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十二章 清除异己

作者:司马紫烟

“刘小芬,你非常老练,自以为得计,但你却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话太多,表现得太精明,再者,你的阅历太浅,应该看看你的手!”

“我的手怎么样?”

“叶维善死于细小的毒器,那只有在近处才能发射,所以我认定凶手必是在屋中的人,才叫人把所有的人都抓了起来,每人录了四份口供,把画押改为捺指印,目的就是在找出凶手。

“在捺指印的印泥中,我调了一种葯,那种葯别无作用,但遇毒却能变为黑色,是用来验毒的。

所有人中,只有你捺的指纹变成了黑色,那是因为你手指拈过毒针,染上毒的关系,现在你认不认罪?”

碧桃不由自主地举起手来看了一下,脸色大变,猛地长身径朝座上的邱光超扑去,探开手指就朝他抓去。

邱光超虽然身居显职,但他能领袖騠骑营,赢得官家的信任,并不是只靠他的忠贞和世袭的爵位,一身艺业修为也是原因。

他在座上身子不动,双臂一错一格,不但将她双手错开,而且一掌将她击得飞跌下来,王刚配合得更好,上前一拳击在她的顶门上,将她震昏过去。

百花门总算有一个活口跌了进来。

邱光超起立叹道:“这个女贼真狡猾,若非贤弟精明,布下罗网,令她无可遁形,我实在难以相信杀人灭口的会是个小女郎!”

王刚叹道:“我也没想到是她,我的注意力倒是放在那些世家子身上,没想到她自己先露马脚,首先在口供上与众不同,使我引起对她的注意……”

“贤弟不是认识她吗?”

“我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却没有见过,根本不认得她,只是随口提一下,哪知误打正着,竟叫我蒙上了!”

“这可不能随便蒙的!”

“当然也不是随便乱蒙,江湖上只有这一个女煞星合于条件,尤其叶维善死于毒针,跟蛇葡萄花刘小芬的杀人利器相似,触动我的灵机!”

邱光超一叹道:“此女身手不凡,想来必是你所说的刘小芬,这次的活口得之不易,可要好好把握,希望能在她口中问出些什么!”

王刚却苦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好问的了,最多是百花门主的身份而已,对百花门,我们知道的已够多!”

邱光超道:“不!贤弟,百花门主是谁固然重要,但愚兄以为更重要的还是急速探悉百花门的党羽有多少,潜伏在何处,是些什么人,实力如何。

因为那才是作恶作乱之源,百花门主虽然也只是一个人,作不了多大的怪的,他手中的实力才堪虞!”

王刚为之一震,他追查百花门主,化费了太多的力气,却没有多大的用处。

百花门势力庞大,成员多而复杂,上迄王公卿相,下至贩夫走卒,三教九流,几乎都包罗在内。

如此一个庞大的组织,绝非除去一二人所能瓦解的,百花门主充其量只是个较有权力的联络策划人而已,并不是完全能控制大局的人。

除掉了百花门主,最多使百花门的活动沉寂一阵,不久后,他们可能再推出一个门主来,身份更为隐秘,行动更难捉摸了。

王刚点点头道:“小弟明白,在问口供时,小弟当着重两点,百花门主和同党所在!”

“百花门主不必问了,问了恐怕她也不会知道,倒是了解她的同党为主,问出一个抓一个,就减少了一个对方作怪的能力!”

王刚笑道:“小弟会想办法的,甚至于用些手段来达到这个目的。”

邱光超十分满意,他知道王刚已明白他的意思。

因此他道:“我对贤弟十分放心,对江湖上的事,我比较隔阂,贤弟可以全权做主,我总是支持的。”

