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 十 章 魔踪初现

作者:司马紫烟

到了天生堂葯局,他飞快地冲了进去,同时对葯局中的伙计叫道:“请李掌柜的快点来!”

伙计见他全身是血,倒是不敢怠慢。

李掌柜的也很快地到了,没问他如何受伤,只是迅速地检视了伤口,然后替他治伤,首先把断下来的耳朵替他粘了回去。

他道:“侯公子,断耳肌肉未死,粘回去还能长拢,只是要缝两针,你可得忍住点痛,肚子上的伤倒好办,你很运气,入肉未深,也没伤及肠子,敷上葯,很快就会好的!”

侯小棠这才放了心,哼声道:“那就麻烦掌柜的一下子,唉!那个婆娘真狠!”

“侯公子敢情是在女人那儿受的伤?”

“要不是女人,怎么伤得了我!这些泼妇,吃起醋来就跟疯狗一样乱咬!”

“哈哈!侯公子,你这样子风流下去,总有一天会死在女人手上的!”

李掌柜的医术很好,迅速为他缝好了耳朵,包扎好伤口,然后道:“最好是静静地躺个四五天,但你侯公子是大忙人,不会听话的,我只能劝你少动,酒色绝不能沾,否则伤口绝对好不了,收不了口就砸了我的招牌了。”

他笑着收拾好用具出去,屋中另外进来了一个人,蒙着面,穿着长袍,瞧不见身上一点肌肤。

但他的全身却布满了一种无形的杀气与威严!

侯小棠一惊,连忙由榻上站了起来,顾不得伤势,惶恐地道:“参见门主!”

蒙面人哼了一声,自顾坐了下来,冷冷地道:“侯小棠,你去见过王刚了?”

“属下是奉命而去的,前天曾得门主手示!”

“你去跟他谈了些什么?”

“完全是按照门主的指示,把此地透露出去,也把安乐王的消息辗转透露出去!”

“王刚相信了吗?”

“对此地的事,他没有理由不相信,对安乐王那边,他实在没理由相信!”

“把消息透过去就好,相不相信是他的事,侯小棠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这个据点由你的口中转出去?”

“属下不知道,门主的决策睿智天聪,实非属下所能蠡测,更不是属下所能知道的!”

蒙面人冷笑道:“那我可以告诉你,就是为了保全你这笨蛋,你已经受人注意了,为了使你能继续活动,我不惜牺牲一个重要的据点,送给你去取信人家!”

“门主天恩,属下感激万分!”

“可是你这混蛋,你做了些什么,你跑去惹叶如倩。”

侯小棠低下了头,顿了一顿才道:“属下不知道她对属下衔恨至深,几乎要杀了属下!”

蒙面人冷笑道:“她会恨你?你真太看得起自己了,在她心目中,对你的评价比一条狗都不如。她会提得起恨你的兴趣?你第一次出来时,还是好好的,趁着王刚不在,你又跑去干什么?”

“属下是想去向她解释一下!”

“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已经是一条狗,难道你还希望她把你当人看待!你做的那些,还希望她能原谅你?”

侯小棠低下头来没说话,脸上有着痛苦的表情。

蒙面人又道:“她已经是王刚的妻子了,你还想去接近她,看看能否去挽回她对你的好感,你真以为自己是个人见人爱的小白脸,每个女人都会被你的花言巧语所陶醉?”

“门主!我们过去毕竟好过……”

“好个屁,那是因为她瞎了眼睛才会看上你这个混蛋,你哪一点配得上她,我把她送到东宫别府去,就是要她看清楚你的为人,早点对你失望……”

侯小棠抬头慾言。

蒙面人又道:“你不服气是不是,我说你的哪一点不对?告诉你,她的父亲和师父都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人物,我正极力去拉拢他们,所以才禁止你去亲近叶如倩!”

“属下也是为了同一目的!”

“你简直是浑蛋,凭你这副德性,她迟早会看穿你的为人,到他们对你深恶痛绝的时候,一切都完蛋了。

她跟王刚才是最理想的一对,为了促成他们在一起,我不惜牺牲了一个据点,叫梅雪海去侵犯她,造成王刚救她的机会,哪知你这浑蛋竟然去插上了一脚!”

