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十三章 将计就计

作者:司马紫烟

是刘小芬的供词,使他感到震惊。

王刚不想动用到禁军的,邱光超虽然拨了三千人给他自由调度,他总是以为多此一举,却没有想到立刻就要动用上了。

因为刘小芬是受武重光指使监视叶维善的。

武重光是英武大将军武绍祖的儿子,也是个世袭的小侯爷,武绍祖是世袭一等英武侯,爵位与邱光超相等。

邱光超领禁军兼騠骑营总监,比武绍祖走红一点,但武绍祖却是四省兵马大都督,同样也煊赫一时。

他本人驻守潼关,他的将军兼英武侯府却在京师,府中的家将也在千名之数,由他的独子武重光当家。

武重光正当三十岁,年轻、英俊,也是京师有名的花花公子,跟侯小棠等人走得很近,平时看来似乎稍嫌软弱,没有多少魄力,所以也没受人注意。

这样的一个世家公子,却没有想到会被百花门主拉拢了。

刘小芬的供词中指认他是百花门主,但王刚却知道他不是,最多只是百花门中一个重要人员而已!

邱光超赋予王刚全权做主的,但是遇到了如此重大的干系,王刚也没有主意了,只有去问邱光超。

邱光超的答复却更令他惊异:“只要能确知他是百花门中人,贤弟大可放手去做!”

“那对武绍祖不会有影响吗?”

邱光超道:“应该不会,武将军是我的好朋友,也是国之干城,他的忠贞不会有问题,你抓了他的儿子,只要证据确实,他绝不会有异议的。

他不是个不明事理护短的人,每次他的儿子闹了事,被我抓到营里挨了一顿鞭笞后,送回家去,他自己都要再加处分,而且家信来向我道谢,谢我替他管教儿子!这位老友我知他颇深!”

“这个小弟就不明白了,他莫非不疼这个儿子?”

“他倒不是不疼儿子,而是这个孩子被他的妻子宠坏了,他妻子的娘家是吴国丈,跟皇帝是连襟。”

“国丈不是傅太师吗?”

“傅后是十年前续弦的,吴后薨后,吴国丈也病故了,吴家的势力才衰了下来,以前他们可是京师最有权威的一家,武绍祖是世袭英武侯,但因为娶了吴夫人才有出头的机会。至于爬到现在的地位,则是他自己的努力。

吴夫人一直很跋扈,以前常压着他,后来他站了起来,夫妇反目,吴夫人一气搬回娘家去了。”

“原来有这重关系在!”

“吴家是很热衷权势的人,大权旁落,一直很不甘心,所以怂恿着武重光另作别图也大有可能。

因为武绍祖对儿子尽管喜欢,却并不溺爱,他知道武重光小有聪明,不足以成大器,立他为世子,却不想把军权也交给儿子。

那个人深明大义,并没有把领军的大权视为私产,他掌军为的是国家,并不想建立私人的权威,可能他的妻子不作这样想,因此武重光涉入百花门,倒不是不可能的事!”

“大哥是不是早有知觉了?”

“那倒没有,这个花花公子,一向也没受人注意,但是刘小芬供出他来,倒也不是空穴来风,百花门所拉拢的人,都是这一类的!”

