一探视,双足腾空,倒飞出去,半空之中,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落在岸边,众人不由得一齐喝彩。

接着,沙克浚与长乐真人也相继纵出。

长眉笑煞萧奇也自跃离方舟,虽然中途一脚轻点水面,身手也算不弱。

此时,方舟之上只剩无忧仙子与司马瑜两人了。

司马瑜虽经薛琪传授五行真气,在北极冰原又得成形元参,以致内力充沛,可是轻纵功夫不但要靠五行元气,且要辅以身形步法,方能无远弗届,无高弗达。

司马瑜正在犹疑自己是否能一跃而过这二十余丈海面,那无忧仙子已然自身边跃出,就在这跃出之一瞬,司马瑜突觉一股巨大引力将自己吸起,人已凭空横飞出去。

飞行之中,似有一股巨力托住身体。

司马瑜暗自称奇,落在岸边以后,方始恍然大悟。

司马瑜眼见无忧仙子比自己先行跃出,却比自己后落地,已然明白其中道理,原来是无忧仙子暗运功力将自己身体托出。

一直面含凝霜的水晶宫主,此时一阵甜笑,声如银铃,然后言道:“不怪司少侠久立不动,原来要露一手凌空虚渡让我们一饱眼福。”

司马瑜暗道惭愧,嘴里不由答道:“这是宫主谬奖,雕虫小技,难入高明法眼。”

水晶宫主星眸一转,笑声道:“雕虫小技?司马少侠口气未免大了点,我等离舟之际,不过是一提一纵,借劲使力,说老实话,你那手凌空虚渡,当今武林,会者虽不乏人,然而,一飞如许之远,恐无第二人堪可比拟。”

委实,在场数人,无不暗惊司马瑜的轻功,只有无忧和司马瑜心里有数。

言谈之间,那方舟业已不见,想是回转水晶宫去了。

无忧仙子向众人敛袄为礼,言道:“诸位前途珍重,无忧去也。”

语毕,转身而去,那消几个提纵,身影已没人树丛之中。

水晶宫主微喂叹道:“浪迹江湖数十年,徒负一身情愁孽债,能够出尘,倒是一件福事了。”

众人无不叹息,其中尤以司马瑜怅悯更甚。

天际金鸟已坠,海面一片淡蓝,倦鸟纷纷归巢,天已向晚了。

一行五人,踏着夜色而行。

默默无言,只闻蟋蟀步履之声。

夜凉如水,湿露沾衣,山区之内,又无酒肆旅店,五人只得强忍饥寒,埋首赶路。

山路虽然崎岖,五人倒也行走如飞。

约摸子正光景,山势渐陡,向西一处断崖之上,隐约露出一线灯光。

这线灯光,首被司马瑜看见,喜极叫道:“咦!那边有一线灯光,必有人家,我们不防前去歇息歇息。”

长后笑煞萧奇阻道:“荒山绝岭之中所居绝非常人,你我有重任在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