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32章

作者:司马紫烟

方天华道:“完全是一派胡言,内中破绽甚多,骗得了司马瑜那小子,却骗不了我这老狐狸,而且,万漏阁与浮云派似乎也联上了手。”

长孙无明惊道:“难道他们故意布此诡局,引我们自投罗网,将我们一网打尽?”

方天华道:“事情倒没有那样严重,这内中情节甚是复杂,猜不透,也解不开,不知牵涉了多少思恩怨怨哩!”

一时,两人默然。

俄颂,方天华又道:“尸魔,你就近告诉李一定,让他把看家本领使出来。”

长声无明轻声地将方天华的嘱咐,转告了身边的信口开河李一定。”

李一定知道方天华的用意,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当即向李氏兄妹道:“老头儿李一定,与庄主是本家,今天冒冒失失地闯进庄来,叨扰一顿佳肴美酒,实在过意不去,老头儿昔年也曾到过大江南北,黄河两岸,亲眼目睹一件罕世珍闻,愿意奉敬二位,不知愿闻与否?”

李一定离座走至席间,神情逼真地道:“各位可曾听过剑仙之说?”

李项空笑道:“那不过是江湖传闻,蔬那有这种人?”。

李一定本正经地道:“有,我亲眼看见,绝不会假。”

李一定语气稍顿,见无人插口,又道:“咱们武林中人,练来练去,不过是外练身,手,眼,内练精,气,神,任你武功如何高强,总无法突破人类的极限,但剑仙就不同了,功夫到家的,可以吐剑隔山取人首级,挥掌伤人于千里之外。”

李项空连声笑道:“玄了!玄了!”

李一定面色肃穆,作古正经地道:“老头儿无半句诳语,你且仔细听着,那是十年前的一个晚上,我一心赶路,错过了宿头,只得找了一座破败古庙,暂时住得一宵,不想那晚,就发生了一件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事!”

全场之人,似乎都为李一定凝重的语气所吸引,一时鸦雀无声,全神以注,李一定干咳两声,清清嗓门,继续道:“睡到半梦,听见说话的声音,我在暗处藉着月光一看,原来庙堂内坐着两个童彦鹤发的老头子,只听一个说道:“自从那次峨嵋山一别,到现在已经有一千年了,想必你的吐纳之术又进步了不少,咱们今天要比比高下了吧!”

李冰红似也被李一定的故事吸引,咋舌道:“人那里能活得那么久?”

李一定双手连摇,正色道:“不要打岔,听我说下去,当时另一个老头听后也说道:“当然要比,上次被你一剑削去满头的头发,此仇焉能不报。”,说完,两人就起身走到店外的广场上席地而坐……”

李项空道问:“两人如何比法?”

“李一定不置答,继道:“两人坐定以后,运气片刻,同声说了一个“请”字,啸声陡起,两道剑光如闪电般自二人口中吐出,只听那剑光嘶……

李一定口中连嘶,手中带比,脚下连走。

方天华眼看时机业已成熟,向身边的马惠芷一递眼色。

马惠芷早将怀中法宝扣好,此时一挥玉臂,一缕寒光笔直射出,嘶声震耳。

李氏兄妹被李一定的言词神情所吸,一时未察,及至那道寒光来到眼前,已是闪避不及。

寒光飞快地绕着李氏兄妹的颈脖一转,顿闻两响裂帛之声,随之寒光顿杏。

李氏兄妹面覆黑纱被割堕地,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二人面纱一落,就露出了本来面目,众人一看,莫不面面相觑。

其中,尤以司马瑜惊异更甚,险些呼叫出声。

李冰红不但不丑,反而俏艳无比,黛眉杏眼,瑶鼻樱chún,席前佳丽与之一比无,不觉黯然失色。

李项空更不用说了,英姿挺拔,犹如玉树临风,子都在世,但最使人惊异的,原来他就是在“念红后”与司马瑜等人见面的姜子湘。

李氏兄妹先已被李一定的信口开河在脑际中存留了剑仙的印象,此时,又被马惠芷发出的飞剑割断了覆面黑纱,受惊不小,一时,木立当场,说不出话来。

李一定哈哈笑道:“剑仙之说,并非无稽,二位现在亲眼目睹,该不会怀疑了吧!我们这位剑仙姑娘网开一面,只用飞剑割裂面纱,揭穿你们的假面具,若要存心取你们首级,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李氏兄妹惊疑不定,目注马惠芷默然无语。

