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07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司马瑜与马惠芷对望一眼,无需经过语言,即明白了互相的心意,不约而同地将手一松,两头老獭恢复了自由之后,连忙又跳回池穴,与小獭拥挤在一围,伸出粉红的舌头互相敌着,情状十分亲热!

司马瑜看了片刻,才轻轻一叹道:“惠姑!我们回去吧!大概别的地方也不容易再找到玉獭了!”

马惠芷点点头,连那些玉瓶玉刀都懒得收拾了,深情万般地注视着司马瑜道:“大哥……”

司马瑜握住她的手柔声道:“你别说了,我都知道,好在世上的丑人并不仅仅是我们两人,人家能活下去,我们也没有活不下去的理由!”

马惠芷柔顺地偎依在他的肩下,一人就这样循着来路慢慢地走去,眼前的奇景,在他们目中看来更觉得美好了,才走出十几步,身后忽然有一个清脆的声音道:“二位远道而来,怎不多盘醒一阵就走了!”

二人悚然回顾,却见身后十余丈处,亭亭玉立,站着一位玉人,身披素色丝衣,风神如仙。

司马瑜微愕了一下,才抱拳揖道:“仙子可是此间居停主人!”

那女子肥盈含笑道:“仙子的称呼不敢当,我不过是世居此地而已!”

马惠芷也笑着道:“如此胜境,正合姐姐等玉人居停,便仙子二字,也不足传其神,借问姐姐芳名……”

那女儿含笑道:“不敢当!小妹凌娟,二位是……”

司马瑜等通过姓名,凌娟又笑道:“此处只有小妹一人独居,实在冷静得很,难得佳客远临,蜗居离此不远,二位何不到小妹居处小聚一番!”

司马瑜一怔道:“凌小姐一人独居,那么这冰林之中的花草都是凌小姐一人布置的?”

凌娟含笑道:“小妹独居无聊,所以才藉此排遣时光,不过假的总无法胜真,倒叫司马公子见笑了!”

司马瑜听得脸上一红,知道自己不久以前所说的那番话,果然被她听见了,只得呐响地道:“那是在下见闻敝陋,出言无状!得罪小姐良久……”

凌娟笑道:“公子太客气,小妹在二位到达之际,已经知道了,一直不敢现身相见之故,就是不知二位心地如何,所以才遣所豢雪熊故意相迎二位前来,适才见到二位行事居心,深为仰慕

司马瑜更不是味道了,倒是马惠芷有点惊奇地道:“如此说来,我们一切行动,早就在凌小姐的监视中了!”

凌娟略有赧色道:“二们在冰原上驰骋之际,小妹只知道二位是在找东西,却一直不知二位找什么,及至二位人此玄冰俗后,小妹得拜识尊颜,才知二位的目的,那玉獭在冰原上只剩下了一对,小妹深如此等异兽已形将绝种,才将之移居到谷内,令人繁殖,司马瑜守义不取玄冰朱莲。

小妹心中对二位已极为钦佩,是以二位在捕捉玉獭后,小妹并未加以阻止,谁知二位仁心侠怀,推及禽兽,更令小妹钦佩得五体投地……”

司马瑜觉得凌娟的玉骨冰肌,与自己等二人相映之下,尤为超尘出色,但不知怎地,心中竟全无愧作之念,淡淡一笑道:“惠姑的容颜原有一瓶玉獭髓可以改变,却为了在下而白白糟蹋了。此次我们二人北来,原是想再找到一头玉獭的,然而从适才的情形下,深深感悟,贼人以自成,纵使容颜可复,也难获心安……”

凌娟不待他说完,立刻岔口阻止道:“司马公子不必再说了,小妹对二位之为了已深为感佩,如蒙不弃,即将玄冰朱莲奉赠二位!”

马惠芷骤闻喜讯,不禁大是激动,连忙道:“这如何使得,此莲尚未成熟,遂尔伤之,对小姐的损失太大了!”

凌娟微笑道:“马小姐想得太多了,朱莲用以易容,效用无可置疑,若说能脱胎换骨,究属子虚乌有之闻,再说此物原系此地自然生长,小妹不过略加培植面已,并不能算是小妹私有之物,二位大可不必客气!”

马惠芷喜极泣声道:“谢谢你了,凌小姐……”

凌娟微微摇头道:“马小姐不必客气,天生灵物,遇合自有缘分,小妹不过借花献佛而已,再者小妹另有借重之处,尚请二位多子赐助!”

