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27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来到厦门前,四周突然涌现一片火炬,火星劈卜,宛如火树银花,惜乎众人均无心观赏。

就在火炬涌现之际,从巨厦大门内闪出五人,一字排开。

他们是倪焕廷,韩南辉,韩西辉,韩北辉与倪春秀。

奇怪的是韩西辉与韩北辉已被薛夫人利剑断腕,而且在剑锋之上涂有苦菖,奇毒无比,但此时他两人却双腕整齐。不异常人,看来这阳春教主倪焕廷不但功力奇强,而医道也甚精通。

倪焕廷来到近前,桀桀笑道:“好小子,真有能耐,约期半年,你竟然半月之间重又返回,但不知请来了多少异人高手?”

司马瑜冷然笑道:“教主好大的口气,这白雪宫中,又不是什么铜墙铁壁,龙潭虎穴,需要多少高手,一句话,教主将薛夫人等一干友人释出,万事皆休,否则,我要让你这白雪宫中,血染殷红。

倪焕廷正色道:“释放你的友人,倒并不难,只要你依我一个条件,我那唯一传人韩东辉丧在你手,现在雪神降福你身,你若愿归我门下,成为阳春教传人,马上将你友送出云开大山,否则,连你五人在内,休想再出山门一步。”

沙克浚知道说话之人就是阳春教主,听其语气狂傲,一时不耐,就要发难。

司马瑜浪迹江湖以来,历经诡波湃云,胸中自有城府,但见沙克浚神色不耐,立以眼色制止,佯笑道:“只怕我司马瑜无此福份为贵教传人,条件暂且不谈,我要先看看我那些友人是否安然无恙?”

倪焕廷怪笑道:“本教主向来守信不渝,前次让你出宫,也不过是念你秉赋深厚,慾收你为本教人,不忍加害,其实,你纵然遍邀武林高手,也奈何本教主不得,你既然要看看你的友人,不妨就让你看一看,也好教你放心。”

倪焕廷语毕,用手一挥,室内灯火通明。

薛夫人,薛琪,冷如冰,靳春红,马惠芷,凌绢等六人静静地坐在屋内,神态安样好像已经受制。

倪焕廷道:“小子,看清楚了吧,你的友人在白雪宫中备受款待,连一根毫毛也未受损。

语毕,用手一挥,那灯光又自全熄。

水晶宫主凑前来探问,其中何人姓凌,司马瑜予以相告,正言谈间,忽听一声大吼,原来沙克浚业已发难。

沙克波一出手其余四人也各找对象。

沙克浚对倪焕廷。

长乐真人对韩南辉。

长眉笑煞对韩西辉。

水晶宫主凌嫱对韩北辉。

司马瑜却被倪春秀对上了。

于是,五个人作对儿厮杀。

对方五人,除韩氏三昆仲使用钩剑外,倪家父女都是徒手,这边五人,除司马瑜腰系长剑外,其余都是徒手,而司马瑜因倪春秀徒手进招,故不便拔剑相向,于是,形成两对相搏,三对空手对奇刃。

且不说其余四对,先说倪春秀一面进招,一面说道:“司马瑜,看你表面仪表堂堂,骨子里却是卑鄙下流,竟然让你把妹子春兰弄到手害得我们骨肉离散,今天你家姑娘断然放不过你。”

司马瑜听倪春秀血口喷人,不觉怒火高炽,喝道:“你不得胡说,我司马瑜伟伟丈夫,岂是那种见色即贪之辈,今如不叫你毙我掌下,你也不知我厉害。

语毕,双掌齐发,一拒来掌,一击rǔ泉大穴。

倪春秀见来掌厉害,忙收掌势,向外一闪,吃吃笑道:“我妹子春兰也真倒霉,碰上你这忘恩负义之徒,你说你不是见色即贪之徒,你想想你刚才那一掌拍向你家姑娘什么地方,你分明见色起意。”

司马瑜一听,不由满面羞红,因为武林之中,有一不变的视定,男女交手,男方不得对女方rǔ部及下部袭击,刚才,司马瑜因顺倪春秀来掌之势,未注意武林规矩,一掌向对方rǔ泉穴袭去。

司马瑜经倪春秀一喝,满面尴尬,猛喝一声,怒道:“贱婢!少说废话,纳命吧!”

呼!呼!呼!一连攻出三掌,一时掌影如山,气势磅礴。

那倪春秀也自了得,腾,挪,闪,躲,接连避过,反又攻出数招。

两人你来我往,不相上下。

那边……

沙克浚与倪焕廷,长乐真人与韩南辉等两对热均力敌,长眉笑然对韩西辉已感渐渐不支,不过,龙形八式的神奇招式,倒还可以抵挡一阵。

水晶宫主凌嫱,是五人之中唯一占尽先机的一人,招式奇异,身手俐落,韩北辉一支钩剑,竟然像被千丝万缕缚住,无从施展,时时险象环生,弄得韩北辉气喘吁吁!

