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03章

作者:司马紫烟

虽然两个人叫出的名字不一样,喷内心吃惊的程度是相同的,尤其是司马瑜,更是咋舌瞪目,莫知其所以,万万想不到这乔汝幽灵.将自己解救出的人,居然会是自己亟慾除之而后决的混元笔方天华!

再一听苦孩叫他薛英粹,在惊诧中又有一点明白明白了他一身诡异功夫的由来,也明白了他何以在危难之中,独独会将薛演解救出险,那一定是为着她母亲薛冬心的关系,惟一令他不解的像薛冬心那样一个冰清玉洁的侠女,何以会与这等绝凶的恶促发生情爱的牵结!

苦核也似十分激动,厉声叫道:“薛英粹!你来得正好,我正想问问你,警娘跟你弟弟到底是怎么一会事?”

方天华冷冷一笑道:“大师兄!你已经出家了,还问这些世俗的事干什么?”

苦核睁目大叫道:“我就是为着全娘才出家,当然要问问清楚!当年我把苦娘让给你,你是如何向我提出保证的,想不到你反而将她让给了你那个宝贝弟弟,你今天不把事情解释明白,就别想活着离开!”

方天华略顿一顿,才冷冷地道:“女人心,海底针,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变心移情到那个鬼八怪身上的……”

苦核怒叫道“胡说!一定是你有对不起她的地方!”

方天华的脸色略变了一下,才冷冷地道:“要你管这么多用事干吗!答娘又不是你的什么人?”

苦核怒道:“她是我的师妹……而且我爱过她!”

方天华哈哈大笑道:“你别忘了她也是我的师妹,我也爱过她,她自己要变心,我有什么办法!”

苦核脸上幻过一阵疑惑问道:“我不相信她会放弃你而去爱那个独眼龙弟弟的,你们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方天华忽而涌起一片凶色道:“我们也许有过一点误会,那都与你不相干,再者我要对你声明一件事,我叫方天华,不叫薛英粹,也不是薛英粹的哥哥,凭我方某这等人物,怎么会有那么一个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弟弟……”

苦孩诧声道:“方天华!你是混元笔方天华?那个闻名于世的凶人?”

方天华哼了一声道:“我是凶人你是尸魔,大家都差不多!”

苦核摇头道:“我不是说好坏的问题,我只是奇怪你明明是薛英粹,怎么又会改名字叫方天华了!”

方无华怒声道:“我本来就是方天华,薛英粹三字是我今生的耻辱,幸好我已将这种耻辱洗雪了!”

苦孩异道:“你越说越令人糊涂了……”

方天华怒笑一声道:“没有什么可糊涂的,我应该是姓方,然而因情势所通才不得已姓薛!小的时候我不知情,直到有二天我弄清自己的身世时,也明白了我身上所负的血海深仇,所以我杀了薛家那个老鬼,为这件事使我失去了完娘,也便宜了薛英粹那混蛋,不过薛英粹也没事几年艳福,毕竟还是死在我手中……”

苦核大叫道:“原来是你害死薛英粹的……”

方无华厉声一笑道:“那算得了什么,他们父子两条命,也抿不了我们方家一门深仇,只可惜薛家已再无可杀之人了!”

苦孩呆呆地道:“你们究竟是怎么一会事,薛天仑与我家是世交,又是几十年的邻居,我从未听说过他与人结过仇,更没有听说过你们胜方的这家子人……”

方天华冷冷地道:“薛天仑的事岂会全告诉你们,尤其是他所做的伤天害理之事……”

苦核沉思片刻又道:“我实在难以相信……”

方天华冷笑道:“信不信由你,反正我姓方的犯不着骗你,你既与薛家近邻,可知道我是否薛家的人……”

苦核目光游移地道:“那我倒无法确定,你是由薛天仓从外面带回来的,那时你才一几多,回来的还有个哑奶妈……”

方无华阴沉沉地道:“他对他们如何解释的?”

苦核道:“他说你是他在外面所生的孩子,你母亲病死了,他只好带你回家来抚养,他的妻子妒性很重,我们并不怀疑他的话,而且他们夫妇对你十分钟爱,即使后来薛英粹出世了,他们也未改变对你的态度……”

方天华怒笑道:“他妻子喜欢找是因为她自己的儿子实在不像个人,薛天仑对我好是因为内咎,若不是后来吸奶娘告诉我一切,我几乎要一辈子蒙在鼓里,认贼作父呢!只可怜那奶娘,她忍受一切苦难,巴望着我长大,等待着我替父母雪仇,结果也遭了芽天仑的毒手……”

苦校摇头道:“不对!哑奶娘是病死的!”