方天华恐怕李氏兄妹因骗局被揭恼怒,而骤然出手,乃以目示意,众人纷纷起立,环伺李氏兄妹而立。

司马瑜冷笑道:“江湖上的诡波序云,的确使人难以识透,以李兄貌相谈吐,绝难看出是一个设局使诈的骗子,“念红”居那场戏演得精彩叫绝,竟然连说话的声音都改变了,只是碧云山庄为何要如此做,使在下深为不解。”

李项空神色自若,又隐约显露一丝愧色,略显不安地答道:“少侠所责,项空不愿解释,因各有立场,也不慾获得谅解,不过,冷如冰与靳春红二人必然改名易姓,否则,各位休想走出碧云山庄半步”

李项空语气之中并无狂妄之态,众人不由不信,纷纷将眼光投向冷,靳二人一瞥。”

冷如冰怨气已然积压多时,此时,不禁一古脑发将出来,怒声道:“哼!你也太小看了姓冷的,舍命犹可,夺志万难,你不要口口声声出语威胁众人,你们找的既是我和靳春红两人,我们不妨一个对一个,冷如冰自知不是敌手,但却感觉虽死犹荣,武林中只要公道尚存,自有人来为我复仇。”

李冰红冷笑连声,道:“冷如冰!你不要说得这样容易,碧云山庄一语既出,势难收回,改名换姓,从此相安,否则,血洗武林,势所必然,今天只是开始。”

李一定哈哈一阵大笑,道:“姑娘说话好大口气,告诉你,你要是再夸口狂言,惹怒了剑仙姑娘,飞剑一出,你的脑袋就得搬家。”

李冰红脸色不由一凛,冷然道:“冰红奉命行事,只知遵命,不计安危,再说,这飞剑一事,我却不信,你不要虚声恫哧。”

方天华惊问道:“奉命行事!原来还有人在幕后指使,老朽深为惋惜,以姑娘人品,功力,竟会受人骗使而为非作歹。”

李冰红双目逼视方天华。呼声道:“你休要妄想挑拨,冰红从不服人,岂是被人播弄躯使之辈,说出此人恐怕要吓破你的胆。”

李项空恐其失言,忙阻道“红妹!不要说了。”

方天华姣黠地霎霎眼睛,道:“听姑娘口气,此人大有来头,不过,这种藏头缩尾见不得人的鼠辈,方某还不屑一顾。”

方天华原想以不屑的口吻激李冰红说出幕后人来,以了解内情,谁知李冰红警觉甚高,怒目一瞪,转头又向马惠芷面前走去。

李冰红缓缓步去,两眼凝注,轻声道:“适才姑娘展露妙手,令冰红心惊神异,尤开眼界,只因变起仓猝,无暇细顾,可否再展一招示教?”

马惠芷少于江湖走动,阅浅历薄,一时张慌失措,茫然不知所对。

就在这一瞬间,被李冰红看出了破绽。

李冰红突然暴退,探手入抽、取出一根金色细绳,挥臂一抖,宛如一尾灵蛇。

众人不知李冰红用意何在,纷纷暗中戒备。

李冰红连抖金绳,绥绥向马惠芷逼进,道:“姑娘飞剑如神,我这飞绳也能隔山取人首级,方才领受姑娘一剑,这一绳算是投桃报李。”

语毕,手中金绳疾抖,顿时化作无数金圈,只听一声娇叱,那金圈连连闪出,向马惠芷头上套去。

马惠芷那敢怠慢,玉臂一挥,寒光顿起。

一道寒光,一个金光,相互一绞,顿失踪迹。

众人一看,李冰红手中只有一段绳头,其余部分断成数截,弃置地上。

李冰红似应感觉难堪,但她却连声娇笑,半晌方道:“哈哈!

我想这世上真有飞剑,却原来也是暗中下手的袖箭之物。”

说到此处,步至马惠芷面前,伸手一摆,厉声道:“拿来!”

马惠芷虽然阅历不够,但个性也甚强,当也厉声道:“凭什么给你?”

李冰红也不示弱,道:“凭什么?你毁我一巾一绳,我也要毁掉你那样物件。”

马惠芷一摇头,道:“不给!”