两个人达成了默契后,王刚的心情很沉重,死了个叶维善,抓到了一个刘小芬,算来并无损失。

但是他心中却并不高兴,为了一件他无法告人而深虑的原因。

邱光超回府了,王刚还要等结果。

他们的捕捉行动是双管齐下的,一边着手从事捕擒叶维善,另一批干探却拿了騠骑营的搜捕令,搜查叶维善的家和抄查天生堂葯局。

两个地方都有收获,但都不太大。

天生堂葯局中没有抗拒,听任他们长驱直入,却找不到什么直接证据,只找出了几间秘密制葯的地方,制造一些不明成分的葯。

王刚知道这是制作解葯的地方,却无法证明,因为它还少了一种主要的成分,那是涂在葯丸外面的一种金色的光粉。

没有这种光粉,仍是解不了毒,这次破获并没有多大的价值。

但王刚却不这样想。他对毒葯的知识并不贫乏,由解葯的成分已经了解到那些毒葯的结构和性能,虽然没有葯引,他相信自己能够解得了那些毒了。

但他没有宣布这件事,现在还不是时候,宣布太早,百花门很可能又换一种禁制的方法了。

这是个有利的条件,但要留在最重要的关头上再加以利用。

搜查叶维善的家,引起了一场争斗,官家的干探有两个人受伤,一个人被杀死,但叶宅的几个主要涉嫌人却逃走了,虽然也抓到了几个不太重要的,看来似乎得不偿失,但实际又不然。

一因为这些干捕在叶宅的死伤,证明了叶维善确与匪人有来往,对他的死,没人再敢说话了。

二则是干探在叶宅秘密地查获许多医案,这些医案都是叶维善为京师一些有名的人物诊病的记录以及处方的情形。

这在一些略有名望的医生,都是很普通的事,那在以后整理出来,可以作为后人的参考借鉴,使他的医术心得可以保存流传下来。

可是叶维善这份医案上,却可以发现一些有趣的事。

他到一些大门第去替人看病,看的都是一些极为普通的病,实在用不着做成纪录的,而且同样的病人,同样的病,只是时间的不同而已,居然有几份医案,每一份所用的葯也差不多,最多换一两味无关紧要的或是分量上略作增减!

叶维善是名医,他的医案应该是颇具价值的,事实上也不错,有几份医案析论透辟,确有过人之处。

但是他的记录太详细了,详细得不必要,因此就值得玩味了,王刚决心要好好地研究一下那些病人。

第三个收获则是那些逃走的江湖人,他们都是较为知名的人物,这次虽然逃脱了,但是名字相貌都列入了官府的搜捕名单中,今后不能再公开活动了。

叶维善不一定是百花门主,但却是百花门主的替身之一,他是个很重要的人物,对某些人而言,他就是百花门主。

所以他的死,对百花门的打击是很大的。

何况王刚手中还掌握有一个刘小芬,他要好好地利用这个女人,只是如何使她合作说出实话呢?这个江湖女人是很顽强的。

不过王刚却不想担心这件事,他自信有办法能克服这些障碍的!

刘小芬是个很倔强的人,除了她的真姓名,因为被王刚唬了出来,无法否认外,其他她什么都不肯说。

虽然騠骑营有的是各种叫人招供的办法,但是刘小芬软硬不吃,挨了几顿鞭子,也上了几次夹棍,她都咬紧牙关,什么都推说不知道。

手下的人没办法,只有来报告王刚,王刚笑了一笑,把她调了个房间。

这间房间布置得很舒服,虽然小一点,却不像一般的牢房那么苦,有一张竹榻,只是没有被褥。

那倒没关系,因为天气本来就热,而死囚牢中不通风,有被子也盖不住,更不会觉得寒冷了。

但是这间牢房却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掩密,它是用粗逾人臂的木栅围起来的,四壁俱空,三面都是别的囚房,一面对着狱卒,经常有两个大汉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而另外三间的囚房中,各关着两名男四。

中间关了个娇滴滴的女人,他们可乐了,整天就隔着栅栏,向她说些不堪入耳的话,一开始只是说说而已,后来就更不堪了。有一两个甚至于脱光了衣服,对着她做些更为猥亵的举动。

刘小芬实在受不了了,把王刚叫了来道:“王刚,你看看这些人,简直是禽兽!”

王刚笑道:“这点我也有同感,他们都是今秋待决的死囚,命在旦夕,他们自己也不把自己当人!”

“你怎么可以把我跟他们关在一起!”

“刘小芬,你参加的百花门是叛逆的组织,而且你也杀了人,犯的是双重的死罪,不关在这儿关哪儿!”

“把我关在女囚房去!”