倪焕廷与沙克浚交手已不下三十余招,不分胜负,各人均暗惊对方的功力,不敢大意。

白雪宫之前正展开一场空前未有的生死决斗,胜负关系至大,人影幢幢,掌影重重,剑光闪闪……

忽然,一声金铁折裂之声,韩北辉手中钩剑一裂两断,呛郎落在地上,也不知不水晶宫主用的什么手法。

韩北辉既失兵器,显已落败,水晶宫主岂能坐失良机,欺身上前,双掌微幌,已然将韩北辉一条右臂扣住,只听“卡擦”一响,一条臂膀竟让凌嫱活生生的连骨带肉给卸了下来,惨嚎一声,韩北辉竟自晕了过去。

此时,长眉笑煞萧奇正值遇险。

原来,韩西辉与长眉笑煞萧奇鏖战数十余招,虽一直掌握先机,可是,这老头儿似乎有点魔法,总能化险如夷,安然无事,于是,暗动心机。

其实,萧奇已然用尽全力在招架,韩西辉可是毕生所碰到的唯一劲敌,目前,萧奇只是恁着久历阵占的经验,和龙形八式的奇妙变化在那里虚挡一阵,以待良机,虽不能说一击而败对手,却也能稍获喘息。

突然,韩西辉当胸露出空隙。

这空隙,在时间,部位,以及萧奇的身形和步法上来说,都是一个绝佳机会,萧奇是个中老手,自不会轻易放过,龙形八式中一招“神龙献瑞”飞快发出。

萧奇身形一挫,双掌向上一托,一股强劲掌风向韩西辉当胸拍到。

韩西辉无论怎样闪躲,都得让掌风扫到,可是,这原是韩西辉设的局,他岂没有办法,只见他两脚生根,身子向后一仰,右手所执钩剑柱地,支持身体重量,形成一座拱桥。

长眉笑煞萧奇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呵呵笑道:“好小子,你竟敢在你爷爷面前耍把戏,看掌!”

发话之中,双掌一分,两足腾空,一招“飞跃龙门”,一击气门,一击命门。

韩西辉自幼练就护体神气,已暗运内力护住这两大穴门,看看来掌将到,身形向右一幌,那原来握住右手拄地的钩剑竟然到了左手,向萧奇肋下刺来。

萧奇人已凌空,变起仓促,暗道:“此番老命休矣!”

水晶宫主凌嫱正卸下韩北辉一条臂膀,一见萧奇遇险,焉敢怠慢,挥手之间,那条血肉模糊的胳臂已向韩西辉手中钧剑飞去,力挟万钧,速如闪电。

韩西辉正自庆幸狡计得售,北辉一声惨嚎已使其分心,这条臂膀恁空飞来,那里察得,只觉虎口一麻,钩剑震脱数丈开外。

这一击,可让萧奇捡回一条老命。

断臂挥出,凌嫱人也跟踪而至,娇叱一声,言道:“萧前辈退下稍息,待我来惩治这恶徒。”

萧奇这一招以为稳可得手,倾尽全力而出,此时,确已无力再战,心中暗愧,说了声“有劳宫主”,人已退了下来。

现在,只剩下四对。

司马瑜与倪春秀已然相拚五十余抬,难解难分。

倪春秀本已对司马瑜有意,不想一着之失,让姊姊春兰占了先手,此时,嘴上虽然犹自逞强,心中却不免留情,故招式均未用硬手,一面相搏,一面挑逗言道:“好小子!教你当阳春教传人有何不好,保你吃穿不尽,享不完的风流艳福。”

司马瑜一方面念在其妹春兰情份,一方面见对方手不厉,好似有意相让,所以,也不愿施出五行真气,今见对方语言下流,心中一怒,啐道:“呸!好个不知羞耻的贱婢,闲下你的脏口。”

语毕,掌势加紧,连攻数招。

那倪春秀好似不大在乎,仍然娇笑如故,把式愈来愈轻浮,有意戏弄。

司马瑜这才真的动了肝火,暗运内力,决心以五行真气速战速决,怒道:“你大爷无闲空陪你玩耍,接掌吧!”