“给”字尚未出口,李冰红身欺掌出,幌眼之间,马惠芷右腕已被扣住。

此时,马惠芷额上滚汗如珠,似是遭受无限痛苦。

马卓然见爱女受制,不由一阵激怒,暴喝一声,疾纵向前解救。

马卓然顺着落势,飞快地发出一掌。向李冰细腰际拍去。

就在发掌之时,只见李冰红左单一翻,马卓然竟连连十余步。

同时,李冰红也闪身而退。

原来马惠芷那块小圆钢片,已然到了李冰红手中。

李冰红细看以后,不由哑然失笑道:“你这小玩艺,想必骗不了少人,可想不到今天被我识破了吧!”

语毕,两指捏着那小国钢片,略一搓揉,用口一吹,竟已化成灰烬,随风而去。

这钢片系用母渗和青铜治炼而成,坚韧无比,想不到李冰红素手一捏,竟然化为粉烬。

众人无不骇异李冰红惊人的功力。

司马瑜此是异常冷静,心知这内中情由极为复杂,不是单凭武功高低可以解得了的,同时也明了对方所言“血洗武林”的话,不过是为了加重冷,靳二人的压力而已,倒不会当真如此,只是冷如冰和靳春红两人,很可能牵涉了许多恩恩怨怨,她们自己不知道罢了!

思念及此,启口发话道:“姑娘,我可知道这幕后主持人。”

李冰红似是一怔,道:“你说,是谁?”

司马瑜星眸连转,轻笑道:“漏转东华,万里无云。”

李项空快口接道:“你是说我师父?他老人家与这事无干,只是不插手过问罢了!

司马瑜道:“你师父!那你是姜子湘,李项空的名字是假的?”

姜子湘此时也无法狡赖,面觑地道:“不错,李项空那名字是假的,情非得已,尚请少侠不怪!”

司马瑜朗声笑道:“好一个赚人眼泪的凄情故事。被你们编得天衣无缝,子湘兄,你说令师不曾参与其事,那他为什么在念红居时,也助你们圆谎呢?想华老前辈已然享誉武林多年,此时,他竟也不计毁誉了。”

姜子湘闻言感慨系之,谓叹道:“此事内情极为难说,反正是非自有公论,日后当有水落石出之时,冷姑娘和斯姑娘,既是执意不肯改名易姓,也不便强人所难,只要她二人留在庄中,各位可自行离去,在下可与二位姑娘了断,与各位无涉。”

东海三魔入得庄内,一直未发一言,现在,听姜子湘说要留人,勒春红是东海门中女弟子,那里忍受得了。

天魔齐濑清暴跳如雷,吼声道:“好大的口气,凭什么强要留人,咱们既然敢来赴约,就没打算再出庄去,你们不要自恃武功过人,拼斗起来,也少不得是玉石俱焚,两败俱伤。”

姜子湘仍然和气地道:“尊驾不必动此肝火,请听我细说这碧云山庄的主人,并不是我二人,实不相瞒,请冷姑娘与靳姑娘改名易姓的事,也是这里主人的意思,如二位姑娘执意不肯,主人也曾交待,只要她们二人留庄三年,这事就算解决,三年后再放她二人离庄,而且保证不损伤她们一根汗毛。”

司马瑜相机说道:“子湘兄!这椿事内中必有隐情,庄主目的就是要扣留冷靳二位姑娘,所以才利用武林中人不轻易改名换号的弱点来作藉口,至于口口声声说要血洗武林,那不过是逞威助势,子湘兄!可否请主人出来一见。”

姜子湘面有难色,摇头答道:“不行!”

司马瑜道:“难道子湘兄愿意为此而结怨武林么?”

姜子湖委婉地道:“除在这碧云山庄以外,子姜无论在何地与各位相遇,一定尊各位为前辈,或视为至友。”

司马瑜强笑道:“子湘兄倒是一个圆滑之人,看来她们二人今天是留定了。”

李冰红接口道:“留定了,三年后的今天,你可以到庄里来接人。”

司马瑜平衡地道:“冷姑娘与靳姑娘想必有得罪此庄主人之处,慢说留人,就是其罪该杀该刮,只要主人出来说个明白,不但我等心平气和,就是冷姑娘与斯姑娘二人也是心甘情愿,”

李冰红坚决地道:“不行!三年后你们自然知道,我相信此间主人不会无故行此强求。”

司马瑜仍然面带微笑,试探地道:“二位姑娘可能不地轻易答应,就算她二人答应,我们一行恐也不会答应,如果演变至如此态势,贵庄主人想有指示,不知如何处理法?”

李冰红冷然答道:“非常简单,运用武力留下冷靳二人,尔等如慾反抗,格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