马惠芷连忙问道:“凌小姐有何教合……”

凌娟顿了一顿才道:“此事俊到达蜗居之后,再行详告吧!小妹正在为这事发愁,天幸得二位前来,也许是小妹合不该当难……”

司马瑜见她说得那么严重,自是不便多问,只得道:“那我们就打扰凌小姐了!”

凌娼脸上略见欢容,含笑在前引路,又转过一片冰林,遂一幢精舍,居然也是用冰块筑成,凌娟将二人引人门中,却是一所宽敞的客堂,堂内椅条几,无不晶然生光,完全都是冰的!

司马瑜不禁叹道:“凌小姐的仙居竟然是琉璃世界了!”

凌娟微微一叹道:“此地绝顶酷寒,除了冰雪之外,别无他物可资利用,若非守着先父遗嘱,小妹也不原居在这种环境中,不仅是寂寞酷寒难堪,还要日夜担惊受怕!”

司马瑜一愕道:“此处远避人迹,还有什么可怕的!”

凌娟刚想回答,突然屋后传来一阵呱呱之声,恍若儿啼,凌娟连忙道:“二位请恕我失礼,小妹有急事要进去一下,二位先请随意坐下,小妹少时即来恭陪!”

说着忽忽就赶到后面去了,司马瑜不禁奇怪道:“惠姑!刚才好像是小孩子的哭声一般……”

马惠芷连忙庄容道:“大哥不要胡乱猜测,凌小姐已经说过她是一个人独居,那来的小孩子!”

司马瑜无言可答,只得坐了下来,慢慢地浏览室中陈设,此时屋后的儿啼声愈来愈急,而且还夹杂着一片怒吼声,好像是由那头巨熊所发。

司马瑜连忙道:“不好!后面可能是发生事故了,我们瞧瞧去!”

司惠芷阻住地道:“大哥!凌小姐并未邀请我们人内,我们可不能多事……”

司马瑜只得又停了下来,片刻之后,儿啼声,怒吼声更是猛烈,而且还夹杂着女子的急叫声,叱骂声……

司马瑜忍无可忍道:“惠姑!后面一定是出事了,我非去看一下不可!”

马惠芷听出那急叫声,正是凌娟所发,而且好像是处在十分危急的状态中,遂也不再坚持,与司马瑜二人匆匆往屋后行去,接连穿过几间冰舍,遂见此屋乃一气相通,或作书房,或作起居室,俱是冰块筑就,最后一间是卧室,以冰作榻……

穿过卧室是几间空房,空房之后,则是一大片广阔的冰原,冰原的中央则是一个圆形的水池,池波碧绿,看来像是海水一般!

那头巨熊与一条蛇形的怪物,正在池中上下翻腾,纠缠得不可开交,掀起滔天大浪……

而凌娟手中却抱着一个长仅半尺的和,通礼雪白,未着衣物,呱呱的急啼正是由那婴儿口中发出。

另外还有一个白衣的老人,手中握着一匹素练似的白娟,舞得密不通风,将凌娟裹在中央。凌娟一面要保护那婴儿,一面要抵抗那老人的攻击,显然有点力不从心,情势十分危急。

司马瑜不敢怠慢,手握长剑,怒喝一声,便冲了上去谁知那老人的素娟十分厉害,砰然轻响中,将他的身形反弹了出来!马惠芷略顿一顿,才探手人怀,接着将手猛扬,一道青光,笔直地射了过去。

马惠芷发出的那一缕青光,发时不带声息,进行时却高低起伏,走的是波浪形的路线,直冲人老人的素娟匹练影中。

立刻是一阵嘶嘶的裂帛声,半空中纷纷洒下无数白色碎片,恍若粉碟飞舞,却是老人的素娟被青光绞得粉碎!

青光接着又改变了路线,化作圆弧形,绕着老人与凌娟打圈子,同时也发出了激厉的掠空声。

老人脸色一变,募而口发厉啸,身形猛往上拔,若一鹤冲天,由圈子里拔了出来,向远方落去!

马惠芷轻轻一笑,素腕跟着一抬,那一缕青光始终未曾堕地,划空若虹,再以圆弧线飞回她的手中!

其余三人技业无一弱者,却没有一人看出那缕青光是什么东西,老人与凌娟惊疑不止,愕然木立。

司马瑜却不住问道:“惠姑!你这是什么东西?”

马惠芷微笑着将素手掷开,掌中已空无一物!

老人见了脸色又是一阵急变,长啸一声,身形跳跃如星刃,一下子就弹到池边,跳了下去!

水花溅处,他的身形已隐人水中不见,接着那条蛇形的黑色怪物,也似受到老人的召唤,猛然摆脱大熊的纠缠,身躯一扭,也潜入水中隐去。

顷间风平浪急,只有那头巨熊还浮在水面上喘水!

