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31章

作者:司马紫烟

碧空如洗,蓝天无云。

垂帘瀑布溅起的水珠,跳跃于金色的阳光下,像珍玉般闪烁着眩人的光芒。

碧云山庄静立于断崖之上,益发显得巍峨不可樊及,并神秘难测。

这时,恰是己正,离相约的时光尚有一个时辰,司马瑜一行十四人,已飞快地自远远山麓下奔来。

来至瀑布,前已无路,众人纷纷停足。

方天华手搭凉蓬,向上一看,爽然笑道:“难怪李冰红托大自豪,原来这碧云山庄有如此气派!今天有机登堂入室,倒使方某大开眼界。”

长孙无明笑答道:“你这凶人,真是雅兴不浅,告诉你,这碧云山庄宛如极乐世界,去得回不得的。”

这原是一句笑话,可是听在方天华耳里,好似起了很大的作用,当时满面凝霜,目光炯炯,正色言道:“苦核!长江后浪推前浪,咱们这一代早该下世了,当今武林已是青年人的天下,倘能解得此劫,方某倒愿以死相易。”

方天华这几句话,说得豪气干云,群豪为之动容,其中尤以司马瑜与薛琪,感触最深。

公孙述似犹未信,细眯双眼,漫声道:“方老儿居然老来归正了,真是难得,你该不是信口戏言吧!”

方天华凝目以注,半晌方轻哼一声,道:“方某倒是确具诚心,只怕那李冰红无此能耐。”

萧奇接口道:“碧云山庄仅只有李氏兄妹二人,再就是一些年少童子,今天我等十四人,虽非一时武林中之上选,却也并不太弱,届时我等如能相互守望呼应,扭转局势,并非不能,必要时,我等也不必避讳,尽可联手围攻,只求制胜,不问手段,更不计较毁誉。”

方天华谓然一叹,道:“想不到我们几个纵横江湖数十年,今天面对一个rǔ臭未干的女娃,竟而束手无策,甚至心动死念,唉!

这真是几月不饶人,时不于我也。”

另一边司马瑜与冷冰冰也在喂喂细语。

司马瑜遥望矗立云空的碧云山庄,神色黯然地道:“冷姐姐!

你我涉及江湖,不过三年,不想遇到这样多的风波,而且我俩血仇未报,今天碧云山庄之行,又是一个生死存亡不知的局面,唉!

但愿……”

冷如冰不待司马瑜语毕,快口接道:“瑜弟弟!以前你是一个无所畏惧的人,最近我看你总是消沉颓废,畏首畏尾,碧云山庄之事,你泌放在心上,那是我与春红妹事,我二人自会相机用事,只望你……”

说到此处,冷如冰目中泪光闪闪,泫然慾涕,语声顿时留住,司马瑜急问道:“冷姐姐!你快往下说,”

冷如冰略遏抽噎,咽声道:“只望你临事不要逞强,纵使李冰红心狠手辣,把要我与春红妹妹立毙当场,你也不得挺身相护,只管袖手旁观。”

司马瑜闻言神情焦惶,急切道:“我怎么能袖手一旁呢?那岂不被天下人讥笑于我,我怎么也做不到,冷姐姐!我已下降决心,生不同眠,但愿死能同穴。”

冷如冰正住抽噎,妙目圆睁,凛然作色道:“瑜弟弟!你错了,你我亲仇未报,死后有何面目见九泉以下之父母,为姐命运不济,劫难当前,只得拚死以赴,你又何苦白白无辜送死,瑜弟弟!

你如不听我的话,纵现在开始,我俩划地为界,不由使司马瑜一怔,当即眼角噙泪,道:“姐姐之命,我记下了。”

冷如冰破涕为笑,道:“唉!这才不负“寒云下院”你我相好一场,此后也许各居一方,甚或幽冥异途,不只要你紧紧记住“身无彩凤双飞翅,心有灵犀一点通”这两句话,你就不致终日烦恼了。”

司马瑜听后又不禁悲从中来,泪悬慾滴。

冷如冰展颜一笑,道:“瑜弟弟!我喜欢的是鲜蹦活跳豪气凌霄的你,而不是戚容满面暮气沉沉的你,瑜弟弟!坚强起来,不要让为姐的为你担一份心事。”

司马瑜精神为之一振,脸上忧色顿消,正色道:“一挫不起,岂不辜负我昂藏七尺之躯,冷姐姐!你尽管放心,你瑜弟弟不是一个轻不起打击,受不得挫折的人,我一定要在武林中立一番丰功伟业。”