方无华想哼道:“不错!她死于胃病,实际上是胃里被铁针穿破了孔呕血而死,铁针是藏在馒头里让她吃下去的,馒头是薛天仑硬塞在她肚子里的……”

苦核仍然摇头道:“不可能吧!薛天仑不像个恶毒的人,而且奶娘死时你才十一岁,刚刚投到我家门下……”

方无华冷漠的脸上突地泛起一片惨痛之色,痛苦地道:“一点也不错,那时我还小,可是薛天仑已经耽心日后她会将秘密混一答该失声急事以灭口,没想到奶娘临死之前也安排了一件地

方天华长叹道:“不错,骂了我一场就离开了我,发誓永不见我!”

苦校长叹道:“真是阴着。错!你为什么不gwegr之后,忍痛写了一封血书,说明了薛天仓一切毒辣的手段,然后用铜管拧起吞到腹中,临死时拉着我的手,一言不发,泪水直流,那时薛天仑也在身旁,她不敢表示什么,直到她死后,我才发现手掌中嵌着一小木片,上面刻着几个小字……”

苦孩急忙道:“是些什么事?”

方天华厉笑道:“十年后发我家!”

苦校一阵默然,司马瑜也听得如痴如呆,万万想不到这魔头会有如此一段离奇的身世,可是方天华并未说出他与薛家究竟有些什么仇恨,因之连忙问道:“后来怎么样?”

方天华瞟了他一眼继续道:“我当时也莫明其妙,不过我从小就机智过人,知道奶娘此举必有深意,就把这件事放在心中,半夜无人时才偷偷地思量着……”

苦核也点点头道:“不错!你不时候的确很聪明,也很沉默,一直到芙娘来了之后,你才活泼起来!”

方天华突然很顿煤地道:“别提苦娘了,不是她我何至于沦为凶人,又何至于落到今天这份情形!”

苦核脸色变了一变,半晌才道:“警娘虽是我的表妹,却比我小得多,有时我代替父亲督导你们用功,她总是磨着我外教她一点,所以她入门虽晚,进境却比你们都高,一直到她十七见那年,还是常坐在我的膝盖上听我讲解内功心法,咳……要不是为了成全你们,我又何至于弃家出走,想不到事情会有那么多变化的

方天华烦躁地道:“你要是不退避还好得多,芜娘嫁了你也不会嫁那个该杀的薛正粹了……”

苦孩睁目怒道:“我完全是一片爱人之心……八名与秋水粘么了?你十年之后果真掘开了奶娘的,红他与人结过价,更没有

方天华想了什在日方一个晚上,气冲冲地道:“薛天仑的事岂会全告诉你们,尤其是他我找到了那支铜管,也找到那六支生锈的铁钉,藉着月色我读完了那封血书,一时悲愤无度,竟将那封血书和泪吃了下去,这是我所做的最笨的一件事……”

苦核一怔道:“为什么?”

方天华很声道:“因为我再无其他的证据可以证明薛天仑的罪行,也无法使美姐相信我的行为是出之于复仇?”

苦核不解地道:“你可以好好对她解释呀!”

方天华苦笑道:“没有用!那时薛英粹也爱着安娘,你走了,你父亲死了,薛天仑是我们推一的长辈,我走去找他算帐时,他正好在替自己的儿子求婚!”

苦孩一怔道:“这怎么可能呢?薛无仑应该知道你们很好,再说他那宝贝儿子怎么能配得上苦娘呢?”

方天华怒声道:“人不会不良私的,薛英粹再笨再鬼,总是他亲生的骨肉,他自然要为自己打算了!”

苦核默然片刻道:“姜娘也不会答应的!”

方天华轻轻一叹道:“答娘一定是拒绝了,我进去时他正在苦苦相求,而且我听见芙娘说:‘英粹也是您的孩子,我嫁给他不也是您的媳妇?您知道我们已经……”’

苦核脸色一动道:“你们已经怎么样了?”