“騠骑营所关的都是无恶不作,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很少有女犯的,这儿没有女因房!”

“王刚,我知道你是想借此折磨我,逼我招供。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王刚一笑道:“如果你肯招供,我有权减轻你的罪刑,只要你犯的罪不构成死刑,自然就不必关在这囚房中,此外我别无他途能帮助你!”

“那你就快点把我处决了!”

“我有权赦你不死,却无权判你速死,你得等到秋天,跟这些犯人一起处决,好在还有两个月,很快就到的!”

“什么?还有两个月,我在这儿一天都受不了!”

“刘小芬,受不了也得受,这可不是在客栈里那么自由,可以随你高兴,事实上你已经很受优待了,别人都是两个人一间,你却独占一间!”

“王刚,你不是人,你是畜生!”

王刚耸耸肩,没作理会走了。

刘小芬赌气,倒在床上,对那些脏言脏语跟下流的举动都来个不闻不问。

可是问题来了,她能不听不看,却无法不吃不拉。

吃饭时,给她送来的菜不坏,只是稍稍咸了一点,而狱卒对她还真不坏,茶水供应不缺,使那些另外的死囚们十分羡慕。

只可惜刘小芬忘了一件事,吃了要拉的。

当她向狱卒表示要解手时,狱卒递给她一个浅浅的木盆,倒是很大,可是只有两寸来高。

只能蹲着使用,无法坐上去。

刘小芬道:“怎么是这个玩意儿!”

“騠骑营中没有这些设备,这是用菜盆子将就着用!”

“那你带我上茅房去!”

“对不起,你是死囚,不能出囚房的!”

“当着这么多的人,那可怎么行?”

“不行也得行,别的人也是这么方便的。刘小芬,你别挑剔了,我们还更倒霉呢!不但要看着你拉,还得帮你倒出去,回头我去推牌九,准输不可!”

“什么,你还要看着我!”

狱卒不怀好意地笑道:“你这屋子四面都空的,不对着我们,就得对着别的面,反正都有人看,倒不如对着我们,至少我们还规矩些,不会穷凶极恶!”刘小芬向旁边看了一下,那六个死囚都伸长了脖子,充满饥渴的眼睛,迫不及待地看着她!

这刘小芬在江湖上虽是著名的心狠手辣,但却是守身如玉,做人颇为规矩,最讨厌男人,而且又生具洁癖,叫她当着这么多男人解衣方便固然受不了,但是要她憋不住而拉在身上,她同样地受不了。

但是,喝在她肚子里的那些水却又胀得难受,不仅如此,吃下去的那些饭菜,也消化了要急待找出路!

若是有把刀子,刘小芬真恨不得拉刀割脖子,只可惜看守她的狱卒离得她远远的,而且看样子也是好手。

王刚又点了她的气晦穴,叫她有武功也无法施展!

憋了有半个时辰,她实在忍不住了,厉声叫道:“把王刚那个畜生叫来,姑奶奶认栽了,要这王八蛋小心一点,哪天他落在我手里,姑奶奶非整他个死去活来不可!”

口气虽是凶厉,但是却已经表示了屈服的意思!

王刚来了,带来了四名女差官,每人拿着一条厚布帘子,另外是一具马桶,笑笑道:“刘小芬,国有国法,在你的罪刑未获减轻前,我不能带你出去,但是至少可以帮助你方便一下!”

他叫四名女差官各持一条布帘,四面围了起来,隔成一间小方格,把马桶提到中间放好,让她进去解决。

刘小芬虽还不满意,却也顾不得了,急忙钻了进去,解衣坐在上面,尽兴地一放。

那一刻,她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更轻松愉快的事了。

王刚一直等她完毕后,才问她道:“刘小芬,这四位都是女差官,她们屈尊来侍候你,你知道是为了什么?”

刘小芬低头不响。

王刚道:“你如果因为事过境迁而又想耍赖,我倒无所谓,这四位女差官可不能白侍候你,她们是卉代干捕出身,整起人来别有心得的!”

一个女差官笑道:“我们也不会怎么整她的,最多脱光了她的衣服,再把她放在那些死囚们一起!”

刘小芬一听就急了道:“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清除异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