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豪情》

第08章

作者:司马紫烟

龙白奴迟疑片刻,才在身畔掏出几茎枯黄的细草,交在司马瑜手中郑重地说道:“草可以给公子,不过老奴还希望公子能三思而行,因为老奴看仙姑对公子情意甚殷,也许她不会害你性命!”

司马瑜把枯草珍重地藏了起来道:“话不是这么说,我不在乎生死,只是不愿意与她行那种苟且之事……”

话刚说完,背后突地传来一阵轻笑道:“什么叫苟且之事?我倒是不懂,你给我说说明白!”

二人悚然回顾,都见无忧仙子笑吟吟地站在他们背后,龙白奴哧得脸色如土,呐然不知所云。

无忧仙子微笑过来,轻轻伸手,在司马瑜怀中将那几茎乾草掏了出来,司马瑜也怔住了,竟不知如何是好,也未作任何抗拒,听任她将东西拿去了。

无忧仙子将那几茎细草扬在手中微笑地对司马瑜道“你相信这老混帐的话?”

司马瑜瞠目无言以答,无忧仙子笑笑又道:“幸亏我来早了一步,否则你可要上他的大当了!”

司马瑜怔了一怔道:“怎么!难道这草是假的不成?”

无忧仙子笑笑道:“假不假我不晓得,我们不妨拿这老家伙来试验一下,假如此草真如他所言,反正他从前已经用过了,再服一点也没有有关系!”说着取了一根小草,递到龙白奴嘴边笑道:“是你自己吃下去,还是我替你塞下!”

龙白奴脸色苍白,额上汗如雨下,两条腿瑟瑟发抖,状极可怜,然而他的嘴咬得紧紧的,怎么也不肯张开!

无忧仙子信手掴了他一个嘴巴,厉声喝道:“滚吧!若不是我还有用你之处,今天说什么也不会饶你!”

龙白奴抱头鼠鼠而适,司马瑜却弄得莫明其妙,无忧仙子望着他哼哼冷笑。

半晌之后,司马瑜忍不住了道:“你们到底在捣什么鬼?”

无忧仙子微温地道:“你对我这般厌恶,我就是告诉你了,你也未必肯相信!”

司马瑜只得讪然道:“那倒未尽然,那老家伙反复元常,对他的话我自然不会全信,但是我只想知道他的话中有几句是真的!”

无忧微笑一下道:“我来的时间并没有太久,对你们的话只听了一半,因此还不如由你自己提出问题,我来解答那些是正确的!”

司马瑜深思片刻,本来他想问龙白奴所留的秘密,可是考虑了一下之后,只是淡然地问道:“你是否对他使用过姹女玄牧神功?那是种怎么样的功夫?”

无忧笑笑道:“姹女玄杜神功是道家素女心法的一种,虽然神交往极大,却不是对任何人都能使用的,凭他那块材料也配不上这种功夫!”

司马瑜连忙问道:“那你是如何使他死心塌地,言听计从

无忧大笑道:“他之所以对我那服从,完全是为着想讨好我,可是我始终没把他看在眼里,像他那种贱骨头,我只要稍微假以词色,就可以叫他失魂落魄,连命都能不要了,还用得着施展姹女玄牧神功吗,然而我这个人也怪,越是那样迁就我的,我越不感兴趣,所以直到现在,尽管他死命巴结,连一点边都没沾上

司马瑜她的话与龙白奴所云简直是背道而驰,一时倒不知道相信谁,无忧明白他的意思,立刻又笑道:“我知道他对你造了不少谣,更知道这些话很难令你取信,幸好他自己露了狐狸尾巴,拿出了烈阳草!”

司马瑜连忙问道:“烈阳草是什么玩意?”

无忧将手中的那几茎枯草一扬道:“就是这东西,此草长于地极之端,其性最暖;服后能令人鼓动真阳,性慾奇炽,直到精竭,阳枯,他曾经想偷偷地放在我的酒中,却被我发现了,因为他下的剂量不多,只想我受了葯性的刺激而去亲近他,其行可诛而其情可恕,所以我才没有徽罚他!

司马瑜大惊道:“那他拿给我做什么?”

无忧轻笑道:“利用你呀!他知道我对你颇具好感,所以才造了一片假话,骗你服下此草,在这种剂量下,你一定会无法支持,以至脱阳而死……”

司马瑜摇头道:“我死了对他并没有好处!”

无忧轻声笑道:“好处可大了,你葯性发作后,一定会找我,而且在强烈的刺激下,要不了多久就会送命了,同时我受了你葯性的感染,情慾无法遏制,我师兄是个废人,附近又只有他一个男人,自然而然地会去找他,他不是可以得偿夙愿了吗?”