侯小棠抬起头道:“王刚是我们最大的对头,属下实在不明白门主何以要把叶如倩促成跟王刚在一起,这样一来,我们更难拉拢叶逢甲和樊飘零了!”

蒙面人嘿嘿冷笑道:“本座的安排又岂是你这笨蛋所能知晓的,我只警告你一声,以后别去惹王刚和叶如倩,否则他们不杀你,本座也会立刻取尔之头!”

侯小棠苦笑道:“以后也没有这种机会了,今天叶如倩已经摆明了态度了!”

蒙面人冷笑道:“侯小棠,我知道你还不死心,以为叶如倩也跟普通的女人一样,嘴中说恨你,心中还在喜欢你。

“她是个爱恨分明的人,她要杀你,就是讨厌你到极点的表示,心中对你已全无一点好感了!”

侯小棠低下了头。

蒙面人又道:“再者,我还要对你提出一点警告,你不要以为在太子面前得了宠,就妄想脱离本门,为己张本了。

太子的命抓在我们手中,随时随地都可以叫你断了念头,那时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你是伴随太子最接近的人,太子若是无端暴毙,杀头抄家,都抵不了你的罪的!”

侯小棠冷汗直淋,颤声道:“属下不敢,属下一切作为禀承了门主的指示!”

蒙面人这才冷哼了一声道:“你明白就好,以后放老实些,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准多走一步!”

说完一阵冷风轻摇,人已离开了屋子,但随即退回来,冷笑道:“王刚好快的行动,居然盯住了这里,我要从另一条路离开,你拖住他一下子!”

说着进入了里间,也不过才眨眼工夫,王刚已跟了进来道:“侯公子,刚才有个人出去又进来,那是谁?”

侯小棠道:“我没看见有人呀!”

口中说着话,眼睛却看着里间。

王刚也不多问,迅速地冲进去,只见里面是一间精致的小偏厅,有道门通向另一所院子,门帘还在晃动,好像刚有人出去。

但是王刚却没有从门中追出去。他在屋中继续搜索着,屋中都不像藏人的样子。

王刚敏锐的眼光已看到墙上,那儿有一幅巨大的立轴,是一位很有名的当代书法家写的全篇正气歌带序,每个字都有巴掌大小。

这幅立轴就很大了,盖住了整片的墙,立轴还在微微地摆动。

本来,微风吹过,立轴也会轻摇的。

但是王刚却知道屋中没有风,室中还燃着一盘绿香,香灰积了有半寸多,还没有断下来,假如有风的话,能够吹得立轴摆动,这香灰早该落下去了。

立轴不会无风自动的,王刚略一沉思,侯小棠也进来了。

他见状道:“王兄,快从门里追出去,那人是百花门主,出门穿过院子,就是大街,再找也就难了!”

“侯公子确知他是百花门主?”

“这个人我不能确定,因为我从未真正见过门主,他的化身很多,每次都蒙面出现,不过以这一个最为可能,他的语气和威势都特具逼人之态!”

王刚上前掀起了中堂立轴,那儿居然有一道暗门,是木板的,王刚推了一推,门从里面闩死了。

王刚用力劈过去,那门倒不太厚,钢刀破门而入,一连几刀,已经砍出了一个缺口,门中也没什么机关。

王刚仍是十分慎重地伸手进去,抽开门闩,把门打开了,却是一条甬道,宽才盈尺,仅容一人通过。

这条甬道是建在一排房屋中的,藏在每间屋子的夹壁中,没有其他门户,只是为了便于秘密通行而已。

在屋子的夹壁中建立一条这样的甬道,只是使房子的内部比实际上小了一点,却不会引人注意,也达到了真正隐蔽的目的。

侯小棠一呆道:“小弟不知道这儿另有通路,却不是存心要代为隐瞒。”

王刚微笑道:“兄弟相信,大家都想揭开百花门主的真相,但公子此刻身份不便,还是交给兄弟吧,再者,兄弟的人不久即将清查此地,公子还是早早离开吧!”

说完进入了甬道,一直向前搜索过去,居然又找到了另一道暗门,推开暗门出去,却是另外一个院子。

王刚由院子里穿过去,倒是怔住了,他由位置上来判断,这儿该是另一条街上的范围了。

然后他从院子里居然发现了另外一个人,居然是叶逢甲,肋下插着一支镖,正坐在一处用功调息。

王刚上去问道:“叶老伯,您怎么了?”