方天华却故意避开话锋道:“我在急怒中听见‘英粹也是您的孩子’这句话,一时激动情绪,又犯下一件错误!”

苦核也忘了自己的问题,急忙道:“你又做了什么?”

方大华目射厉光道:“我做了应该做的事,把三支生锈的铁针刺进了那老贼的心房,又一掌劈碎他的头颅!”

苦孩失声道:“警娘就是这样误会了你的!”

方天华长叹道:“不错,芜娘认为是为了她的缘故而杀父,痛写了我一场就离开了我,发誓永不见我!”

苦校长叹道:“真是阴着阳错!你为什么不当着芙始的面先把事情说明了再动手呢!全娘是爱你的,纵然没有证据她也会相信你的,而且在薛天仑的口中也可以得到一些线索呀……”

方天华苦笑道:“我一见到那老贼的面,仇恨的火在心中燃烧,什么都顾不得了,那里还想到那么多呢?”

苦孩默然片刻才道:“那以后你又见过芙报了吗?”

方天华也沉思片刻才道:“我杀死薛天仓后,又去杀了他的妻子,可就是找不到薛英粹,答娘也不见了,我饱受刺激后,心情大变,浪遗迹江湖,做了许多坏事,也杀了许多人,于是凶人之名不胜而走,直到有一次为了争夺上清秘设,在泰山文人峰头,被天山空空神尼与铁剑先生展翼联手打下深谷……”

苦核不屑地道:“你真泄气,凭着我们长孙家的技艺,怎么会敌不过那两个家伙……”

司马瑜听他的话气侵犯心中两个极为尊敬的前辈,不禁有点生气,正想开口辩解,方天华却抢着道:“不是那么会事,是我自己不想活了,故意失手的!”

苦核惊道:“那又是为什么?”

方天华叹道:“因为我又遇到了美娘,她已经下嫁薛英粹了,两人隐居在太湖之畔,还有了一个孩子,我找到那儿,去娘一见面就跟我动手,她的功夫高得出奇,十几个照面就把我赶跑了,幸好她还念些旧情,没想杀死我!”

苦孩兴奋地道:“妙哇!她得到我的特别传授,自然是天下无敌,你跟薛英粹都要差上一天截呢!”

方天华冷冷一笑道:“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们的功夫虽然是你启的蒙,可是以我们另外的遇会,不知要比你高出多少,我虽然打不过去娘,还不见得怕你!”

苦核脸色一变,方天华却摇手道:“武功的问题留着等一下再解决,你还要不要听下面的事?”

苦核免强压抑不怒气道:‘称快说!”

方大华笑了一下,又长叹道:“正因为全娘对我的误会,使我感到万念俱发,所以才想借人家的手杀死自己,因为我发现不仅苦娘的武功高出我很多,连那个呆子薛正粹也非昔日可比5”

苦核忍不住又插口道:“他那人虽然笨一点,可是心无二用,学起武功来,反而容易精深!”

方天华冷笑一声道:“那倒不见得,他进境再高,还是逃不过我的手,永远地断了薛家的根!”

苦孩又是一动,方天华却不等地开口就接下去道:“我在文人峰头栽下去。却没有死,半峰间有课构将我拦了一下,使我及时挽救了自己的生命,于是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养好了伤,也利用那段时间将夺得的半部上清秘友加以研习,三年后重临太湖,刚好遇见薛正粹单身一人在湖上泛义、于是我赶上去,向他说出两家的深仇,趁他愕然失神的时间,将另外三支铁钉插进了他的心口,再将他抛尸湖中,当我大快思?儿,回到岸上,警娘已抱着她的女儿起来了,一言不发又找我护公我来不及解释,逼得只好动手自卫!”

方天华摇头道:“很难说?我们打得正激烈的时间,那个小女孩儿哭了起来,她自动地停了手,回云安慰她的女儿,找不想跟她为敌,只好然地走了!”

苦孩吁一口气道:“她始终还对你留下一点情分!”

方天华突地变色长笑道:“谁知道呢!她现在已经改了姓名;薛冬心从这三个字看来、她已经把在大永远地开闭在生命之外了,年华已逝,往事不堪重提,大家都老了,年青时博梦也该忘了!”

苦校一声长叹道:“你始终没有问她表白过你自己吗?”

方天华凄然摇头道:“没有!从薛正粹死后,她连面都不容我见了,虽然她不想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