司马瑜想起龙白奴拚死不肯开口吃下草叶的情形,知道这件事必不会虚假,不禁连连摇头,对龙白奴处心的姦险感到无比的骇然,也无比的愤怒……

无忧笑着伸手在他额上轻戳了一下道:“小鬼!你想想要不是我来得恰如其时,你这条小命还保得住吗?”

司马瑜轻她的手指一触,心中立刻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行动,迷迷糊糊地伸手逮住她的胳臂。

无忧格格荡笑道:“小冤家,刚才背着人家把我骂得那么不堪,现在为什么又猴急起来?”

司马瑜只觉心族神动,满脸通红,呼吸急促!

无忧在一连声的妮笑中,将他抱了起来,飞也似地向另一间屋子飘去!”

那是另一间冰室,却被无忧仙子布置得焕然一新,锦幔云床,绣衣玉忱,燃着醉人的甜香,弥漫着溶溶春色!

冰顶上透进来的天光,再穿过一层粉红色的轻纱后,显得特别柔和,氤氲着绮妮的气氛!

无忧已卸却道装,披着一袭半透明的纱衣,解散了满头青丝,像一抹微云,停在浑圆的肩上!

玉肤冰肌,隐约可见,修长的玉腿,细腰,豪rǔ,纱孺掩合之际,偶而可以瞥见小腹上森森茸翠!

就是一个从不解风情的鲁男子,眼见此情此景,恐怕也难免萌起非非之想,何况司马瑜曾经温柔……

他的神智并未模糊,明明知道自己所对的是一个绝世的婬魔,也明明知道自己的清操在受着严重的考验!

然而他不知怎地,竟然无法抑制自己如潮的慾念,一股强烈的冲动在迫使着他扑上去……

无忧却不慌不忙地站在他面对,不时作出一些挑逗的动作,每当司马瑜情急伸臂要擒住她时,她反而格格一笑,轻盈地躲开了!

司马瑜的体内像燃着一团炽热的火焰,喉头发出气促的低喘,咕咕啼啼地道:“你—…·你到底安着什么心,……”

无忧哈哈笑道:“不久以前,你还对那老家伙骂我婬贱下流,现在怎么又改了腔呢!我非要蹩蹩你不可,看你能猴急什么程度!”

司马瑜一声虎吼,身子又扑了上去,无忧仙子嗤地一笑,身躯轻轻一扭,从他的臂下穿了出来,同时还故意地在他腰下微微一触,呀了一声妮笑道:“看你的人倒是很斯文的,怎么另一方面却那么野呢……”司马瑜双臂抱空,只攫下她身上的轻纱,同时身子收势不住,一直撞到冰壁上。

先是那一碰的痛觉使他微微安定了一点,接着冰壁上寒冷的感觉使他身上的火热也凉了一点。尤其是无忧仙子最后的一句话,激发了他心中的羞恶之感,嗤嗤几下,将手中的轻纱撕得粉碎!

心神一震,立刻把背紧贴着冰壁,努力地抑止那汹涌的慾潮,尽力去摒除那冲动的绮念!无忧仙子现在是整个地赤躶了,活色生香,妙态毕路,在她的想像中,司马瑜应该更会按捺不住了!

可是当她接触司马瑜的神色时,不禁微微一怔,因为这年青人脸上的红潮开始慢慢地减退,眼睛也渐渐地恢复清明,不像方才红丝密布的样子了!

司马瑜藉着冰壁上清凉的感觉,慢慢地在色慾的刺激中冷静下来,深深为刚才的丑行而感到羞愧!

无忧怔了一下,才轻轻地挨过去柔声道:“来吧!小冤家!你大概是生气了……”

司马瑜神色一正,厉声喝道:“走开!别靠近我!”

无忧又是一怔,讶声道:“你是怎么了?刚刚还热得像一团火,怎么马上又冷得像块冰了呢!”

说着伸出一双手要去摸他的脸,司马瑜却赶快躲开了,他回忆一下先前的情景,就是在额上受了你一戳,才变得心智模糊起来,知道这是她所谓姹女玄牧神功的迷人功夫,怎么样也不肯再让她碰触到了。

无忧见司马瑜居然知道躲避她的触摸,不禁也怔了一下,片刻之后,她才冷笑一声道:“小伙子,看不出你居然还有点道行,竟然在这种关头冷了下来,本仙姑几十年来,制服过的男人何下百余,我倒不相信信你真能挺得下去!”