语音未毕,一招“离火神掌”已然发出,一道红光在夜色中特别明亮。

倪春秀见司马冰面色凝重,语音严厉,这对一招不敢大意,两掌暗注功力,全力封架。

这一招“离火神掌,挟着无比热力,一触掌风,怕不烧得皮焦肉绽,可是倪春秀却正好相反。

原来阳春教之掌功另成一格,练气以阴寒为主,倪春秀并掌封架,至少用上了五成功力,两股掌力一接,只听“滋”的一声。红光顿减。

司马瑜犹自奇怪,忽觉一股寒风侵到,不禁大骇,连忙运“坎离真火”化解。

只听倪春秀娇声笑道:“我当是什么厉害掌法,不过是区区五行真气,告诉你,那薛夫人是用五行真气的老祖宗,她也拿姑娘没有办法,司马瑜,你可别思断义绝,惹起你姑娘杀机,你可是自找死路!”

司马瑜正自无计可施,忽然一丝熟悉的声音在耳际道:“瑜弟弟!用土。”

“这不是冷姊姊的声音么!”

司马瑜暗呼一声,一别半月,竟像别了十年,一旦听到那声音,心中好像非常满足。

那声音忽又响:“瑜弟弟!赶快用你的戊土真气,这是薛夫人的指示!”

“啊!”

司马瑜猛然想起,不由一声暗呼,她们六人在暗中看明处看得特别清楚,所以,由薛夫人指示机招,再让冷姊姊用密语传音之术传人自己耳里。

那声音第三次又在耳边响起,短促有力:“瑜弟弟!要快,连发两招!”

司马瑜精力突旺,身形一动,右掌已然将“戊土真气”发出,一团橘黄光亮随掌力问进。

倪春秀见司马瑜木立当场,以为他在权衡进退之计,想不到他会粹然出手,招式也好似与前把相同,因为略了光色有黄红之分。

当下一沉粉脸,怒声道:“想不到你竟是个不识抬举的蠢小子,好,你既然一心找死,姑娘我就成全你吧!”

语毕,双单一齐推出,加到了七成功力。

倪春秀在上一掌吃了甜头,所以仍然故技重施。

不想,两方掌力一接,倪春秀即觉出不妙,那司马瑜的掌力好像有无比吸力,竞将自己掌力吸去。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方才一掌“离火”,一个倪春秀的水寒之气,立被熄灭,这一招“戊土”,可专治她的水寒之气,这是薛夫人的经验。

倪春秀正自吃惊,司马瑜左掌一挥,但见黄光一闪,一招“戊土真气”又自发出。

一掌已使倪春秀难以消受,更何培再加一掌,顿时吸力大增,竟将倪春秀内力吸尽,站立不住,一个踉跄竟然冲进司马瑜怀里,一时满怀软至温香。

司马瑜不知内情,尚以为倪春秀插不知耻,这自投怀送抱,一时羞愤交集,双手用力一推,将倪春秀摔出数丈,砰然倒地。

司马瑜掣山腰中长剑,青光闪闪,大步向前,一剑向倪春秀咽喉刺去。

此时,忽听冷如冰声音在耳际响道:“瑜弟弟!制住即可,不要伤人。”

司马瑜个性倔强,常以意气而行,但对冷姊姊却唯命是从一听吩咐,即将剑尖轻点胸部几处大穴,算是饶了倪春秀一命。

水晶官主接战韩西辉,胜负立见,不消几个回合,先将韩酉辉手中钧剑拆裂,探手之中,又将韩西辉一条右臂连骨带肉卸下。

长乐真人以独臂与韩南辉周旋,已近百招,眼看水晶宫主连毁二人,心中凶念陡起蓄意死拼,一声暴喝,探手向韩南辉面部抓去。

那韩南辉适闻三弟一声惨叫,知道与四弟同样惨遭毒手,一时心胆俱裂,稍一分心即让长乐真人抓个正着。

只闻韩南辉一声修呼,面上顿时血肉狼籍,五官俱毁,痛死过去。

长乐真人一阵怪笑,声浪震耳慾聋。

阳春教主倪焕廷眼见爱女与三位得意门徒遭毒手,不觉气愤填膺,但眼前的沙克浚却是既狠且毒,锐不可当,不容分身。

沙克浚也是有生以来,首遇劲敌,百招已过,仍无胜机,自己已然下海口,故而全心迎敌,不敢掉以轻心。

长乐真人见沙克浚尚未得手,讥笑道:“沙克浚,你自诩为武林第一高手,为何百如尚未擒敌,要不要贫道代你只挡一阵?”

沙克浚见众人均已过关斩将,唯独自己尚是胜负难分,已甚焦急,长乐真人又来相讥,理会加羞愤,倾出全力,连攻十八招,逼得倪焕廷节节后退。

长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