冷如冰浓郁地笑了,这一次的笑是发自内以后,是真正欢愉的笑。

方天华不知何时来到身后,此时,挥手在司马瑜肩头轻轻一拍,笑道:“小子,今天才听你讲了一句像样的话,你放心,今天进得碧云山庄后,一切由我抵挡,没你们小辈的事。”

冷如冰此时的心情极为复杂,今见方天华自搅出头,心中极为感动,冲口接道:“李冰红是指着如冰与春红妹妹而来,何劳方老前辈出面代理,稍时进得庄去,自应由我与春红妹妹二人料理。

靳春红似是毫不承情,冷然道:“春红虽无力击败李冰红,但赴死之心已使我无所忌惮不需方老前辈费神。”

方天华凝视二人片刻,骤然长笑一声,道:“看起来,这后一辈的比起我们老家伙的好强得多了。”说至此处,语气一变,面色一沉,继道:“可是二位姑娘必须明白,事态演变至此,已关系到武林中之祸福,方某岂能坐视,再说……”语音略顿,用目一扫众人,半晌,方道:“恕方某说句狂话,在各位面前,方某武技虽不敢自诩独占鳖头,但机智阅历却能比各位先手一着,不是方某托大,少时进得碧云山庄,请各位看我眼色行事。”

尸魔长孙光明笑道:“老朽我对付死人倒能耐得团团转,对付活人真没有门道,你这点鬼灵精,虽让我吃尽了苦头,我可以确实服了你,没话说,听你的。”

公孙述与李一定也同声道:“我们当然也是唯一命是听。”

萧奇正色道:“方兄机智过人,在场之人不容否认,我们大家都能信得过你,你尽管发号施令好了。”

方天华微一颔首,抚须而思,沉吟半晌,方道:“方某浪迹江湖半生,无所畏惧,但这碧云山庄却令我有些胆寒,只因这内中蹊跷太多,既然摸不透对方的底细,就很难策订对方法,临场应变,稍一迟缓,即落后手,少时务望各位戳力同心。”

众人一致点头称是。

各自盘腿运息,一时无话。

时近正午……。

突然,“膨帘”之声的垂帘瀑布,一时静止了。

众人抬头睁目一看,不禁骇然。

在瀑布下的青石上,十二个青衫童子岸然而立。

再看那瀑布,竟在半空中停住,而且水珠翻腾,像是有一股巨大力量,要将那急湍的瀑布逼将回去。

但是,那瀑布之下并无其他人影,青衫童子一个个萧容垂手,毫无运功之迹象。

那条登山的石阶小山道,完全展露出来,光滑的青石,被正午的炎阳一照,闪闪发亮。

方大华举手示意众人静立待变。

那十二个童子竟也奇怪,虽然面前一大群来人,不过相距盈丈,却似浑然不觉。

良久,一道响箭自碧云山庄射出,挟着啸呼之声,划空而过。

这见那十二个青衫童子,抬臂翻手,自怀中各取报时小锣,一面,齐敲三响,声音轻脆灌耳。锣声甫歇,青衫童子飞身而退。

同时,蓝光一闪,从半空中翻腾的瀑布之内,穿出一个人来。

“此人隐身何处?”

众人无不一怔。

此人一袭蓝衫,面覆黑纱,司马瑜已知是谁,正待呼叫,此人业已发话道:“在下李项空恭迎众侠驾光临敝庄,就请登山。”

说完,微一闪身,挥臂礼让。

方天华极轻微地道:“各位先行,方某断后。”

众人相顾一视,一个个纷纷向那登山石阶纵去。

方天华见众人业已上得石阶,这才微拧身形,提气一纵。

方天华刚一离地,忽觉眼前白光一闪。

方天华昔年被列为四大凶人之一,何等刁钻狡黠,早有防备。

原来那闪闪白光,竟是一条极细小的水线,其势急速,直对方天华咽喉而来。

方天华心知有人暗中以内力将水势逼成一条细线,以测自己功力,此时身在半空,又无法腾身闪躲,一旦被水线射中,虽不致受损,可是被这水线一挡,稍阻去势,就无法落在山道上,虽免出丑当场。

时机稍纵即逝,不容犹豫,方天华一吸内气,将头一带,张口将水线接住,飘身轻落山道。”

那股水线极其细微,不易发觉,众人均浑然不觉。

方天华落势未稳,半空中一闪绿光,一个身穿翠色裙袄的女子自停顿半空的瀑布中一穿而下。

那停留多时的瀑布,此时哗然一声,泻将下来。

那女子便是俏艳刹女李冰红,一落地面,轻笑一声,道:“这位前辈,尚未入庄,即露了一下”长鲸吸浪”,实在令人佩服!”