司马瑜的背紧贴在冰壁上,牙关咬得紧紧的,一声也不敢出,无忧省视了一下,立刻发现了端倪,不由得轻轻一笑道:“我道是你真有神道呢,原来是靠着那一块冰壁才变得这么冷静!”

司马瑜见她已经发现了,不由微微吃惊,连忙将双手都摸在冰壁上,藉指上的热力硬抠进去,牢牢地抓住冰壁,生怕被她拉了开去!

无忧微笑道:“小伙子!你别紧张!我要是把你拉出来再使价钱就范,就算白在风流阵上征战几十年了!”

说着身躯凑了过去,紧紧地贴在司马瑜胸前,在他身上轻轻地摩擦着!

她身上那股特殊的香气,钻进司马瑜的鼻子里,使他刚静下的心头又起了猛烈的跳动!

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他隐隐可以感觉到她肉体的压力,尤其是富有弹性的豪rǔ与撩人的腿……

背后一片冰凉,胸前一团火热,司马瑜夹在冰之际,全身都起了一阵颤抖,可是他仍在咬牙苦撑着!

他很想伸手将她推开,可是他的手指已经被冰壁凝住了,不管他如何用力,总是抽不出来!

无忧的动作更轻狂了,尤其是那两条腿,不住地在他腰下搓揉着,司马瑜只觉得体内像一个点上了引线的爆竹,只差那片刻的时间,就会炸了开来!

在万分的怒急中,他犯地抽起右腿,膝盖直朝无忧的小腹上撞去,同时他的双手,也从冰壁上拔了出来,坚冰撕裂了他的皮肤,可是他顾不得疼痛,鲜血淋漓,猛地掴向无忧的脸上!

虽然他已失去了功力,然而在困急中,那一股发自肝盂的蛮之中力也为惊人,再者无忧又在疏神未备之际,脸上吃了一掌,小腹上也被撞得隐隐作痛!尤其是司马瑜指上的鲜血,洒得她满头满脸都是!

退后几步,先是征得一怔,继而满脸怒容,目中布满杀机,厉声喝道:“小畜生!你真的在找死了!”

一手扬起正待拍下去,司马瑜却双腿一软,向地上坐了下去,盖因他耗尽心力,克制人慾,已经是精力交疲,刚才虽然强自奋发,振作了一下,此刻力气使过了头,连自己的体重都支持不住了!

无忧见他俊美的脸上一片苍白,现得很是憔悴,心中微觉不忍,那掌怎么也拍不下去!

忽而远远地传来一阵异声,尖啸怒吼,隐夹隆隆的闷雷之声,连冰屋也起了一阵微微的震动!

无忧侧耳倾听片刻,才诧然道:“奇怪了,这极中之地,从来都不会下雨,怎么会打雷呢?”

司马瑜一听那发声之处来自屋后,不觉惊道:“不好!恐怕是那老猾贼在打参仙的主意……”

无忧不信道:“胡说!雪参的元神已被我封闭了起来,而且还有墨带蛟守在那儿,老家伙又不是不知道它的厉害,他有几颗脑袋敢去惹它!”

司马瑜焦急地道:“龙白奴曾经对我说过,他即使得不到雪参,也一定要把它给毁了,不让你们得去……”

无忧又倾听片刻,发觉事情果然可疑,因为此时大地震动得更厉害了,连整个冰屋都在摇摇慾倒!

沉思片刻后,她忽然也是惊叫道:“不对!这老家伙一定是将地火引发了!”

司马瑜惊道:“此地乃极冰之原,怎会有地火呢……”

无忧来不及回答他的话,匆匆地披上衣服,就赶到屋外去了,司马瑜挣扎片刻,努力站了起来,也朝屋后的池塘跑去,才一出冰屋,已见满天通红,在蓝色的池水中,冒起一条火柱!

龙白奴则在池旁的岸地上与那条墨带故纠缠成一堆,他全身都被蛟身缠死了,双手紧握住蛇头,不使它咬到!

无忧仙子则站在岸边发呆,司马瑜赶了过去,紧张地问道:“那参仙可曾被曾被它毁了?”

无忧摇头道:“可能还没有,此处一共有三道地火口,长年为冰雪所封,我也未曾留意,想不到这贼子会如此丧心病狂,出此下策,目前这地火只被引发一处,雪参的根母在第三个火口上,一时尚无关系,时间久人,那封口的冰层为热力所化,就很难说了!”

无忧仙子呆呆地望着那道火柱,见足有七八丈高,自水底涌起,柱上还冒出黑烟,蔚为奇观!口中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丈豪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