知道武重光是百花门中的要员,剩下来是如何抓他的问题。

这个难不倒王刚的,他出身江湖,而且是在黑道中创出的声名,要对付一个人,他有几十种手段。

只是护国侯邱光超特别交代了,要掌握住实在的证据,这才是比较困难的。

武重光深居侯府兼国丈府第,门禁森严,而且家中有近千名家将,直接到他家中去搜证据是行不通的。

再说在他家中也不见得能搜出什么有力的证据,百花门行事谨慎,组织严密,不会留下什么直接证据的。

明探不行,只有暗中着手了。

王刚作了一个决定,他对刘小芬作了一番恳切的谈话后,把她放了出去。

刘小芬也是老江湖,自然知道王刚是拿她作饵,想钓上别的大鱼。

果然她稍加注意,就已发现了有三名干探,穿了平常衣服,在后面吊着她。

那三名干探的行动已很小心了,却瞒不过老练的刘小芬。她故意在人群中转了两圈,然后突然闪入一家脂粉铺中,说是借个地方要方便一下。

茅房在后面,是两间用茅草盖起的公厕,男女各一。

她进了女厕所,三名干探中有一名是女的,也跟着进来了,但刘小芬早有准备,躲在门后,对方刚探身进来,被她一掌劈在后颈上,一声低吭,昏倒了下来。

刘小芬迅速脱下了那身中年妇人的外衣披在身上,解下青布包头包好,出了门去,看见两名男探在远处张望,她比比手势,指着后墙,表示人从墙上出去了。

那两名男探连忙转身,由外面绕向后院去继续盯梢,刘小芬却冷笑一声,改由侧面走了。

她又绕了几条回折的巷子,还故意躲在转角处等了一阵,确知已经摆脱了追踪者,才笑笑向着西边走去。

那正是武重光所居的府第,但她没有进门,只是从门口经过,有意无意地张了两眼,一脚来到数十丈外的平房中,推门进去,大部分都是些女人,也有着小孩。

这是侯府中仆役的住宅,男人在侯府中做工当差,家小住在这儿,回家来方便些。

那些女人也纷纷向她打招呼,叫她碧桃姑娘,刘小芬居然也跟她们寒暄了一阵,然后进一间屋中。

这是一间女人的卧房,打扫得很干净,陈设也很漂亮。

刘小芬这才开始换衣服,梳头,扑粉、匀脂,对着镜子还勾了眉毛。敢情这是她自己的居所呢!

没有多久,外面有招呼叫林总管的声音,然后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进来了,刘小芬扑过去,倒在他的怀中,哽咽地道:“子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这个男人是侯府的总管林子云,三十多岁年纪,高身材,长得很潇洒,一副很能讨女人喜欢的样子,穿着也很漂亮。

他先把刘小芬抱住,在她脸上亲了一亲,然后才放下她,和气地问道:“小芬,你怎么出来了?我正准备托人上騠骑营去保你出来呢!”

“王刚放我出来的!”

“王刚怎么会放你出来呢?你刺杀叶维善是被他们当面抓住的,案子闹得很大,很多人要为叶维善之死查究呢!你是杀人的凶手,他怎么会放人呢?”

“当然是有条件的,叶维善在百花门中的身份泄漏了,他们那天是布下陷阱要抓他的!”

“这个我知道,老叶太不小心了,我晓得他迟早会出问题,所以才设下了几个暗线,随时准备灭他的口,想不到却碰在你的手中。

几个地方以你那儿人手最单薄,我认为他在你那儿失陷的可能性最小,所以没多作安排,幸好你没使我失望,只是你自己也失了风!”

“王刚那家伙姦猾似鬼,丽香院中两个姑娘都是他布下的暗线,我出手十分隐密,还是没瞒过他的耳目!”

“那他一定知道你也是百花门中的人了?”

“我出手杀了叶维善,他不用问就知道了。”

“他是邱光超专聘来对付百花门的,而且干得很出色,破了我们好几个据点,居然会放你出来,倒是很意外!”

“子云,你好像希望我被关一辈子似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奇怪他为什么肯把一个重要的人犯放走而已,你担的关系实在不小,所以我托了很多有力人士,他们都不敢太明显地出力!”

“当然是有条件的,他要找出百花门主是谁,我提供了线索,他释放我自由!”

“他有那么大的担待吗?”

“这一点他倒是很讲道义,我说了之后,他果然依约放我自由了。邱光超对他信任得很,一切由他做主,而且全力为他担待。

王刚把公文给我看了,把杀死叶维善的责任揽了过去,说成是他自己眼见事败,畏罪自杀的!”

“那天有多少人目睹,这瞒得了吗?”

“我是用淬毒追心针下手的,除了一两个干探外,谁都没发现是我下手,这倒不用去担心,所以我已经没事了!”

“我想王刚的用意不会那么简单,他一定是另有阴谋!”

“这是当然了,他派了三个人盯住我,可是被我耍了个小手法就摆脱了!”

“你能确定吗?王刚的騠骑营中,把各地的干探都调去了,那全是世代的老公事,一个个精得像鬼似的!”