众人不知就里,一个个望着方天华发愣。

只见方天华并不答话,将头一阵乱幌!

方天华连连幌头之际,众人已然看出端倪,原来方天华口吐一道极细的水线,直向那山壁喷去。

方天华吐水已毕,那山壁上顿时出现了几个深的约寸许的大字,那字是:“开山跋涉,前来拜谒,蒙赐山泉,原物奉壁。”

这一来,在场之人连同李氏兄妹在内,无不一惊,这种吐水入石的功夫,如非将内力聚集在极其细微的一小点上,断难奏效,看来,方天华的功力也精进了不少。

李冰红又道:“前辈这手“吐柔穿坚”,更见功力,前辈不必在这山径上炫功,请入庄吧!”

李冰红面覆重纱,虽不见其面上神情,但其语音略颤,对方天华的惊人功力,必已吃惊。

青衫童子前引,方天华等十四人居中,李氏兄妹殿后,一行进得碧云山庄,来至迎宝堂。

迎宝堂上已然摆好两张圆掉,壹张条掉国掉,上各置七付杯盘碗筷,条掉上则只放了两付。

李项空将众人让至迎宝堂内,道:“各位均为当今武林中一时之精英,今日联袂来到敝庄,陡使蓬壁生辉,备得有水酒一杯,聊为洗尘,尚祈各位勿以简慢为怪。”

萧奇闻酒动容,笑道:“老朽已是酒瘾大发,快些取来,饮个大醉方休。”

方天华也笑道:“方某适才在山下,被这位姑娘灌了一肚子山泉,尚未吐得干净,此时,纵有玉液琼浆,恐也无福消受。”

李项空知其调侃之意,引颈一阵哈哈,道:“取笑,取笑!快些‘入座”

李氏兄妹据条桌而席,方天华,萧奇,司马瑜及四位姑娘团据一桌,其余七人围据一桌。

人座已定,青衫童子即端上酒菜一时菜香四溢,美酒盈樽。

酒过三巡,李冰红执杯起身道:“不知那二位是俏艳二罗刹?”

冷如冰、靳春红二人当即举杯在手,起身齐道:“是我们两人,不知因何动问?”

冷、靳二人明知李冰红用意,却故作不解,李冰红听后,轻哼一声,道:“真是一俏一艳,名不虚传,来!奉敬一杯。”

语毕,将杯中酒一干而尽。

冷,靳二人也不答话,也仰脖将杯中酒喝干。

冷,靳二人正待坐下,李冰红又道:“且慢!还有一杯。”

“杯”字尚未离chún,已然双手各执一壶,道:“待冰红亲自酌酒”

语音未落,两手酒壶各往下一压,两股酒泉顿从壶嘴中喷出,像离弦之箭,急速地射向冷靳二人。

冷如冰与靳春红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一见李冰红举壶喷酒。

知其意在炫耀自己功力,自也不甘示弱,两人同时以掌平托酒杯,分向那两股酒泉迎去。

冷,靳二人因听闻李冰红功力惊,已在掌上八分内力,自忖尚能接得住这两股酒泉。

谁知酒甫沾杯,两人执杯手臂往下一沉。

这一惊非同小可,眼看手背将及桌面,忽然,方天华与著一幌,状至轻柔难察,但著至劲生,一股强劲之力已然透至冷,靳二人手背之下。

经这一托,二人执杯之手又恢复了原状。

瞬间,杯中注酒已满。

方天华向二人杯中垂首略于注视,张口大笑道:“二位姑娘,你们被李姑娘戏耍了,杯中空空如也,那里有一滴酒!”

冷,靳二人闻亩低头一看,方才接满慾溢的酒杯,此时却是滴点不存,心中大惊!

那李冰红心中更惊。

原来那杯中之酒,被方天华垂首凝注之际,一吸而尽。

李冰红鼻孔里冷哼一声,凛声道:“前辈此等手法,宛如身立云空,吸取沧海之水,令人钦敬,是否可以请教前辈高姓大名?”

方天华心忖不明对方底细,不敢贸然作答,心念一转,答道:“武林之中,老朽名不见经传,不问也罢!”

李冰红道:“前辈人庄前后,业已三次炫功示威,当有所传,又何必太廉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