叶逢甲道:“王老弟,你来得正好,对面那所院子是百花门的巢穴,我和老樊住在这儿以便追查,刚才有个蒙面人从隔院过来。”

“那人就是百花门主!”

“什么,他是百花门主?早知道我拼死也将他截下了,我拦住他,动手了几招,却不防他抽冷子打了我一镖。

伤虽非致命,却感到有点麻,想是淬了毒的,我不敢力阻,我叫老樊追了下去,你快跟下去看看!”

“老伯的镖伤要紧吗?”

“没关系,我已运气逼住了血脉,就算是毒镖,也不会对我有多大威胁了。你快去看看,老樊一个人,恐怕会吃亏,那家伙的武功很高。”

王刚见他一时不会有妨碍,倒是放心了,于是忙顺着他的指点追了下去。

这是一家叫万泰的客栈,规模不太大,却开在闹街上,大部分都是生意人住宿。

王刚追到大街上,却见樊飘零提着剑,站在市集口发呆,市集中人头拥挤,想是把人追丢了。

他的脚下,留着一块蒙面的布巾。

忙上前问道:“樊前辈,您追的人呢?”

“跑到人堆中去了,他取下了蒙面布,往人群中一钻,我就找不到他了,因为他穿的是普通的青布长袍,这儿至少有几十个同样穿着的人!”

王刚哦了一声,也不由苦笑了,这市集中穿着青布长袍的人有老有少,的确不下几十个,而且叶逢甲和樊飘零,穿的也是青布长袍,连王刚也是如此。

那是最普通的衣着,大部分人的衣着,除了织锦的绸缎之外,布袍无非是青色、黑色和白色三种。

而其中以青色最为普遍,凭衣着来认人,确实是不够的。

王刚道:“他手中还拿着剑,应该比较好找!”

“没有,我没看见他执剑,我在屋中听见老叶的叫喊,出来看时,老叶手抚肩膀,指着一个背影叫我追!”

“叶前辈还跟他过了几招,他执着兵器的!”

樊飘零道:“他若是执着长剑,藏在衣襟中也很方便,我一路追过来,因为进出往来的人很多,也没法追快,但见他挤进人群一乱就没影子了!”

“前辈看清楚他的脸形没有?”

“匆匆一瞥,没看清楚,四十来岁,留着胡子,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很普通的脸,再见到他,我却未必能认得出来,这恐怕没有用!”

王刚道:“不!有用的。至少前辈会认识他!”

“这一点我倒可以确定,江湖上我的熟人很多,只要见过面的人,我多半认得的,那家伙是什么人?”

“侯小棠说是百花门主。”

“啊!是百花门主,早知道的话,我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了,因为老叶只是叫我追,没说明他是谁,因为行人太多,我怕手中的剑伤了别人!”

樊飘零十分后悔,王刚却道:“叶前辈也不知道,我是在天生堂葯局中把他逼出来的!”

“那家葯局果然是百花门的巢穴了?”

“是的,前辈也知道吗?”

“我不知道,是老叶打听出来的,这些地方他比我有办法,我们分头造访了几个人,我一无所获,那些人虽然受了百花门的禁制,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可是老叶却查出了天生堂是百花门制造解葯的地方,拖了我来到这儿就近监视,我们住了两天也一无所知,今天该老叶轮值监视,居然等到了百花门主,可惜又给他跑了!”

“前辈们也不算全无所获,至少逼得百花门主公开现了身,以后找他就简单了。”

“那有什么用,我连他是什么样子都没看清!”

“没关系,前辈没看清楚,有人看得清楚的,晚辈在四处都布下了干探!”

“你在市集中也布下了耳目?”

“是的,騠骑营从天下各地的衙门中,调集了近百名干探,专司侦查百花门,我的任务一个行动,都分明暗两处。

明里由我去打草惊蛇,暗中则由那些干探负责盯梢、监视,咬住每一个可疑的人,百花门主被前辈追了出来,一定会有人盯下去的!”

“他们为什么不直接上去围捕抓人呢?”

“他们的责任不是抓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魔踪初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