“我也是个老江湖了,我那蛇蝎玉女的外号不是平白混到手的,六扇门中的那一套,瞒不过我去的,我花了两个时辰才来到这儿,确信已真正地摆脱他们了!”

林子云沉思片刻才道:“我不怀疑你的能力,你这条小狐狸也得道多年,成了正果了!”

“子云,不许你把我说得那么难听,除了你之外,我没有第二个男人!”

“但是你在王刚手中,毕竟是招供了!”

“他用什么方法来迫你说话的?”

刘小芬愤然地道:“他是个畜生,简直不像个人!”

她以愤然的口吻,把遭遇说了一遍。

林子云道:“原来是这种手段,你可上当了,騠骑营中根本没有死囚,那全是他们自己人!”

“怎么会呢?那些死囚们个个都是一副待决的样子,全无人性,干探们做不出来的!”

“六扇门中本来就是什么样的人都齐全,扮龙像龙,扮虎像虎,要不怎么被称为干探呢!你只要豁出去,表现得不在乎,他就没咒念了。”

“子云,这是你说的话?”

林子云微微一愕道:“我心理当然是在乎的,可是有时为了适应环境,不得不委屈一下自己的。

我们是为了一个远大的目标,暂时牺牲一下是值得的,等到我们成功之日,就轮到我们神气,倒过来转他们,那时你可以剥光他老婆的衣服,放到一群真正的死囚中间去!”

刘小芬愤然道:“我不会那样子去对付一个女人,我自己也忍不了这一套!”

林子云见她神色不释,又赔笑道:“我这不过是事后说说罢了,反正你已经出来了,对了,你把谁供出来了?”

“你放心,不会把你扯出来的!”

林子云笑道:“扯出我也没用,没有人相信我会是百花门主,我也没那么重要,你到底供出了谁?”

“你们的公子,武重光!”

林子云脸色一变道:“你怎么会扯上他呢?”

“他根本不是百花门中的人,后台靠山又硬,我让王刚他们瞎碰去,碰得鼻青脸肿,才消得我心中之气!”

林子云反手给她一个巴掌,骂道:“你是条猪,是头母狗,你一脑子都是木屑,一肚子都是稻草!”

刘小芬被打得莫名其妙,再者,林子云也从没有那样骂她,使她怔住了。

林子云双手抓住她的肩膀,用力地摇着叫道:“你是怎么会想到公子的,你知道了多少?”

刘小芬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门主是谁,我扯出武重光,只因为他有分量!”

“京中有分量的人那么多,你为什么偏偏选上了他?”

“因为我不认识别的人,我只知道他!”

林子云连连顿足,叹气,脸色青得像庙里的鬼卒,只差没有杀人。

刘小芬畏怯地道:“我做错了什么吗?”

林子云冷笑道:“没有,你做得对极了,提供了王刚一条最好的线索,招出了我门中的大秘密,也赔上了我这条命。妈的,你真能办事!”

“什么,公子他真是百花门主?”

“他是不是我不知道,他即使不是,地位也和门主一样的重要,他是我的顶头上司,更是我的前途。

他要是做了皇帝,我就是丞相,他当丞相,我也能当个大将军。现在好了,叫你这贱女人一手断送了!”

“子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没告诉我!”

“我当然不能告诉你,这是门中最高的机密,不过用你的猪脑想一想,也该明白的,我是少林俗家弟子中技艺最高的一个,家中又有着千顷美田……”

“你不用向我背家世,我都知道!你家里有钱,出身又好,我只是个江湖女子,配不上你!”

“小芬!你真是比猪八戒的妹妹还笨,我不是向你炫耀家世,只是要你明白,我有着这么好的出身,又不是天生犯贱,跑来当这个总管!”

“你这个总管也不差呀,公子对你言听计从,府中一呼百诺,比谁都神气!”

“再神气也是个下人,我林子云又岂是一辈子当下人的料,要不是有个贪图,我怎么会委屈自己!”

“这我怎么知道呢?我看你在府中也不像个下人。”

“总管这个职务就是个下人头儿,我管着所有的下人,但是我仍是个下人,有个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将计就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