凌娟顿了一顿,才怀抱婴儿走了过来,以感激而尊敬的口吻说道:“多谢二位援手,小妹竟不知马姐姐是剑仙一流的人物,太已失敬了!”

连司马瑜也怔住了,世上所谓剑仙,大概是剑术练至绝顶气候,身剑如何一体,化剑成气,对敌时无须近身,或张口,或指手,剑气自然随心而发,取敌于千里之外。

这只是一种传说而已,谁也没真见过这种人,这种事,可是马惠芷方才的青光,分明的练家剑丸之属!怎不叫他诧异万分呢!

马惠芷轻轻一笑道:“凌小姐过奖了,小妹技疏艺溅,那里敢当剑仙二字……”

凌娟仍是尊敬地道:“马姐姐何必太谦,刚才那道青光不是飞剑是什么?”

马惠芷轻轻一笑伸手道:“凌小姐问的可是这东西?”

说时手中又多出一块青色的圆片,非金非石,中间微凸,四边薄如锋刃,闪闪发出翻目寒光。

凌娟看了一眼道:“据闻剑仙有练剑成丸者……”

马惠芷忍不住大笑起来道:“凌小姐是被传闻骗住了,世上或许会有剑仙这类人物,但绝不是小妹,凌小姐如若不信,不妨将小妹这东西拿去看了清楚,便知端的。”

凌娟将这疑地接过那块青色圆片,拿在手中仔细观赏了一遍,才哑然失笑道:“原来是这么吓跑了!”

司马瑜也赶了过来,接过圆片仔细地看了一看,才发现那圆片中间还穿了一个小洞,系着一根透明的细丝,若不是持在手中细玩,断乎无法分辨出来,乃也轻轻一笑道:“惠姑!你可把我骗苦了,起先我真以为你会飞剑呢,不过这两样东西也不简单,究竟是什么玩意……”

马惠芷微笑着解释道:“小妹觉见书上记载着剑仙驳剑之事,乃触机发明了这件小玩意儿,说起来真不值一笑,那圆片是钢母渗合青铜渗炼而成的,锋利不下一般前古名刃,后面的系丝是产于苗疆的一种人面蛛丝,质地异常坚韧,且有伸缩性,可长可短,发出时以内力贯注丝身,故可自由控制,收回来的时候只须松去内力,蛛丝自然收缩,再者我的另一端是暗扣面袖子里在的,东西触手入袖,看起来倒像是隐人手中一般……”

司马瑜拊拿大笑道:“好极了,怪不得你把长剑让给我,原来自己还藏着这个好东西!”

马惠芷却对凌娟问道:“凌小姐!你说的龙白奴可是方才那老头儿,他是怎么跟你起冲突的?”

凌娟轻叹一口气道:“还不是为了这孽障!”

说时将手中的婴儿朝上一举,那婴儿又吓得呱呱地叫了起来,凌娟不禁又笑骂道:“混由敌人早跑了,你还叫什么?”

二人仔细看那婴儿时,只见他遍体都长着细细的白毛,虽有口鼻,却呆滞无法使用,而且脸上十分怪异,额下一扫而平,独独不见眉目!

司马瑜仅只觉得奇怪而已,马惠芷却失声道:“凌小姐,这莫不是参仙的元神?”

凌娟气得将那婴儿朝地下一丢,怒道:“什么参仙,简直是妖怪!害人精……”

那婴儿落地惊叫一声,立刻又扳开双腿,一跳一跳地蹦到池子里,与雪熊玩去了。

凌娟这才轻叹一口气道:“马姐姐不愧见多识广,那孽障果然是成形雪参的元神!”

马惠芷失声惊道:“它能幻化人形,怕不有。。千年气候,这类成形灵物,正是修道人梦寐难求的珍宝!”

凌娟哼了一声道:“正是为了这原故,才使小妹长日受到龙白奴的威齐,这老猾窥觎此物已有几十年了,从先父生日,他就三番两次前来打扰,结果都被先父赶走了,先父弃世后,他更了放松,每年总要来个一两次,以前小妹与雪熊聊合起来,足够应付他的,这次不知他在什么地方找了那么一条怪物来,缠住了雪熊,小妹一个人力薄,又要分神去照顾那孽障,若不是二位来得及时,真将不堪设想了!”

司马瑜点头道:“不错!那老头子的功力真厚,假若不是惠姑露那一手将他吓跑了,我们恐怕也帮不了多少忙!”

马惠芷也微现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